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电影 > 正文

专访《武侠》甄子丹汤唯:我们小时候没少挨打

2011-07-04 20:16:50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离开戛纳一个月后,汤唯跟着她的“丈夫”甄子丹组对再出现在媒体面前,“因为你是第一个演我老公的人,我也是第一次演妈妈。很多很多的第一次”,在接受采访时,她指着他说。一个极文的人和一个极武的人坐在一起,聊起了在这部抱着颠覆之意的电影里,各自经历的各种第一次。

汤唯谈甄子丹:他是第一个演我老公的人
汤唯、甄子丹这对银幕“夫妻”聊着表演最后却扯上了育儿经。

说到陈可辛神来之笔的一句台词,汤唯惊叹他就此改变了她的角色。

汤唯称甄子丹是第一个演自己老公的人。


甄子丹文戏演得“分裂”,为“刘金喜”夜不能寐。
甄子丹文戏演得“分裂”,为“刘金喜”角色夜不能寐。


视频:专访《武侠》主角汤唯、甄子丹

网易娱乐7月4日报道(3pinky/文) 《武侠》今日在全国上映。离开戛纳一个多月后,主演甄子丹和汤唯重回到媒体视线内,在接受采访时,汤唯更愿意像电影里那样,和“丈夫”成对出场。时间跟想象中一样短,面对两个角色截然、经历也截然的演员,话题在无序跳转,汤唯竟还抽空客串采访人和歪楼的,从如何处理生活化的细节,聊到二人小时候被父母揍的糗事。

但说到角色,两人都一起为角色史无前例地身兼二职:甄子丹正邪难辨、汤唯又做农活、又当妈。本来在片中戏份并不多,汤唯还是靠着细节丰富的表演给自己抢来不少戏,导演陈可辛忍不住为她在后期改词,看了电影后她才发现:“怎么连口型都对得刚好的!这是陈可辛导演的神来之笔,他瞬间就改变了这个角色在戏中给人的感觉,给这个角色加了很多的分。”

女文青汤唯“下乡”:到了腾冲人自然而然会变淳朴

《色,戒》也好,《月满轩尼诗》也好,《晚秋》也好,汤唯之前的那几部戏都没离开过城市,角色也透着文艺女的小情调。到了《武侠》,被扔到一百年前的乡野里,给老公、孩子看家、做饭,最大的期许只是那男人能不离开;最后因为老公的黑暗身世,险些连这愿望也落空,汤唯说:“这个事很新鲜”,她看着甄子丹:“你是第一个演我老公的人,我也是第一次演妈妈,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金城武和甄子丹都曾为代入角色苦恼过,死命研究入门之径,没养过孩子、没喂过牛的汤唯却说自然能改变表演:“我们有机会住到腾冲,那里非常美、非常原始,我觉得旅游地方也不过如此。那个银杏村山清水秀,跟着那里的孩子、牛啊、猪啊在一起,很淳朴。我们到那儿,他们就会把炒好的热腾腾的银杏拿过来,说‘给你们!给你们!’你到了那里,你的人自然而然就会改变。”

网易娱乐:你和甄子丹夫妻有很多细微的动作彼此传达得很自然,有做过设计、排练吗?

汤唯:我就觉得这个事很新鲜,因为你是第一个演我老公的人,我也是第一次演妈妈。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网易娱乐:跟孩子呢?有场戏有一个细节,就是小孩子围着死人玩的时候,你顺手就拿东西打他,那个动作很真。

汤唯:因为我妈也打我,就是印象中,很多农村的妈妈经常会随手抄起手边的东西就打两下屁股以示惩罚。(照着你妈妈来演吗?)我小学之前被我爸打,小学之后被我妈打。没觉得没面子,我知道自己太调皮了,应该打。

网易娱乐:刘金喜是由两个分裂的人物住在一个身体的角色,你怎么看待甄子丹对这个角色的拿捏?

汤唯:我就觉得他的性格有好多好多面,比如我看电影才看到的一场戏,就是他躲到柜台后面很害怕的样子,然后在家里爸爸帮孩子拔牙的样子,面对我的样子,跟金城武坐在桌子前两人对话时的样子,而让我最惊讶的样子,对于“阿玉”来说也是最惊讶的,是我看到他十年前的样子,觉得天哪,怎么真的是一个大恶魔!我看到的时候觉得很害怕。他在现场考虑得特别多。只要不拍戏,他脑子就在不停地转,你看他眼睛不动,脑子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的感觉。有时候我刚想过去跟他说话,他噌地就站起来叫个谁过来,我就不好意思找他了。

网易娱乐:你会想办法在表演时掩饰或者改变城市人的气质吗?

