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独立音乐没救了

2009-12-25 16:03:3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18日,左小祖咒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大事》。作为华语音乐圈中的“异类”,不走寻常路的左小祖咒这次的新专辑又给大家若干“惊喜”。

【独家对话左小祖咒:新专辑是文艺片 我是真正的艺术家】

【独家对话左小祖咒:独立音乐没救了】

左小祖咒谈新专辑
左小祖咒谈新专辑 >>>>>更多美图

网易娱乐12月25日报道 (采访/程冉子 整理/耳东 视频/武文琦) 12月18日,左小祖咒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大事》。作为华语音乐圈中的“异类”,不走寻常路的左小祖咒这次的新专辑又给大家若干“惊喜”。首先,新专辑里的左小祖咒不像以前那样跑调了;其次,这张专辑不像前两张唱片那样卖高价,而是上传到网上供歌迷免费下载。对于这样的转变,左小祖咒抱着怎样的想法呢?带着这样的问题,网易娱乐与左小祖咒进行了独家对话。由于对话内容太长,文中有删节,一切以视频为准。

新专辑《大事》是文艺片

网易娱乐:您先跟我们介绍一下您这张专辑吧。

左小祖咒:这个专辑是今年上半年录完的,是在12号的时候发布的。到现在,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歌都上传到网络上了。到现在歌迷反映得还是不错,希望每天能听上50遍,或者听上几遍的。不管怎么样,这个唱片他们爱听是好的。因为这个唱片我确确实实希望他们去听。《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这张唱片我无所谓,因为我玩了一个高兴。《大事》这张唱片不是,这张唱片恰恰是我们唱了一些爱情的歌曲,还有一些社会的事情。

《大事》跟《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表达方式不太一样。它属于一个文艺片的范畴。《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属于一个大片的范畴,因为我动用了80多人做了上一张唱片,这张唱片我们大概只有10几个人把它做下来,大概后期加起来也到不了20个人。

网易娱乐:这种网上和实体是同步的吗?

左小祖咒: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听这些东西,让他们能够分享这些事情。因为现在有很多的年青人,他们跟我说,真的希望能够不要把唱片瞎卖高价,我说我也不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这个唱片实际上我是瞎搞的,他们说我卖得贵,后来我就卖得更贵。

我通常的唱片基本上都是在150块钱,其实我不是所有的唱片都是卖500块。因为我可以说靠这个挣钱是没有太大的意思的。

网易娱乐:上一张专辑也是玩了一个概念的这种,包括这张又走这种网上可以链接下载的形式,都是因为自己高兴?

左小祖咒:也不完全是。《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也是当天就上传了,我告诉他们说你们可以上传。主要是他们传的质量不好。其他的唱片都是免费给他们听,听他们愿意怎么样怎么样的。我想有很多乐迷他们买唱片,在网上留言,他们都是放在那里不听的,他们买回去也是传成MP3听的,因为现在的人没有CD机,他们想留在那里作为一个收藏也好,一个纪念也好,因为毕竟是厚厚的一本,我写了太多的歌词在里面。

网易娱乐:您《北京画报》这首歌长达15分钟,当时写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要做一个这么长的歌?因为很少有人写这么长的歌。

左小祖咒:在实验音乐里面,先锋音乐里面这么长的歌很多,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五个小时的都有。在流行音乐、摇滚音乐和民谣音乐里面,这样的歌没有。

7、8分钟,8、9分钟的歌我以前就有,像《方法论》、《尊敬》这些歌,我以前的歌也是比较长的。这次我把别的歌的时间都缩短了,为了让给它(《北京画报》)。有的歌只有3分多钟,我通常的歌都是在6分多钟,就是为了要把时间让出来。我想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可以出一个很长的唱片,为了长而长,没有意思。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我出了近100分钟的唱片,出了两张。因为那个是我确实写了12年,很长的时间。在一年多后,今年上半年我也出版了《走失的主人》的正式版本。明年我还有音乐会,我的个唱也要办。

网易娱乐:当时做的时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要做这么长的一首歌?

