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我不喜欢中国风 签约金牌大风是命运安排

2009-12-01 16:43:38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1日,李健带着自己的全新单曲《故乡山川》做客网易“超级面对面”。这是李健花两年时间创作的新专辑中的首支单曲,歌曲中,李健唱出了一个异乡游子对故乡的思念。
视频:李健做客网易聊新作

李健做客网易
李健做客网易>>>>>更多美图

新歌有不少是在旅行中获得灵感
新歌有不少是在旅行中获得灵感>>>>>更多美图

希望大家支持原创音乐
希望大家支持原创音乐>>>>>更多美图

侃侃而谈
侃侃而谈>>>>>更多美图

网易娱乐12月1日报道 (文/Pilos)12月1日,李健带着自己的全新单曲《故乡山川》做客网易“超级面对面”。这是李健花两年时间创作的新专辑中的首支单曲,歌曲中,李健唱出了一个异乡游子对故乡的思念。在聊到这首歌时,李健表示,自己一直都不喜欢“中国风”,也不会刻意追求“中国风”,“因为我们骨子里就是中国风”。在聊到与金牌大风的合作时,李健表示这是命运安排。

我的生活比较自由

网易娱乐: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网易超级面对面。做客今天网易超级面对面的嘉宾是李健。

李健:大家好,很高兴,我印象中应该来过网易做过聊天,对这里比较熟悉,另一方面有一些好朋友在这里。

网易娱乐:这次李健来参加网易超级面对面,带来了他最新的单曲,叫做《故乡山川》,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首单曲好吗?

李健:因为我上张专辑里面有一首歌叫《异乡人》,这首歌写的也是在外地的游子。但是这张唱片跟上一张的意义不太一样。《异乡人》写的比较小我,对家的渴望,在这个陌生城市里打拼,属于自己的空间、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盏灯。《故乡山川》写的更多的是表达一个人,一旦离开故乡寻找自己的梦想,就很难再回去了。因为我之前去国外待了一阵,碰见了我一些大学同学,他们基本上都回不来,是这样的一个起因。

网易娱乐:是去哪个国家?

李健:美国,因为清华毕业这帮同学基本都在美国,尤其是硅谷。

网易娱乐:当时是去玩儿吗?

李健:对,所以看到很多同学的状态,除了容貌有一些变化,生活安逸了,发胖一些,老吃一些快餐什么的,我觉得他们的状态很难再回去。他们也很惦记自己的家乡,尤其是在国庆的时候,或者是在中秋节,他们的思乡之情比我们还要浓。但是他们一旦在那边生了根,有属于自己的环境和空间,就不太容易回来了。

网易娱乐:当时在国外有没有什么比较难忘的经历跟大家分享一下?

李健:主要是见同学,他们有一些习惯还是保留着的,比如在周末跟朋友一起踢球,还是跟在大学生活里一样。但是我总觉得很难融入到真正主流的社会当中,所接触的人还是同学圈子。但是如果做科研环境的话可能更适合他们,国外的工作条件更单纯一些,条件好一些。

网易娱乐:跟自己的生活状态有比较吗?

李健:你说他们吗?

网易娱乐:对,有把自己跟他们的状态比较吗?

李健:我可能更像大学时候的样子,更自由,更随心所欲一些。他们可能更安于现状,觉得收入也不错,尤其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有的人不止一个还有两个的,完全是属于自己的安逸生活。他们见到我也经常感慨,也会提起以前的事情,谈论起曾经的同学、老师什么的。包括我写这首歌还有一些其他的感情,比如我生在哈尔滨,定居在北京,每次回哈尔滨都是很兴奋、很高兴,但是兴奋之余还有一些遗憾和失望。这种失望来源于家乡建设的不够好,松花江不断的被污染,这种埋怨和遗憾也是来源于对家乡的一种期盼和热爱。如果你对这个城市没有期许的话,就不会有失望。《故乡山川》这首歌其实有很多情感交织在当中,就像歌词写的“往日时光,匆匆流水,带你奔向何方”。故乡是什么样子?将来是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但是一个人离开家乡之后,希望它越来越好。像去国外的朋友,他一定希望中国越来越好,不愿意听国外的朋友说自己的国家不好,网络这么发达,他们也在时时刻刻关注着。像我时时刻刻关注着哈尔滨,这么一个富饶的环境,怎么一直呈现在落后的状态?是管理原因吗等等,也在想这些事情。

对故乡的美好印象都来自童年

网易娱乐:除了那些你觉得落后的事情,心里肯定有对家乡最美的印象?

