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熊欣欣:有些偶像明星在侮辱功夫片(全文)

2012-04-04 21:19:37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因在《黄飞鸿3》中饰演“鬼脚七”而被观众熟知的熊欣欣,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赴港拍电影,从一个普通的替身演员一路跌打滚爬成为现在国内知名的武术指导和导演,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时熊欣欣回忆自己一路走来的苦与乐,同时作为一个影视从业人员他也袒露出对华语功夫片的担忧。
视频:专访导演熊欣欣。

网易娱乐4月4日报道(文/龙笑 图、视频/黄胜春) 因在《黄飞鸿3》中饰演“鬼脚七”而被观众熟知的熊欣欣,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离开家乡广西赴港拍电影,从一个香港影坛普通的替身演员一路跌打滚爬成为现在国内知名的武术指导和动作片导演,他导演的最新作品《光辉岁月》也于今年杀青,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时熊欣欣回忆自己一路走来的苦与乐,同时作为一个影视从业人员他也袒露出对华语功夫片的担忧,尤其在谈到如今一些新演员不努力而是过分依靠武行和特技的时候,更是愤慨地爆粗口,并指出这是对功夫电影的侮辱。

受邀赴港做替身:竹梯大战其实是“自己打自己”

网易娱乐:《南北少林》之前李连杰已经因为拍《少林寺》火了,你在当时是不是就考虑过像李连杰一样拍电影?

熊欣欣:自从看了《少林寺》以后才觉得武术可以放在电影里,那个拍得挺好看,虽然也看到很多那时候的港产片录像带,在动作方面也会受一些影响,但是那时候我还是运动员或者是教练,对电影不了解,所以就没想过要去拍电影,我觉得那只是一种业余工作,就是运动员之余去拍一个电影,完了还是要回来做运动员的那种感觉。我拍《南北少林》之前没想过要拍电影的,以前我也说过这个故事,就是我怎么样去拍《南北少林》的。

拍了《南北少林》以后我才发现,原来电影世界那么大,有很多东西可以学,拍了电影以后,又可以通过电影来帮助自己对武术的一种认识,因为你跟香港那些武行,刘家良师傅啊,跟他们合作以后你才发现,哦,我们自己身为号称正统的武术队,专业武术队,原来对武术的认识也那么肤浅,也是通过拍电影才知道。那我想这两样东西都是互补的,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因素是因为那时候的月薪很低,我拍电影可以赚月薪是我,电影的月薪是我做教练月薪的五、六倍以上嘛,那我肯定是选择去那边了。(笑)

网易娱乐:拍了《南北少林》和《黄河大侠》之后,为什么想到会去香港发展,是想去开开眼界,还是说去那边之后拍电影生活会更好一点?

熊欣欣:其实我拍完《南北少林》、《黄河大侠》后还真没想过要去香港的,那时自己刚刚开始对电影萌发了一种兴趣,也懂了一点点东西,比如怎么样做动作,怎么样去演戏,当然只是很少一点。后来去香港是因为我在《南北少林》跟那个刘家良师傅合作得很愉快,而且当时很多武行工作人员里面就我会说一点广东话,所以在沟通上跟他们比较方便。比如他们在编动作,就会很习惯地叫我过去,就觉得这个人容易沟通,这个人愿意干,什么都肯干的,因为那时候每次做替身,我替一个就有十块钱人民币补助,那时候他们一叫我我就做,一叫就做,做多了以后,只要一拍武戏,他们就习惯性喊我,所以跟刘家良师傅拍戏(《南北少林》)的时候,他老是叫我的名字,我就老换衣服去替角色,那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个小伙子很勤快,就拿那么一点点钱。

我觉得现在回想跟刘家良师傅拍戏的经历,能被叫去香港肯定是他欣赏你的身手并且你那么勤快。所以不是我主动要求去香港的,当然我内心是很想到香港去看看,因为很早就有看世界的那种念头,正好刘家良师傅告诉我,我可以找机会邀请你到香港去做武行,所以《黄河大侠》拍完了之后他就邀请我去,通过新艺城公司找到我,就说给我办了护照,要我去香港。我去到香港以后就发现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当然,物质生活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我觉得在那里我可以真正把电影作为终身事业,但当时这在国内是不行的,所以我就决定留在香港。

网易娱乐:据说你到香港第一晚一个人做了七个替身?

