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隽嘉:和黄晓明演戏没压力(全文)

2008-01-31 18:56:37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更多廖隽嘉现场图片
视频:现场访谈回顾

主持人白涛:好了,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光临网易娱乐的聊天嘉宾市,我是主持人白涛,下面请来了漂亮的廖隽嘉——嘉嘉来作客。

廖隽嘉:嗨,大家好。

主持人白涛:我刚在想是不是叫钢琴女生还是应该叫什么,应该有这样一个经历吧?

廖隽嘉:嗯,我4岁学钢琴,6岁学手风琴。

主持人白涛:怎么想到钢琴,一说钢琴大家想到学院派,古典风情,现在做流行歌手。

廖隽嘉:在大学的时候,正好唱片公司的老板在华南地区找一些新人,他当时会在音乐学院里面去物色。也是机缘巧合,我其实在大学的时候还胸怀大志地想做一个女钢琴家。因为我也喜欢唱歌,其实唱歌并不是专业,只是喜欢自己弹自己唱的感觉,后来公司说其实钢琴这个东西在我寿命里不会没有,可能到我80岁还在弹钢琴,可是体验做艺人的生活只有年轻的时候的机会。我就觉得还好,反正试一试。

主持人白涛:如果一直从事钢琴的话,那你现在的职业会是什么呢?

廖隽嘉:老师,寥老师。也可能一边做老师一般自己再去进修,比如你可以去考国外的音乐学院的演奏学位,或者是做一些交响乐团。

主持人白涛:大学就是那种?

廖隽嘉:广州星海。

主持人白涛:像我知道的钢琴、民乐一班就几个人。

廖隽嘉:一年就十个人不多。

主持人白涛:可能还真是需要层层选拔。

廖隽嘉:基本都是童子功,像钢琴、小提琴这种比较难的乐器,基本都是从小练到大才可以说学这个专业。

主持人白涛:因为现在这样一个春节的前后知道,也是各大院校招生的时候,您作为师姐,能不能给我们有志于考这样专业的朋友们些建议?

廖隽嘉:因为我最近比较忙,很少有时间可以上网写博客了,还是会抽一点时间看大家的留言,在那个上面有一个男孩子跟我说他要考上海音乐学院,当时我还回了他的消息,我跟他说,我说考学的时间到了,因为我也经过那个时候,我考附中、考大学,我建议大家可以在考试的时候,比如你的目标是想考这个学校,你其实可以多报考几个地方,因为考试的时间会不一样。

主持人白涛:错开考试时间。

廖隽嘉:对,在考目标和正点学校之前,你已经有上台考试的经验了。还有就是比如学钢琴的朋友,你可以多报一些不同的系,就是比如说你可以试一下其它的,比如有音乐教育系,像广州星海有社会音乐系,就是像周笔畅就是在社声系,你考的类别多一些,一个是机会多,二是在你自己最理想的那一场考试之前会有一些让你多多上台去,像模拟一样的。

主持人白涛:我明白嘉嘉的意思的,我们平常演出需要彩排,锻炼出比较好的状态,考试也是这样的,前期多经历过几场,没准你所重视的那一场是发挥最好的那一场。

廖隽嘉:越是临近考试越不必强迫自己多练。

主持人白涛:嘉嘉现在是怎样分配弹钢琴的时间的?

廖隽嘉:极度不平衡,忙的时候摸一下的时候都没有,闲下来的时候随时想谈都可以。

主持人白涛:有网友说嘉嘉是哪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刚才嘉嘉也说了,是广州星海。我们知道嘉嘉前一阵子出了一张专辑,以嘉字命名的《嘉油站》,上面有两个名字,亮点,参与您专辑制作的两位老师,亚东和孟军,能不能跟我们聊一跟他们一起合作时当时有没有好玩的事情?