李健:最美的印象基本上来源于童年,因为可能童年的污染没有这么严重。当你想象一个人或者一个事件的时候,它已经不准确了,因为一定加了自己的很多想象在里面。比如我想故乡哈尔滨的时候,一定在某种意义上美化它,编织一些色彩。当然,它以前也有美的一面。我记得有一年回哈尔滨,记得很清楚是去自动提款机取款,试了5、6个没有一个好用,还挺惊讶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但是现在回去已经好了。你一定有埋怨在里面,因为你对城市有要求和期待。

网易娱乐:因为爱它,所以才会对它有要求。

李健:像北京一样,最近老在下大雾,就想是不是又污染了,是不是又出现什么问题了,老有这样的情感左右。所以《故乡山川》写故乡是一方面,还有对环境的忧虑在里面。最近老有什么《2012》这样的电影出现,还有以前的大片等等,感觉我们这个地球还能待多久?我们的后代能不能越来越好?会不会有一天真的没有水了?

网易娱乐:这种忧虑有没有可能让你在以后写一些社会题材的歌曲?

李健:其实我一直在写社会题材的,我的情歌特别少。

网易娱乐:但是你的歌曲给大家的印象还是比较温暖、比较唯美一些。

李健:对,你写一个社会也好、环境也好,如果空空泛泛写的是没有力量的,最终打动你的还是感情,一定要从感情入手写这些东西。像写汶川地震一样,的确我们需要一种力量站起来,但是还要从人的情感出发,光写天空中污染了什么的,那个从艺术上来讲是没有说服力的。当然会写,因为我现在已经过了30岁了,考虑的东西不像以前,像在水木时期写的个人情感恋爱,当然新唱片也有情歌,但是更多的还是写一些我所关注的问题。

网易娱乐:像这首歌里面,对于大多数听众来说听完之后还是对故乡的怀念?

李健:那是第一直觉,如果你仔细看不是这样的,像有一些歌词,比如“看过多少月落日出,没有相同的一天”,还有“曾经的候鸟,如今身在何处,在那遥远地方,灯光依然昏黄,却无数次照亮我的故乡”,为什么故乡是昏黄的?我不希望我的歌词别人一听完全能够懂,我喜欢的音乐是不断有信息量提供给你的。

网易娱乐:有一种中国的意境在?

李健:不光是中国,比如我喜欢Beatles的《Yesterday》,表面上看是一首情歌,其实是麦卡特尼写给母亲的。如果你觉得《故乡山川》是写给某一个人的,也可以成立,“当风筝已满天飞旋,曾是你望眼欲穿”,我不太希望一首歌特别的局限,因为它的魅力就是不同的人听有不同的感受。

不喜欢“中国风”

网易娱乐:写这首歌词的时候,你在器乐上怎么考虑的?

李健:其实我最早想写一首苏格兰那样的歌曲,风笛什么的。但是后来跟编曲一商量,他总觉得有点多,快餐店里、酒吧里面老放苏格兰风的,并不是说不好。

网易娱乐:为什么当时会想到苏格兰风笛那种声音?

李健:因为我一直很喜欢那种声音,非常悠远的。后来一想我是东北人,就想起了萧什么的,其实有一点像韩风,但是还有一种长白山脉连绵起伏的音乐色彩在里面。因为苏格兰东西我很喜欢,但是毕竟不是我的根,我的根还是在大小兴安岭,长白山脉那样的。而且这是日本乐器尺八的前身,这个东西我没用过。

网易娱乐:当时是怎么想到用南萧呢?