熊欣欣:没有啦,其实是在那部片子里一共做了七个角色的替身,就是那部《老虎出更》,第一个晚上我只做了两个替身而已,当时我印象很深,我觉得挺搞笑、挺好玩的,因为我到了香港第一天晚上就把我拉到现场去,还没有安排住宿(笑),就直接去现场,然后见到刘家良,当时我很开心,因为我跟刘家良后面关系都很好了嘛,他对我就像对待儿子一样,所以现在我见到他都叫他干爹、阿爹这样。他见到我也很开心,那天晚上我又真的很兴奋,因为现场有谁呢?现场有周润发,有刘家辉,有李元霸,还有一大批香港演员在。

现场就跟他们聊天,或者大家过过招,表演一些动作,然后刘家良就叫我去做一个动作,是从这个车子跳到那个天桥上,再从天桥马上跳到另外一个车子里去,做替身,问我行不行,我说可以。试了几次以后就跳了,结果也很安全的做完了,没事儿,那天晚上做了两个替身,都是从车上跳到车上打打打,再从车上摔到车外去的那种。

网易娱乐:当时到香港做电影武行不轻松而且工作很危险,当你最累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说有些后悔选择来香港做武行了?

熊欣欣:没有。刚刚去的时候确实很辛苦,工钱也比其他的香港武行低很多,但是我没有觉得痛苦或者怎么样,我只是很纯粹的体能上的累而已,但我心情是很愉快,因为在这里做这个工作我可以找到自己的将来,我知道我一定会在这个电影圈里做下去,只有香港可以给到我这个机会,也没想过要放弃或者后悔。

因为那时候我就想过我为什么来香港,跟我同期一起做武行拍《南北少林》,拍《少林寺》的那么多高手,都比我有名,身手也比我好,长相也比我好,为什么他们没有来香港呢?我觉得可以比较骄傲一点地说,因为我在《南北少林》里付出了很多,人家给了这个机会给你,申请你出去,能来到香港,你要继续想在这个圈子混下去,那就可能要付出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不后悔,也没有感到被歧视,被歧视或者被欺压我觉得也很正常,只是你要改变这种状况的话,你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做出更多的高难度的东西,做更多的替身,让别人认同你的存在的价值,所以我一点都不后悔。

网易娱乐:《黄飞鸿》第一部压轴那场李连杰跟任世官的竹梯大战,听说整场戏他们俩都是你一个人替的,是这样吗?

熊欣欣:其实我不太愿意说我替了谁,做这个行业里我们自己有一个我们所谓的职业道德吧,我做替身其实不想在公众面前说我替了谁替了谁,但是因为现在《黄飞鸿》里面竹梯大战那一场戏大家都知道了,是一个公开的东西,所以现在就无所谓谈这个事情。为什么替李连杰呢?因为我跟他那个身形是一样高的,外形很像,穿了衣服,化了妆就很像,为什么要替他,是因为他拍那个竹梯大战的第一天,第一个镜头就把腿给摔断了,而且那一场戏又是电影一开场没多久就拍了,所以让那几个月,因为他断了两根,脚关节两根骨头都断了,所以给他做替身对他本人来说也是一种无奈,对徐克导演来说也是一种无奈,对我来说则是一种机会。

为什么说要替任世官呢?因为《黄飞鸿》前面好几部动作体现方面都以武术为主,因为李连杰本身是武术运动员出身,所以徐克导演能找到他的话,也是想体现他的中国武术的动作和表演方式,正好我也是练武术的,所以主要是替他。任世官也是武术高手,当时在香港真正能够可以摔啊,翻啊的武行很多,但是受过正统武术训练的武行还就我一个,所以当他们两个打的时候呢,我就会两边替,替完他,这边找一个香港武行就顶替李连杰,那这边武术动作要求那种漂亮的转、跳的时候,我就替李连杰;任世官那边需要的时候我又去替任世官。

网易娱乐:你当时替很多大腕儿完成高难度的动作,却始终是一个替身演员,心态上会不会觉得有些不平衡?