廖隽嘉:其实这张专辑是我跟公司说我想来北京制作,因为我觉得北京有特别好的音乐制作人而且有这样的音乐氛围。所以这次非常幸运,能认识他们是我自己特别好的机遇。因为我自己创作音乐的时候带着很多古典的东西,可能我在写歌的时候突然想到柴夫斯基的船歌,写着写着想到一个古典的画面,我觉得是这意境,然后他们都看到我身上的一些特点,比如说钢琴的部分,还有一些古典的旋律上的部分,所以他们会保留我最好的地方,然后把他们自己各种对流行音乐的丰富的经验和感觉,来结合到音乐里面,在完成编曲这一块。我们都是一起去设计,比如说这首歌的编曲我们希望做成什么样节奏啊、速度啊、调啊。会觉得很好玩。

主持人白涛: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两位我估计也是遇到了一个真的是懂音乐的而且有着很好音乐修养的这样一名歌手,不像是那种坦白说很多包装出来的,或者根本没有音乐底子只是卡拉OK水平的歌手,你们在一起会经常碰撞出音乐的火花对不对?

廖隽嘉:对。虽然他们两位对我来讲,在我心里是大师级的,流行乐坛大师级的,并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我听他编出来的这版我还可以说这一版我不会很喜欢。

主持人白涛:你会直接说亚东老师我不喜欢这个调子,旋律。

廖隽嘉:亚东就会说你放心,我会改到你说好为止,他人特别好,他永远是对音乐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因为他特别忙,有时候你很难抓到他正好有空的时候,专辑里有一首歌叫《行李箱》,他还没编完曲说我太喜欢这首歌的词了,我就觉得特别适合他,他给我编完我觉得就是这个样子,有些东西是不谋而合,有些东西就像大家看到这个单曲,《蜜思》。

主持人白涛:等会儿我们会重点向网友推荐一下。

廖隽嘉:我跟孟老师是经过改了2、3次的编曲,不想做成特别普遍的一首情歌,但是怎么样能够让它不普通,我们又必须在编曲上想办法。

主持人白涛:大家可能对嘉嘉还不太了解的时候,看到你的好的外表想她会不会只是歌手,只是唱歌的女艺人,其实你在创作方面也有非常好的表现,这张《蜜思》是为情人节制作的,词曲还是嘉嘉。

廖隽嘉:《嘉油站》也是我自己的。

主持人白涛:是自己的平时的习惯还是什么?

廖隽嘉:我一直都是觉得有想写东西的时候我就会写,因为我是金牛座,随着都会带超级无敌的小笔记本,我喜欢手写的感觉,有空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我都会把它记下来,我觉得创作对于我来讲,是因为的一种生命,如果只是为了唱歌,我觉得我完全没有必要当歌手,可以去K歌,怎么都可以唱,但是现在我做艺人的这份工作对我来讲最可贵的就是唱片公司给我一个空间给我出自己想做的音乐,在这样的流行乐坛的市场里面来讲很不容易,因为需要创作歌手自己那份坚持也需要大家对她的理解和肯定,所以我很开心的是我没有为了出一张专辑而出,虽然可能时间会比较久,但是我真的是自己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生活里面我把我所想所感所悟到的东西放在《嘉油站》这张专辑里面,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嘉油站》都是一个月份,都像博客的日记一样的都有它的故事。

主持人白涛:你是有这样一个想法是想做音乐博客,完全以音乐的方式。

廖隽嘉:音乐的主题,博客式的主题。

主持人白涛:现在有没有着手做?

廖隽嘉:《嘉油站》本身就是这样的形式,所以在歌词前面都会有一个,《嘉油站》是5月16日,大家会先看到摘自我博客的内容,正好是2007年5月16年那天写的,下面就是歌词。

主持人白涛:不谋而合对音乐完全新的表达方式,在嘉嘉这张专辑里面有非常好的体现。

我们来聊聊新单曲《蜜思》,是情人节的礼物。这个名字,非常暧昧。

廖隽嘉:就是英文I Miss you。那怎么用中文来表达?甜蜜的蜜,相思的思,相思之苦,两个人没有办法见面或者在一起,会是一种很遗憾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不是,因为我的生活里面经常是这样的,就是你思念的或者想见面的人见不到,但是我觉得如果你在想他的这一刻你心里很肯定他也同时在想你,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甜蜜的事情。

主持人白涛:这就是这首歌曲有自己的一个经历或者感同身受的东西。

廖隽嘉:我觉得每一首歌都是我自己最深的一个感悟或者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一件事情,但是我不敢肯定所有的人都会跟我有一样的想法,但是我知道,这个一定是大家都会经历的。只是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

主持人白涛:嘉嘉认不认同这样一句话,不谈恋爱不感受到爱情的滋润就没有创作的灵感?

