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夜惊喜》金依萌:没风格导演无法生存

2013-08-09 21:53:46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四年前《非常完美》上映的时候,所有人关心的都是章子怡怎么一边搞笑一边做制片人,顺带八卦她和范冰冰戏内的勾心斗角在戏外有几分成真,作为导演的金依萌显然过份安静,即使抱着一大堆苦心积攒好几年的设计概念笔记去宣传时还有点怯生生。


《一夜惊喜》:专访导演金依萌

网易娱乐8月9日报道 (文/3pinky 图/663)四年前《非常完美》上映的时候,所有人关心的都是章子怡怎么一边搞笑一边做制片人,顺带八卦她和范冰冰戏内的勾心斗角在戏外有几分成真,作为导演的金依萌显然过份安静,即使抱着一大堆苦心积攒好几年的设计概念笔记去宣传时还有点怯生生。

《非常完美》意外地大卖,她成了当时所谓“亿元俱乐部”里唯一的女导演,那还只是她的第一部长片。很奇怪的是,她没有变成第二个宁浩,乘势大张旗鼓投入新片的创作,她几乎消失了四年,原因是“我恋爱了、结婚了。”

玩了一年,又尝试去好莱坞写剧本,直到身边人都警惕她快要被观众遗忘了,金依萌明白过来不应该错过中国影市当下这片热闹了。她知道自己的强项是工整完整的故事结构和别出心裁的审美,《非常完美》里稀罕的洋气仍然是《一夜惊喜》的卖点之一,最大的改变是她转移了对小女孩的爱情幻梦,转而对熟女的各种现实问题浮想联翩:“不可能有一个没有任何人去写过的故事,重要的是你用什么样的声音去讲故事、你用什么样的画面去讲故事,也是导演能够生存下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风格。这个东西不是能学得来的,你的生活经历、品位决定了你的审美。”

金依萌邀请范冰冰来担纲女一号,把她的性感和幽默一并榨取,即使在最私密的镜头,她和她的协作也并无尴尬:“她是可以做到完完全全把自己撕碎了、重新再组装起来”,“我们像一个精神病院,当大家都进入一种玩的状态,她什么都会给你的,因为她觉得很安全。"

谈回归内地影市:再不回来就没人记住我了

网易娱乐:其实你真的特别低产。第一个片子是四年前上映的,当时火了,按别人的节奏第二年就得出新的片子,为什么过这么久才拍第二部?

金依萌:其实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导演是很幸运的,如果在好莱坞的话、在美国或者是在其他国家,三四年出一部戏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它确实需要一个沉淀的过程。

但是我个人也有一些原因:我恋爱了、结婚了。拍《非常完美》之前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去度假,我觉得我的世界除了电影以外什么都没有,但是后来我碰到这么一个人,他告诉我真正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应该是去享受生活,要活得有滋有味。

所以《非常完美》之后我去玩了一年,全世界各地走,还疯狂地爱上潜水,其实这对我影响也很大。在《一夜惊喜》里面米雪的人生选择是去海边开一家店,我相信如果我没那么爱大海的话,我不会这样写。

当然中间也走了一段弯路,跑到美国去写了两个剧本,一个是跟派拉蒙做一个浪漫喜剧,然后还跟威尔•史密斯做了一个电视剧第一集的剧本。做《一夜惊喜》之前的两年,玩了一年,又去美国写了一年的剧本,我就接到一些人的电话,我表妹甚至说都说你再不拍戏就没有人记住你了。

网易娱乐:对啊!你自己没有这样的担忧吗?

金依萌:还有人说你疯了,国内现在环境这么好,你到美国去得瑟什么?我就说好吧。

虽然我也是不错的一个编剧,确实是拿到这样的deal非常不容易。但是我心里还是痒痒,就是还是想尽快拍戏,好莱坞这个体系就是,他们会一直都在开发,又换不同的方向,要不我们这样?要不那样?所以确实也让我有一点点心凉,我就是想拍戏,我赶紧还是回去吧!

现在我的剧本还在开发状态里,还要改,也让我意识到中国电影人现在太幸福了,你有太多的机会,投资人来找你,市场已经准备好,观众很饥渴;但是好莱坞已经相对饱和,趁着有这些机会就赶紧拍戏。

网易娱乐:当时你从美国回来之后,大概计划多长时间推出这个片子?

