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音乐 > 第22届金曲奖 > 正文

剑戟已散,明日依然——金曲四大奖项战果分析

2011-06-19 00:11:13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虽然近年来金曲奖的权威性一直受到大众舆论的挑战,却也正面导致了每年有更多的看点和话题,金曲战争始终硝烟弥漫。细数今年金曲颁奖礼上四大奖项激烈的刀枪剑戟,再度回啜那一份兴奋与遗憾交织的余味。

(文/沉默电话)第22届台湾金曲奖终于落下帷幕,又一年度金曲盛世尘埃落定。多少猜测与期盼都成已划的句点,几许感动与激情却仍在舌尖上触蕾回味。台湾金曲奖作为华语乐坛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音乐奖已经迈过22个年头,随着音乐历史的发展、音乐潮流的蜕变,也在逐年展示新的面貌。虽然近年来金曲奖的权威性一直受到大众舆论的挑战,却也正面导致了每年有更多的看点和话题,金曲战争始终硝烟弥漫。细数今年金曲颁奖礼上四大奖项激烈的刀枪剑戟,再度回啜那一份兴奋与遗憾交织的余味。

最佳新人奖——韦礼安的压倒性告捷

想必韦礼安的存在,对于其他入围最佳新人的歌手来说是危险而恐怖的。到底多久才会出现一位同年入围最佳新人、却又同时入围最佳男演唱人的歌手?这几乎是史无前例的。除了有众多大牌歌手背书的口碑推崇之外,韦礼安代表的新型主流音乐意群更是具有时代性与话题性。虽然在质感上,严爵也有强烈的与潜资质,但在临场性、民谣拓展与流行摇滚的风格融合上依然欠缺韦礼安独特的睿智与能动。可以这样说,韦礼安既属于录音室、又属于Live;既符合小众口味,又属于商业市场,这种优势简直就是屠杀与灭绝性质的。而MATZKA的原住民摇滚则属于一种另类,它有入围的资格与高质的价值,但他们受到关注的时间相对较短,金曲奖一般来说不会青睐此种过于突兀的黑马,或是没有话题竞争对象的组合。

但当MATZKA获得最佳乐团奖之后,局势似乎有了莫可名状的化学改变。MATZKA乐团主唱随性自然的表现,毫无患得患失之感的态度,反而给韦礼安增加了紧张的氛围。最佳新人奖颁奖前,一场由四组新人串成的精彩表演,再次将其各自的特质展现给观众:严爵的爵士钢琴、韦礼安的英伦民谣、IO乐团的重金属、MATZKA的原住民音乐。韦礼安终于在这场看似表演、实质竞赛的Show当中再次拢回了气场:虽然严爵的表现气质非凡,却遭遇了破音;而MATZKA则显得有些不够专心,或许是已获乐团奖的放松导致。在这种情况下韦礼安聪明地重新找回了气势,稳定地进行了弹唱表演,高音处也顺利演绎。最妙的是,当最后侯佩岑宣布获奖人之前,镜头忽然快速拉到韦礼安身边,反应快的人立即提前知道了他获奖的结果——这貌似巧合,但实质就是压倒性的趋向所致,大概每个人都心照不宣。

最佳国语女歌手奖——莫文蔚神话般的蝉联胜利

最佳女歌手奖的硝烟相对其他奖项较淡,原因是特别的——比起男歌手部分各大主流、热门音乐人纷纷入围,女歌手的鼎立状态可谓一张未知的地图:蔡依林、萧亚轩等等有历史、有故事的重头商业角色都没有入围,导致了女歌手战争的极具独立。本年度蔡依林的《Myself》与萧亚轩的《萧洒小姐》本已引起太多的事前混战,在金曲奖尚未提到议程的半年,就早已造成了如同周杰伦与王力宏般的粉丝骂战。加之近年金曲评委有突然性青睐商业音乐的先例,本以为女歌手入围也会是一片主流景象。但结果令人咂舌,话题天后无一入围,取而代之的却是退隐多年的林凡、首次发行国语专辑的何韵诗、以及多年蝉联的莫文蔚等。从入围名单不难窥出,金曲奖评委又在流行与非商业音乐和我们开了个善变的玩笑,依然抓不住他们难以捉摸的层面抉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张惠妹、梁静茹和孙燕姿这些以实力取胜的流行类歌手在2010年度有作品参赛,也依然很难挤入这个入围名单。林凡、万芳、A-Lin、何韵诗、莫文蔚,这是一个有相同资质、却没有关联性与可比性的五角战事图。

而莫文蔚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续写了自己的金曲神话。虽然有些无法预测——依上述所说,在这个五角名单中,胜者根本无从预测。何韵诗有着香港流行摇滚与嚣张的音乐胆识、万芳有着多年内外兼具的音乐表现力、A-Lin一度被誉为张惠妹最佳的原住民接班人、林凡是张学友钦点备受关注的翻生歌姬、莫文蔚则有张亚东优秀的制作且受到金曲奖多年垂青。无论谁获得这个奖项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同时,也找不到别的歌手失败的最大理由。当张惠妹宣布最佳女歌手获得者是“莫文蔚”时,想必每个人心里都有些惊诧。当然不是因为横向的比较,而是这种蝉联的神奇感。因为,妥协说莫文蔚上一张《回蔚》不算全新个人专辑,那么她便是连续两次靠国语专辑蝉联。很令人惊讶,当然,同样也是难得的。

