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宏声旧爱伍宇娟:单身妈妈与“精品儿子”

1278334500000 来源: 新民晚报 0人参与

贾宏声旧爱伍宇娟:单身妈妈与“精品儿子”

伍宇娟(右)

贾宏声旧爱伍宇娟:单身妈妈与“精品儿子”

伍宇娟

她是家喻户晓的实力派演员,曾主演《香魂女》《雪山飞狐》(聂远版黄日华版孟飞版)等影视剧,获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文化部“优秀表演”奖等多项大奖。当年,忍痛与丈夫分手后,为了不让儿子幼小的心灵遭受创伤,她无奈当起了儿子的“姨妈”。以女性的智慧与隐忍,给了单亲儿子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遭遇无法预测的意外

伍宇娟出身工人家庭。她的童年饱受艰辛,1979年,14岁的伍宇娟加入耒阳花鼓戏团,从此跟着戏团背着被子游走各地。就在她主演《杨三姐告状》成为戏团顶梁柱时,1985年花鼓戏剧团宣告解散,无戏可唱的伍宇娟随后被分配到一家酿酒厂当工人。还没来得及报到,命运垂降给了她一个惊喜:阴错阳差地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

恋爱中的男主角出现了,白马王子便是当年颇有潜质的影坛英俊小生贾宏声。贾宏声和伍宇娟是中戏同学。伍宇娟坦诚地告诉贾宏声说,她是一个比较传统、保守的女孩子,追求那种“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感情,为了家庭幸福,她宁可放弃自己的事业。这对影坛情侣的热恋得到了圈内外的祝福。

沉醉在爱情中的伍宇娟没有想到的是:痴情相爱的男友贾宏声染上了毒瘾!一夜之间,全国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了这一丑闻。伍宇娟的精神几近崩溃。

原来,那时的贾宏声疯狂喜爱上了摇滚乐,视约翰列农为精神之父,但同时,他也接触了并非这些先锋艺术家精神内核的附属物 大麻和软性毒品。伍宇娟从此开始了用爱情拯救男友的艰难之旅。她运用药品治疗、精神鼓励、情感安慰等各种办法,甚至跪在地上哀求男友戒毒。贾宏声远在东北的父母提前退休,将家搬到北京,也全力以赴相助展开亲情拯救。然而,毒瘾对身体和精神的腐蚀力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贾宏声变得性格极端、偏执、疯狂和歇斯底里。伍宇娟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最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1994年10月,伍宇娟挥泪斩情丝,离开了贾宏声。

忍痛做了四年半“姨妈”

两个月后,伍宇娟赴美参加文化交流活动时,结识了美籍华人李慕华。李祖籍上海,在洛杉矶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李慕华不仅高大英俊,且性格活泼开朗,言谈风趣幽默,给伍宇娟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李慕华对伍宇娟展开了热烈追求。

1995年春,伍宇娟回湖南耒阳看望父母,李慕华陪同前往。见伍宇娟家乡的一所小学十分破旧,孩子们冻得瑟瑟发抖,李慕华当即捐款15万元在当地修建了一所新学校。这一善举感染了伍宇娟和伍家父母,他们一致认定李慕华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半年后,伍宇娟与李慕华在北京登记结婚。

1997年8月,伍宇娟生下儿子“嘛香”。然而,嘛香出生不久,演艺圈谣言四起,说他是贾宏声的私生子;伍宇娟匆忙与李慕华结婚,就是为了替孩子找个“顶缸”父亲。

李慕华乱了方寸,刺耳的风言风语和别人的怪异眼神让他失去了学者的冷静。此外,两人的生活习惯和处世方式都因为东西方差异而不合拍。1999年1月,伍宇娟与李慕华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当李慕华拎着行李箱出门时,儿子晶亮的眸子随他的身影移动,奶声奶气地问:“爸爸,你去哪儿?”李慕华回头凄然一笑。小嘛香蹒跚着走过去,抓住他的衣角不撒手,酸楚的一幕让伍宇娟潸然落泪。

伍宇娟知道,自己选择了做单亲妈妈,就选择了艰辛。山一样的债务,独自抚养孩子的艰难,对她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与李慕华分手不久,伍宇娟将父母从湖南耒阳接到北京,帮她照看孩子,自己则开始了艰辛的拍戏还债之旅。

伍家父母虽然才60多岁,但身体都不太好,看着本该安享晚年的父母还要日夜为外孙操劳,伍宇娟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这种情况下,伍宇娟与远在长沙中医院工作的妹妹伍宇虹商量,希望父母能带着小嘛香去他们那里住。这样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可以互相照应。妹妹妹夫爽快地同意了。

妹妹妹夫十分喜欢小嘛香。伍宇娟返回北京时,和儿子依依不舍。妹妹安慰她:“姐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这年10月,伍宇娟去妹妹家看望儿子。半年不见,儿子长高了,戴着俏皮的鸭舌帽、穿着牛仔衣裤和旅游鞋。伍宇娟老远就向儿子招手:“嘛香,妈妈看你来了。”儿子看了她一眼却不理睬,伍宇娟伸手想搂他,他却像条泥鳅一样“哧溜”一下躲到了姨父背后,说:“爸爸,我要吃蛋筒。”伍宇虹把蛋筒递给他,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对姨妈说:“妈妈,我吃完这个还要吃。”伍宇娟好奇地走过去问儿子:“嘛香,我是谁呀?”嘛香竟说:“你是阿姨。”

