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蔷这个主妇很传奇(组图)

2008-01-09 10:12:00 来源: 竞报
0
分享到:
T + -
  上个世纪80年代,是内地流行音乐启蒙的时期。那个时代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东西,比如崔健,比如《明天会更好》……但是,也有很多东西在岁月中逐渐被风尘掩盖,变得不那么清晰,好像当年赫赫有名的燕舞收录机的广告,还有张蔷。

  喜欢周杰伦和超女的一代人恐怕很少有人知道那个曾经一个月推出一张专辑的女歌手。但是,她曾经是内地最赚钱的歌手,最高产的歌手,也是最叛逆的歌手。在中国的流行音乐史上这是一个不能被抹去的名字,她的地位甚至不在开创了中国摇滚乐先河的崔健之下。

  随着本月12日张蔷北京演唱会的即将来临,她又回到了大家的面前,和我们再次谈起了她的传奇经历。

  关于张蔷的3个关键词

  露背装

  从小我就穿露背的小礼服,我有一件银色的,妈妈给我做的,有点像肚兜似的。上中学我们都穿蓝色的裤子,但我是瘦腿的,自己改的。当时老师就问:张蔷的裤腿有点瘦。妈妈做的?我说对,我不喜欢穿肥裤子。而且我经常上学的时候染指甲油,或者下午上课的时候偷偷地抹一点我妈妈的口红就上课去了。

  爆炸头

  我看到芭疤拉·史翠珊在一个电影里的造型,很喜欢我就去尝试。我把筷子弄折了,然后拿来许多皮筋儿,用洗相纸裹住头发,涂上威娜宝香波烫了个爆炸头。

  《大众电影》

  谈恋爱,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高年级的男孩喜欢你,他往你的座位里塞上《大众电影》,那会儿是最时髦的。

  一切从资料室开始

  “每一个传奇的开始都有一个特别的契机。十几岁就红遍了大江南北,专辑销量超过2000万的张蔷最早出发的地方,应该算是中国电影剧团的资料室。”

  竞报:大家印象最深的就是你翻唱了很多国外的经典歌曲了。

  张蔷:那都是从我妈单位的资料室找来的。我妈妈是中国电影剧团拉小提琴的,当时我听到的大桥纯子、言其红美、beegees,都是市面上没有的。

  竞报:正式录唱片是妈妈帮忙联络的吗?

  张蔷:那会儿有机会很难。她乐团的人说,你女儿18岁再不出来就完了,而且这种唱法不会有人接受的,应该去广州那些茶座去唱。

  竞报:后来好像没有去广州。

  张蔷:我也希望去广州发展,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改了主意。我妈妈乐团的同事说:“云南声像录一批新人的东西,你女儿想不想去试音?”第二天就去了中央歌舞团编曲林诗泰的家,我清唱了一首《伤感的电影》,他说真不错,几天后我接到他们肯定的答复。

  竞报:后来你就开始每个月出一张专辑的高速发片了?

  张蔷:其实那是我最不想要的一种效果,但是我没有办法。很多投资商坐到我家里不走,每天家里都高朋满座,不录不行。

  一个张蔷=十二个半王菲

  “很多现在已经功成名就的歌手都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出道的,虽然如今的张蔷已经没有他们中的很多人有名,但当年她录一张唱片的收入曾经是王菲的12.5倍。”

  竞报:那会儿你录一张唱片已经能挣到不少钱吧?

  张蔷:第一张唱片本来说给我800元,后来说唱得不错,涨到1400元。那会儿我妈他们挣六七十元。

  竞报:后来一张唱片最高能够拿到多少钱?

  张蔷:5000元吧。

  竞报:据说那会儿王菲也开始录音了,不过一张唱片好像只有400元。

  张蔷:对,那会儿我在云南看见她发片,穿一个网球裙。他们跟我说这个也是你们北京的,叫王菲,唱邓丽君的歌。

  竞报:当年登上《时代周刊》是怎么一回事?

  张蔷:当时对方说,要找一些对本国音乐作出贡献或者年轻一代的新秀。北京这边就是我,美国那边就是惠特妮·休斯敦……

  遗憾错过《让世界充满爱》

  “《让世界充满爱》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最火的歌曲之一,但是,作为那个时代的销量之王,张蔷却没有能够出现在这个阵容当中。”

  竞报:当年录制这首歌时为什么没找你?

  张蔷:找我了,但是有一个人跟我有点不愉快。

  竞报:怎么回事?

  张蔷:我在录音,一个人就坐在我跟前的椅子上,我说这个男的是谁啊,快出去吧。结果这人就是来找我的。

  竞报:这件事就这样黄了。

  张蔷:其实,后来还是给我发了一个邀请函,是复印的,别的歌手是红戳子。我就犯嘀咕了,去了之后不用我怎么办?后来就比较小心,没去。

  竞报:错过这首歌遗憾吗?

  张蔷:说实话,非常遗憾,这是一首非常好的歌。

  几万美元国外见世面

  “1988年,正当红的张蔷选择了出国。这次国外之行其实只有短短的一年,但是自此之后,她告别了自己的辉煌时期。”

  竞报: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出国?

  张蔷:那会儿大伙儿对国外的生活有一种神秘感。我在国外的亲戚也觉得我应该出去看看,学学英文、上上学。当时我们觉得翻唱的东西该翻的也都翻得差不多了,感觉要走下坡了,我就急流勇退吧。

  竞报: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蔷:就在国外待了一年。

  竞报: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蔷:因为把钱花光了,我很能花钱的,我估计一年花了三五万美元。

  相夫教子的生活

  “回国后,张蔷并没有从新走到台前,而是选择了结婚,自此开始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竞报:结婚后没有想过再复出吗?

  张蔷:其实我一直没有断了出唱片,只是不太做宣传。在家没事的时候也会去录录歌,录完了就搁在那,有朋友看到了就拿去出。

  竞报:这种生活感觉怎么样?

  张蔷:没有什么烦心事,我的休闲就是看孩子,带他们在院里溜溜。

  竞报:你是很凶的母亲吗?

  张蔷:凶,小孩惹人生气我就不是现在和你说话这样了。

  竞报:你孩子喜欢你的歌吗?

  张蔷:一般吧。他听碧昂丝的歌,喜欢POP的东西。

  竞报:现在会不会出门被人认出来?

  张蔷:从来没有,我把妆卸了,根本认不出来。做家庭主妇不可能像做明星似的那么光鲜亮丽。

  竞报记者 丁博

  她失败的“选秀”经历

  其实张蔷也有过“选秀”的经历。十五六岁的时候,张蔷去参加了北京第一届青年歌手大奖赛。不过,她的音乐风格还得不到那个时代评委的认可。她回忆说:“我弹吉他不是太好,有时候容易按错了。我就找了一个朋友在旁边帮我托着,我上去唱了一首《什锦菜》。不过当时就有人告诉我,你这样的唱法很好听,但是得不了名次的。”

  

netease 本文来源:竞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