金依萌:我自己能做到的就是在剧本开发的时候多花时间把它做到最好,一旦决定去拍摄,投资人已经定了的话,一个制作周期至少是9—11个月,所以我心里清楚,最快的速度至少是一年半到两年之间。

如果你有一个特别完整的剧本,可能你会缩短这个时间,我个人觉得在剧本上多花时间是非常值得的,虽然现在票房非常紧张,因为我们现在的档期竞争非常强,前面有好几个美国大片,中间又有一些国产的颇有一些期待的影片。我当然希望票房给我惊喜,可是对我来说一个好的电影是要在五年后、十年后大家提起来还是会把它当成是一个典范来说的,这是我试图去做的事情,因为我没办法保证一个票房,那和拍片量、和前后的上映期实际上是有很大的关系的,这是命。但是只要我自己心里觉得这个东西是我认可的,而且不光是中国观众认可,可能拿到东南亚也很卖,拿到美国也有人喜欢,大家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讲得很清楚的,而且有风格的一个中国电影,这我就很满足了。

网易娱乐:其实你做上一个片子是四年前,中间隔了挺长一段时间,你再回来下手去做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些东西跟你当年不太一样?

金依萌:没有,肯定是越拍越觉得成熟。我很清楚地感觉到做《一夜惊喜》的时候,团队磨合好的感觉,这次我也自己做出品人和制片人,自由度也会更大一些,当然责任感和压力也会更多,但是至少我能做到的是保证大家吃得好一些,心情好一些,团队更团结一些,作为一个制片人这是非常重要的。

网易娱乐:上一部片子章子怡是制片人,那时候可能很多关注的焦点是在这个东西上面。有一个大牌在你旁边,可能会不会对你造成一些心理压力?当你自己做的时候会更放松呢?

金依萌:那倒没有,说句实话一个演员做制片人挺不容易的,演员每天想的事情跟制片人想的不一样,因为如果你一天要拍十几个小时的戏,你必须要沉入在你的角色当中,如果你拍完戏你肯定很想早点回家睡觉、休息,因为你需要第二天来了你的肤色看着好一些,你还有台词要背。

所以其实在拍戏的时候,我觉得子怡更多的花的时间还是在演员身上。那一天我作为演员体会特别深刻,导演每天想的是每个部门在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做演员的时候,我想的就是我的口红是不是有点重了,说这句话该不该转身

一个专业的制片人不光需要有一个识别类型片剧本的能力,同时他还要有一个帮助导演去实现整个团队,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是非常细致的,不光是你跟他不要生气,你跟他不要吵架,或者说钱没了我要去找,他还有艺术创作上的东西,实际上是非常难协调的,如果你不懂行你也做不了,因为你在给别人提出建议的时候,如果你不懂,你说错一次,人家再不听你的了。实际上制片人只是一个名头而已,我相信任何一个中国的导演在他的戏上都是一个制片人。

网易娱乐:从一夜情然后发展到未婚先孕,这个故事的起因是得到了什么启发?

金依萌:我唯一确认的事情是我还想做一个浪漫喜剧,现在这个市场还是很大,但是我不想重复再去做一个《非常完美》。我希望题材上不太一样、至少我不想再去写一个小女孩的爱情故事。因为自己好像也成长了,我希望去写一个熟女的爱情和人生。当时我想如果是喜剧你就必须把她拉到最低点,让她喘不过气来而且很抓狂。我们想一想,除了突然怀孕了,而且还不知道爹是谁,也没有什么能让女人更抓狂。

有了这一点就比较容易写了,那就要设定各种嫌疑犯,我们把这几个嫌疑犯特别地类型化,就是说让每一个女性观众、甚至男性观众在看到也觉得“我也碰到过这样的人”,有可能不是同时出现的,爱你、特有钱你又不爱,或者说你特爱人家人家又不爱你,或者是爱你又没钱,但是对你特好,你又做不好决定。

