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在路上”太原进行商演实验

2010-11-03 14:58:09 来源: 网易娱乐
0
分享到:
T + -
全国巡演22场之后,10月31日下午在太原演出的“民谣在路上”比以往略显低调。卢中强在接受专访时说,看到太原商业演出市场悲凉一面的同时,他仍对中国二、三线城市音乐市场潜力表示乐观。在包括太原在内的二、三线城市巡演,“民谣在路上”被赋予了商演实验的意义。

山西商报11月2日报道 全国巡演22场之后,10月31日下午在太原演出的“民谣在路上”比以往略显低调。尽管此次阵容囊括了老狼、张行、沈庆、川子,但这场“非正式”的“民谣在路上”巡演并未对外公开售票。“十三月”唱片老板、著名音乐人、“民谣在路上”发起人之一卢中强告诉记者,“如果明年1月在太原的演出能够定下来的话,这场我想把校园民谣做透,除了一直跟着的山人乐队,到时候老狼、叶蓓、沈庆可能都会来,或许我们还会邀请到李健。”

从今年4月23日北京首演一路走来,被打上“民谣复兴”符号的“民谣在路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人气。卢中强认为,摒弃了酒吧巡演模式的“民谣在路上”,通过内容+渠道做了一个性价比不错的节目,一直跟着的民谣艺术家们也开始“奔小康”了。

卢中强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看到太原商业演出市场悲凉一面的同时,他仍对中国二、三线城市的音乐市场潜力表示乐观。从某种意义而言,在包括太原在内的二、三线城市巡演,“民谣在路上”被赋予了商演实验的意义。

太原站巡演将会是经典案例

10月30日下午,张行在北京工体开个唱的原班人马,全部移师太原。

一开始,太原当地的运作方山西音乐广播打算使用自己的音乐设备。但连个监听音响甚至都没能找到,卢中强坚决不干。“这次我们能带自己的乐队来现场演出,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突破。”

“民谣在路上”太原站的筹划,从4月23日北京首演时就开始了。当时,山西音乐广播的负责人去北京看了首演,感觉形式挺好,后来就开始与“十三月”唱片正式接洽。

10月31日的“非公开”演出,算是为明年1月份“民谣在路上”太原站的一个前期预热,如果能够确定下来,那将是一场有六七个乐队组演出、5000名观众参与的大型巡演。“如果11月20日之前能够定下来,就还有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在太原这一站,我们希望把互动做得更好,这方面主要依靠新浪微博,另外还将通过MySpace做一些更加精准的投放。所以我相信包括在视频、互动、曲目编排,甚至舞美整个环节上,我们能够在太原站作出一个经典的案例。”卢中强说。

作为巡演的一个亮点,“民谣在路上”一路上也发掘了一些新人并让其加入演出,比如上海巡演时的“琴侠”周朝、长沙演出时的刘彩星、杭州的朱七,几乎每一站都会找到一个新人,但在太原,卢中强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太原商演市场挺悲凉的” 

卢中强前前后后3次到过太原。接触太原音乐市场后,卢中强用“悲凉”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事实上,包括太原市在内的多数二、三线城市,原创音乐市场基本都是空白,商演环境也不太好。  

在刚开始商谈“民谣在路上”明年1月在太原巡演时,卢中强就被太原体育馆30万元的治安费震住了,这个价钱相当于在北京工体举办一场演出的治安费用。“大家都怕出事儿,所以就把门槛提得很高。”卢中强表示,这点他可以理解,但这类门槛对文化发展有很大的杀伤力。  

太原这样一个城市所表现出来的问题,在全国其实是一个共性的问题。“商业演出真正成熟的也就是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这几个一线城市。”卢中强说,一路走下来,他们也对二线城市作了评估,相对好一些的,杭州算是一个。除此之外,其他二、三线城市的商业演出都是很艰难的。  

“所以我们这一次也是在做尝试。包括在‘豆瓣’等各种新载体上,民谣近几年喊得很厉害,在一些城市,随着LIVEHOUSE、音乐节的增加,民谣也开始变得活跃起来,那么它在商业上的盈利模式在哪儿?除了那些一线大城市,它在其他城市的生命力有多强?这也是我们通过巡演正在进行的一项市场调研工作。”  

“现在有一个新说法叫‘逃离北上广’,生活压力和就业压力增加,使更多的人回到二、三线城市,但是让他们感到苦恼的是,一些爱好和兴趣在二、三线城市找不到落脚点。”卢中强表示,他太原没有看到真正翻唱民谣的酒吧,更多的是慢摇吧、夜总会和歌城。  

