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陈强演过的“坏人”和“好人”(图)

2012-06-28 07:39:42 来源: 天津网-城市快报(天津)
0
分享到:
T + -

最新消息

陈佩斯将停工半年处理后事

老爷子生前挂念外孙女中考

昨天上午,陈佩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不希望媒体打扰,并表示自己将停工半年陪伴家人,处理父亲后事。

4年前,陈强因脑中风出现不适,今年6月中旬陈强转院进入北京安贞医院。陈佩斯称,老爷子走得很安详,“没受罪”。据了解,中风后,陈强的部分记忆消失,但是病重的陈强一直惦记着外孙女的中考情况,而26日中午,其外孙女的中考才完全结束。不料,26日晚老人仙逝。

昨天下午,陈强治丧委员会发布讣告,根据陈强生前意愿,丧事从简,葬礼将于下周在八宝山举行,追思会时间另行安排。

陈强档案

1918年出生,原名陈庆三,籍贯河北,著名演员陈佩斯之父。他主演过43部电影,是“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

新闻链接

“22大明星”仅存12人

新中国成立后,苏联电影风靡全国,苏联影星被人追捧。在这种情况下,文化部于1962年评选出了“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他们的照片被统一制作,挂在全国的电影院里。

他们是崔嵬、谢添、赵丹、张平、于洋、于蓝、谢芳、陈强、孙道临、白杨、张瑞芳、秦怡、上官云珠、王丹凤、祝希娟、李亚林、庞学勤、张圆、金迪、王心刚、田华、王晓棠。

随着陈强的离去,这批“22大明星”仅存12人,其中年龄最小的祝希娟也已经74岁。目前,除祝希娟常年在美国,王丹凤定居中国香港以外,其余都还在中国内地生活。据《法制晚报》

在新中国电影史上留下多项“第一”

——出演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

1947年,陈强来到东北电影制片厂,凭借成熟的演技,主演了解放区第一部短故事片《留下他打老蒋》。不久,他又在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中,扮演一位朴实的老工人——老侯头。

——演活第一反派

在陈强扮演的各式各样的角色中,黄世仁、南霸天等反面人物形象最深入人心。据悉,当年《白毛女》在维也纳演出结束后,一个奥地利姑娘给扮演黄世仁的陈强献花。这时,台下一个老大娘气愤地高声喊道:“不要给他献花!” 陈强在影片《红色娘子军》中扮演的南霸天,堪称中国反派人物难以跨越的高峰。在文化部举办的第一届电影百花奖评选活动中,陈强凭借该角色获得最佳配角奖。在亚非电影节上,他又以南霸天这个人物的成功塑造,为中国在国际电影节上赢得了第一个最佳男演员奖。 

——堪称第一笑星

影片《三年早知道》中的赵满囤,是陈强扮演的第一个喜剧角色。1962年,他又在《魔术师的奇遇》一片中,扮演了第二个喜剧角色——魔术师陆幻奇。《瞧这一家子》是他的第三部喜剧片,在这部影片中,他与二儿子陈佩斯扮演胡家父子俩,由于父子同台,感情自然、真实,加上他那含而不露的幽默表演,使影片充满了生活情趣和浓郁的喜剧色彩。据新华社

老一辈人都知道“阴狠毒辣的黄世仁”和“作恶多端的南霸天”,年轻人都还记得“二子他爸”和那辆“破老爷车”……著名表演艺术家、陈佩斯之父陈强几乎影响了整整三代人。而今,这位老艺术家却带着这些让人难以忘怀的经典离我们远去,26日晚,陈强在北京病故,享年94岁。消息传出后,引众人追思,有人说,“上帝想看喜剧了,所以带 二子他爸 过去了。”更有人对陈强老先生的一生做出这样的总结——昔日“大恶霸”,今日“卓别林”。 

一“红”一“白”

定位:第一反派

典型人物:黄世仁 南霸天

阶段: 1945年-上世纪70年代初

1949年,已在多部抗战戏剧中表现出表演天赋的陈强,参演了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这时他已经31岁。此前的一些“反派角色”,让他走上事业的巅峰,用他的话说就是“一白一红”,白是《白毛女》,红是《红色娘子军》。