熊欣欣:我真没有觉得心里不平衡。我去了香港以后学会一些东西,也明白一些东西,就是你付出了,总是会得到回报的。我去替那么多演员做替身,为什么心里会很平衡,没有感到不舒服,为什么我替出来人家是明星,人家可以出名,我没有这样想,因为我喜欢这个行业,而且你是受雇来做的,你是有收钱的,你收了钱就要付出,它是你的工作。我可以一辈子做替身,没有问题呀,因为替身是有收入的嘛,你有收入,你去打工,你有什么心里不平衡的?你现在不能说,哇,他是大老板,我给他打工,为什么他赚那么多钱,我拿那么少的钱?

得徐克赏识做演员:《黄飞鸿2》里的那场戏是真哭
    正式做动作导演:通过测试才得以出国做武指
    谈华语功夫片已死:功夫片需要有功底的演员

得徐克赏识做演员:《黄飞鸿2》里的那场戏是真哭

网易娱乐:在演《黄飞鸿2》里的“九宫真人”之前,徐克导演就说让你向幕前发展做演员吗?

熊欣欣:他有,其实就是竹梯大战那一场,有一天我真的很累,打了十几个小时,不停地换衣服,不停地替这个,替那个,他们打灯的时候我就真的躺在楼梯的平板上,觉得自己快散掉了,因为那个灯光可能要打很长时间,那我就可以休息,徐克就走过我身边坐下来就问我“你做得很辛苦,有没有想过要做演员?”,那时候我跟他半熟不熟,地位上还差得很远,就觉得我是仰视他的人。因为我是武行,我觉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就没有说因为害怕你是大导演我不敢跟你说话。我就说:“导演,我那么卖命的做动作,帮你拍这些动作,你以为我为了什么东西呢?”,然后他就问我为什么?我说为了赚钱。

跟徐克谈完了之后他说“这样吧,我看你有身手,也有一点表演的欲望,下部片子你继续努力,下部片子我让你做演员”,我说“好,谢谢导演”。我根本没放在心上,真的,我觉得一个大导演跟一个小武行在说这种话的话,不可能认真的(笑)。几个月以后,《黄飞鸿》第一集上了以后,制片人突然打电话给我,导演找你说说角色,因为他答应过你让你做演员。哇,我就很激动。

网易娱乐:演鬼脚七这个角色之前有没有想过这个角色会这么火?以至于大家都叫你“七哥”,好多人都忘了你的真名了。

熊欣欣:演完“九宫真人”以后,我还是回头做武行去了,后来又去拍了《新龙门客栈》,在里面演一个太监。但是也没想过做职业演员,那时候我在《新龙门客栈》里还做替身、副指导,加一个演员的角色在里面。一直到最后拍完《新龙门客栈》,紧接着就拍《黄飞鸿之狮王争霸》做鬼脚七。我真的没有把我当做演员,我想我拍完这个角色,下部片子回到香港我还是要做替身去。

但是那个电影后面那个角色得到大家的认同以后,已经再也没有武术指导来找我做替身了,我就感觉到空虚了,我说如果没有人找我做演员我就没饭吃了,当时曾经有一段时间,做武行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反而我做了鬼脚七以后,得到大家认同以后,我有一阵的空虚感,还有一种危机感,我想,红了以后没有人找我怎么办?真的是有一种危机感。

网易娱乐:你说过鬼脚七在雨中爬的那场戏,你融入了自己这些年在武行跌打滚爬的那些情感?

熊欣欣:确实是,因为我拍那场戏之前我不知道的,当时我还在化妆间化妆,副导演跑到化妆间“导演找你,马上到现场去”,我妆还没化完,就跑到现场,他说你把全身弄脏了拍那场戏,画了很多伤痕,我说“什么戏?”因为那场鬼脚七被马踩残废的戏还没拍,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受伤(笑),然后副导演就大概把导演的意思跟我说了,我又不敢肯定,就去找导演,我说“导演这场戏我不知道怎么做”,徐克就说“没问题,你先这样做吧,这样这样这样,把前面几个镜头从床上起来摔下去,往外爬”拍完了之后,我爬了一次以后,他就跟我说“现在鬼脚七应该是怎么样的心态,你是一个刚强的男人,就算失败、受伤也好,也不想得到别人的同情,那种怜悯对男人是没用的,你想走自己的路,所以你爬出去”。