“在‘豆瓣’上活跃的人群,其实太原也有很多,大家也愿意私底下活动起来,找场地做一些主题活动。我相信太原肯定具备这样的条件,比如说太原可以做一个很好的主题的民谣酒吧,做一些很好的翻唱,然后类似于像北京的周云蓬、万晓利这样的歌手可以定期过来巡演,它是一个很好的生意,但是没人去做。”这让卢中强感到有点惋惜。

民谣正在填补创造力真空  

尽管“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在商业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但卢中强看到的另一面却是,中国现阶段民谣的生命力正在超越摇滚乐。  

“汪峰差不多算是摇滚音乐家中最年轻的了,比他更年轻的基本上没有。”卢中强说,“这也说明我们的主流渠道已经强大到让不符合它审美标准的东西游离在渠道之外,生存的艰难就会造成创造力的艰难,创造力的艰难也就降低了舞台更新换代的可能性。”  

卢中强还提到王菲、齐秦、齐豫和彭佳慧这些近20年前的歌手,仍活跃到现在,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也侧证了近十年来创造力低下的事实。“这是一个真空,而民谣正在填补这一块真空。”他说,“民谣之所以有生命力,就是因为它不停地有惊喜。在‘豆瓣’上你经常会看到有一些新人冒出来,做一些小的DEMO,特别有意思。”  

“从周云蓬到万晓利,再到后来的川子等,他们生活在北京,曾经生活得很艰难,后来慢慢地变好了一点。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并没有受到一个主流或者传统唱片业的影响,反而在创作、演唱、音乐编曲等方面,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独立体系。”卢中强说,现在之所以音乐创作环境变好了,是因为渠道变得丰富了。只要好的内容,选定一个比较精准的渠道,很快就能脱颖而出。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民谣音乐之所以在最近一两年能够崛起,“民谣在路上”则起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作用。从今年开始,卢中强的“十三月”唱片有了“微利”,而一直跟着的民谣艺术家们也都开始 “奔小康”。卢中强理想中的民谣状态,就是这些民谣艺术家能够过得更好,“十三月”品牌也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同时能够去发掘一些更新的民谣,帮助更多的艺术家。

民谣可以不再“小众”下去  

半年多前,某网站想在音乐上找一个撬动点,而卢中强也正好有一个民谣巡演的计划,很快,“民谣在路上”就开始“上路”了,但谁也没想到后来能做得这么大。  

在出现 “民谣在路上”这样的渠道之前,民谣音乐的演出大多是在一些小酒吧、小型LIVEHOUSE。事实上,民谣向来属于“小众”的圈子,除了北京、上海这两个地方,“小众”一向不被重视,但这个群体却是存在的。在卢中强看来,中国这么大的一个人群基础,小众稍微扩大一点,都将是一个可观的受众群。  

作为一个节目来说,卢中强则希望“民谣在路上”未来能够变得更丰富,能够不再“小众”下去。其实在很多地方,民谣音乐已经不那么“小众”了,上海巡演时有将近200人没能进场;在成都平乐的那一场演出,吸引了6000多人参与;长沙橘子洲音乐节,吸引了政府加媒体的运作;而在南京、武汉这些城市的巡演结束后,演出商后来也在不断跟卢中强接洽,希望能够做得更大。  

“这么多年,我们流行音乐的机制和状态,就是形式大于内容,大家一直在谈包装,却没有人真正地去关心创作,去关心音乐带来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以及音乐家通过音乐表现出来的情感。”卢中强觉得,民谣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承载,中国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大家会找一些瞬间打动自己的东西。“到最后,内容终究要大过形式,因为不管怎样,音乐最基础的功能,就是原始的感动。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原来中国还有这样一种有生命力、有意义、有价值的音乐。”

“民谣在路上”不会停下来  

“民谣在路上”至今已经演了22场,中间也放弃了不少城市的演出,要么是场地太小,要么是硬件满足不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个方便面厂商也打算冠名,被卢中强拒绝了,他担心好不容易做起来的品牌会受损。  卢中强预计年底前“民谣在路上”能做到30场左右。明年则会集中发力,产品线也会更加丰富,比如,会跟一些城市的公园合作,做一个叫公园中帐篷式的低碳民谣,搭一个帐篷,里面会有一个小舞台,内置灯光音响,大概能容纳二三百人的样子。接下来就是做一些民谣艺术家的个唱,包括今年底会走进校园,把以前的老校园民谣跟现在的“民谣在路上”结合得更紧。  

“我对渠道乐观,我也相信版权大环境会越来越好,互联网必须得给版权分一杯羹。”卢中强认为,相比日渐式微的实体唱片,不管现在还是未来,现场演出都将会是很大的一块。  卢中强不打算再做民谣以外的其他形式的音乐。“我觉得现在在整个华语乐坛当中,只有民谣的创造力和生命力,还值得我们这样的音乐人花点功夫做点牺牲。”他说。

K.K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作者:王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