左小祖咒:我就是歌词写得太长了,那么长的歌词,它理想应该是在25分钟到30分钟左右最好。如果是40分钟的,它做一张专辑是最棒的。

我把中间的过门、间走全部省掉了。这首歌的速度,我也是在一个新的民间歌谣的这种方式来唱的,唱的速度我也尽量的加快了一点,同时又不能破坏他的韵味,你要再快就听不见你说什么了。你唱起来也不顺了,咬字的方式。

早期的时候,可能想用一种《平安大道》延伸的方式来做这首歌,我认为用一种很急促的方式,用一些正常的鼓在跑动、滚动这样的。后来我发现,这样尝试,可能时间久了,可能会让人很疲惫,后来我还是换了一种类似评弹和戏剧的一种混合的方式,表达了这个《北京画报》。

网易娱乐:这首歌的含义是什么?

左小祖咒:这首歌是中国近20年的一个人文和历史,好像是新闻也好,好像发生过的很多事的记录。我们从90年代,写到2010年,后奥运的时间,这20年中国发生的事件,基本上是7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人爱听的。可能也不是60年代的一些人能够感受到一些事情,我想更老的人都不能感受到这些事情。

讲一些人从外地到北京。其实北京也是一个宿愿,《北京画报》可能是一个中国梦,或者是中国地区的一个代名词,讲他们背井离乡,想出来做点事情,有很多妓女,还有一些打工的,还有一些唱歌的,还有一些知识分子,还有一些做广告的,IT人员、文艺工作者还有一些歌手等等的。

它更多的还是一个故事,从开头这样一个青年人,在十七八、岁或者十五、六岁的时候,爱上一个姑娘,情窦初开的时候,那种情怀,那种不安,然后他走上了社会,然后离开了故乡,看了很多的事情。

网易娱乐:感觉您的专辑一直在特别像讲故事的,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然后这张专辑串起来就是一个整个的故事。那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这个《钱歌》和《忧伤的老板》它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左小祖咒:《钱歌》是一个很正常的歌曲,就是人们对金钱的认识,在我这里把它写得是一个还钱的歌嘛。就是说一个人面对钱,你要去借钱,人家也会跟你借钱,我想这是任何人都会做的事。因为人是要跟钱打交道的,就是你不爱借钱的人,突然没带钱包的时候,说不定借10块,晚上还你。你都是会面临借钱的问题。

我想这首歌是最受欢迎的一首歌。这首歌在这个唱片里并不是很重要的一首歌。《忧伤的老板》不一样。《忧伤的老板》我是写在2007年还是2006年的时候,我记不大清了,这首歌我易稿好几次。它讲了经济危机的事情,金融危机,全球的事情。

网易娱乐:您开始做的时候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左小祖咒:是,我所有的艺术里面,一直有这样的东西在。有一些反讽、嘲笑。用今天他们的词可能叫恶搞也好,还有一些出其不意的典故。而且这些典故可能恰恰是有,或者是正在发生,或者以后要发生。还有一些典故是我自己瞎编编出来的,什么“此时此刻、可口可乐”、“一夜没睡,软卧白费”都是我以前写的,都是年青人在MSN上签名用的一些。

包括《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其实这种深情的话,他们也包含着恶搞。可能我写的时候,都是有一种引申意义在里面的,可能也是我的音乐,我的东西到现在没有被他们完全接受,没想通的原因在哪里,因为它都有引申意义在里面。

每句话。就是“由于欧洲的天气转暖、候鸟已推迟南飞”如果这是一个歌曲的流行音乐的话,这句话是令人费解得无比透顶。后面上来就是另外一句话“我的心上人啊,你为什么…”后面一句话我自己都忘了,是什么来着?

网易娱乐: 就在细微的曙光透过窗子的时候。

左小祖咒:对,就上来是这样的一个。它属于电影的剪接是非常快的,不像我们现在拍片,说我们现在要到厨房,这个机器一定要跟拍一样,可能我直接就到厨房里了,又回来,这个过程是没有的。

我想更多的主流音乐,主流的艺术是这么做的,主流的艺术是“絮叨”,耽误你功夫。是变成电视连续剧,要拉长,我们是要缩短,要有精度,然后你发一点水和和就可以变成一个别的事。你可能左小诅咒做的一首歌,可能他就是一个电影的概要。

为什么左小诅咒的唱片最便宜要卖150,最高能卖500?是因为左小诅咒的一个创意就能顶上好多,一个过门,我一个过门可以让他们发挥出很多的歌的主线出来。一句话,可以和在里面,它有一些技术含量和特殊性在里面。

这张唱片恰恰讨厌的是什么?我没怎么跑调,他们听起来是很怪,是什么呢?最后才发现,是我没跑调。你明白吗?以前我是跑调,他们觉得我跑调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不跑调才叫“大事”。

我想很多是因为跟风了嘛,我说过,如果大家都去搞怪的,那么我就搞主流的。我认为真正的先锋就是,你干这个,我就干别的,而不是任何的形式。在2005年我发行的唱片,今年都是独立音乐,是吧。实际上他们不理解独立音乐,以为自己卖就叫独立音乐,他们都是全搞乱了。

“我对音乐界的贡献很多人都不知道”

网易娱乐:有评论觉得您的一些歌曲堪比周杰伦,您对这个评价是怎么看的?

