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艺伟:谁治好我的失眠就嫁谁

2007-09-03 10:28:25 来源: 广州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傅艺伟

在我看来,演员和上班族清洁工一样,不过是一个工种,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觉得演员这一行不是人干的,想脱离,就跑去开店经商。尽管又拍戏又经商,但我的重心一直在家庭,现在回头想想,以前太不懂得珍惜。我现在唯一渴望的是找到一个适合我的老公,建立一个温馨的家庭。

倾诉

本期人物 傅艺伟

上世纪80年代末,傅艺伟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高峰。尤其是1990年,她在《封神榜》中扮演妲己,传神地演出了一代妖妃的形象,其勾魂眼被誉为“亚洲最美的眼睛”,红极一时。

1994年,傅艺伟离开演艺界转而经商。丈夫反对她转行,两人屡屡发生争执,2000年两人离婚。

2006年,凭借在热播的《大清后宫》里面扮演“全妃”一角,傅艺伟再次成为当红女星。目前,傅艺伟正在广东拍喜剧片《爸爸不容易》。

傅艺伟说,相比起演艺和经商的事业来,她更重感情,她现在最大的梦想是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人生伴侣。对于过去的婚姻,她说: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太不懂珍惜了。总是想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离了还可以再找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原来,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是那么的难。(文/记者 武志红)

厌倦,不做演员去开店

我家算是书香门第,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我也从没读过戏剧类的专业,一直读普通中学,进入这个圈子,纯属偶然。那是1978年,我在哈尔滨六中读初一,黑龙江电影制片厂来学校招演员,我顺利入围,演一个警察的妹妹。当时我可不漂亮,只是一个14岁的毛丫头,特黑特难看,像男孩子一样。

演了这部电影后,我又恢复了普通女孩的生活。1983年高中毕业时,我才起了继续演电影的念头,但不是因为向往,而是想减轻父母的负担,毕竟有个弟弟,我希望弟弟能上大学而我先工作,于是就瞒着家人背个书包去长春电影制片厂报名去了。

我顺利被长影录用,并很快出演了一系列影片。1988年,我在《红楼梦》中扮演薛宝钗,1990年在《封神榜》中演妲己,还演过川岛芳子等角色,当时算是很红吧。

我自己比较得意的几个角色,都是那种看起来乖巧其实很有心计的。我想这是因为我先演第一个这样的角色成功了,导演们都想我演这类角色了。其他演员可能会觉得就这么被定型了不好,我不这么想,我想把这一类角色演好了也不错,只要导演喜欢,有人找我就行。

在拍《红楼梦》的时候,我认识了后来的丈夫郭林,并在1990年结婚了。我是一个守旧的人,对爱情和家庭特执著。因为对爱情太执著了,一到恋爱时,平时大大咧咧的我就不见了,变成了一个爱使性子的小女人。

但除了感情,其他一切我都不执著,都是随遇而安。

1994年,我在台湾拍《唐太宗李世民》。我是女主角,当时三班倒,最厉害的时候,三天都没睡觉,偶尔有点休息时间,我也失眠睡不着。这三天过后,我背着一个双肩包,走在大街上,觉得特别难受,想哭,接着我坚定了起来,想做演员这一行真不是人干的,我一定要脱离,再干下去,我会崩溃的。于是,1994年,我去了西安,开始代理林青霞老公邢李火原旗下的品牌Esprit。选择这个品牌,是因为我喜欢林青霞。

经商,从惨淡到30家连锁店

这个店本来是几个股东,一人20万元,但临开张时,其他人都不做了,可我是法人,我不能不干啊,结果我把他们的股份买下来,一个人干。

店开张了,第一天营业额才600元。真是很惨,因这个品牌在西安还没多少人知道,生意一直很差。我硬是坚持了下来,倒不是因为要较劲,而是我这个人没金钱的概念,精明这个词和我无关,我只是不想做演员,并想把这个店经营好而已。

对此,丈夫不理解,他说我以前做演员好好的,干吗要做生意。他有意见,我意见也很大。我这么累,你还不理解。可能长久以来,男人对我的支持非常重要。先是爸爸和弟弟对我很重要,后来是老公。但现在这个最重要的男人不理解我不支持我,令我觉得很难过,很气。

我的性子很直,他的脾气很暴躁。最终,我们闹得越来越不可开交,并在2000年的时候离婚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想那时太不懂珍惜了。特别生气的时候,会想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离了还可以再找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一找就是这么多年,原来遇到一个合适的是那么的难。

不过,可惜归可惜,但我不后悔,这就是人生,也是命运。如果生命再来一次,只怕我们还是会闹到离婚的,是我们的性格决定的。感情尽管不顺,但生意却越来越顺,经营了一年多后,我的店就开始赚钱了,到现在我已开了30多家连锁店了。

