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团乐队:曾轶可人很真实 帮她就是帮自己

2010-01-12 11:33:49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旅行团乐队原本是一支安安静静做音乐的乐队,在摇滚和小众歌迷中小有名气,在Livehouse和音乐节上颇有观众缘。不过,今年以来,他们先后摊上了三大热点,于是知道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独家对话旅行团乐队:曾轶可人很真实 帮她就是帮自己】

旅行团写真
旅行团写真

旅行团写真
旅行团写真

网易娱乐1月12日报道 (采访/陈贤江)旅行团乐队原本是一支安安静静做音乐的乐队,在摇滚和小众歌迷中小有名气,在Livehouse和音乐节上颇有观众缘。不过,今年以来,他们先后摊上了三大热点,于是知道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先是炮轰高晓松的九零后在博客上贴了旅行团的CD照片,然后是他们的歌曲摇身一变成了《谭某某》,而最引人关注的则是他们不但是曾轶可的吉他老师,还参与了曾轶可新专辑的编曲,其中包括“话题歌曲”《狮子座》。从教曾轶可吉他到给《狮子座》编曲,旅行团可谓是跟曾轶可最近的人,那么他们心中的曾轶可是怎样一个歌手?而他们又是怎样一支乐队?带着这两个疑问,网易娱乐与旅行团乐队进行了对话。

黄子君:网易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吉他手子君。

孔阳:我是主唱孔阳。

网易娱乐:是什么机缘让你们给曾轶可新专辑编曲?

黄子君:作为一个新人,特别是一个创作型的新人,其实是特别需要帮助的。因为当初我们决定做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们刚入行的时候,前两年是比较希得到有一些行内人的帮助。但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我们现在已经发了自己的唱片,也入行四年了,所以想把很多经验传达给新人,让他们能够避免绕很多的弯路,就是想帮助一个真心做音乐的人,就这么简单而已。

网易娱乐:新编的《狮子座》与原来有很大的不同,是出于什么考虑?

黄子君:我们有跟她沟通,跟她聊,想要什么样的感觉。包括我们会给她建议,慢慢的碰,就把想法和画面碰出来。然后就去做。也没有考虑最后出来是怎么样,第一时间想做成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

孔阳:比如之前的口哨就是她要求加进去的,因为她写那首歌的时候,有一个背景,就是她走在晚上的一条小路上,吹着口哨。其实我们在后面的编曲里面加入了很多音色,就跟…

黄子君:天马行空的很多想法和东西。

孔阳:就是一块做。

黄子君:对,一块儿做音乐。

孔阳:一块儿去把一些不实际的东西加入到歌曲里面,这个挺有意思。

网易娱乐:你们眼中的曾轶可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孔阳:就是一个很大方,很直接。

黄子君:很纯粹。

孔阳:很懂礼貌的一个女孩。

黄子君:挺真实的,她就是说她想说,想表达的东西。其实全民都应该这样,而不是很被动的去听一些各类的音乐。我们帮助她其实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也是在帮助这个行业。因为我们本身除了给自己写歌,发专辑以外,也有帮别的艺人写一些歌。其实现在这个行业除了我们,也有很多人在写歌、卖歌。也有很多人自己买歌来唱。所以我们帮她也是希望杜绝这种现象,真的希望杜绝这种现象。不要再出现那种有人花钱买好歌来唱,就可以唱出名,但是其实他也不知道歌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是歌一出来,老百姓就觉得那个好,反而一些真实的东西大家都觉得不好了。也希望行内很多同样做这种事的人不要再做这种事了。我们愿意帮这样的人,可能很多人对她有很大的意见或者很多争议。我们要帮她就是像前面说的,帮她也是帮我们自己,也是帮这个行业。对于圈外人看来,可能觉得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必须要这样做,也呼吁行内大家还是要正确对待音乐这个东西。