左小祖咒:小周他跟我唱歌不是一回事吧?我觉得他的音乐做得也不错,但是我们好像都是咬字不大清楚的那种主儿,我觉得他们没有把我比成蒋大为、李双江就挺好。就是他们真能瞎比我也挺高兴。这个嘴也不长在我身上,就像我的牙肯定是我的牙,说你们代我吃一顿饭吧,那是不可能的,对吧。

网易娱乐:还有人评价您说,您在中国独立音乐界的地位堪比周杰伦在流行乐坛的地位,对这个评价您是怎么看的?

左小祖咒:这好像有点低了吧?因为我在中国音乐界的贡献和等等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在瞎说。真正知道的话,应该是要比这个厉害的,就像“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一样。当知道这座庙里的和尚是一个什么人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我曾经见过这个人,这个人不是那么回事,不像啊之类的。我可以说,在2005年我出了《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这张唱片之后,我可以什么唱片都不出,他们也会知道我对中国的音乐做了什么事。

实际上在独立音乐里面,他们更多的还是认为音乐自己发行,刻个盘一卖叫独立音乐,实际上真的不是那么回事。

独立音乐是一个有独特人格魅力的人,以独特的思想和独特的表述方式,通过这些东西,能够呈现出来。不管你有多么困难,都要去做这件事情。甚至像我刚才说的,如果大家都去做流行音乐,我可能就做别的。大家都去做这种独立音乐,我就可以免费发行。我可以卖衣服,可以在衣服里放一个什么东西,送给你。都可以。我觉得人都是赖以生存的,可能都是想让别人知道你,实现自己的价值。有的人可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吧,就觉得自己挺牛。

网易娱乐:您在做这张专辑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因为你毕竟走这种独立发行的道路?

左小祖咒:我这两年的困难比较少。我也不想去叫苦,因为对着大家说这个事的话,叫苦的话,可能会得来一些大家多买一些唱片,我不太喜欢看到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可以不买我的唱片。无所谓。

最困难的时候是在我出《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这张唱片的时候,也确实是感谢那些买我唱片的人。今天白拿我唱片的全是王八犊子(笑)。所以我故意愿意送他们的,哈哈。

他们那个时候确实也帮助了我。现在今天像我这个大灰狼一样的感谢他们。

网易娱乐:遇到了那些困难以后,有没有哪件事情可以影响到您的创作思路。就是这几年来看的话?

左小祖咒:说来可能他们不太相信,我是在90年代的10几年,我写了太多的作品,一直没有发表。我有很多的作品没有发表,我可以每天睡大觉,想什么时候出唱片就出唱片。我也可能什么时候一张都出都有可能。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非要比音乐重要的。我可以不做音乐,我可以吹牛,都可以。晒晒太阳,无所谓的。你知道我可以随时不干了,然后连宣布都不带宣布的。因为没有人在乎这些事,你以为你是谁呢?什么“复出歌坛”有时候我也在瞎掰,我说我又宣布我进入歌坛了,其实我有时候瞎说的。

但是公开场合,有时候不会说这些事,都是私下里说,私下里说,有人把我的话传出去。没有必要。音乐在这个世界上面,一直是一个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做,然后有人喜欢了,就喜欢了。

更多的人出来是经过商业包装的,我们做一些事情全是为性情而做。我可以瞎写的,其实我的歌全是瞎写的,我根本不是正常人他们说的。今天他们喜欢听的时候,其实他们是正常的,就是说我是正常的。以前他们觉得我不正常。

因为他们每天在说假话,可是当我唱的“说假话怎么会让我活下来”的时候,你觉得我是一个说假话的人吗?我的歌词里面。因为整天说假话的们,他就不能说真话了,他不能质问自己“我怎么每天说假话呢?”

因为说假话说多了,就很习惯了。

CX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