爬出去就OK了,我在门口看着雨外下大雨的时候,他(徐克)不用说,我就知道,他说你想想,我自己到一边去想,想到自己流泪了,我现在自己说着心里还发热,我就是想,之前我已经到其他国家去流浪去了,去流浪的时候就是我做武行也受过伤,又想到自己前途,情绪的低落,我是不是还在这个圈子混下去,因为很迷茫,看着大雨,我真的前路茫茫,外面下着大雨,看不到对面,对面房子都看不见,下的雨太大了,蒙蒙胧胧的,看不到对面。导演说开机以后你就自己做,你做到什么时候想滚出去,就安排李连杰进来扶我,一直到我打他耳光,打到打不下,真心的哭出来。

受邀赴港做替身:竹梯大战其实是“自己打自己”
    正式做动作导演:通过测试才得以出国做武指
    谈华语功夫片已死:功夫片需要有功底的演员

正式做动作导演:通过测试才得以出国做武指

网易娱乐:《黄飞鸿》电视版是徐克主动让你去做正式的武术指导的吗?

熊欣欣:电视版是,《黄飞鸿》电视版有《八大天王》、《辛亥革命》等系列,那时候是超级艺能要做这个剧集,他们超级艺能那边找的我,我回去向徐克请示,导演,他们找我做指导,我该不该做?那导演说,你做吧。那我就去做,那是我真的第一次在电视剧挂名做武术指导。但是我没想这可能是徐克导演的一个考试,拍完那个电视剧,马上我们就去法国做,他就带着我去法国做武术指导。我自己觉得那是一次考试来的,考完了,合格了,及格,可能60分、70分及格了,就把我带到国外去了。

网易娱乐:在国外你获得了很多同行的认可,为什么会再回来国内拍《七剑》,然后做影视剧的指导?

熊欣欣:其实没有很刻意的规划这些,因为我那时候刚拍完一部法国片,紧接着就去欧洲拍另外一部美国片,之后回到香港休息,那段时间是每年在外面拍一、两部电影,拍完就回到香港,就陪家里人两、三个月,自己也休息调整。正好徐克的公司打电话,说导演想找你。我还以为是很久不见了,所以闲聊,大家喝喝茶那种。结果他说我现在准备拍《七剑》,有一个电视剧和电影同时拍,我想你回来做动作导演,他说跟刘家良师傅合作,你们一起,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有,因为我也很多年没有跟我师父在一起合作电影了,我还以为他已经退休了(笑),所以我听说他要做演员,要跟我做动作导演,真的其实自己很兴奋,我在做武术指导方面,在电影拍摄方面我向徐克学了很多东西,徐克给了我很多机会,刘家良师傅又是带我到香港,带我到这个电影圈里做武行的,教导我要怎么做人,要怎么做武行,他教了我很多思想上的东西。在一个片子里可以同时跟两个师父合作,当然徐克不是我师父,但是我在心里面向他,学了很多东西,无形中也是起到一种师父的作用,我觉得好象是一文一武的师父在一个电影里,这是一辈子很难得的机会,我就决定推掉两部片约回国内拍《七剑》。

拍完《七剑》以后,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你推掉两部西片以后呢,原来我那家公司就不太开心,为什么你要推掉我们的电影回到中国拍电影,而不来做我们的电影?那我就无所谓这种东西,因为电影就是永远哪里有工开就去哪里的,不限于什么东西。我拍完《七剑》以后,那时候已经有快十年,不,九年了,有九年没有去大陆了,九年没来过大陆了,我进来以后就发现,哇,国内变化那么大?

2004年我第一次重新回到国内再看,再跟朋友合作、聊天、生活,我发现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觉得我可以留下来,不再回美国,再留下来观察一段时间,因为在国内来说,我在国外待了那么长时间,回来我是一个全新的新人,没有人际关系,什么也没有,就想再看看这个市场能不能容得下我,容得下我就留下。

两年以后我觉得可以不用去美国了,可以专心在这边发展我的事业,而且觉得这边还是有我很多朋友在这个圈子里,也许他们可以帮到我。

网易娱乐:据了解你导演《战无双》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要跟很多人打交道,当时第一次做导演,要面对这么多繁复的事,有没有打过退堂鼓?