网易娱乐:第一次听到曾轶可的音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孔阳:因为我们的老板是作为那一期的评委,然后就出现了包小柏的事情。所以这之后才开始真正关注她的歌曲。找了她之前所有比赛的歌,认真分析了一下,我们都觉得支持她没问题,而且我们也感觉到她歌曲里面所要表达的情绪,往后的比赛一直都非常支持她。

黄子君:之前确实是不认识她的,当公司找到我说有一个女孩叫曾轶可,我们也不认识,让我帮助一下她,说她想学吉他,我说好啊。后来可能说她在音乐上想跟你们合作一下,当时我还在想:不会又是那种来收歌的吧?花钱买歌然后出歌?后来说不是,她是自己的原创。那我们就关注了一下,觉得她里面很多的东西,首先,我们第一次听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而且其实当时不管有没有意思也决定一定要这样去做,要支持一下真正发自内心的东西。

网易娱乐:曾轶可找你们学吉他,她水平如何?

黄子君:还好,跟我们刚开始也差不多。她的风格属于典型的创作型、表达型的。她可能不会注意里面的很多技巧,怎么样把它弹得像花一样的那种,她还是纯粹的为了服务于她想表达的东西,这挺好的。当时觉得她特别像我们刚起步的状态。

孔阳:她其实学吉他只有半年的水平,但是她花了半年的时间,只用一、两个套路,就写出了十来首能够红遍全国的作品,这个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事。

网易娱乐:新专辑中的编曲比她自己原来的那种感觉华丽很多,你们怎么认为?

孔阳:就是先入为主,大家都喜欢听最原始“绵羊音”或者最粗糙的一些感觉,那个比赛的状态是非常好的,保住了她音乐最房间里面的那一面但是如果要做一张唱片,她脑子里面其实有更多想法,而且在编曲的时候,她会把她在房间里面想的所有想加进去的元素都加入到音乐里。所以后来这张专辑,大家听到的其实就是她。

黄子君:其实就是她想要的,而且在里面她改变了我们的一些想法,当然,我们也改变了她一些想法。当然,作为音乐这种东西,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大家碰撞的时候可以出很多火花,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我觉得这样做音乐非常好。有一些人可能花钱买一首歌来唱,其实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就是把一首歌做出来给你听,听了你就唱,然后跟你说唱了你会红。或者说接下去会怎么策划,去做,你就按照这样去做就行了。完全没有想法,这样的歌手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们要帮助曾轶可这样的人,也是帮助我们自己这个行业。

网易娱乐:高晓松对你们的编曲有没有要求?

黄子君:没有,他不会特别要求,他其实特别尊重音乐。他就说你们先跟曾轶可去碰,把想法理出来,我们大概会出一个根基的东西,然后他会告诉我们,这样的东西怎么样做才能达到极致,能够做到最好。所以其实做得还挺开心的,挺自由,挺好玩的。

孔阳:这张唱片曾轶可自己拿主意的地方非常多。至少在我们制作的三首歌里面她拿出了很多想法。

网易娱乐:介绍一下你们旅行团乐队的出道历程吧?

孔阳:我们是在99年就开始扛起乐器了。

黄子君:那时候还在上学。

网易娱乐:在柳州?

孔阳:对。

黄子君:还在老家,还没有来北京。

孔阳:那时候都在读书,都是拿出星期六、星期天排练。平时上课的时候,不感兴趣的课就拿来写歌。

黄子君:当然,其中也有很多变化,99年的时候我们还没认识呢。但当时每一个圈都会有一个圈子的伙伴,所以乐队这个圈其实有很多人都在弄,当时我有一个乐队,他有另外一个乐队,贝司以前也有一个乐队。

孔阳:相当于旅行团之前是三个乐队的“剩男”。

网易娱乐:都是柳州人?

孔阳:对。我们05年来到北京就签约了现在的唱片公司,因为当时没有鼓手,就在网上很有缘份的就招入了我们现在的鼓手段然。

黄子君:应该是06年吧?