有了这一系列以后,我们就开始想怎么样让它更好玩,反正说句实话这个剧本不容易写,因为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浪漫爱情故事,我们这里是两条线,她不光是要去找爹,同时还要在找爹的过程中去谈这场恋爱,让观众都会觉得她应该跟他在一起。

所以在写的时候怎么衡量其实要花很多心思,这一系列的决定要融合在一起,是不容易的,但是还好,我们也开过无数次会,找过很多的陌生人来给我们提问题,就是说你觉得这个靠谱吗?你不喜欢哪场戏?所以我觉得这个剧本是经过检验的,然后我们在做这个电影剪辑的时候也是用了一样的方式,给从来不知道这个电影的人来看,然后大家会提出来一系列的问题,在剪辑的过程中综合大家的意见去做最终版。

网易娱乐:我印象中男观众好像不太容易笑得出来,虽然他们之后也说挺有趣的。

金依萌:我觉得这是个国际惯例,浪漫喜剧就是给女性的类型片,就像动作片就是给男人看的嘛。

网易娱乐:《非常完美》时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策划,大概总结了好莱坞这类"小妞电影",它其实有一定明确的模式,这种模式你是不是已经总结出来,创作基本是可以公式化进行?

金依萌:有的,因为它是一个浪漫喜剧,但是浪漫喜剧也要看从谁的视角去写。《非常完美》是从苏菲的视角,一个小女孩的视角,《一夜惊喜》也是从米雪的视角去写的。我可以用Tony的视角去写,但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所以在写作、剪辑和任何时候我们都很有意识地想,这是谁的一个故事?所以这个实际上让男性观众很明确地知道,我在看女人的故事,这也是我们的目的性。

网易娱乐:自己有这种明确意识,会不会不太舍得或敢把剧本拿给别人去改?

金依萌:倒也没有,我会让很多人去读,大家提意见。其实创作剧本最难的地方是结构,只要你的结构是对的,怎么样改都是小改动,而我的长项是结构非常结实。

其实说句实话我觉得中国很多失败了的电影都是出在结构问题上,当然导演要有识别度,你得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你要知道识别这个剧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你怎么改,是不是值得去做。有一些剧本在拍摄之前就已经是一个不成熟的故事,但卖得也很好。现在这个阶段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阶段。

谈风格:光会讲故事的导演无法生存

网易娱乐:电影里面的道具都是自己收藏的还是为了这个片子去淘的?

金依萌:我们有一些道具是自己设计的,这也是我们试图做的东西,希望每一次新的电影都有一些新鲜感。尽量都是买不到的。因为米雪这个角色本身喜欢循环利用,所以有很多用环保材料做的工艺品。

网易娱乐:试映的时候女观众比较多,对电影的美术设计也比较敏感。在《非常完美》这就是你最重要的特点,你有刻意地树立某种标签?

金依萌:我自己对色彩、美术以及服装特别用心,因为我觉得电影是视觉的艺术,很重要的就是在一个电影里要抓住别人的眼球,《非常完美》的时候因为苏菲那个角色比较年轻化,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小女孩,所以很多的道具比较可爱。到了《一夜惊喜》,米雪这个角色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孩,所以她可能相对成熟一些,但是因为她自己又做手工,所以我们又加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我是希望每一部电影都可以让观众留下一些记忆,不光是里面的人物,同时还有一些场景、色彩、道具、服装。

网易娱乐:里面有好多动画过场,只要看过《非常完美》就能够认出来,你有意识的保留几套绝招吗?

金依萌:其实没有有意识去做什么,电影已经上百年历史了,你是不可能有一个完全崭新、没有任何人去写过的故事。

作为一个电影人我觉得很重要的是你用什么样的声音去讲故事、你用什么样的画面去讲故事,这是每个人与众不同的地方,我觉得也是导演能够生存下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风格。这个东西不是能学得来的,你的生活经历、品位决定了你的审美。

比方说有的道具在我这觉得很美,可能在有些导演上觉得这是一个破烂,我觉得这个颜色我特别敢用,黄、蓝各种很奇特的组合,但是对于很多导演,甚至摄影师来说这个太跳了。

所以我觉得也不是有意识地去做,就是自己的一个审美很自然地融进去了。但比方说你说的有一些过场,我觉得这是有意识的,因为我自己很喜欢在每一场中间有一个过程,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导演成熟到一定阶段会去注重的事情,目的很简单,希望大家不要困,希望大家注意力还一直跟着你,所以一些巧妙的过场戏还会让大家继续看下去。

网易娱乐:《非常完美》票房特别好,大家很意外中国还有这么洋气的商业喜剧,是不是那次成功才让你确认你的风格化是行得通、而且可以一直玩下去的?