廖隽嘉:我觉得当然是,当然你要大胆地去让自己去经历,哪怕是失败你不要害怕,但是不可以说所有的创作的灵感都来源于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人生你仅仅只有一次,我想也有很多灵感来自于其他的人,比如说跟朋友之间的聊天或者是别人的故事,或者是我今天看一不书看一部门电影。

主持人白涛:吸取别人的经历能够借鉴过来放在自己的作品当中。现在大概写歌是怎样的一个频率?

廖隽嘉:没有固定的。

第二页:谈新力作《嘉油站》

第三页:廖隽嘉:黄晓明太帅不合适做流浪歌手

 第四页:谈赈灾

主持人白涛:在哪一段期间你觉得自己最有感觉最丰收的时候?

廖隽嘉:我觉得还是自己的状态的问题,自己状态特别懒的时候,可能会比较的,当然每个人都会有这个时候,有时候觉得有些迷盲,有些搞不清楚方向的时候,那个时候是觉得人的精神状态又不够好,好像没有什么想做的,你就会觉得做不出来什么,但是这个时候还好,这个阶段我还比较说,就会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哪怕是孤独、寂寞,但是你要学会享受孤独和寂寞,这样你就会从生活当中找,灵感是不会自己来找你的。

主持人白涛:我们知道上一张也是嘉嘉的新力作《嘉油站》的封面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漂亮,听说这次还是花大力气重金请台湾的给你特别做的是不是?

廖隽嘉:其实封面,这张照片我并不觉得有多少特别,我自己追求的可能更特别一些。我现在想说。

主持人白涛:朋克装。

廖隽嘉:不是,我就说封面为什么要一定是我的脸呢?我想可能是表现。

主持人白涛:在你印象当中你家里肯定会珍藏一些CD,你觉得哪些封面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廖隽嘉:最近有一张纸“米卡”的专辑,叫做(英文),它的专辑封面就是像乐园,全部手绘的彩色,然后你觉得是个卡通,没有他自己。如果你的音乐想表示的是这个。但是作为公司来讲,他们肯定希望说让大家看到你的样子,所以最后封面定的还是一张比较以加油、开心的这种。

主持人白涛:比较励志的很健康很开朗的形式。咱们看到《蜜思》的,后面有很多你的头像。

廖隽嘉:这是地铁剧晴天日记里的剧照,这个我们一定要好好聊聊,是和大帅哥黄晓明的合作。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很酷很好接触的一个人吗?

廖隽嘉:算是特别好接触的一个人,但是不要被他的电眼电到才好。

主持人白涛:最近有没有被问到他吃鸭脖子是怎么回事?

廖隽嘉:那个很正常,我们平常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吃这个想吃那个。

主持人白涛:你也陪他吃过鸭脖子?

廖隽嘉:你也会突然说想吃什么。

主持人白涛:吃什么我们不在意,谁跟他吃才是我们在意的事。

廖隽嘉:不同的人在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人陪伴在身边,也可能是好朋友也可是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主持人白涛:内部戏大概周和是多长时间,拍摄过程中?

廖隽嘉:三个星期。

主持人白涛:而且我觉得这部戏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是我们中国的首部地铁剧。

廖隽嘉:因为在地铁播,每集只有一个站的时间,3分钟,39集,它的题材比较新颖,讲女主角是天天往返于地铁的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平凡的人。拍摄的过程当中,我自己觉得好像自己也没有什么在演,就是好像不用觉得你在表演,把自己放的很松,就当你是这个人,因为现实生活中本身很喜欢写博客,也很喜欢仔细地观察一些细小的事情,就会觉得挺自然的。就有一件事情觉得不太自然的就是晓明演的是一个地铁里的流浪歌手,我是演天天坐铁的,在电视台上班,然后她的工作上也会遇到很多,就跟常人一样,也会被他更高的人欺负或者遇到工作上有一些困难,生活上也会有每天遇到不同的事情。我觉得一切都是我心中很接近平常生活中的样子,唯一一点不现实的就是地铁歌手哪有那么帅的。

主持人白涛:如果真那么帅就不愁生计了。

廖隽嘉:早被挖走了,哪儿还会在地铁里。

主持人白涛:他接触起来,毕竟他在演艺圈当中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了,跟你一起会不会给你很大的压力?

