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Tape《Milieu》再版之际

2008-09-11 20:06:37 来源: 网易娱乐 举报
0
分享到:
T + -
《Milieu》2003版封面
《Milieu》2003版封面

(文/瑞典音乐记者Andres Lokko)当斯德哥尔摩三人乐团Tape第二张专辑Milieu在2003年年末首次发行时,它在音乐上显得尤为特异。

表面看来似乎是即兴而为的音乐实属精心打造。一方面,它从那些最为温和的自由爵士乐以及Brian Eno的环境音乐理念中汲取养分;另一方面,它同时向瑞典民间音乐和打破常规的流行民谣取经。最终,Tape的心血所成完全迥异于他人。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乐团三人——Andreas和Johan Berthling两兄弟以及Tomas Hallonsten——给人以我行我素的感觉,不管是否有人对他们的音乐感兴趣,他们都会沿着自己的音乐道路越走越深,直至内心的无人之境。

渐渐地,几乎和他们的音乐一样缓慢,他们开始交朋友。在此期间,他们售出了这张唱片的所有拷贝。这也就是为什么《Milieu》会被扩容再版的缘故。

2008再版,名为《Milieu plus》,新加了4首曲子
2008再版,名为《Milieu plus》,新加了4首曲子

而通过再版,《Milieu》以及其前作《Opera》一道成为了敲门砖(我们中的某些人会称之为“蓝图”),因为它们即便不是一种新流行音乐,也至少展现了怎么去做和能做出什么的新方式。

Tape与传统实验音乐并无太多关系,也从不适合被放入爵士乐——尽管许多人试图这样做——而且他们的动人歌曲也绝非一个“电子乐”的标签就能说明的。

然而,正是Tape音乐自身极为柔和的特性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知音。《Milieu》则开启了一道通往音乐心灵的大门,而这正是Tape的同辈音乐家们长久以来一直试图努力达到的。现在,Tape给众人带来了启门之钥。

至少,这张专辑给我以这样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在柏林、格拉斯哥、东京……无论我身处何地,都能通过《Milieu》找到知音。在芝加哥的一家书店里,或者是在日本东南部同Tenniscoats、Maher Shalal Hash Baz以及钢琴家Bill Wells一起参加的小型音乐会上,又或者是在一家门庭冷落的苏格兰素食咖啡厅里——对于Tape音乐共同的爱好让我们走到了一起。现在我们仍旧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我猜Tape的音乐之所以如此特别,是因为它宛如在讲述一个个小故事,在人们心头开启一个精彩故事的引子,而文章的词句、对话则全由读者在白卷上自行书写其喜怒哀乐。况且,音乐是无需翻译的。

《Milieu》里的声响让我想起芬兰女作家托芙•扬松(Tove Jansson,1914-2001)的作品《木民谷(Moominvalley)》中的动人故事,尤其是精彩的《木民爸爸海上历险记(Moominpappa at Sea)》和《木民谷的冬天(Moominvalley in November)》。我从不确定这些音乐和故事与我们早已远去的童年光阴有关,而每当我试图去回忆过去,内心深处却常常告诉自己,逝去的时光并非想象中那样美好。或许书中木民谷的精灵们现在也和我一样,都长大成人,且年届四十。

Tape唤起了这些被遗忘的情怀,他们把这些我们不愿与他人分享的泛黄褪色的照片再度还原;或许,有时候连我们也都忘了,原来他们打一开始就在这儿。

这些令人心痛的缓慢旋律唤醒了深埋于内心已久不愿面对的乡愁,是一种不得不直面的感伤。没有文字的冗余,唯有最纯粹的音乐,以及弥散在空气中的情绪,让这一刻停留。

黄俊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