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电影 > 正文

戛纳专访《武侠》陈可辛:拍最安全的电影没意思

2011-05-18 07:44:53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武侠》戛纳首映后,这部风格化鲜明的电影也收获了鲜明的爱憎分歧。强烈的风格化、纷繁复杂的内容以及与以往陈可辛作品完全不同的颠覆性,使得《武侠》成为了一部需要解读需要思考的电影。网易娱乐对话陈可辛,提前解读《武侠》中的争议话题。
视频:戛纳专访《武侠》导演陈可辛。

网易娱乐5月18日报道(文/企小鹅 图、视频/663) 《武侠》戛纳首映后,这部风格化鲜明的电影也收获了鲜明的爱憎分歧。强烈的风格化、纷繁复杂的内容以及与以往陈可辛作品完全不同的颠覆性,使得《武侠》成为了一部需要解读需要思考的电影。网易娱乐对话陈可辛,提前解读《武侠》中的争议话题。

争议一:影片内容纷繁复杂? 拍古装片一定要多放一些生活细节

网易娱乐:《武侠》中其实包含了很多内容,从针灸、医学到伦理、法理甚至是民族问题,为什么会想到要在一部电影中包含这么多的内容?

陈可辛:其实每部电影,尤其是我的片子的创作过程都是一个不停改变的过程,我不是一个很有全盘计划的人,我是一个会不停去调整的人,在拍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些东西加了戏会更好看于是就加进去了。但是每个人有一些你自己的喜好跟个性,在发展这个剧本的时候会不知不觉把一些你自己喜欢的东西放了进来,比如爱情,包括我近来喜欢的一些遗憾的爱情,包括甄子丹跟汤维的关系,包括金城武为了法理把前妻的爸爸逼死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像我的电影,又回到我那些常常要要在电影中讨论的那些问题。所以这些元素的加入也是标致着这部电影从陈可辛颠覆陈可辛最后又回归到了陈可辛的电影。

网易娱乐:除了这些概念上的丰富之外,《武侠》中的细节也非常多。

陈可辛:拍《投名状》的时候我就多拍了古代生活的一些细节,但是因为《投名状》的故事两个半小时连对白都讲不完,所以那些东西全剪掉了。之后我说我再拍古装戏我一定要多放一点细节,我就跟编剧讲了,造纸就别只说造纸,你要给我看到纸是怎么形成的,给我看到古代人是怎么起床的,这些东西其实是我很希望有的,所以我们才会让故事尽量简短,现在《武侠》的故事就是一个45分钟就能讲完的故事,人家都能明白,都能理解。然后我就用一个小时注重我的细节,包括那些生活的细节。

争议二:强烈风格化是为了海外市场? 这部戏哪里的观众都可以看

网易娱乐:是如何想到用这种前所未见的方式风格来表现《武侠》这个主题?

陈可辛:我有一天就看了一个电视节目,看到一个子弹进入人体内怎么样起了奇妙的变化,完全是西医的东西。当时我就觉得我就觉得很奇怪,这个可能是我们能够利用在武侠片的拍摄当中。因为我们以前看武侠小说都是虚幻飘渺的,但我觉得这个东西完全就是武侠的原理。所以我们就去用这个概念开始想这个故事。这是第一次我先有了一个画面,然后去想一个剧本服务这个风格跟这个画面。以前我觉得风格也应该是服务内容的,但这次是内容服务风格。

网易娱乐:《武侠》的强烈风格化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陈可辛:《武侠》是我第一次是从风格跟画面开始创作的过程,因为我自己也不是一个崇尚风格,对画面不是太敏感的人。我是那种每次在生活中遇到问题就去把这个问题去写剧本,拍成电影,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大家会帮我去讨论,这个过程就等于去了看心理医生,因为我的电影永远是从这个角度去开始,变成通常都是一打很厚的对白,很多很复杂的人物。所以我的电影通常要两个多小时,而且很多对白。结果海外的时候就要很多字幕,海外观众看的时候觉得像看一个小说一样。然后就变成在海外发行我的电影永远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看海外很强的电影,尤其中国电影,都是风格很强的东西。

网易娱乐:所以《武侠》的风格化也有出于对海外市场的考虑?

陈可辛:我们的起点不是说为了海外去拍这个戏。我觉得华人观众也真的很需要一个新的角度去看武侠,所以其实现在拍电影都是为了华人观众,等了这么多年华人市场现在终于能够支持华语电影了。我觉得不需要再去为了海外拍电影。但是我们觉得在做这个过程里面,其实完全是第一次跟海外没冲突的,我觉得这部戏真的是哪里的观众都可以看。

争议三:颠覆原有武侠片概念?不稳定的因素最能产生创作热情

网易娱乐:在拍摄《武侠》之前导演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自己想要拍一个颠覆原有武侠片概念的电影。

陈可辛:我跟甄子丹我们是在同一个时代成长,都是武侠片的粉丝,所以都有一点想向经典武侠片致敬的感觉,希望能拍回那个年代的东西。但是你又不能现在拍一个和过去完全一模一样的东西,不然人家找个DVD就行了。所以颠覆这个主题是很明显的,这绝对是最重要的主题体,或者说是拍这个电影的动力。

网易娱乐:看过首映之后我们发现,这个颠覆是全方位的,包括镜头语言,包括配乐,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陈可辛:我一直都说你要做传统的中国东西,你怎么做都不会好过《卧虎藏龙》,它已经是极致了,动作武打,包括音乐等等,所以我觉得这部戏你就别去做别人都做过的东西而且做得很好的事情了。比如说这次的《武侠》的音乐我就觉得不应该是中国传统的音乐,它这个电影应该用R&Bmusic,或者用一些摇滚的,或者比较迷幻的。因为你进去人体内的神经线其实这个世界感就是很迷幻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进去一个这样子的东西。

网易娱乐:颠覆的东西总是存在风险的,导演在拍摄之前已经预先想到这些东西了么?

陈可辛:要是拍一个大家都觉得没有争议性的东西,而且完全用最好、最安全的方法,电影出来一定是最完整的,一定是口碑最好的。如果你要突破自己的话,这里面永远有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而这个因素也是使得我最能让我产生创作的热情和冲动的原因,也是我最快乐的事情。做一件突破性、颠覆性的事情过程中一定会有地方做的不足,或者给人挑毛病的地方。但是我觉得我宁愿这样,我觉得这样你做这件事的过程永远都会快乐,会开心。电影永远是需要挑战的,虽然观众因为没看过这样的东西而会有更多的问题,更多不理解的地方,但是值得。你做最安全的东西一定是口碑最好的,但是没有意思。

廖婕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