廖隽嘉:不会,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是在晓明哥加入大国的发布会上,刚刚签大国文化,当时我是代表公司送老板送的麦克风给他,当时说大国文化送什么样的礼物呢?我就走出场,以致于后来他每次见我都叫我礼物。

主持人白涛:我听出这个意思,虽然嘉嘉一口叫晓明哥,但是你在大国是他的师姐。

廖隽嘉:别人都这么说,我是没有这么想,因为他比我后签的,他哪个方面也好,作为艺人,演戏,都比我有经验,一起拍的时候,很多时候他不仅知道自己怎么样会更加有型或者什么的,他也会告诉你说这个地方我们会这么演或者你觉得这样好不好或者台词怎么说舒服。

主持人白涛:我们看到一个网友,问嘉嘉什么时候拍晴天的续集?有这样的计划吗?

廖隽嘉:好像说有这样的计划,但是我还不知道,因为我最近也没有确定说什么时候会开始拍。但是因为首先在上海播了,反响特别好,真的可能起到了一个公益的作用,让很多人意识到我每天这么无常的在地铁,看到这个东西唤醒我心中某些东西,原来生活真的是靠你挖掘它的快乐,可能是从特别小的地方,所以很多人就说,生活里面可能也真的有像晴天这样的人,他们希望再有续集看。

主持人白涛:希望晴天继续延续下去,可能对大家来说平时工作那么放忙,在地铁间这么繁忙,觉得没准晴天经历过的事情就是自己或者自己身边朋友经历过的事情。

廖隽嘉:太接近平常的生活。

主持人白涛:嘉嘉我看到你对封面的要求或者小小的想法,希望它能够不是那么的普遍,让它变得更加有自己的特色一些,在演戏方面你是不是也希望能够做一些很不普通的事情?我看前一阵有一个经历,开始做音乐剧,能不能跟大家聊聊这方面的情况?

廖隽嘉:其实我是觉得很多的事情你都可以去尝试,但是怎么样你才觉得既是适合自己,但是又可以把它做出你自己的风格和特色的?这个自己以前不太懂,以前觉得人家说这个事情是这样我就这么做好了,其实不是,做音乐也不是,我觉得怎么样才叫做,大家所谓说的商业,我觉得其实并不是说人家干什么你就去做什么,人家唱什么样的歌你就唱什么样的歌,那才叫做没有商机,我觉得真的有机存在的就是独具一格,没有人可以代替你。你是第一个,这样才叫做有商机。我想比如在专辑方面,像亚东和孟军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是唱歌,因为他们在帮我找到我自己的风格,不像以前公司说,啊,这是钢琴女生,那好像钢琴女生就是要弹钢琴,为什么?不一定,因为我就是我,我不是你们所看到表面的这个样子,我觉得我需要用我的音乐和我的表演来让大家知道一个更加真实的我的性格是怎么样的,也许大家看到我觉得好像挺文静的,其实我不是,我特别男孩子的。我不喜欢花不喜欢钻石、娃娃,不喜欢。

主持人白涛:对女孩来说不是钻石是王道吗?

廖隽嘉:不是,我就是不太喜欢。

主持人白涛:那你觉得你性格当中或者平时的爱好当中哪一些是普通邻家女孩不具备的?

廖隽嘉:打游戏,打CS,会觉得挺有意思的,很多事情我觉得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大胆地去试一下。演音乐剧我觉得比演戏还要更刺激更紧张。

主持人白涛:我觉得对你来说特别过瘾,能唱能跳可以创作。

廖隽嘉:主要结合了音乐的部分在里面,当然在表演方面我不是特别自信,你知道音乐剧最可爱的地方是全部都讲广东话,我在香港只是呆了一年半,可以对话没有问题,但是我没有讲到准到像香港人那样,所以我还是会觉得会不会不太准,那所以有时候大家会给我信心,说没有关系啊,你讲得不太准就刚好是适合那个女主角的那个感觉,因为我讲的不准我的语速会放慢,正好人物的性格就要慢,反而不能像真实生活当中讲起来就扒拉扒拉那么激动,首先要觉得自己很自信,才能觉得你跟别人是不一样的,我是特别的,你才能做到特别。

主持人白涛:网友也在问音乐剧,音乐剧的名字叫什么?我们有没有机会看到?