李健:其实最早是尺八,但是没人会吹,我也不想用假的合声器演奏,所以找了类似的。正好给许巍做演唱会嘉宾的时候,台上吹萧的特别好,而且我听过她以前的唱片,就问她你还能吹什么乐器,她说她什么都会。有一次聊起来,就把她叫到录音棚里,然后她试了好几种乐器,然后找到了南萧。

网易娱乐:在录乐器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玩儿的事情?

李健:在录音棚的时候说是“山河呼啸的感觉”,南萧一出来,我们的情绪一下子被固定了,觉得这首歌最亮的点就是乐器选择上。现在跟很多人合作已经很有默契了,比如跟谭伊哲合作,他是很好的音乐家。他在跟我合作的时候,在做李宇春的唱片,他给每个人做唱片都是不一样的感觉。可以做我这样的音乐,也可以做李宇春那样的音乐,还可以做那英那样的音乐,他是一个很好的音乐家,很有特点。

网易娱乐: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很容易捕捉到一种中国式生活的意境。我记得之前你刚开始出个人唱片的时候,有过歌迷或者乐评人形容你有一点英伦的风格?

李健:(笑)我不够英伦。

网易娱乐:你平常听这样的音乐吗?

李健:听很多的。

网易娱乐:一般听Beatles这样的?

李健:对,我还是喜欢英国的音乐,喜欢有节制的音乐。美国音乐太奔放了,最近有几个还不错,以前的太放了。

网易娱乐:提到这个,因为最近有一个说法,就是很多人提到“根”,你刚才也提到了“根”。咱们很多的音乐是有一点在模仿英伦,或者模仿摇滚乐什么的,但是这次你这张专辑,我听了一下Demo和歌,给人的感觉就是里面有很多中国的东西,包括南萧?

李健:说心里话我不太喜欢中国风,以前的访谈我也说过。为什么不喜欢中国风呢?是因为我们骨子里就是中国风,然后使的又不高级,觉得出来一个间奏也好、前奏也好,觉得出一个古筝就是中国风了?而且被港台弄的太多了。

网易娱乐:就是你不刻意追求中国风?

李健:不刻意。

生活状态需要不断变化

网易娱乐:我感觉你的这张唱片还是很容易被中国的听众接受的,可能正如你说的,咱们骨子里是中国人,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很中国的。

李健:其实这个问题挺难回答的。流行音乐对我们来讲本来就是个舶来品,或者是我们没有根的,我们的根真正是民族音乐,交响乐也不是我们的根。可能我们真正的特点就是在旋律的抒写上,那是符合我们的。因为中国的乐器不是合声乐器,所以中国人特别会写旋律,我更多的精力也是放在写旋律上,而不是在合声或者在节奏上做太多的追求。我还是喜欢美的东西,比如非洲音乐我也喜欢,但不是我最喜欢,偶尔听听行。

网易娱乐:以节奏为主?

李健:对,有一首歌叫《好望角》,还没有出来,是写非洲的。偶尔听像云南的旋律,但是是非洲的编曲,会有一个反差。比如我是一个中国人,再写出一个非洲的旋律就没有太多的意义。我希望那些好的乐器、那些律动来衬托一个东方式的旋律,那个融合我会有兴趣,所以我写了这样一首歌曲。

网易娱乐:不过也有人说东方少数民族的音乐和非洲是有相通的地方的,可能这也是听着有一点像云南风的原因?

李健:对,我听《勇敢的心》的时候,那个电影的主旋律出来我觉得有一点东方。我最近听的一些尤其爱尔兰的某些音乐其实挺东方的。

网易娱乐:像你刚才说的非洲的《好望角》那首歌,算是新专辑里面的尝试是吗?

李健:对,是因为我今年去了趟南非,在好望角待过,所以对南非印象很好。10月份的时候跟南非最棒的一个乐队在上海合作过,所以想写一点跟非洲有关的音乐。

网易娱乐:你又去了美国,又去了南非,这张新专辑是不是有很多歌是在旅行的时候写的?

