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2013-10-10 18:39:22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上映后,片中东岛人使用的各种神秘蛊术成为所有观众的兴趣焦点。蛊术究竟是民间传说,还是怪力乱神,科学有没有办法解释?电影中的蜣螂蛊是否真的存在?童子尿有没有被用于治病?网易娱乐尝试带你了解神秘的蛊术。(文/卡卡)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上映后,片中东岛人使用的各种神秘蛊术成为所有观众的兴趣焦点。蛊术究竟是民间传说,还是怪力乱神,科学有没有办法解释?电影中的蜣螂蛊是否真的存在?童子尿有没有被用于治病?网易娱乐尝试带你了解神秘的蛊术。

《狄仁杰》中对蛊毒的描写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图为中蛊的金汎同杨颖相认的剧照。)
《狄仁杰》中对蛊毒的描写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图为中蛊的金汎同杨颖相认的剧照。)

什么是蛊术?虫蛊传说较多

所谓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在湖南湘西苗族地区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根据《本草纲目》的记载: “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即捉百种毒虫,放于一罐中,上一些特殊药草来激发凶性,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一只没死的,会将其他毒虫都吃掉,并吸收其他毒虫的毒素,功力大增,成为制蛊用的鳌虫。

蛊可以分为四大类:虫蛊、情蛊、血蛊、巫蛊。四类蛊术中,似乎只有虫蛊一定的科学道理,并能听到比较多的传说。其余几种蛊术因过于玄幻,真假基本无从考证。

虫蛊,又称药蛊,主要用毒虫、药草为原料而制成。这其中,虫蛊的故事流传较多。徐克历来对虫蛊颇有兴趣,其处女座《蝶变》中的杀人蝴蝶似乎就是一种对蛊虫的运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见光死”的小虫,也属蛊类。这些故事虽有一定夸张成分,但根据导演介绍这些题材皆来自民间的传说。

情蛊,主要是在男女恋人之间运用,早年间桂治洪的电影《蛊》中,就讲述了一个负心汉被女子下情蛊的故事,相传情蛊需要10年练就,女子将情蛊放在心爱的人身上,对方就会爱上自己。但一旦对方对感情不忠,就会受到各种折磨后死去,如果男方中情蛊后又与其它女性发生性关系,则男方与小三会相继死去。

血蛊,蛊中最残忍的一种,主要用与人体有关的原料制成的蛊,《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蝙蝠岛上的毒花下的蛊,就是用活人来培育蛊苗的血蛊。

巫蛊,又称意蛊,主要靠巫师、蛊婆的法术、巫术来施放的蛊。

《狄仁杰》中的蜣螂蛊医书上有记载,但是童子尿不可解蛊。
《狄仁杰》中的蜣螂蛊医书上有记载,但是童子尿不可解蛊。

蜣螂蛊确有其蛊 童子尿不解蛊但能治病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东岛人培育蜣螂蛊,放入贡品雀舌茶饼中。宫内官员初饮此茶会感到精力充沛,但长期饮茶后会发现每到夜间就会腹痛,需再度饮茶方能缓解疼痛。狄仁杰使用王溥太医的方法为大臣解蛊后,大臣的口中爬出无数蜣螂。那么在蛊术记载中,真的存在蜣螂蛊这种蛊吗?

唐代名医王焘(难道是《狄仁杰》中太医王溥的原形?)在其著作《外台秘要》中就记载了关于蜣螂蛊的内容:蜣螂蛊,得之胸中忽然,或哽入咽,怵怵如虫行,咳而有血方。服獾肫脂即下,或吐或自消也。又方:但取产妇胎衣切之,曝干为散,水和服半钱匕,五毒自消。(第二十八卷 蛊毒杂疗方五首-崔氏五蛊毒方)尽管蜣螂蛊确实存在,但根据《外台秘要》的记载,蜣螂蛊的解蛊方法中,似乎并没有电影中喝童子尿的一方。

