返回网易首页
娱乐 > 电影 > 《我唾弃你的坟墓》I spit on your grave
2006年04月25日 17:06:52  网易娱乐 作者:
影片名:《我唾弃你的坟墓》I spit on your grave
导演/编剧:梅尔·扎奇Meir Zarchi
主演: 卡米莉·基顿Richard Pace
  艾伦·塔波尔Eron Tabor
  安东尼·尼克尔斯Anthony Nichol
 
地区:美国
类型:剧情
片长:100分钟
级别:R
上映:1978年
官网:——
观看预告片  更多电影海报  更多精彩剧照
剧情介绍

文/沸点冰茶

剧情:女作家受虐之后的报复

年轻漂亮的作家珍尼来去一个河边小镇度假。在加油站,她认识了史丹利等三个男人。晚上,她要了超市的外卖,一个叫马修的羞涩文静的男人送来了外卖。从珍尼家出来之后,马修兴奋异常。因为他爱上了性感迷人的珍尼。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朋友们——在加油站的三个男人。三个男人说会帮助他追求珍尼。

白天,珍尼仅穿着比基尼滑着木船游荡在小河上。突然间,一辆汽艇冲向了她的小船。汽艇上,是马修等四个男人,他们在珍尼的小船附近来回行驶,小船险些翻倒。珍尼气愤地诅咒着他们,把船停在了岸边的水草从中。四个男人围了上来,恐惧的珍尼敌不过年轻力壮的男人,只好逃跑。没跑多远,珍尼就被三个男人抓住并扒光了衣服,按在了一块石头上。马修看着这一切,高喊着不要。但三个男人却叫他也过来,去按着珍尼的腿。马修只好看着其他三人蹂躏珍尼。

被糟蹋得面目全非的珍尼赤身裸体的逃跑,可跑了一圈之后,竟然又跑回了原地。四个男人再次强奸了她。接着,他们把珍尼带回了她度假的湖边小屋。在小屋里,马修也忍不住欲望的诱惑,强奸了珍尼。发泄完兽欲的男人丢下珍尼走了。史丹利又让马修回来杀掉珍尼。马修回到屋子里边看着受伤的珍尼,只是把刀粘上了她的血,回头告诉他们自己杀了珍妮。

珍妮醒来之后并没有报警,而是回到了城里准备报复四个男人。

四个男人聚在酒馆里,他们非常奇怪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尸体。此时,养好伤的珍妮又回到了小镇。她第一个找的是马修。她在马修所在的超市定了东西,送货地点就是湖边小屋。马修非常害怕,可还是来了。珍妮说原谅了他的错误,并和他在树林里做爱。在马修高潮的时候,珍妮用绳子套住了他的头,把他吊死在树林里。接着,她又找到了第二个男人。当她拿枪对准男人的时候,男人却说自己对她施暴完全是因为她的美丽所致。珍妮假装被男人说服,把男人带回了小屋,在浴室里趁男人不备剪掉了他的生殖器,又锁上了浴室的门。之后,珍妮又来到了湖边,杀死了另外两个男人。

静静的湖面上,飘荡着红色的血水……

A:关于女性复仇电影的闲言碎语

影片的故事结构能让人想起许多类似的影片。如英格玛·伯格曼1960年的《处女泉》,少女被三个牧羊人强奸并杀死,少女的父亲杀了三个牧羊人。不过是这里复仇的行动者转为了受害者的亲人。恐怖大师韦斯·克莱文1972年的《杀人不分左右》,描写了两个少女被人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虐待而死,凶手又去了她们的家,结果被其亲人用杀死。60年代至70年代早期此类影片中这些女性受虐待,复仇的行为者基本上都是其亲人,朋友。而随着女权运动的兴起,女性复仇的行为者渐渐转到了女性自身。而这部《我唾弃你的坟墓》虽说不是开先河,却是一部起到分水岭作用的极为重要的影片。

之后的比较著名的女性复仇电影,如雷德利·斯科特1991年的《末路狂花》、维吉妮·德斯彭特和柯拉莉·翠菲2000年合导的《操我》,其套路都和本片如出一辙。即使是以女性受虐电影盛行的日本,也有石井隆2000年拍摄的《不溶性侵犯》这样的佳作。在韩国,2005年朴赞郁拍摄了《亲切的金子》,该片的女性复仇是自我及借他人之手的双重行为者。