最佳国语男歌手奖——周杰伦与王力宏的历史性斗争

周杰伦曾多年被金曲奖敬而远之。近年来随着创作气焰上锋芒渐入低调,老实下来的周杰伦终于再度迈入金曲奖的大门。但除前年依凭《魔杰座》获得最佳国语男歌手之外,他最钟爱的最佳国语专辑大奖始终没有落入自己手中。而同为创作才子的王力宏,则有更深久的积郁。因为从多年前一张叫好叫座的《盖世英雄》获得满堂喝彩之后,连年的唱片《改变自己》、《心跳》虽然频繁入围各种奖项,却再也没有获得期许的那份殊荣。两位台湾乐坛顶尖的流行艺术家在同一年度横向碰撞,再加上各自多年的纵向自我压力,导致了这场战争激烈的必然性。今年他们在最佳年度歌曲、最佳国语专辑、最佳国语男歌手都针锋相对,一时间似有历史积怨般的战火升级。

但是,当作最佳曲奖最终被李宗盛获得后,在镜头上可以看到周杰伦有些茫然,有些自信丧失的苦闷。本以为可以看到王力宏与周杰伦在颁奖礼现场的精彩对峙,但惋惜的是,王力宏没有出席颁奖礼。周杰伦自始至终坐在观众席的最前排,惴惴不安地等待个个奖项的颁出。当A-Lin在“歌姬魅影”表演中将五位男歌手的歌曲连唱时,曾给了林俊杰大量的互动镜头,势头似乎偏颇。周杰伦向来破竹无碍的势头,在这次金曲奖中被消灭得一干二净。但是,林俊杰的《她说》和齐秦的《美丽境界》毕竟都是翻唱专辑,而王力宏的《十八般武艺》仅仅是电影和演唱会的附属品。所以,《超时代》理所当然获奖的结果尽管被蒙上层层迷雾,终究还是圆满了坐立不安的周杰伦。直到发表获奖感言,才看到他招牌式的幽默出现,擦掉额头的汗,还调侃了一下自己与金曲奖似是而非的积怨。

最佳国语专辑奖——十年话题的圆满

入围最佳国语专辑奖的唱片主人公,大多数都是同时跨足几项大奖的热点人物,这似乎已经成为近年来金曲奖的一个特点。不必说周杰伦、王力宏的几项撞车奖项,就连新人韦礼安都在两项流行大奖之上俯瞰。田馥甄的专辑《To Hebe》在金曲预热阶段可谓众家看好,并且其本身所带有的单飞话题性、华研唱片公司所打造的文艺质感都为专辑带来了极大的成就可能。蛋堡与日本音乐团体Jabber Loop合作的爵士说唱专辑《月光》也在实力上不输大牌角色。但群星共壤的唱片《恋花》在性质上难免有些突兀。《恋花》专辑是洪敬尧传承洪一峰音乐艺术的企划作品,但比起其宣称的新晋元素改编,各路大牌音乐人的集结才是这张唱片最大的价值。这样的跨界产品是否有得奖的资格,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这样的专辑是否在公平性上占有较高的先机,答案,也是肯定的。比起其他个人专辑,《恋花》似乎使得他者都有了一种创意的狭窄感与保守感,而且,洪敬尧借此获得最佳专辑制作人奖,已经是最大程度上肯定了《恋花》。

在韦礼安获得最佳新人的大奖之后,冲击最佳国语专辑奖似乎也成为了可能。而国语专辑奖在定夺上更显宽泛,与最佳国语演唱人相比有更多的可择标准。这最后的大奖终于在时间渐晚的气氛下白热化,颁奖典礼的也到达最高潮。在江蕙宣布周杰伦《超时代》获得最佳国语专辑奖时,一种“十年”的概念忽然映入脑海。今年是很多歌手出道十年,伟大的代表意义,无限新的可能。最佳专辑大奖的战火特别——它带有同样的矛盾点与比较性,但却比个人奖项更有包容性与集体感。或许周杰伦的《跨时代》也在名称、意义上圆满了一代音乐人的奋斗,一段辉煌的华语音乐历史,为本届金曲奖划上完美的句点。

看来,金曲奖毕竟不是真的厮杀——虽然乐迷往往各执一词、心有偏执;虽然歌手们似是口不对心、患得患失。但是,金曲奖终究是音乐的盛事,是热爱音乐之人心中美轮美奂的音符城池。不论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感动我们的那首歌依然感动我们,所爱的歌手们,也依然会为我们带来更好的明天。所有的竞争与硝烟,都是积极而璀璨的艺术火花。借用黄舒骏代表评审团发言时一句话:“在这个做唱片已经无法享受荣华富贵的时代,每一位依然热爱音乐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尽管在颁奖台上有战火与硝烟、纠结与遗憾,但我们却由此能看到华语乐坛的明天,充满希望的明天。

HJ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