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健回望闯荡歌坛20余载 坦言妒忌新生代歌手

2010-09-01 13:48:13 来源: 南都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周华健,从默默无闻逐渐成长为台湾及亚洲华语流行乐坛的天王巨星,至今已发行音乐专辑逾40张,累计销量过数千万。2009年靠着“纵贯线”的成功为复出无力的老歌手挽回了三分薄面。目前更为自己的巡回演唱会蓄势待发……

周华健。
周华健忙于准备个人演唱会。

周华健的作品跟家人有关,他的家庭也成为他最好的一部作品。
周华健的作品跟家人有关,他的家庭也成为他最好的一部作品。

20多年的出道经历,让周华健的专辑已经多达40张。
20多年的出道经历,让周华健的专辑已经多达40张。

南都周刊9月1日报道 台湾著名创作歌手、音乐人。1979年赴台湾求学,1986年加盟滚石唱片公司,逐渐成长为台湾及亚洲华语流行乐坛的天王巨星,至今已发行音乐专辑逾40张,累计销量过数千万。获得“阳光游子、“国民歌王”、“天王杀手”等美誉,是20世纪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华人歌手之一。

香港有四大天王,台湾人也不甘寂寞地表彰出了“台湾的四大天王”。即:王杰、周华健、齐秦和童安格。作为其中一员的周华健,虽然创作才华平平,但其极具辨识度的嗓音,旋律朗朗上口的音乐作品和多年来乐观、积极的形象却十分讨好。虽然近些年来在新人辈出的乐坛中,稍显落寞,但却一直不曾停歇。2009年靠着“纵贯线”的成功为复出无力的老歌手挽回了三分薄面。目前更为自己“花的拼图”巡回演唱会蓄势待发……那种源源不断涌出的热情和力量,绝不仅仅是追忆和余辉而已……

歌里的故事

“后来很多广告歌都红了,我才猛然醒觉:原来我是这样子类型的歌手”

周华健以广告歌起家,因其阳光、健康、积极向上的形象及曲风,而被冠以“阳光游子”的称号。《风雨无阻》、《爱相随》、《花心》、《亲亲我的宝贝》等无数歌曲被人传唱至今。出道二十年,唱尽了人生甜苦,每一首歌曲都是生活细枝末节的记忆。包括甜蜜的、感动的、失落的,还有彻悟的……

南都娱乐:你出道的时候就被人冠以“阳光游子”的称号,且这么多年来不管是歌词还是曲风都是比较积极乐观的,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周华健: 没有。我原来在制作部学做唱片,那个时候还没有毕业,因缘巧合就出唱片了。那时候我唱了好多广告歌,广告一定需要一个很正面的形象、很阳光的声音嘛。后来很多广告歌都红了,什么“阳光游子”、“维他命C”的称号都出来了,我才猛然醒觉:原来我是这样子类型的歌手!这样的声音是我的个性、血型、星座总和起来的一种呈现吧。

南都娱乐:这么多广告歌,影响最大的还是雷诺汽车的广告曲吧?

周华健:那天我大迟到,一到录音室陈扬和齐豫都在等我,这首歌是齐豫推荐我唱的。当天我唱到凌晨三点才结束。刚听到这首歌的旋律我就知道,这首歌对我很重要。那时候我家还没电视,我只能在面摊的电视里看。广告播出后,很多人在猜测这个声音到底是谁,有猜是杨烈的,有猜是费翔的……这首歌就是我在滚石发行的第一张唱片《心的方向》的同名主打歌。

南都娱乐: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你还能想起你当初写《亲亲我的宝贝》的心情吗?

周华健:我跟他好像在早一些的时候有聊过,他在小时候并不知道其实别的小孩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歌的。大概到了12岁,准备要进中学的时候,他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首歌。知道以后,他开始慢慢会讨厌,觉得好肉麻、好恶心,他会想因为邻居、朋友、同学都唱这首歌,这是什么原因?真的恶到爆。我儿子现在20岁,我写这个歌已经20年了,我入行已经二十几年。这首歌随时都在提醒我的年龄,想年轻一点都不行。

南都娱乐:不久前采访齐秦,他说自己不喜欢《大约在冬季》这首歌,但每次走穴都得唱。你呢?现在对《花心》是不是也会产生同样的厌恶感?