看得出来,妹夫妹妹给了儿子浓浓的父爱和母爱,否则儿子不会叫他们“爸爸、妈妈”。然而儿子对自己如此陌生,伍宇娟心里酸楚。

当晚,伍宇娟彻夜难眠。一番挣扎后,她做出了一个痛心而又无奈的决定。伍宇娟将妹妹妹夫约到书房,跟他们商量:“为了嘛香的健康成长,希望你们能够在名义上做他的爸爸妈妈。让他叫我姨妈,等他懂事了,再把真相告诉他。”

妹妹妹夫感念伍宇娟的良苦用心,答应了她的请求。就这样,伍宇娟变成了儿子的大姨。一直到嘛香4岁半,该上幼儿园时,伍宇娟才把父母和儿子接到北京。才过了一个星期,孩子吵着要回长沙找“爸爸妈妈”。为了拴住他,伍宇娟给小嘛香置办了全套溜冰服,办了一张溜冰卡。

单亲妈妈的良苦用心

嘛香圆圆的脑袋,胖乎乎的脸蛋,乌溜溜的黑眼珠,长得虎头虎脑,但却胆小、性格内向。生活的阅历让伍宇娟明白:无论平民还是明星,人生中都隐藏着许许多多无法预测的意外,只有将孩子打造成勇敢的男子汉,才能使他在成长的道路上勇于面对意外。

2001年4月,她将嘛香送到少年宫举办的幼儿武术培训班。练武很辛苦,嘛香常常摔得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伍宇娟一边给儿子擦抹药水,一边跷起大拇指称赞他“你真棒!”受到妈妈表扬的嘛香信心陡增,忍痛给妈妈来个现场“腾空”表演,一招一式像模像样。久而久之,嘛香胆子越来越大。有一次在院子里散步看见一条小花狗,伍宇娟故意装着被“吓”得直往后退,嘛香挺身而出,一边用脚踢小狗,一边说:“妈妈,别怕,有我保护你。”儿子“英雄救母”的壮举让伍宇娟掩面窃笑。

伍宇娟担心自己给儿子染上过多的“脂粉气”,她便经常带着儿子参加男同事组织的垂钓、篮球、足球等各种聚会活动,让嘛香感受男子汉勇于挑战、不甘示弱的品质。伍宇娟又从北京师范大学专门请了一位男生做家教,她不要求男生教孩子文化知识,只要求他“陪玩”。

为了培养孩子的野性,她让家教男生带着小嘛香登山、爬树。一次,因在爬树中擦破了手皮而流血,可怜巴巴的嘛香向妈妈求助。伍宇娟说:“你是男孩子,出了事自己想办法吧。”于是嘛香翻箱倒柜找到云南白药,自己涂在伤口处,伍宇娟会心地笑了。

一天,伍宇娟要嘛香下楼去买盐。走在街上,一位中年妇女拦住他:“小朋友,前边有个儿童乐园,好多小朋友在滑旱冰、坐碰碰车,我带你去玩吧。”嘛香盯着她说:“我不认识你。”中年妇女告诉他:“我就住在你家楼下,我跟你妈妈很熟。”嘛香说:“那我打电话问问妈妈,看她是否认识你。”说着,嘛香跑到电话亭,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伍宇娟着急地说:“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儿子放下电话,大声说::“你是坏人,我要打110报警。”那中年妇女吓得一溜烟跑了。谁知道,这都是伍宇娟为了考察儿子应对“意外”能力而精心安排的一次“实战演习”,那中年妇女是她的朋友。

有一天,伍宇娟在中戏的同班同学史可来她家做客。两个老同学在客厅里说着悄悄话,史可劝她:“你怎么还不找对象一个人过太苦了!趁年轻赶紧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伍宇娟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不愿意找对象,我只是担心亏待了孩子。我没能给嘛香一个完整的家,如果再让他受继父的虐待,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在房间里写作业的嘛香听得一清二楚,他满眼含泪走到母亲面前,说:“妈妈,你找个爱你的人吧。我这么大了,别人欺负不了我。你找对象时,我去给你当参谋,我会分辨好人坏人,帮你把关。”儿子稚气的话语把伍宇娟逗笑了,尽管笑中带泪。她想,既然孩子这么懂事,她不妨考虑考虑,便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说:“谢谢你,我的乖儿子!”王爱玲/文

缃戝弸璺熻创

浜鸿窡璐达紝浜哄弬涓
璺熻创
鐑棬 鏈鏂
鏆傛棤鏁版嵁
姝e湪杞藉叆...
宸叉棤鏇村鏁版嵁
鍐欒窡璐
{{threadInfo.joinCount}}
鍙栨秷 鍙戝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