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有喜》:神话剧也“乱伦”

2013-07-15 13:09:37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天天有喜》虽然披着“刘海戏金蟾”传说的外衣,但内核完全就是一部现代家庭伦理剧——企业千金不愿被逼婚,下嫁穷小子,经过婆媳妯娌相处、后代教育等问题,野蛮女友最终成长为贤妻良母。(文/孟甦)

当陈浩民顶着一头古代“洗吹剪”式的大刘海亮相后,《天天有喜》的剧情由短暂的前世修炼、下凡历劫的急转进入家庭伦理。这部大型古装神话剧用“刘海戏金蟾”的著名传说,串起了时下青年男女所要面临的家庭问题,把人伦世界的种种在神仙的地盘上一锅乱烩。

听到“纯天然无添加”“找你妹”这样的台词从穿着古装的神仙、妖怪嘴里蹦出来,你千万不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在妈祖都能说几句英文的时代(详见刘涛版电视剧《妈祖》),古代的神仙妖怪们满口的时兴语录,又有什么可奇怪呢?而这样的语言模式,恰恰和作品的市民内核进行了无缝衔接。于是,只要抛开仙界妖界的服化道,《天天有喜》的故事完全可以这么讲:企业掌门白大佬家的九千金(穆婷婷饰)成年待嫁,被老爹逼着相亲结婚,一表人才的商界新星金不唤(谭耀文饰)觊觎老丈人的地位,对九千金大献殷勤,偏却未能获取芳心。为了打发老爹,九千金和蓝领刘枫(陈浩民饰)签下假结婚的契约。像每一个孔雀女配凤凰男的故事一样,九千金一进刘家要开始面临婆媳相处、妯娌不合等前所未有的状况;也像每一对适婚适孕男女的共同命运一样,教育后代、创业致富等问题被摆在小两口面前……最终蓝领完成逆袭,有情人终成眷属,当代都市剧常见的戏码,按照常见的形式有序展开,把眼前荧屏上一切热门元素一网打尽,无论是神是妖,都和曾经的仙风道骨撇清了关系,沾染上了重重的“俗气”,用和凡人一样家长里短、婆婆妈妈的思维,去解决生活中的难题琐事。《天天有喜》在创作初衷上以神话为基础,在逻辑上却遵循凡间,主要是当代都市的规律,将产生传说的古代语境和现代家庭婚恋语境相结合,形成了强烈的违和感,观众自然也就“雷”感明显。

不过,经历过众多混搭语境结合的雷剧洗礼,中国观众还是用欣赏一部乱炖家庭伦理戏的心态,接受了《天天有喜》中老套的假结婚、真相爱,也接受了中规中矩的落难高富帅(樵夫刘枫是武财神下凡)、白富美刁蛮公主、威严偏心的大佬父亲、邪恶情敌、忠犬男配等诸多偶像剧经典角色,还从中挖掘出了不少笑点,这不知是中国电视剧的万幸还是不幸。

一直以来,内地的神魔剧始终饱受诟病、无法突破。从《天天有喜》中,我们不难窥探到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无法建立一套完备的新世界逻辑。拉来一帮鬼狐仙怪,内里却都是人情,把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神话元素,变成了一个个家庭伦理剧、都市情感剧,只能靠夸张的造型、廉价的道具和粗劣的特效提醒观众其神魔身份。在此,我们不妨把世界观分为三个层次:①现实世界;②存在“妖魔鬼怪”,但依托于现实世界的判断准则和逻辑;③存在“妖魔鬼怪”,现实世界的逻辑退居次席,新世界按照自己设定的规则运转。绝大部分中国神魔剧,只能停留在第二重世界,神魔成了华丽的外衣,包裹着凡人的思维和凡人的举动,浪费了斑斓瑰丽的魔幻预设。反观那些优秀的作品,上溯《山海经》,下启《西游记》,远观《魔戒》《哈利波特》,近看港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无一不是从文本内涵,人物设置,形象表达,情节铺设等方方面面浇筑强有力的方砖,加上细节铺垫,情绪渲染等水泥,共同搭建起新世界的壁垒,建造出独一无二的神魔作品。

当现实世界的惯性思维成为了神魔剧的束缚,或者是一剂惰性秘方后,除了几道色彩绚丽的冲击波,神魔世界连现实生活的物理规律都无法打破,更不要说去扭转那些充满人伦意味的惯性情节和惯性人物。于是,《天天有喜》这样一部顶着神魔大帽的赵宝刚式家庭戏,在这个夏天,让观众又一次见证了神仙也“乱伦”的闹剧。

《天天有喜》:神话剧也“乱伦”

《天天有喜》剧照

剧名:天天有喜

导演:黄建勋 苏沅峰; 编剧:方美人

主演:陈浩民 饰 刘枫 ; 穆婷婷 饰 白梅瑛 ; 谭耀文 饰 金不换 ; 陈紫函 饰 白兰瑛 ;

播出时间:6月30日起 湖南卫视每晚19:30 三集连播

剧情梗概:本剧讲述樵夫刘枫和狐仙白梅瑛历经重重困难,如愿成婚后,却又要在磨磨蹭蹭中学会包容,共同面对婆媳矛盾、传宗接代、教育后代等问题的故事。


张雯彦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作者:排骨 撰文:孟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