金依萌: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因为我还是挺相信一件事:我在美国学的电影是讲故事的技术,但一个导演不能永远吃老本。能生存下去就是得有自己不一样的地方,既然大家喜欢就继续用,但是我试图每一次做不一样的东西,因为太重复了大家也会觉得很无聊。

比方说在《非常完美》里面我有一个360度的过场,是苏菲说“我帮你办一个画展”,然后起身站起来这样转了一圈,大概六、七个画面每一次一个过场其实都是一个时间点。

这次我也做了一个360度,但是我不希望做一个特别卖弄手法的导演,因为任何一个不贴合实际的或者不符合人物当时的那种心态和心境的东西都是造作的。比如说我们里面有钻地缝和墙缝,还有天塌下来,那一刻用象征的手法,我们都有这种体会,就是太丢人了,想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那我就把它表现出来。但是我不会牵强地用在一个根本不需要情景的状态下,导演要找风格,同时还不能不切合实际,不管怎样所有的手法要为故事和人物本身去服务。

谈演员:我要带出范冰冰心里的小女孩

网易娱乐:米雪这个人,除了范冰冰,你有没有考虑过别的人演?她过去的角色大多是苦情或者质感比较重,不太拍比较可爱的角色。

金依萌:我是觉得每一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作为导演你怎么样去把它挖掘出来。我相信女人觉得安全的时候、被爱的时候或者在爱别人的时候,她会把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带出来,我的工作就是怎么样告诉她很安全,你出来吧!随便出来玩,这是你的游乐场,这是拍喜剧特别重要的。

我写这个角色的时候,没有想过别人,范冰冰非常适合是因为拍《非常完美》的时候我已经跟她一起经历过,我记得很清楚她拍切萝卜的动作,还有一场她跟苏志燮的戏,她找照片,然后说"把这个东西给我扔了",头发这么一甩。她是可以做到完完全全把自己撕碎了、重新再组装起来,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潜质和能力。

网易娱乐:她在里面要么特别性感,要么特别傻,哪部分更好拍?

金依萌:我觉得一旦这个人物可信,观众会自然觉得她可爱或者性感。所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从剧本本身出发,让她成为一个很可信的人物,再加上她那些傻得冒泡的行为,你就会觉得她很可爱,她的性感里带着一种可爱的性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喜剧是有一个性感萌喜剧,而不是说纯的性喜剧,我们并没有试图去做这样一个东西。

网易娱乐:很多镜头是属于必须得很私密的情况下才做得出的那种表情。但是我觉得她在镜头里面还是很自然,而且有的地方性感的同时还挺好笑的。

金依萌:对,当大家都进入一种玩的状态,她什么都会给你的,因为她觉得是很安全,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别人也是处在一种很癫狂的状态,那就闹吧!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觉得演喜剧片一定要有一种不要脸的精神,你希望你的演员在现场不要脸,你必须自己也不要脸,你必须要把所有团队已经全部热身,已经都很不要脸地等着就位。

网易娱乐:你们得做什么才能做到那么“不要脸”?

金依萌:开玩笑,天天来就闹,各种玩笑,就觉得已经进入这种氛围,拍什么你都不会觉得很别扭了。

网易娱乐:范冰冰其实比你想象中还放得开?

金依萌:那当然了!拍《非常完美》的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她可以颠覆她自己所有以前的东西,而且我相信在她个性当中也有这种(特质),她平时的造型很大胆,任何一个愿意尝试新的东西的人都会特别有突破的。

网易娱乐:给她选这几个男搭档,是得在确定她能来演之后才能帮她挑吗?

金依萌:其实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已经想过一些演员,我们很幸运,这一次多数来的演员,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第一人选。

网易娱乐:黎明也是吗?