假若说以上影片与《我唾弃你的坟墓》有直接的联系未免是牵强附会。但是,只有在达到一定的历史条件之下,才能产生出相应的作品。随着美国70年代性解放运动的兴起,以及女权主义运动的兴起,才能产生出这样一部女性复仇电影。随之,才会有以上的形形色色的女性复仇电影。在这里,笔者想从这些女性复仇主义电影中提炼出一个共通点。而这个共通点就是所有的影片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女性权力的至上主义。但这种至上主义是否真的就是女性解放的终极目标呢?

B:是女性权力的解放,还是转向的性别歧视?

暂且不说女性权力至上主义是否真的就是女性解放的终极目标。先从影片的细节说导演的性别观念。马修爱上了珍妮,而他的三个朋友并不相信爱,转而强奸珍妮。又让马修强奸珍妮。当珍妮报复的时候,第二个男人所说的侵犯珍妮的原因竟是她长的太性感。由此可见,导演把女性放到了被男性玩弄的地位上。导演让女主角在杀第二个男人的时候割掉了对方的生殖器,以此来说明去掉男人的侵略武器,摆脱女人做为男人性玩物的地位,才能得到彻底地解放。这一点,无论在《末路狂花》还是在《操我》中都有所体现。

可从相反的方向看,这么做的前提是忽略了女性的独立地位。直接地把女性放在了男性的附属位置之上。并且,男女两性本该两情相悦之事变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斗争,甚至去除了女性的天然欲望。如果说这样的方式就是女性权力的彻底解放,那未免有一些可笑。

要求平等的前提是承认差距,差距既有女性生理上的,也有社会地位上的。而把男人阉割了就平等的话无疑是一种转向的性别歧视。本片中的性别歧视即是如此,导演皆在证明男人是兽欲大于理性的动物。如爱上珍妮的马修也会在兽欲大发的强奸珍妮,第二个被珍妮杀死的男人说:“是男人都会这样。”然后竟然毫无理智的认为珍妮真的想和他做爱。男人成了胆小怯懦(如马修)、冷血残忍(如三个在加油站的男人)并且都是极端愚蠢的动物,而战胜其的法宝竟然是实施阉割。

从女权主义的角度来说,影片无异于是曲解了两性之间的关系。但是,凭心而论的是观影者在看本片的时候欣赏的是性虐场面。正是因为影片滥用暴力手法的两性相对的影像,并且又在多个国家遭禁才让人趋之若骛。

C:虐待电影的泛滥及主体观众

影片中强奸戏的场面颇有些类似于今天DV的手法。全片多处强奸,殴打的场面极具视觉和感官的冲击力。对于这种虐待电影的是与非,并不是笔者要在本文中所讨论的范围。暴力与性的电影,以及被几乎普及性灌输的虐待美学倒是今天电影里的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近年来,有2000年的法国作者电影《操我》、2000年日本三池崇史导演的《切肤之爱》、2002年加斯帕·诺导演,莫妮卡·贝鲁奇主演的《不可撤销》……这些应属于比较极端的虐待电影。像佩德罗·阿莫多瓦的《捆着我,绑着我》,彼得·格林纳威的《情欲色香味》等都是有虐待倾向的电影。

而此种虐待影片在《我唾弃你的坟墓》之前就已经开始风行。如 1972年的那部引起轩然大波的《深喉》。在日本,60年代由日活公司带头兴起的粉红色浪潮更是有数不清的虐待影片。这些虐待影片的兴起不由得要让人们问这些影片的主体观众是谁?说仅是性变态或心理不健康的人是主体观众就显得明显是在说谎。虐待电影,乃至所有的情色电影的主体观众是男性。同时,被谈虎色变的看虐待影片会改变性习惯也是无稽之谈。无论是从寻求感官刺激,还是从性好奇的角度来说,看此类影片皆属于正常反应。从这个观影主体的角度出发,一部表现女权至上主义的影片观众最多的竟是男性,不能不说是一种反讽。

网易娱乐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rigo

电影评论
相关新闻
 
《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
《面纱》
《巴别塔》
《无间道风云》
《皇家赌场》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