李健:会有。有一首歌叫(想……)《爱的四季》,就是在美国写的旋律。人还是需要不断的变化的,因为总是在同一个地方也能写出东西来,但是不像外面走走那么更激发你。

网易娱乐:你这次旅行的时候是在上张专辑和这张专辑之间,你一直在旅行吗?

李健:没有,一直旅行会把我累死的,旅行会让人疲惫不堪,坐飞机真是挺难熬的事情。我总觉得人的生活是需要变化的,这种变化可能不是根本性的,或多或少做一些色彩上、情绪上的调整。人过了30岁以后才会想到一些自省,反思一下自己的生活。我30岁以前一点宗教的意识都没有,现在偶尔看一些这方面的书,是因为到了这个阶段之后寻求一种方法和智慧。有的时候这种智慧跟知识还不一样,知识仅仅是一个素材而已,有的时候需要提炼,提炼出来就是智慧。有一些困惑是因为信仰的原因,专辑有一首歌叫《转眼瞬间》,有一句话叫“渐渐的失去渐渐的信仰”,我们的信仰是不断的打翻、建立,在自己的生活中历练出来的。你失去什么、尝试什么才会得到一点经验,现在偶尔就会看一些那方面的书。

签约金牌大风是命运安排

网易娱乐:像这次签金牌大风,算不算是你生活状态比较大的变化?

李健:事业上的变化,跟金牌大风的合作是很偶然的,我越来越相信缘分也好、命运也好,那些细小的安排。比如我去许巍的唱片发布会认识这个器乐师的,那么许巍的发布会需要一些朋友的作品做一些环节,我的作品是去美国的照片,没有去美国的话就没有这些照片,没有这些照片就不可能参加这个活动,不可能参加这个活动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个事情,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环扣一环的。

网易娱乐:但是一开始是因为生活状态改变了?

李健:很多契机,但是也是积累,如果没有前三张唱片积累的话,我想金牌大风也不会跟我合作。

网易娱乐:有没有关于今后事业的想法?

李健:那个不敢想,能做的就是配合公司做宣传,把唱片做好。我当然希望这张唱片能够得到更广泛的认可,事实上我最近也开始关注一些网上对唱片的评价,以前我不太爱看这些东西,发现关注的人比原来确实多了很多。也并不是说这首歌有多好,还是因为你不断的坚持了,有以前的积累才会这样的。像我现在能开演唱会一样,因为以前就一张唱片是开不了演唱会的,港台可以,港台有一首歌也可以开演唱会。所以这个积累是挺重要的。

网易娱乐:除了事业上的,在音乐创作上你有野心吗?

李健:也有一些,比如我会尝试电影音乐,找我写歌的人越来越多,我只会给一些我喜欢的,或者我对他的音乐不是很喜欢但是跟他的关系很好(写歌)。

网易娱乐:比如你参加上海的音乐节,你会写一张爵士乐的吗?

李健:我写不出来爵士乐,但是我喜欢听。我喜欢听最近比较通俗的音乐,也喜欢以前的那些音乐。但是喜欢的很多,擅长的只有一种。我去上海音乐节,去南非的时候也是因为上海音乐节。认识了南非的一个乐团,他们是一个很好的乐团,跟他们交流的时候,他们对我的写作方式也很感兴趣,无意中就聊起来以后有机会合作。果然没多久他们就来中国了,真能合作了,所以我觉得上台跟他们唱首他们的歌,他们跟我合唱了一首歌,我觉得他们是一个很棒的乐团。比如一首歌,他们即兴的演奏可能跟唱片里差不多。我当然希望这个乐团能够有更好的运气,因为马上就能揭晓他们能不能演唱世界杯主题歌。

网易娱乐:已经揭晓了,是一个索马里的歌手。

李健:那太遗憾了,但是四号有一个直播可能他们要演。现在我特别喜欢他们来演唱这首歌,来北京的时候他们已经递交了一首歌。

网易娱乐:他们要来北京演出?