廖隽嘉:没有,十分遗憾,因为是在香港,音乐剧是看现场的表演,我们演了5场,可能不会发行DVD,所以在网上看看,找一找,叫《留着爱》。

主持人白涛:今年也是中国的电影市场非常紧俏,相信每个艺人都非常关注,无论是作为粉丝捧捧自己心目中的影星,还是学习看别人的表演,这几部大片都给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不知道嘉嘉有没有看,像《色.戒》以及《投明状》和最新上档的《长江七号》。

廖隽嘉:《长江7号》我特别想看。

主持人白涛:准备手帕。

廖隽嘉:一般的电影我都会哭,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的时候就特别容易看进去,你就觉得要是我是他,所以有些片子看完之后发现看完之后会睡不着,我看《这个杀手不太冷》,最后就剩下那个小女孩,那个杀手死了,我就一直难受了半个小时,就觉得这不是应该这样的,毕竟你知道是电影,现在的电影来讲,可能很好的剧本会比较少。所以我期待中国的电影可以有很多既有自己特色,但是会像西方的电影去学习一下,因为我们毕竟不是说在制作上能够超越西方的,我觉得只有在剧情和人物方面,我很喜欢冯小刚的电影,他拍的一些东西真的很平凡但是很深刻,你看会很感动。

主持人白涛:一看就说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电影,而不是像很海派的电影风格,会跟欧洲或者美国大片比较,而且咱们又做得不是那么精准,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廖隽嘉:你可以学习一些拍摄手法,学习西方一些剪接的手法等等,《疯狂的石头》就特别好,内容是特别中国的。这个特别好。

主持人白涛:那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有没有自己特别想演的角色,哎,这个要我来眼肯定特过瘾。

廖隽嘉:那倒没有,我对演戏是一个把自己白在外面去看的角度,演戏一直觉得是做别人,我特别喜欢做自己的感觉。

主持人白涛:现在会有越来越多的美女,创作型的美女,在乐坛里占据自己的位置,像以前比较深刻的,像丁薇等等,他们也是受过高等的音乐教育,然后再从事流行音乐的创作,你是怎么看这样的一个现象?

廖隽嘉:我觉得创作型的女孩都不红,可能太自我或者太想做自己坚持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多多支持真正的原创的音乐吧,现在虽然有一些歌曲真的它很红或者它是翻唱,可是我觉得翻唱毕竟不是中国的原创。我是希望当然我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去引导谁谁谁或者是能让大家都去听什么是好的原创音乐,因为音乐也见仁见智,你也可以喜欢很多不同种类的。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以一个,因为音乐是我们生活中间确实需要的一样东西,所以你可以以一个比较认真的欣赏的态度去看待音乐这个事情,那我觉得就OK了。

主持人白涛:嘉嘉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衡量你的音乐的这样一种追求跟你的音乐的品质与市场之间的关系呢?

廖隽嘉:有。

主持人白涛:嘉嘉会不会写口水歌?

廖隽嘉:我也想,写不出来,有时候,也不是完全写不出来,你觉得写着写着就觉得。

主持人白涛:柴可夫斯基的调子又有了?

廖隽嘉:就是你不能允许自己写的跟别人特像,或者写的,这不用人说都知道下句是怎么唱的那种,你就会觉得特别想掐自己。

主持人白涛:没意思?

廖隽嘉:不知道,有时候也不是特别去想那个旋律要怎么样要怎么样,就是要觉得我觉得很舒服, 它很自然,而且它跟这个词,跟我想表达的意念是对的就行了。

主持人白涛:有没有遭遇特别痛苦的经历,有一句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廖隽嘉:没有。我都是想到先写一个东西,比如《花之恋》,就是想写这样一个故事,但是可能写完放那儿很久,都不知道那个词应该怎么样呢,可能过1、2个月……。

主持人白涛:你的创作的顺序是什么?先写词先写曲?

廖隽嘉:不知道,先写词比较多,因为我是先有一个决定要写的东西,所以词的那个idea会比较多。

主持人白涛:嘉嘉是哪里人?

廖隽嘉:我是湖南长沙。

主持人白涛:春节会长沙?

