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奖前重审提名:飞不过迷雾的金马·奖

2007-12-09 01:11:04 
0
分享到:
T + -

网易娱乐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云飞扬)听着郑智化的老歌《星星点灯》,看着第44届金马奖的提名名单,感到实在是代表不了华语电影的光荣和梦想。台湾地区可以是华人阅读书籍最多的地区,但是大家都去看外国电影,唱卡拉OK,华语电影早已经成了极度边缘的话题,只有一少部分观众的电影产业早已经濒临死亡。如今台湾电影事实上创作者和欣赏者,基本上都是同一波及其同情者。2008年的选战正在近身割喉,但是金马奖只能在落寞和孤单之中进行。今年假设没有李安和《色,戒》,我相信金马奖所创造的直接和间接GDP将下滑一半,媒体和赞助商永远是势利的,也始终是算计准确的。很明显,这是一场色与戒的夜晚。

舞台越华丽,美女们的首饰越缤纷,大家越说着言不由衷的话,都是在为电影和电影节打着无效的强心针。如今虽然有人为金马奖买单,最残酷的理由最真实的代价,就是还有些明星于是多少有些收视率,让八卦的观众可以在电视上品评那些人的穿着,让娱乐的记者可以拍摄一些走光照之类,多多少少金马奖还尚可作为一个事件。恨铁不成钢是影迷的爱恨交织的情感,华语电影是影迷的梦想和光荣,在此向他们表示敬意。

但金马奖有明天吗?我们看一看提名名单,12个演员奖项只有5个来自台湾,导演只有李安,其他的都来自香港和内地,而这两个地区还有很多电影根本没有报名。只有幕后技术人员更是表现出台湾电影空洞化的现实。尽管说开放的金马奖欢迎华语电影,但是主人家拿不出精品,一再、经常而成传统的喧宾夺主,是无法凝聚观众、看客的持久关注的。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多多,首先是因为台湾电影人之间的不合作。1980年代的新浪潮兴起之后,文艺电影就彻底和商业电影隔离了。断裂的现实是双方沟通困难,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就再也无法达到一个兼容并包、雅俗共赏的电影生态。我们不能简单的同意“杨德昌和侯孝贤毁了台湾电影”,那只是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自嘲和奚落并存的说法。我们只能说在1990年代之后,当台湾商业电影惨淡、艺术电影无法再走高,而香港电影又因为武侠电影的粗制滥造以及卖片花的销售模式失败之后,而在当时内地的电影也遭到转型期的无力及大片的侵袭,1990年代中期的两岸三地的电影同时出现困难局面,以至于影响到现在,此后金马奖就从光荣走向式微,最终在台湾地区沦为边缘化事务。当然这也是台湾地区观众的娱乐方式改变有关,也许台湾是全世界最关注新闻节目、综艺节目的地区。

此外,各种政治势力也在影响着金马奖,此处不便于展开。与香港电影金像奖相比,金马的评委会对奖项属于一锅端,评委会组成人员每年都有变化,而人数非常少,既不专业,过程更不科学,评委会中技术专业人士过少,极为容易形成引导型结果,而评委也不需要给出选择的理由,情绪化明显的结果只能是公信力不足。

在最后票选时,金马始终以精英策略应对,每届10来个评委在小黑屋子里完成全部作业,根据边际效应,我们可以轻易得出结论,当评委会的人数过少,便极为容易相互影响,最终导致获奖者并非完全评价实力,而是补偿心态下的赠与,或者是政治上正确的某种提前表彰,同时又难以保证不带着往年恩怨的发作。似乎金马奖主办方同仁一直回避一个终极问题,那就是金马奖在事实上式微到了极限,从早年的引领潮流,到如今的左右不到位。像《红楼梦》中的晴雯一样,金马奖也是枉担了奖掖文艺片的虚名,而面对当下华语电影中真正有突破的作品却无从得到承认,只是坚持一种冬烘先生式的选择标准。许多电影莫名其妙的就不能参加,或者入围了又退出,不过有些主动,有些被动,反正《图雅的婚事》就不见了。

从进入新千年以来,金马奖每届都似乎是最后一场盛宴,然而毕竟还是延续下来,作为传统就是华语电影人的一次大聚会。不过浮华背后,却只见得笑语,无有多少电影的业绩可以举杯邀明月,尤其是当中国台湾地区电影基本死去的时候,也许金马奖早就是鸡肋而已。碍于某种面子,组织者借助惯性依然可以取得赞助,继续这在抱残守缺与自鸣得意之间无地彷徨,也许有一些风光,但没有方向。作为唯一可以容纳两岸三地华语电影的金马奖,应该有开阔的视野和独到的眼界,但从最近几年,我没有看到多少希望,对我而言,金马渐行渐远。

曾经,台湾电影的旗手侯孝贤和香港电影的大佬杜琪峰相互说对方有一种“领袖作用”,一直走商业路线的香港电影似乎在近几年一举扭转乾坤,周星驰和杜琪峰等人俨然成为兼具多重含义的文化形象,周星驰的《功夫》、杜琪峰的《黑社会》、陈可辛的《投名状》等有着繁复的表达,而同时侯孝贤、蔡明亮等多陷在所谓文艺电影的迷雾之中,张艺谋、陈凯歌等更是被大片骗到了井底。然而,我们又无法对香港电影抱多大希望,香港电影的现状是后继无人,绝大多数主流电影人都需要内地的资金和市场,受制于资本的力量。我们总是期待明天会更好,但总是收获一份支离破碎的提名名单。矮子里面选将军,如此而已。

生活还在继续,奖项自然也会有人拿,断没有多少空缺,说不定还有双黄蛋。开出的各大奖项,估计没有多少人喊意外,也没有人有多少欣慰,总之是金马这场秀没有足够的气场,自娱自乐一场盛宴。当金鸡奖也开放以后,金马和金鸡就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了。彼此打起精神,都是“缺乏竞争”、都是“金玉其外”、都有“大热电影”,都有“私相授受”,飞不过迷雾的金马·奖也不过是个话题,大家看过便忘。


看更多精彩影讯 点击第4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专题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