金依萌:黎明还真不是,他那个角色对我有一点点模糊的,每个人心目中这个人都长得不太一样,因为你的经历也不太一样,但是直到他出现以后,我就觉得这事挺清晰的了。挺可爱的,他来的时间相对晚一些,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进入癫狂状态,他来了以后我发现这些人都已经很不正常了,那必须要融入进来,所以他也就很快地进入到这种状态里。

网易娱乐:相对范冰冰来说,会不会黎明的表现更让你意外?

金依萌:其实说句实话是这样子的,任何一个演员把他自己交到一个导演手里,都是会迟疑一下,不管以前合作过没有,特别是前三天,这是一个危险期,他要看一看到底你想让我走多远,或者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要的这个戏剧程度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记得黎明刚来的时候,我也是给他先看了一些我们已经拍的一些戏,我们想让他心里先有一些概念,我们是可以走这么远的,所以你可以随便来。

我们每一次有新人进来的时候,都像欢迎新队员一样。我们像一个精神病院,新来的人要适应一下,但是骨子里每个人都想开心,生活很累,为什么不来拍一个开心的戏?而且你拍的那么开心,给大家看的也非常的开心,我现在特别有拍喜剧的心态,我知道我也给别人带来快乐,那种成就感是非常好的。

网易娱乐:你会发现黎明其实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底线吗?

金依萌:对,因为我们拍的天数实在不多,真的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跟他在一起,当然没办法,它还是浪漫喜剧,所以浪漫还在前面,我们还要花很多时间在李治廷身上,但其他那几个都很可爱,包括蒋劲夫、丹尼尔·亨利、黎明都是非常好的演员,我真是希望把他们的戏都能扩得在多一点,这样会更好玩,可是没办法。

网易娱乐:你在剪的时候比较不舍得谁的戏?

金依萌:我们几乎没剪掉什么,我们剪掉的最多的是他们从农舍顶上掉下来之前的那一段,还好我们真的没剪掉什么。

网易娱乐:我自己感觉丹尼尔那部分有点长。

金依萌:其实我们最开始想过把我自己那场戏剪了。在最初的一稿是这样的,因为其实我出不出来并不会影响到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那个大约是8分钟的戏,在放粗剪的时候我们一些制片人就说,那是最搞笑的一场戏。如果这是在好莱坞,有可能这场戏就不存在了,但其实倪虹洁逆袭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场戏,虽然他可能对剧情没有特别强烈的推进,但是对一个喜剧片,那是大家会记住的一场戏,有的时候也要违背一些规则。

网易娱乐:那怎么想到自己去演那个太太?

金依萌:其实当时我们想找一个大明星来客串一下,也考虑过很多很有名的演员,但最后人家都没说愿意来客串。我们觉得一个人一定要气场足够大,胜过冰冰,我觉得在国内这样的人不多,也不一定愿意来客串那么短的时间。可能得用一个新人,大家就说算了,依萌你就来嘛!因为我天天在现场也是疯疯张张的,以前也演小品、喜剧,所以当时就想反正就是一天的事嘛!就去演一下吧!反正台词我都记得住,其实并不是计划好的事情。

网易娱乐:范冰冰在现场会自由发挥吗?

金依萌:又说回来了,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住着一个很坏、很可爱的小女孩,她是有的,所以当她已经把自己变成米雪的时候,都是她在发挥,当然就是哪些词她都会记得住,但是我相信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个动作已经是她自己了,她已经和那个角色融合在一起了,这也是我一直在试图去做的事情。

网易娱乐:李治廷普通话念白不是很熟练,你觉得他不可替代性的特质是什么?

金依萌:他实际上是一个天生有幽默感的人,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挺不着调的,不停地闹。

网易娱乐:露屁股那一段是真的没有穿吗?

金依萌:当然穿了,他就是把裤子拉下来一点点,而且黑乎乎的,也没有人看见,他还老说人家看到什么,因为我要看的话只看监视器,在荧幕上没有出现上的东西我都看不见的。而且我记得很清楚,他在拍的时候,我过去跟他说话我是这样(捂眼)挡住他的下半部的,因为他的裤子穿得也很紧,还是肉色的,我还希望保持一种距离的。

叶敏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