廖隽嘉:我已经订好了机票,可是现在因为雪灾的情况,我还不确定可以回去,昨天跟妈妈打电话,说家里又停电了什么的。看新闻呢也是觉得心里特别难受。我觉得我不是难受我自己回不去,因为我习惯了我的工作,永远都是在外地跑,我真的已经习惯了,就是因为自然的这种原因会弄到那么多在外工作或者是什么,你知道他们真的一年就是求那一次回家跟家里人团圆,但是你知道有多少湖南人该没有办法走,已经在火车站什么的。我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好像说因为有几个人是去抢电、抢修,生命就这样就没了,我就觉得,可能总是会有一些这样的事情让我们心里去想到一些更多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不管现在冬天的温度是多少,不管雪有多大,我都希望温暖永远都是在心里的。

主持人白涛:希望大家心中能够秉持着那份温暖,特别是不好的事情在自己身边的人发生了我们应该帮助做些什么,我们网易娱乐准备发起娱乐明星帮助、慈善问题的讨论。我想问嘉嘉,因为前段时间拍了公益的地铁剧,嘉嘉觉得在慈善和帮助人的环境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廖隽嘉:因为艺人会受到某种程度上的关注度,所以有一些事情其实我觉得做好过呼吁吧,可能有时候会没有那么多时间,可能要跟别人说,说我们应该怎么怎么样,我们应该怎么怎么样,可是我觉得这种真的去让别人心里去震一下的,并不是说,一定是事件,一定是画面,所以我觉得就做就和了。因为前天我下乡去“三思镇”,去跟电台一起给那些农民们做体检,送药,还有油,棉被。

主持人白涛:什么时候的事情?

廖隽嘉:前天,我早上5点就起来,多延庆县。

主持人白涛:场面很热烈吗?

廖隽嘉:就很热闹,那些乡亲们还踩高跷、扭秧歌给我们看。我还唱歌给他们听,没有舞台,就拿着一个杆子,你会觉得好摇滚啊,那个时候你不会在意你是一个艺人,表演要多少华丽还是什么的,我还说我把羽绒外套脱了在那儿唱,跟乡亲们握手他们还会说你老冷啊,要多穿一点,你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但是对着你的是笑的,特别灿烂真诚的笑容,你会觉得,哎呀,特别可爱。

主持人白涛:那这次我们中国的南方也是遇到了罕见的雪灾,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这样的一个宣传的阵地,通过网易娱乐来更多地传达我们艺人对我们的灾区朋友们的问候和祝福,希望他们能够很好地在一个大环境下大家通力合作之下,渡过这样一场灾难,迎来一个好年。

廖隽嘉:一定可以渡过的,因为我是湖南人,从小我就知道有抗洪抢险,会有大旱。

主持人白涛:对自然灾害不是很陌生的?

廖隽嘉:对。首先是这些自然灾害提醒我们真的注意环保,然后再就是大家都知道齐心协力,只要你有那个信念,我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过去。

主持人白涛:在这样的一个农历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我相信嘉嘉在2008年肯定会有自己的很多规划和愿望,能不能在这里和喜欢你的朋友分享一下?

廖隽嘉:08年我就希望可以做自己的乐队。

主持人白涛:突破古典美女的这样一个形象?

廖隽嘉:我觉得希望可以由一个LIFE的感觉吧,因为音乐最终的形式还是会回归到LIFE,就像(英文)他们当年那样,可能最简单的东西,只有几件乐器几个人,这就是音乐,当每个人都可以在电脑里编或者照片也可以做Photoshop,这样之后你会发现最可贵的就是原装的。所以我们真的是觉得做一些最简单的最原始状态的这种东西是最好的,我希望可以去多校园,还有贫困山区,比如说那里的小孩可能听不到流行音乐是什么,但是他们会开心,你唱歌给他听,你跟他玩,他们会特别高兴。

主持人白涛:我特别想有机会,等南方这场雪灾尽快完全平复之后,大家都恢复到正常之后,你能够带着自己的音乐,给朋友们送去一份音乐的祝福和问候。我也希望嘉嘉你08年一切顺利,尽早拿着好作品来我们这里作客。

廖隽嘉:谢谢!

主持人白涛:谢谢嘉嘉!

zoe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