熊欣欣:没有,可能我比较倔,我认定一样东西一定想做,我不管时间长与短,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做得成,只要我坚持下去。当然你说在资金筹集上,跟香港政府电影基金那边打交道,还有得到市场认可啊,真的很多麻烦的事,每天你是监制,你是导演,我负责去找钱回来拍,那就真的事无巨细什么你都要管,真的很累,但我乐在其中,我觉得这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情,我能把它做了,多累都好,坚持下去它一定会做得成,因为时间是一秒一秒计算过去的,总有一天它会做得完,所以我没有觉得很累,很痛苦,没有,没有想过要打退堂鼓,只是通过拍这个片子感到一种无奈而已,市场的无奈(笑)。

网易娱乐:未来你的发展方向是做导演还是武术指导?

熊欣欣:其实我没有固定自己,我没有给自己设一个框架,我觉得我是导演、演员、动作导演,我都会同时在做的,我曾经跟朋友说过,有一天没有人会投资给我做导演的时候,我想的东西,我的故事,我的剧本没有人投资的话,那我还可以做演员,我做一个群众演员也能生存下去,当我做群众演员也不能生存的话,那我还可以做武行啊,因为我现在还有资格去做别人的替身。

网易娱乐:如果为了生计,真的还能从导演的身份轻松过度到小替身的身份?


熊欣欣:其实大家可能是有一种误解,因为可能是被我的形象骗到了,就觉得我是一个性格很强,不容易合作,又把自己放得很高,不愿意降低自己的人。

受邀赴港做替身:竹梯大战其实是“自己打自己”
    得徐克赏识做演员:《黄飞鸿2》里的那场戏是真哭
    谈华语功夫片已死:功夫片需要有功底的演员

谈华语功夫片已死:功夫片需要有功底的演员

网易娱乐:前一段时间你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说功夫片已死,你怎么理解这句话的?

熊欣欣:因为我入行拍港产片的时候,我的前辈们他们在镜头前的表现,还有那些武行在幕后的贡献,都很功夫,真的,你看他们打,可能他们做演员的时候还真的不会,但是他们在做演员以后,他们努力去学,去练,练了很多东西,给我的感觉,他们真的是功夫高手。当然有些难度我们会替他们做,比如说那些危险动作,不是每个人都是全能,你又能打,又能摔,又能跳楼,什么都可以,但是他们真的很专业的去学,去练武术,去学那些招式,很认真的练。

现在我看到的演员,现在的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不是那么回事。老说拍的所谓的功夫片卖到国外,但真的有几部片子能卖到国外的?所以我说功夫片已死嘛,因为我们后继无人。我也希望还有导演给我机会,资方给我机会,让我在幕前表演,我真的不需要替身,我真的是一招一式我做动作,给个好的角色给我,让我去发挥武术,让大家看,哦,原来功夫是这样的。但是我没有机会,因为我不出名嘛,所以没有机会做演员(笑),真的,我不是说笑话,说起来好象很可笑,好象我在说大话,真的是,我现在在幕前的表演机会比较少,是因为现在大部分的那个机会都给了那些不会打的偶像派啦。我不是说这些演员不好,他们是演员,他们很好,但是拍动作片、功夫片,有特定的演员来做,如果你要做,我不是反对别人来拍功夫片,不会打的演员拍功夫片,可以,但是你能不能付出一点时间,在拍摄之前受训练,以后你还想走下去,是不是拍完这个片子,去加强那个学习,在这方面有一定的认识,那你会拍得更好。

我见过很多演员,我曾经听过这样的说法,“我是演员,我又不是打的,我打我有替身啊。我在做戏,摆个姿势就可以了,我不就是动作演员了嘛”,我真的不想骂人,但我心里面“三字经”真的出来了。你,说得不好听,我真的想对这个人说“滚你妈的”,你就这样侮辱我们功夫片,侮辱我们这个行业,真的。

网易娱乐:你觉得现在功夫片失落有哪些客观的因素?主要是演员的原因吗?

