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我要做的是主流摇滚乐

2009-08-01 03:39:00 来源: 长江商报(武汉)
0
分享到:
T + -

  汪峰新碟《信仰在空中飘扬》昨日面世,随即成为业内关注焦点,也被歌迷所议论。就此汪峰昨日接受长江商报专访,他先是细心解析自己的新唱片,后又回应各方对他的议论。汪峰并不认为自己新专辑是回归,他说:“我想让老百姓真正了解到摇滚乐,不是媚俗的、流行的,我要做的是主流摇滚乐,这是我所坚持的。”

  长江商报记者 熊子昂

  自述

  A 主流摇滚乐是我的坚持

  《信仰在空中飘扬》光写歌就耗去汪峰两年时间,14首新歌是他从几百首创作中筛选而来。这都意味着汪峰对自己的作品尤为慎重。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对于我来说,做音乐就是一直往前走。”

  长江商报:《信仰在空中飘扬》有歌迷觉得跟《越飞越高》相比,您声音的冲击力没那么强烈。

  汪峰:不是所有的歌曲都有一个标准,不是说每首歌都必须要像那样。《春天里》够强烈吧,《名利场》多猛啊。其实关键在于是否适合歌曲的需要,怎么编配、怎么演唱,都没有既定标准。不能什么歌都要为了追求声音的冲击力,而一味嘶吼。

  长江商报:《春天里》追忆过去的生活,歌词写“如果有一天我死去,请把我埋在春天里”,为何用死亡作为结束,听起来很沧桑?

  汪峰:对我来说,做音乐就是一直往前走。可能这次的专辑,比之前的几张在音乐上更纯粹、犀利,更摇滚了。而主流摇滚乐是我一直希望做的。至于《春天里》,到底意味着什么,每个人听过后,心里都会有不同感受。我也不是要给大家一个答案和态度,而是让大家有自己想象的空间。

  长江商报:《名利场》《有意思吗》这些歌质疑生活现状,很有批判力度,但没给出答案。

  汪峰:当然没答案。最终应该走向哪个答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定论。如果有人告诉你,应该怎么样,那是虚假的态度。我写这些歌是为让大家去思考,思考生活中那些习以为常的事。不是要告诉谁,这件事有意思,那件事没意思。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选择权。我只是问有没有意思,我只是存在疑问,这是一种必要的自省。

  长江商报:专辑在洛杉矶做后期,在纽约拍封面。与在国内做唱片有不同感受?

  汪峰:工作的过程都是很枯燥的,但是最后做出来的东西,感觉太不一样了。因为本身洛杉矶那边的音乐环境,就是全球最高水准的代表。而这次合作的团队,找的是国外好几位顶级音乐人,他们参与过很多巨牛的唱片。所以好的是一定有道理的。大家不妨把近几年,同一地区推出的几张唱片拿出来对比,你就能听出究竟好在哪里。

  交锋

  B 我没有所谓的“回归”,心结和曲折

  “国内的音乐市场已经足够糟糕了,汪峰出专辑足以让人振奋”,这是乐评人王磊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话。他并认为《信仰在空中飘扬》是回归根源摇滚,汪峰则不认为自己“回归”,他再次表态自己不过是在坚持做主流摇滚乐。

  Q:完成非主流到主流的转变?

  《飞得更高》让汪峰火了,可事实上,他闯荡乐坛是以鲍家街43号乐队主唱的身份。只是乐队推出的《鲍家街43号》《风暴来临》两张唱片,没让京文唱片赚到钱。随后乐队解散,汪峰投奔华纳旗下,推出《花火》《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等个人专辑。直到2003年,汪峰发行《笑着哭》专辑,他才真正意义上被大众认识。同时,他也被认为从地下走到主流。

  王磊说:其实汪峰从《飞得更高》开始,已经转变得很成功了。但相对来说,许巍的转变会比汪峰更好一些,因为许巍一直没失去自我的音乐坚持。但我觉得汪峰还可以走得更远,《信仰在空中飘扬》就是有力的佐证,能听出一种回归,是回归根源摇滚。从汪峰的音乐也可以感受得到,他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转变过程中,内心应该有过些挣扎。何况他单飞签约的是主流唱片公司,或多或少音乐上会对他有限制。但令人高兴的是这次的新专辑,能听出唱片公司给了他很大空间,他开始随心所欲地按照个人喜好做音乐。

  汪峰说:我并不认为有所谓的“回归”,我内心也没什么心结、曲折。我想让老百姓真正了解到摇滚乐,不是媚俗的、流行的,我要做的是主流摇滚乐,这是我所坚持的。至于其他的猜测、讽刺以及一些比较幼稚的说法,认为红了、火了就不是摇滚乐,其实我不想再多做回应。我只能继续努力,让作品说明一切。而目前我做音乐的状态,其实离我的目标还差得远。我希望我的音乐,能成为喜欢音乐的年轻人生活中的必需品。要做到这一点,与自身努力和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但关键还是自己得努力。

  Q:该给一个怎样的乐坛位置?