1945年,他在大型歌剧《白毛女》中扮演恶霸地主黄世仁,在表演黄世仁的过程中,陈强加入了不少自己设计的小动作,来表现人物心理。比如,黄世仁第一次见到喜儿时用手帕掩嘴一笑的动作,就是陈强自己加入的。1947年,陈强来到我党领导下的东北电影制片厂,在这里电影《白毛女》被拍摄完成,让国内更多的人记住了这个“黄世仁”。

1961年,陈强在影片《红色娘子军》中扮演的南霸天,在文化部举办的第一届电影百花奖评选活动中,曾为此而获得最佳配角奖,不少观众至今还记得南霸天逃跑时一只手捂着眼睛的窘态。 

导演江平:有一次下乡演出时,老乡误认为他就是“黄世仁”,一群人围着要打他,不让他走……

经典台词:“杨白劳……”(拖着长音)

“喜”传万家

定位:第一笑星

典型人物:二子他爸

阶段:上世纪70年代至今

新中国成立后,陈强出演了《三年早知道》《魔术师的奇遇》等喜剧电影。改革开放后,创作环境的开放,让陈强和陈佩斯的喜剧创作一发而不可收。这一阶段,观众更熟悉的是他与儿子陈佩斯的“父与子”系列,在拍完电影《瞧这一家子》后,他开始培养儿子陈佩斯喜剧的表演。二人先后主演了《父与子》《二子开店》《父子老爷车》《爷儿俩开歌厅》等多部喜剧电影,这些作品几乎都是围绕父子之间展开,陈佩斯饰演的儿子“陈小二”资质不高但心地善良,想附庸风雅又总弄巧成拙,陈强饰演的父亲“老奎”把这些看在眼里,恨铁不成钢又难以改变现状,最后只能和儿子上演嬉笑怒骂的搞笑故事。陈强在扮演喜剧角色时,十分强调从生活、人物性格和戏的矛盾冲突中找喜剧因素,反对人为地制造噱头和过火的表演。他把自己表演喜剧的经验概括为十六个字:“逗而不厌、闹而不乱、笑而不俗、趣味由衷”,正是这些老到的经验让陈强深受观众喜爱。2008年,已经90岁高龄的陈强获得“百花奖终身成就奖”殊荣,可谓是实至名归。 

网友“威武独尊”:想起《二子开店》里的老爷子,吃多了人参,欲火焚身大雨天的满院子跑……

经典台词:“你个兔崽子……”

挚友追忆表演艺术家陈强

好演员、好人、好同志

对于陈强这位戏中的大反派,其生前挚友、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原团长于洋在病床上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虽略带喘息,几度哽咽,却依然饱含深情、铿锵有力地说:“陈强不仅仅是个好演员。陈强是个好同志!陈强是个好人!陈强是个好兄弟!”

好演员:“我觉得他是空前绝后的”

“我觉得他是空前绝后的。”北京电影制片厂表演艺术家鲁非至今依然对63年前与陈强一起合作《桥》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创作欲望特别强烈,对艺术精益求精,我至今还能被他在片场那种为把桥修好克服困难的斗志和把桥修好后的兴奋状态感染。” 

陈强塑造的反派角色给观众的印象最为深刻。延安时期,陈强随剧团下到部队里演歌剧《白毛女》,由于他把恶霸地主黄世仁演得入木三分,战士们都要拿枪把他崩了,说他“太遭人恨了”。

好人:“他心胸很宽广”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建设年代,还是 文革 年代,即使是当 黑帮 的时候,他也总是给大家带来欢乐,在最艰难的时候鼓励我们不要绝望。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同志关系非常和谐。”说起陈强,于洋不免哽咽。 

“他心胸很宽广,很能忍耐,也很能原谅人。”于洋说。 

北京电影制片厂表演艺术家吴素琴说,陈强是个好父亲好丈夫,夫妻一辈子安安稳稳互敬互爱,他对陈佩斯的培养教育也尽心尽力。 

“每次陈佩斯有演出,他都会叫上我们这群老朋友。陈佩斯今天的成绩,与他父亲是分不开的。”吴素琴说。

好同志:“他一生都保持着一个老同志一个老党员的风格”

“文革”伊始,陈强作为当时最有名望的演员之一,曾遭到残酷迫害。“示众,在太阳底下暴晒,红卫兵向他们吐口水,抽打他们……”鲁非还依然记得当年情景。 

吴素琴说,即使在阶级斗争的大环境里,陈强依然头脑特别清楚,坚信党绝对不会按照“四人帮”的路径走。当年,陈强被要求写大字报攻击导演谢铁骊,他拒绝了。“他一生都保持着一个老同志一个老党员的风格。”吴素琴说。据新华社

