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音乐 > 正文

许飞:我很遗憾不能和郑钧有一个正面的交流

2008-04-23 15:49:51 来源: 网易娱乐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许飞、陈升作客网易娱乐聊新专辑
 
视频:许飞陈升作客网易娱乐

访谈嘉宾:许飞、陈升

访谈时间:4月23日13:00—14:00

主持人:嘉宾因堵车晚到十分钟。

主持人:好的,各位网易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光临网易娱乐聊天,我是主持人白涛,今天特别开心请来了……好象课堂式的,因为有老师和学生,非常高兴刚刚发片的许飞同学和她的陈升老师。

陈升:为什么不说是一个家庭呢?爷爷跟孙女,非要说成老师跟学生。

主持人:好嘛,那就是一个家庭吧,其乐融融的家庭,首先跟网易网友打个招呼吧,爷爷先。

陈升:承让承让。

许飞:网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这两天一直都特别开心,这两天一直可以跟升爷爷一块儿东跑西跑,特别开心。

主持人:今天带来了这些天努力的结晶,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吧。

许飞:这张专辑差不多准备了两年的时间,我自己给这张专辑打的分数还挺高的,里面有陈升老师帮我做的两首歌曲,还有周老师,袁惟仁老师,我觉得这张专辑从音乐性上,有专业老师帮我定制歌曲,我自己也有参与,两年的时间挺漫长的,拿到专辑时,我自己觉得这两年没白等,我自己挺满意的,所以我也在这儿把专辑推荐给所有的网友朋友,希望大家听一听这张专辑,就算没有惊喜,也不会让你失望。

主持人: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陈升老师一直端着《淡淡的歌》这支单曲。

陈升:我要抗议,当然是很精彩的啦,你刚才说没有惊喜,一定有惊喜啊,非有惊喜不可。

主持人:《惊喜》是不是这次和升爷合作的两首歌曲呢?

许飞:我觉得算是,一张专辑里一定会有一些你自己比较中意,强烈推荐的,我自己比较喜欢的,除了我第一主打《淡淡的歌》之外,另外一首歌《吉林到北京》,这首歌不管是从音乐性上还是从内容上,都可以说是很经典的一首歌。

主持人:问问升爷,这次对许飞的表现怎样评价?

陈升:这专辑一点都不淡哦,虽然写的是《淡淡的歌》,但都是很浓稠的情绪在里面,我们常常讲,宇宙洪荒,机缘巧合让我们凑在一起,为一个小朋友打造音乐,我们真的有想过,不是三两三。我跟你讲哦,我很少这样吹嘘自己的哦,我们公司的宣传都快吐了(笑)。

主持人:很多朋友,相信飞碟们也都会观察到,知道你和陈升老师之间的师徒关系,但对于很多网友来说,看到这样的组合他们觉得还是蛮新鲜的,甚至我们有些同事不太了解,问我,陈升是那个台湾的陈升吗?我说是,他是许飞是两场吗?我说是一场访谈。还是先向不太了解情况的朋友们介绍一下,这样的搭配是怎样的机会?

许飞:其实是这样的,大概是06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公司的宣传是一个台湾人,他知道升哥来北京录音,他说,今天晚上陈升在某某录音棚录歌,你有没有兴趣看一下?因为我们经常会聊一些台湾的制作人,听说陈升老师这样的人物过来录东西,如果我很冒失地跑过去,问你们在干嘛?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他说,看你自己吧。因为我那个时候也要做专辑,其实我特别想知道,比如像这些前辈,他们是怎样录歌,他们在做些什么。

许飞:当时我对宣传说,没关系,如果他讨厌我们的话,我们去了再走就行了,如果他不讨厌,我们就坐一会儿,看看他们在干嘛。我们就去了。当时正好碰到陈升老师和他的团队所有人都在那里,那天我还挺幸运的,我差不多是7、8点钟去的,他都没发现我,我就坐沙发上,他们在那儿录,唱,我进去的时候他拿着麦克风,手里握一瓶红酒在那儿唱,我差不多坐到了一两点。

许飞:当时的录音氛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平时我自己录音时,包括我之前录过的一些歌,我们录音的状态会有一点紧张。

主持人:我打断一下,陈老师您知道那天许飞去探您的班吗?