李健:演过了,很小的一个地方。

网易娱乐:你之前提到同学的状态,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做音乐的话,会不会像你的同学那样做学术?

李健:偶尔会想,但是想不出来具体做什么。即使不唱歌了,我也不太安于上班的那种生活,很难想。因为我做过两年工程师,体会到生活的苦闷。人很难做这样的假象,类似有点想的是如果你不是一个男的,如果是一个女的是怎么样的问题。但是我能想象出以后的音乐是什么样子的。

网易娱乐:自己的发展?

李健:对,我觉得音乐应该写的更自由,能跟更多的人合作。希望跟国内很好的歌手、音乐家,尤其是很多古典音乐家,尤其像三宝、赵季平这样的,很希望跟他们合作。

网易娱乐:《好望角》里面有邀请南非的乐队来合作吗?

李健:没有,因为时间来不及。我觉得音乐的道路太深远了,因为你需要很多,也不知道能走多远,走多远都没有它本身远。但是我有时候想做音乐还是很快乐的事情,至少你在做音乐的过程当中是快乐的。当然也会有一些烦恼,比如你的歌没有被更多的人听到或者怎样的。

网易娱乐:像你刚才说的,你的音乐越来越自由,那么曲风是不是会更多元化?

李健:曲风多元化是取决于编配层面的,我一直强调不太希望一个人有太多的变化。一个人的擅长是有限的,老变来变去就没有自己的风格了。有一点像美术家,比如方立军的形象不断的重复,成为一种标志就很有力量了。音乐我可能会做一些调整而已,但是颠覆性的变化对我来讲不太可能,我找不到另一条更好的、更适合自己的路。因为你已经出了三、四张唱片了,对我来讲已经摸透一个属于自己最适合的道路了,这意味着已经没有能力和不可能再找另一条路了。

网易娱乐:像你平常听什么样的音乐?

李健:在听一些古典音乐,其他的在听一些不同阶段的吧。我对一些好的歌手也有一些期待,比如我听说最近国外一个乐手要出专辑了,就托人带回来。

网易娱乐:期盼的是国外的音乐?

李健:国内的也期盼,比如许巍、汪峰的新专辑我都会买。

网易娱乐:汪峰的新专辑你听了吗?

李健:听了,很喜欢。我做过很多次关于他的访谈,我一直说这张唱片是汪峰最棒的唱片。一个歌手出了这么多的唱片,达到一个新的巅峰,这说明什么?一是说明这个歌手是有潜力的,另一个说明他在音乐上是有才华的,也是很气氛的。80%、90%的歌手都是呈递减的,越出越差,只不过希望他差的程度别那么大就好。但是能够有这样一个巅峰,我觉得挺难得的。

网易娱乐:那今年你最喜欢的印象最深的唱片是什么?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

李健:还是汪峰那张唱片印象最深。

网易娱乐:《信仰在空中飘扬》?

李健:对,国外的还没听到,可能过两天会听到一些。国外也一样,找到一两个自己喜欢的歌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网络很发达,大家听到的歌形式越来越多?

李健:但是好歌越来越少,有时候听一首差歌一天心情都不好。关键是这样的,有的时候听几首非常烂的歌你非常不喜欢,但是走路间无意间会哼出来,还有这样的本领。

网易娱乐: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

李健:我也不知道,一种魔力吧,最好的和最差的都能这样。

网易娱乐:我们节目的时间差不多了,再跟大家打一声招呼吧?

李健:还是希望更多的朋友关注内地原创的音乐,因为原创音乐的人并不多,坚持起来压力更大,我也希望更多人能够支持我的唱片,第一时间去买唱片。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保留一个买唱片的习惯,CD作为一个载体,我不希望它消失的太快,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维护它的存在。

网易娱乐:好的,希望大家一起来支持李健的新歌,和他即将发行的新专辑。谢谢李健做客网易超级面对面,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能在超级面对面跟你一起聊音乐,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李健:谢谢,谢谢网易。

CX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