无野心,开心快乐最重要

演戏和经商这两件事可以看出,我是一个率性而为的人,也可以说果断,但我可不是一个大胆的女人,比方说我特怕鬼片,从不敢一个人看鬼片。还有一次,我去一个公园,我先坐过山车,吓死我了,我在上面大喊:“让—我—死—了—吧……”特丢人是不?还有更丢人的,下了过山车,看到海盗船,我看这个看着很温柔嘛,于是听朋友的劝上去了。这次可真是把魂都吓丢了,海盗船停下来后,我都动弹不了了,是六个朋友搀着我下来的。从此以后,这个鬼公园我再也不去了。

我也不是女强人,没什么野心。毕竟,开心快乐最重要。要是没有开心快乐,成为名气最大的演员,又怎么样?演员这个工作,很多时候是很悲哀的,因为很被动,所以演员很容易喜欢去讨好别人,对别人有很多期待,这太累了。

1997年的时候,生意稳定了下来,我又开始去拍戏了,不过我积极性不太高,一直到2003年戏才多起来,到了2006年,靠《大清后宫》的全妃一角,我的演艺事业又回到了高峰。

常有人问我,我最难忘的是什么。呦,我最难忘的,就是化妆了。当然不是我喜欢化妆,我是最怕化妆了,拍戏但不化妆,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但不行,演戏必须得化妆,而且还特勤,这事真得很烦,我不知有多少次想过,演员这一行我不想干了,因为化妆太痛苦了。不管去哪里,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一定会先卸妆。

演戏这件事,对我真是没什么压力。我做生意挣了不少钱,所以没有了经济压力。至于名气,我没有多少渴望。在别人眼里看来,我可能是出道太顺了,于是有一点不懂得珍惜。但我想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追求名利太累了,我怕累。

一切最好顺其自然,在我看来,演员和上班族清洁工一样,不过是一个工种,没有什么特别的,演员只是我的工作而已。没啥野心,也是因为早就看开了吧。演戏这种事,我能左右的很少,所以还是放松一点好,你辛苦也好,不辛苦也好,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

未来,找一个合适的老公

我有一句座右铭:跟天斗,跟地斗,不跟人斗。别以为我多么野心勃勃,我说的跟天斗跟地斗,其实是跟自己斗。我不抱怨别人,要是自己觉得不舒服,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改变自己,但从不会渴望改变别人。我从不会拼命,我是一个很容易知足的人。

演员不是一个好职业,因为工作起来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因此,许多演员睡眠有问题,我也这样,经常严重失眠,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的时候真是痛苦,我因此有了个口号——谁要是治好了我的失眠我就嫁给谁。

拍戏让我有了名气,经商让我有了钱。那么,我的人生算是成功吗?我很清楚,我并不在乎名和利,我在乎的是家庭。但这一方面,我算不上成功。

2000年和前夫离婚后,我也试着谈过恋爱,但总找不到合适的,我又很严肃,如果不合适就不能凑合着过,所以单身了好多年。

我不会因此感到遗憾,因为这事勉强不来。要是找到自己中意的伴侣,幸福了,自然是好。如果找不到,但只要自己是真诚的,付出过,就OK了。有时回想自己的人生,觉得问心无愧,因为我一直是真诚的。

最近,我和广东挺投缘的,先拍了一幕悲剧,现在正在拍一幕喜剧《爸爸不容易》,这是我第一次拍喜剧,扮演一个泼辣风骚又善良的老板娘。

尽管又拍戏又经商,但我的重心一直在家庭。有时我想,如果我不拍戏,我可能会更优秀。对于未来,我在拍戏和经商上没有什么野心和渴望,我唯一渴望的是建立一个温馨的家庭,找到一个适合我的老公。

倾诉——倾听,诉说。

你在诉说,我在倾听。

也许在这个城市里,有着让你感到无比悸动的瞬间;也许在这个城市里,有着让你一想就落泪的故事;也许在这个城市里,有着让你无法释怀的经历——甚至也许在这个城市里,只有让你感到冰冷的空气。不需再面对深夜独处时内心的拷问,只要你需要,我们随时在你身边。

生活永远不是最好的,也不会永远是最坏的。但是无论是好是坏它都值得记录。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还愿意诉说出来,我们就一定愿意倾听。

傅艺伟,1964年5月26日生于哈尔滨。1978年,她第一次拍电影《她从雾中来》,由此开始演艺生涯。

1988年,傅艺伟在电影版的《红楼梦》中扮演薛宝钗;1989年在《风流女谍》中扮演川岛芳子;1990年在《封神榜》中扮演妲己。

1997年,傅艺伟重回演艺界。2006年在《大清后宫》扮演全妃再次走红。

网易红色月球网友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