孔阳:对。

黄子君:所以前面提到我们05和06年这两年,就是刚来到北京的时候几乎等于荒废了。

孔阳:其实就是学习。

黄子君:对,带了很多作品,和自己特别想发一张唱片的理想来到这里,但是发现有那么一点无助的感觉。当时是觉得特别迫切想赶紧出来,但是又出不来。

孔阳:其实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

黄子君:对,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对我们很有帮助。

孔阳:从心智到任何方面(都有帮助)。

网易娱乐:你们当时跟摩登天空的签约是什么机缘?

孔阳:缘份,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

黄子君:对,当时我们也是毫无计划,只是大家都毕业了,就把我们自己的小样整理的一些作品都拿出来,也去了很多公司,导演都没什么理会。但是后来也是因为摩登天空自己本来的音乐取向还有模式,也觉得我们的音乐还挺有特点,挺独立,挺有意思的。所以当时经过短暂的沟通之后,就决定达成一个合作的关系。这样我们才决定来到北京,加入摩登天空。

孔阳:录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因为条件达不到,所以很多东西都没录进去。最重要的是鼓都没有实现。感觉听上去第一耳是一个民谣乐队,很清新的一个乐队。

黄子君:对,很简单的,一个箱琴,加一个小电子琴就录了很多歌。

网易娱乐:你们的曲风很英伦,你们怎么看?

黄子君:应该是吧。

孔阳:就是对六、七十年代的那种音乐特别向往。受那种音乐的启发很大。因为那时候,那些乐队做的东西或者作品都是很纯粹的,非常根源。

网易娱乐:对你们的影响最大的乐队是哪支?

黄子君:披头士。

孔阳:对,披头士。

黄子君:初中吧。

孔阳:初二,其实小时候我爸爸的CD柜里面就有他们的唱片,直到我初二的时候才翻出来,小时候有听过,但是不太有印象了。

黄子君:对,没有去研究,但是肯定有听过。

孔阳:就是有潜意识的影响,吸引你。等到你价值观跟很多,就是你在成长的那段时间里特别吸引你。因为刚开始我们做的最多的作业就是“扒歌”。但是因为人特别懒,不肯去练那些技术,就开始用自己学会的套路自己写歌。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自己写歌了。但是在模仿方面,可能都是在受他们歌词或者生活态度的一些影响。

网易娱乐:什么时候开始转变成现在曲风风格?

孔阳: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气场,我们当时在南方可能做的音乐就显得更加的细腻,或者更加潮湿。

黄子君:对,更加湿润。

孔阳:但是来了北京之后。

黄子君:更直接一些。

孔阳:对,更开放一些。

黄子君:但不过这其实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方向,我们也没有注重风格到底要怎么样的,也是很随缘、很随机的。

孔阳:随着我们的阅历还有各方面的成长,成熟。

网易娱乐:做乐队以来,让你们坚持下去的信条是什么?

黄子君: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一直觉得我们的运气挺好的,真的,我们每一步都是运气,其是有很多都是在计划之外达到的效果。如果说得很细的话,其实也挺艰辛、挺辛苦,就是从那边过来一步一步爬的感觉。

孔阳:天道酬勤,我们很相信这一点,所以我们在做事的方式跟态度上都会更积极。

黄子君:相信努力,然后等待命运。但是其实在爬的那个过程也挺辛苦的。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注意的话,在这种往上爬的过程当中很容易会偏,很容易会想一些怪的路或者状态,就看怎么样能保持住那种特别真实的感觉。

孔阳:很多独立音乐人可能都没有一个平台,或者被主流媒体、音乐圈子排斥。这些年越来越感觉是大家都在共有一个平台。

黄子君:对,现在独立摇滚这种音乐,你看现在网易都会来采访我们这样的乐队了,所以肯定是往好的方向去了。还有一个是我们很坚信的一点,无论各行各业,如果说做音乐难,你做别的也会很难。哪怕你做饮食也好,做旅游也好,做银行的,做各行各业的,只要你觉得难,做什么都难。只要有信心做,你觉得你想做,什么都能做,应该是这样。

网易娱乐:是什么因素让你们保持旺盛的创造力写歌?