熊欣欣:我觉得大部分都不是演员的错,而是市场可能有一点偏差吧,因为投资方都觉得,用这样的演员在票房上会给我们保证,观众会喜欢看,他们主观的人,用这些偶像派或者是他有名气,他们来拍就可以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动作片、功夫片真的需要真正的演员来做,真正懂并且有武术功底的演员来做,但是有武术功底的人他们又没有什么机会表演,这也是一个因素,主要是资方或者导演主观的认为观众不会喜欢看真正的动作演员,而是喜欢看偶像派,他们有市场,他们有票房的保障,但我的看法跟这些人有一点出入。

网易娱乐:你之前曾经说过,现在的功夫片导演缺乏国际视野,你觉得国外的电影同行他们身上有哪些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熊欣欣:国际视野我觉得是这样去理解,包括现在有很多导演、动作导演,他们太沉醉于去玩那个镜头,或者某一个所谓炫的动作,就没有去考虑人类本身的身体条件,或者地心的吸引力,每一部片子都用同样的体现方式来做,就是不同类型的电影都用一种动作表现方式来做,所以我觉得没有国际视野。因为武侠是在中国才存在,对吧?国外是不存在武侠,我们的侠是可以飞来飞去的,现在呢,你拍时装片也这样飞,拍实战的电影你也这样飞,拍民初动作片你也这样飞,也这样来做动作,我说这(缺乏)国际视野,因为你不了解国外的观众要看什么,只看到我们中国人认识的武侠里面那种动作,你没有了解国外那些功夫迷他们要看什么东西,他们接受的是一些比较实战的东西。你不能拍两个人在汽车里打架,在里面翻来飞去的吧?但是我们确实存在这种东西在里面,你想,你如果有国际视野的话怎么会去拍这样的东西呢?有些投资方他们去追求这种东西,要求武术指导这样去做,那你没办法。

网易娱乐:有一个2008年的老话题了,但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2008年《功夫熊猫》上映之后国内很多电影人、评论人都说西方人连做动画片的都学到我们功夫片精气神了,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熊欣欣:嗯,我认同的,因为他们的很多演员没受过武术训练,他们的动作指导也没有受过武术训练,所以他们用那个动画片来演绎中国的功夫,《功夫熊猫》我觉得他们真的学得很好,以他们的体能可能做不了功夫片,但他们用动画来体现他们对功夫的认识,我觉得不管是武术动作的质量,还有功夫的那种精神,他们吃得很透。所以当时《功夫熊猫》一出来,我看了以后真的很有感慨,为什么人家可以这样?我们只有“哇,哇,哇”,看了很开心,完了负面的一种想法就是人家把我们学会了,我们完蛋了。

我们就是不会去检讨,我们行业有没有检讨过自己?这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为什么老外都比你拍得强?我不是说大家有一个民族之间的隔阂,或者他们不能拍这样的东西,这是属于我们的,人家那么专心去学,花那么多精力、人力去学,人家拍出来的东西怎么那么传神?那我们拍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我也不去说了,难听的话我也不想说,我们有没有去通过《功夫熊猫》检讨自己有什么不足呢?可是检讨是很痛苦的东西,对呀,因为检讨要说自己的不好,自己也受不了,我觉得是我们自己行业,很多人也不敢承认自己的不足吧,就是只能归类于人家电脑厉害,可电脑我们也有。

网易娱乐:要解决功夫电影目前在创作上的种种困境,你觉得可以做哪些事情?

熊欣欣:这个题目很大,真的,我觉得第一是给一些有能力的人一些机会,让他们表现,另外就是如果你公司要培养一个新人,他可能不懂功夫,不懂动作,你在安排工作给他之前,是不是要做一点付出,安排他去学习,去练功,跟动作指导或者武术队学习,完了再来拍。第一部可能不太好,那一炮而红的东西很少,拍功夫片是长期的付出。大家一块向这个方向努力,给多一点机会给这些懂动作的人,在培养人才的时候培养他们从各方面去学习,这才能改变一些功夫片现在不好的状况。只有训练、机会,训练,机会,演员的付出,这样才可以。现在很多新人是不愿意付出的,都希望一步登天,不愿付出,有了名气以后可能只是想要更多的利,而没有想过要在空余的时间去接受一定的训练,我觉得如果能把这些做得到的话,我想大部分拍动作片的公司,还是有机会去做好它。

受邀赴港做替身:竹梯大战其实是“自己打自己”
    得徐克赏识做演员:《黄飞鸿2》里的那场戏是真哭
    正式做动作导演:通过测试才得以出国做武指
  


小龙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