苦中作乐接地气 “淡抹浓点”耀星辰

“大反派”是“苦”出来的

电影《红色娘子军》作曲、著名音乐家黄准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海南岛的拍摄条件十分恶劣,摄制组跋山涉水,时常要遭受蚂蟥、臭虫等袭扰,男女演员公用的宿舍,条件艰苦到只能用一张芦席遮挡。主创人员甚至还曾在大树洞里住宿,“一张席子铺在地上就是一张床”。不过,整个创作团队一直很团结,苦中作乐,出色完成了创作任务。 

与陈强成为忘年交的导演江平说,老人一辈子吃苦耐劳,才成就了一部部经典。

其实,1949年前就投身演艺工作,并拍摄过著名短片《留下他打老蒋》的陈强是“苦中作乐”的典型。他曾说,“那时大家的想法很简单,搞文艺就是为了干革命。”由于饰演反派太过成功,早年一些入戏太深的影迷对陈强有些“歧视”和“偏见”,这让陈强在尴尬之余反而很欣慰,毕竟被观众误会也是对自己表演艺术的一种肯定。 

陈强本人面对片里片外各种艰难考验则一直很淡定。他还曾强调,自己扮演角色时,主要的窍门是“淡抹浓点”,“整个戏处理得很自然,只在某个突出的地方、节骨眼上点那么一笔,这样戏就浓了。” 

与百年电影摇篮情缘深厚

继与上影合作《红色娘子军》后,上世纪六十年代,陈强又与上海的著名导演桑弧合作了新中国第一部彩色立体电影《魔术师的奇遇》。老爷子堪称是中国演员主演3D电影的“鼻祖”。 

陈强逝世后,不少影迷回忆起,当时在全国第一家立体电影院——上海东湖电影院,《魔术师的奇遇》久演不衰。陈强饰演的魔术师“陆幻奇”跌宕起伏的人生,与银幕上时不时“飞向观众的苹果”,时隔半个世纪依然是经典。 

改革开放后,陈强进一步在喜剧领域大展拳脚,与儿子陈佩斯搭档的就有《父子老爷车》《二子开店》等,虽然老人久居北京,但一有机会还是会到上海来与影迷互动、参加各种电影活动等。 

在刚刚落幕的第十八届上海电视节和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承载几代中国电影人梦想的上海电影博物馆宣告将于年内开馆。一批热心观众向老一辈电影艺术家表达敬意,其中也包括遥祝在北京病房中的陈强能战胜病魔。而今,影人已去,此情悠悠。据新华社

众人追忆

老人轶事

@朱时茂:“陈老到老年时话语不多,20多年前还是很健谈。当时陈强老师担任北影电影剧团团长的时候,有一次去活动,陈老夸赞小品好,一定要演下去, 佩斯脾气倔,有点像我,你们俩要好好合作,《吃面条》的小品不错,不过有些细致的东西还得细化。 他拿我们都当成孩子。”

@导演江平:“老人人生最后一部大片,应当是姜文导演的《鬼子来了》,当时已是一把年纪,老爷子还能倒骑毛驴,把凉水往自己头上浇,这份敬业是电影晚辈难以企及的。”

@杨澜:“二十年前,陈老骑自行车找到我家。老式楼房没有电梯他生生走了六层楼,希望我在他的电影中演一个配角。我不在家,父母在惊喜感动之余,知道我没有演戏的意愿和能力就婉拒了。事后我很过意不去,我当时是刚出道的小字辈,以他的身份完全不需要自己出马!而他对电影的热诚执著可见一斑。陈老,我们爱您!”

@导演张扬:“拍摄《飞越老人院》时也想请老爷子来,哪怕一个镜头。其女婿张山当时表示,老爷子非常想来,如果在北京拍,推着轮椅也让老爷子来演一个镜头,可惜……向陈强老爷子致敬。”

@刘晓庆:“刚闻陈强老师去世,震惊不已!给陈佩斯夫妇发了唁电,回复说 老父亲走得很安详 。陈强老师任北影剧团团长,对我关爱有加。与佩斯也是多年至交。我们合作的影片《瞧这一家子》,已成绝唱。陈强老师,安息吧!”

本组撰文 记者 谢云深 孙帅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