黄子君:是因为我觉得做音乐必须要这样做。哪怕是为了财源或者为了一些你想做的事情,你也要去做。因为如果你什么都不去做,怎么会有音乐呢?音乐本来就是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比如说今天我做了饮食,明天我们去打打台球,后天我们去打打游戏、旅旅游,或者做什么都好,你生活里面要有很多阅历,要做很多事情,音乐里面才能表达出你最近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孔阳:才有足够的存在感。

黄子君:像我们做音乐不会说,我们要不要写一首水的歌,写一首来电的歌,温柔的歌。

孔阳:也不用去买歌。

黄子君:对。演出要怎么样,我们没有那样。比如说我今天状态是这样的,那今天就写这样的歌。明天是那样的,就写那样的歌。每隔一段时间,每个月我们会回头经常交流。我会经常去他家玩,他会来我家,我们也会去韦伟家。就是乐手我们会每一段时间出来吃顿饭,聚一聚,就会问一下,你最近有什么作品?他可能会说,我昨天去了某某夜店,那里的妞儿真不错。我前天又去了那儿,原来是这样的?我写了一个动机给你们听听,哇,不错。就是这样大家互相碰撞、互相交流。然后在排练室的时候,大家就会把这些内容拿出来做。

孔阳:不过来北京那么久,还真的没去过夜店。

黄子君:其实也不是为了真实,就是觉得有意思。比如网易今天来采访我们,我觉得挺有意思,问的问题也挺有意思的,可能我会记录这个事情。当创作的时候,觉得这样一个题材能用的时候,就拿出来,挺好的。

网易娱乐:介绍下你们的第二张专辑的情况吧?


黄子君:先说说这个吧,这张是我们09年4月17发的一个EP,里面有三个歌记录是08年的一些我们心里的东西。里面有一个《等你吃饭》。因为在08年大家也知道,金融危机嘛。

孔阳:还有很多灾难、天灾人祸。记录一些那时候的感觉。很多人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恰巧觉得非常的孤单。

黄子君:《等你吃饭》我们突出的是一个“等”。因为吃饭是一个人每天都必须做的事情,因为去年是特别特殊的一年,很多人想和自己希望一起吃饭的人,可能永远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了。所以这样一首歌也是记录了去年的这样一些事。

孔阳:吃饭已经变成了非常奢侈的一个想法。这里面还有一个《悠长假期》英文版叫(18:16)那首歌就是我们01年的时候创作的,就是记录那时候很青春的一段时间。

黄子君:非常欣慰的是,听这张专辑的人他们会自己定义,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或者状况下听这些歌。比如他们觉得我旅游的时候听比较好,开车的时候听比较好,睡觉的时候听比较好。这些都是我们没有推荐让他们这样去听的。所以他们自己听了之后,能把自己融入到歌里面,这样我们还是挺高兴的。

孔阳:而且我们在唱片里面还附送了两首《等你吃饭》和《悠长假期》的纯伴奏。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去香港演出的时候,有一个香港的歌迷就递给我们一个他自己根据伴奏写出的一首《等你吃饭》。非常感动,他自己重新填词。

黄子君:写了广东话的歌词,自己重新录制,自己唱。我们一听就非常惊喜。

孔阳:对,非常鼓励像他这样的朋友。

黄子君:对,其实大家都是音乐人,大家在听音乐的时候,也可以一起讨论,或者一起参与到创作的状态,挺有意思的。

孔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刚好这张专辑里面有一首粤语歌,我们第一次尝试用粤语演唱,叫《Oh My Story》,就是我的故事。这首歌的意义就在于能够给每个人的生活里面添加彩头。这个挺重要的。

CX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内向的人为何更容易成功?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