周华健: 《花心》倒没有,但是曾经有段时间我希望不要再唱《让我欢喜让我忧》了,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不同年龄,《让我欢喜让我忧》的歌词唱起来是不一样的。“你这样一个女人”,在20几岁唱的时候、30几岁唱的时候、40几岁唱的时候理解都是不一样的。当我发现它不一样的时候,我才知道好玩的地方在哪里。我在享受每一次演唱这些歌的时候带给我的不同感受。

南都娱乐:和你差不多同时期的一些老歌手的复出之路似乎走得很艰难,比如前段时间的辛晓琪、潘越云,据说她们的演唱会预售票卖得不好,所以取消了。但是你一路走来好像还蛮幸运的。

周华健:当然,我很幸运,但是我也遇到过低潮期。我爸爸离世、妈妈中风,还有些音乐上的挚友英年早逝;当我快四十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并不健康;2000年的时候嘛,因为我哥哥的关系,还有官司缠身……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当我遇到这些状况的时候,我开始思索和调整。慢慢变得不再为凑齐十首歌去写歌、不再去抢排行榜的前几名,我不会一直去问唱片的销售怎么样……我开始真正享受在台上唱歌,以前从来就没享受过。

南都娱乐:年轻歌手的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时候,有没有产生危机感?心里面有没有对时光流逝的一种恐惧感?

周华健:肯定有,新的人要出来,新的风格要出来,这是必然的嘛。步入中年,我不习惯,有新的歌手出现其实我也不习惯。妒忌,在那个时候体会更深的,但我必须学会接纳这些东西。慢慢累积起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有的经验他们是没有的,我可以享受我的音乐、享受我的生命,他们还不到时候,呵呵。

在香港迷失

“‘天王杀手’的称号让我在香港很难交到朋友”

周华健最低潮的时期,却也是辉煌的巅峰。和许多怀揣着梦想的台湾音乐人一样,周华健于1994年正式入港发展。当年,周华健凭着意境悠远、嘹亮悦耳的声音横扫香港乐坛,成了四大天王鼎盛时期台湾歌坛的顶梁柱。声音极富磁性,意境悠远,嘹亮悦耳,一尘不染,他并被媒体封为“天王杀手”,广泛流传。“四大天王”是香港四大颁奖礼商业操作的产物,而“天王杀手”的称号,却着着实实给了固步自封的香港乐坛一次迎头痛击。

南都娱乐:你在香港发展那一段时间,一年要出四五张唱片。这一阶段你会觉得厌烦吗?

周华健:我在香港发展八年,有两年都是五张唱片。其他几年都是两张以上。很可怕,后来我几乎要看心理医生了。香港的通告是排不完的,每个礼拜有劲歌金曲,你要上榜嘛,要上榜,就一定要去做节目。如果不去呢,是不会上榜的。在那边发专辑,颁奖典礼是一定要参加的。

南都娱乐:很多台湾歌手到香港似乎都不习惯,所以后来也就都纷纷退出这个市场了,是一种被掏空的感觉吗?

周华健:刚开始还是很新鲜的,你没去之前,想象着自己出现在那些八卦杂志里面啦,走上红地毯啦,有客串电影的机会啦,花枝招展、灯红酒绿的,挺新鲜的。结果去了以后,拍完写真,自己看起来都觉得恶心。后来做过以后你就够了,这个事情够了。你可以让我找回自我吗?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每个礼拜都有首映典礼,每个礼拜都有红地毯,每个礼拜都有什么展示会,每天都有,不停的。电视节目录完了以后录电台节目,录不完的,真的……香港的节奏、步骤和生活方式,我都不喜欢。

南都娱乐:那段时间从台湾过去发展的歌手似乎都很火,把香港歌手的饭碗都抢了一半。

周华健:所谓是天一半地一半嘛。因为那时候四大天王盘踞了香港的市场,所以很多歌手都在等待着一个突破的契机。其实原来香港歌坛很多巨星,都是独当一面的,谭咏麟、张国荣、许冠杰、罗文,香港原来都是,一个人撑起一个大场面。突然,有一些说不拿奖了,有一些退休了不唱了,商业电台就想把四个年轻的歌手聚在一块,比如说颁奖典礼的时候有四方的人马来参加,甚至他们有互相的刺激,互相竞争,新闻不就有了吗?话题也有了。就弄出了四大天王。那四大天王之后呢,就有很多其他歌手都很努力想要成为五大天王。可是你有五大天王,自然有六、七、八、九、十,所以一直不行。那个时候很可惜的,很多香港很有潜力的歌手,其实已经攀到边上,始终没法归进去就一直脱队。反而莫名其妙来了一个台湾来的,就是我,还取得了不错的成就。比如说我去机场,飞机从台北起飞在香港降落的时候,公司要找十个大汉来接我的,怕谁谁的歌迷会来骚扰。那个时候是这样的局面的,呵呵。

南都娱乐:难怪有媒体说你是“天王杀手”。

周华健: “天王杀手”是香港一本杂志写的。我记得那篇文章我有看,它只是一篇短短的而已,杂志的半版。上面说从翻版市场跟正版市场当时我都卖得很好,尤其是刚好四大天王有出唱片,我都超过了他们。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越用越多。那本杂志也不是很有名的杂志。我当时还偷偷地高兴了一下下,后来用久了以后发现有问题了,不好交朋友了。

南都娱乐:在香港遭到排挤?