汤唯:我觉得就像子丹之前说过的一样,我们有机会住到腾冲,那里非常美、非常原始,我觉得旅游地方也不过如此。那个银杏村山清水秀,你到了那里,你的人自然而然就会改变。跟着那里的孩子、牛啊、猪啊在一起,很淳朴。我们到那儿,他们就会把炒好的热腾腾的银杏拿过来,说“给你们!给你们!”

网易娱乐:你们有场对手戏,你把门关了哭着问他,如果当时你见到的是别的女人,你还会留下吗?

汤唯:那场戏本来不是这样的,(导演说,那句词是给你特意加的。)对,他太厉害了,他怎么连口型都对得刚好的。我说的就不是那个话,我其实已经说了一次,但我现在不想再说给你们听了,对不起,呵呵。但始终觉得这是陈可辛导演的神来之笔,他瞬间就改变了这个角色在戏中给人的感觉,让人觉得她更可爱、更女人了,值得让人同情、同时也给这个角色加了很多的分。我很谢谢陈可辛导演的这一笔。

网易娱乐:我们这一两年在大银幕上看到你演的片子不多,你有刻意控制片量吗?

汤唯:我一直在演戏,我没有刻意控制片量。碰到合适的就会非常想尝试,再之后就要看其他各方面的因素,比如制片方、投资什么的。

甄子丹谈刘金喜:搞不好,观众不喜欢了

《武侠》还没到公映的日子,被陈可辛形容为“杀人魔”的“刘金喜”到底在江湖上搅起了多大风波我们还不能多说,但这个身体里住着两个分裂个性的乡下人让甄子丹表示不好过:“一开始的刘金喜,当然他在隐藏背后的一个身份,但是怎么去隐藏?你要给观众看多少他里面黑暗的东西?又要给妻子看到多少?这是一种演出的选择,多少分量,每寸都要抓得很准确,不然的话大家也不会相信、也不会投入这个角色。”

网易娱乐:陈可辛导演跟你提出“微观武侠”这个概念的时候,你觉得惊讶吗?

甄子丹:其实我一早就想用这种手法去处理一些动作,但是没有碰到一个故事可以让我用这种手法,一般你不可以(打着打着)停下来,诶,介绍给观众刚刚发生什么事。但是这个故事可以。他跟我说的时候,我觉得,好哦!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东西。大家就开始讨论从哪里能得到一些灵感。

汤唯(突然插话):你会打小孩吗?

甄子丹:我不打孩子,我让我太太打。我比较幸运,我女儿很乖,从来没有打过她,男孩子比较调皮,我跟我太太两个都不太相信用打的方法教育小孩,也不是最好的一种方法,跟他们讲道理,从长远来讲是比较科学的教育方法吧。

汤唯:你小时候有没有被打过?

甄子丹:我经常被我老爸打,也给我妈打。

网易娱乐:刘金喜是由两个分裂的人物住在一个身体的角色,你怎么拿捏和呈现他的两面性?

甄子丹:坦白说,这个角色一开始对我挑战性很大,我当然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目标,但有一定的难度,特别要抓准确(特征)。比如说,一开始的刘金喜,当然他在隐藏背后的一个身份,但是怎么去隐藏,你要给观众看多少他里面黑暗的东西,又要给妻子看到多少?这是一种演出的选择,多少分量,每寸都要抓得很准确,不然的话大家也不会相信、也不会投入这个角色。反而“唐龙”比较好抓,他对我来说也不是太大的困扰。怎么去演刘金喜我想了很多天,不睡觉地揣摩,加了一些幽默的元素在里面。

网易娱乐:什么样的幽默?

甄子丹:比如说,这个人你说他是傻头傻脑,也不完全是,但你一定要给观众知道,他是农村的人。但因为是甄子丹去演,每个演员有自己独特的内在的东西是隐藏不了的,比如说因为练功夫练了那么多年,我的胳膊很粗,武者的气质我认为是很难掩盖的,所以我也没有故意去掩盖,这个没办法,你样子不像个大坏蛋,你怎么给别人看大家都不会觉得你是坏蛋,只能用其他方法去处理。要扮演一个笨头笨脑的造纸工人,但又要有分寸,而他背后的(性格)有多夸张、要放多少出来,还有他跟妻子的关系,说什么话、怎么说,反正很多难度的东西需要去拷问,最后经过导演的领导找到一个方向,就抓紧这个方向、往这个方向走。

层次比较复杂,连陈可辛也跟我说,这个人物很难演。搞不好就变成一个观众不喜欢的人物。一个角色,演员怎么演都可以,最终你会问自己,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得要观众站在这个人物的角度,他不支持你怎么演也没用,所以也要从很多方面去考虑,比如从技术上,从观众的考虑:这个角色你甄子丹去演,和其他演员去演出来效果不一样。观众喜欢吗?接受吗?很多细节要过滤。

阿花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