陈升:有朋友说有朋友要来。

主持人:有一个在内地特别火的,有很多粉丝的。

陈升:我其实想说,录音干嘛要找人来啊?这不是破坏我们的情绪吗?所以我是装得啦(笑),后来我瞄了一下,从录音室的玻璃房,因为她那个时候留着比较爆炸的头,像某一个清洁工拿着一个鸡毛掸子走进来(笑),坐在后面,我就偷偷从玻璃里瞄出去,我想大概两分钟她就撑不住了。

陈升:因为录音对没兴趣的人来说其实是很枯燥的,老是在反复做一些事情,我想也许她最多两个钟头就会走,结果两个钟头之后她还在那里,开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她可能是要玩真的了。

主持人:您当时怎么理解的?这小姑娘是来做什么的?

陈升:因为他们跟我讲她们要来看看我们录音的状态,其实我们录音蛮没什么节制的,我们会用尽各式各样的办法把人情绪里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压榨”出来,所以其实有一点集体洗澡、集体上厕所一样,录音其实是非常裸呈的,好象会看到彼此最私密的地方,所以一般都会比较隐秘。

陈升:但因为我们自己乐队都是8年、5年以上的,所以我们不害怕,最后来了一个小朋友,一直在我们后面,到最后我就想,好,如果她不嫌弃来看我们的隐私,那我们也要看一下她的隐私(笑)。

许飞:对,后来我一直做,做到很晚,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团队是这样,我自己也做乐队,但我是小朋友,很多东西还是很紧张的,我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氛围,键盘手一边弹键盘,一边喝啤酒;吉他手弹着弹着说,稍等我一下,因为他酒已经喝完了,过去再倒一杯啤酒,那种氛围是我没有见过的。

陈升:那比较见面的吗?

许飞:我觉得是特别好的。我是觉得他们那个团体……

主持人:甚至有点自责了。

许飞:对,他觉得,我们怎么带头喝酒。但我觉得,不是一群酒鬼在一个房间里一起喝酒,我觉得每个人都是陶醉在自己的情绪里,比如吉他手,弹一个晚上,除了倒酒的时候,他都不会回头看一眼谁来了,谁来了都与我们没什么关系,他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情绪里,比如弹琴,包括陈升老师。

许飞:所以我后来想,说真的,我特别想融入到这个团体里,我特别想过去跟他说话。

主持人:你应该端着一杯酒去敬他。

许飞:后来我坐在那儿,一个晚上,我就不知不觉地忽然也很想喝酒,我从来都不喝酒,但是那天旁边也放了一听啤酒,看到这个氛围,我觉得他们特别快乐,我特别想像他们一样,我觉得,如果我也是用这样的状态录音,会不会录出来的东西也是特别……我喜欢那种自由的状态,那天到我看完差不多喝了两瓶啤酒。

陈升:我帮你记住了,那天是11月3号,你从此记住,06年11月3号是你变成酒鬼的第一天。

许飞:后来我过去,他们说录音可能要结束了,我们要走了。当时我觉得如果我要是没跟陈升老师说上一句话的话,我会特别遗憾,但我又怕如果我突然跑过来说什么,他会讨厌我。我觉得那天喝了酒让我有勇气,我就过去说,陈升老师,我叫许飞,我会弹吉他,我也会写歌,弹吉他唱歌,你的歌我很喜欢。

许飞:陈升老师说,你弹吉他唱歌啊?好,那你弹一个给我听。我们就这样算认识了,第二天我又去那儿,基本上那些天他录他的专辑、音乐,我每天都结束工作之后晚上过去,每天看他们排练、看他们玩,这样就认识了。

unibong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