  汪峰的转变,对乐迷来说似乎是个更加激烈的过程,围绕着汪峰的争议各种各样。既有人说他是“伪摇滚”,也有人说他是“中国新摇滚教父”。究竟应该给汪峰一个怎样的乐坛位置才算合适?

  王磊说:汪峰是一个很有自省精神的歌手。说他是“新一哥”是玩笑话,但要选出国内最具音乐影响、最有商业价值、老百姓最认可的男歌手,汪峰肯定是其中之一。

  汪峰说:我并不喜欢这些听起来很响亮的名号,我觉得没意思,它只能满足一个人的虚荣心。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也希望我是最好的。至于具体是个什么位置、什么称号其实不重要,我只是希望我的音乐能留在人们心中。

  Q:汪峰的思想力度不及崔健?

  “中国新摇滚教父”这个头衔虽说汪峰自己并不喜欢,但还是难免让人将汪峰与崔健做比较。有评价就认为,《信仰在空中飘扬》具有强烈的汪峰标签,有强烈的思想力度,但汪峰作品里的思想还是无法与崔健相比。

  王磊说:中国摇滚乐很难有人再超越崔健。包括汪峰之前也提到过崔健对他的影响很大,说自己很崇拜崔健。所以即便有人说汪峰不如崔健,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事实上,崔健音乐里的锋芒和创造力,没人能与他相比。

  汪峰说:每种观点我都接受,我知道自己缺乏什么。拿我和老崔相比,我只能说老崔在音乐上有很高深的境界,而我仍然在学习。老崔是不可取代的,他的音乐具有时代的特性。在他那时,听众对摇滚乐的选择可能只有20首,而如今听众可以有1000首备选。这意味着,乐迷见识度和选择范围,对音乐的影响力也会有影响。

  Q:未来我们对汪峰应有怎样的期待?

  “在刺痛现实,也被现实刺痛。在把伤感都变成呐喊的过程中,汪峰孤独却坚定地向前迈出一大步。”这是白岩松听完《信仰在空中飘扬》后的评价。如今汪峰向前迈出一大步,未来他会孤独却坚定地走到哪?

  王磊说:未来可以期待一个融合的汪峰,他的音乐会比《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更音乐性一些,比鲍家街时期,更商业一点。这里需要补充一句,我所提到的商业,并没讽刺的意思。如果音乐人的表达都出自于他的内心,大家也应该更包容地去看待。

  汪峰说:接下来,我很期待八月中旬和年底的大型演唱会,不过还是得先把新专辑的宣传推广做好。然后,明年会开始筹划下张专辑。我会坚持我的想法做我的音乐,也希望大家接触我的音乐之前,少听外界评价,先听自己的声音,忠于自己的喜好。这样我们才能一起努力,让中国的音乐和娱乐行业,进入商业性更高级的阶段。炒作、恶搞,抹杀了一大批有才华的人。这个错误甚至不在于炒作、恶搞的人本身,而是大环境和幕后操作者的问题。

  反响

  C 没丧失对音乐的追求

  《信仰在空中飘扬》的轰动效应,不仅只是围绕着汪峰的话题。据了解,全国各地不少唱片行,从昨日起都不约而同将该专辑摆放在货架显要位置,还有不少网友纷纷在豆瓣添加对这张唱片的看法。

  张同学(大学生):我比较意外的是,《信仰在空中飘扬》呈现出的汪峰,不再是通常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他,反而会想起鲍家街43号时期的他。《当我想你的时候》这类慢歌,又会让人找到鲍家街时期如同《李建国》的感动;像《名利场》这样的歌,批判色彩和自省精神甚至胜过他以往所有专辑。

  王先生(教师):汪峰没有音乐江湖,只有音乐心灵。有人说他“回归了”,其实他从来就没有迷失。依旧真实——音乐即生活。至于风格,只是一种标榜而已。

  陈小姐(白领):虽然《信仰在空中飘扬》专辑本身并无新意,事实上,这张专辑,他仍在歌唱一无所有是最美好的,他仍在歌唱一个男人不能失去信仰。但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之下,仍能保持个人风格,保持一定思想的力度,并保持一张唱片的制作及创作质量,已属不易。关键是,汪峰向我们验证,一个曾经的地下歌手确实能逐步走向主流,且不丧失自己对音乐的追求。这比他做主流摇滚乐还有难度。

  

netease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