周华健:我在香港碰到四大天王的时候都很尴尬。就算人家没什么,但是我都会比较介意,就像我心里有鬼似的,所以去跟公司商量才延伸出“国民歌王”的称号……

滚石情深

“我一辈子只属于一个唱片公司,这不是很好玩的事情吗”

25年前的周华健在民歌西餐厅驻唱,经过李宗盛的引荐入滚石做助理。谁能想到这个最初跑跑腿的小弟,却成了滚石历史上发行唱片数量和销量最多的“国民歌王”?虽然如今,那个在曾经“我在滚石,我很重要”的小黄标映照下的焕发着人文光彩的好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但植根于周华健心中的滚石情结,却不是时间能够将之消失殆尽的。

南都娱乐: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离开滚石,和滚石一定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周华健: 在过去的30年流行音乐史上,滚石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篇章。经常有传滚石遇到什么危机了、快结束了、快倒闭了,但是现在,滚石依然存在。到目前为止我最佩服的音乐人,就是滚石的老板段钟潭。我要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他了,有着那么坚毅的精神。我记得有一次他对我说:“华健你为什么最近很少写歌啊?”因为有一段时间是一个礼拜要写三四首新歌,很痛苦,你不知道我整个人真的是心力交瘁。我不想再过回那个日子。他说:“华健,我都没有喊累,你凭什么喊累。我以前有钱的时候我就做音乐,我今天没有钱的时候我还在做音乐。我从来就不是为了什么回报地做音乐。”我很感动。滚石在我心中就是一种精神支柱。

南都娱乐: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滚石?以你在歌坛地位,随便去一个公司都不成问题的吧?

周华健:从来没想过。我有想过滚石如果结束的话我怎么办,我没想出答案。其实滚石遇见的困扰,是所有唱片公司都会面临的。这是一个音乐大环境的问题,所以去到哪家公司其实都是一样。我一辈子只属于一个唱片公司,这不是很好玩的事情吗?我觉得很骄傲。

南都娱乐:滚石有一句很出名的标语,就是“我在滚石,我很重要”。你对这句话,有什么更加深刻的理解吗?

周华健:当年的滚石就拥有一个这样强大的气场和氛围。大家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公司会办很多活动,比如“快乐天堂”演唱会、“闹日滚滚”演唱会,从12月31号的晚上八点开始,每个歌手来唱几首歌,唱到凌晨十二点,然后一起倒数过新年。同事之间都相互认识,也互相帮助,定期会举行很多聚会,很多开心快乐的时光。

南都娱乐:在滚石你和李宗盛的渊源算是最深的吧?

周华健:我和他认识很早,在民歌餐厅驻唱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是他介绍我进滚石的。不过,却阴差阳错地成了滚石的助理。那时候才知道他在滚石没什么“地位”,呵呵。不过在音乐上,我曾经有模仿李宗盛做唱片写歌的方式。不过是在初期,后来才找到了自己的感觉。

南都娱乐:2008年,几个滚石的老员工,组了“纵贯线”,成立的初衷只是想出一张唱片,却没想到会成为一个很成功的营销模式?

周华健:对,因为我们对现在的歌坛很不满,我们觉得需要做一些什么,所以便有出唱片的想法。然后我们的原意是说,一块在录音室写写歌什么的,但后来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时间,时间全部被宣传所占据。后来都疲乏了。如果我们唱40场的话,我们等于去了80次,每个地方去两次。还飞到新马,飞到美加去,几个人加起来都超过两百岁了,挺累人的。

南都娱乐:但是收获也颇丰吧?

周华健:从我的角度来看,另外三个都是我很佩服的音乐人,能一起写歌当然很好啦。其实我们的确有一阵子是很被摆在一边,人家不理我们。因为现在都是听年轻人的歌。而且时间越长,你就越资深,就越老嘛,有种被遗忘的感觉。所以自然产生了失落感吧。但是“纵贯线”出来以后,我们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

南都娱乐:你怎么看待那些竞相效仿的后来者?

周华健:我们做了一个模板给后面的人看。所以绝对欢迎。

记者手记 :很好脾气

周华健很健谈。之前就有其他记者说过了,在纵贯线里的几个老男人中,他是最絮叨的一个。但也是最有亲和力的一个。在采访他的前一天晚上,他的助理来我家串门儿,聊到了华健,哥们儿用一句话概括——老好人一个。果不其然,第二天,这一点就得到了证实。在采访完之后,他笑容满面地满足我和另外一个记者轮番合照的要求,并在我们的矫情下毫无怨言地任我们摆布了几次后立刻健步如飞、刻不容缓地飞奔入厕……

guowei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知乎英语大牛:谁说裸考不能过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