不过童子尿在古代医学中一直有被用于治病却是事实。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人尿(童子尿)气味咸,寒,无毒。主治寒热头痛,温气。童男者尤良。李时珍记录到:“尿,从尸从水,会意也。方家谓之轮回酒、还元汤,隐语也。”意思是小儿为纯阳之体,代表著无限生命力的阳气、元气充满全身,尿液是肾中阳气温煦产生的,虽然已属代谢物,但仍然保留著真元之气。

在我国浙江金华的东阳,每到开春,农村里都会煮童子蛋。老人说吃了这个蛋夏天不会中暑,春天不会犯困没力气,一般东阳人都吃过的,从小就吃。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幼儿园里就都是排队接童子尿的。对此现象,杭州市中医院的中医博士何迎春解释道:关于小便,只有古书上有过记载,当人突然休克、昏迷时,用小便和其他中药一起煎煮服用。但仅仅小便煮蛋,没有营养价值,至于能防中暑,更没有科学依据。

花都。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蝙蝠岛上的毒花下的蛊就是用活人来培育蛊苗的血蛊。

蛊术是否真的存在?苗族医学有涉猎

由于蛊术常与鬼神之事有所牵连,因此对封建迷信内容严格限制的内地影视、书籍等文化传播品中,除了用于批判封建迷信的《走进科学》类节目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哪些途径,可以让蛊术为普通人所了解。直到近年来,天涯、豆瓣上一些自称苗人后代的网友,将神秘的苗族蛊术传说在网络上进行连载,而爆红的网络文学《盗墓笔记》《鬼吹灯》等,也对苗蛊内容有所提及,这让广大网友对神秘的蛊术有了初步的了解,也让苗族蛊术在人们的讨论声中愈显神秘。

苗族的蛊术与苗族的医学一样神秘且另类,中国南方各省的苗族地区居民,几乎全部相信蛊术的传说,只是信的深浅程度有所差异。苗族善用蛊术的人往往也是当地的医生,而苗医的很多制药配方如今都已被现代医学确认有良好疗效,并被批量生产。苗族医学认为毒、亏、伤、积、菌、虫是导致人体生病的六种因素,其中的 “虫”也是苗蛊运用的核心,根据《本草纲目》 记载:“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如果抛开与鬼神通感的部分,蛊术在苗族或许是存在,并广为流传和信任的。

中国的香港地区,尤信鬼神之说,蛊术与泰国盛行的降头术,历来是成了很多香港鬼片喜欢涉猎的题材。由此可见,不管蛊术是真是假,但是放蛊的人却像泰国的降头师一样,是真实存在的。

解蛊一般都遵从中医经络的原理。
解蛊一般都遵从中医经络的原理。

“放蛊”有“反噬” 解蛊遵循中医经络原理

想要通过在茶叶中下蛊一举捣毁一个国家的中枢命脉,这听上去似乎和现代生化武器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厉害,为什么打仗还要去用枪,直接弄点虫子给大家下蛊就好了?这就是生化武器与蛊术的区别,生化武器归根结底是一个人的行为,说白了就是单纯的投毒。而蛊术则有“放蛊”也有“反噬”。相传苗族的蛊术,几乎所有都有反噬。所谓反噬就是自己被自己养的蛊吃掉。制蛊过程中会被反噬,制蛊之后却不放蛊虫出去害人也会被反噬,放蛊却被其他蛊师破解,则会被加倍反噬。因此苗疆的蛊师大都行事低调,并不随意放蛊,即便放出去,如果不是有深仇大恨也会尽早收回,以免夜长梦多。

放蛊与反噬很像哲学中所讲的因果报应,具有很强的宗教色彩。尽管所谓“反噬”难以考证其真假,但至少从精神上给了蛊师以道德的约束。从这个意义上说,蛊术并非单纯的生化武器,而是有着自己的精神和使命感。

蛊术通过饲养毒虫来达到下蛊的目的,蛊师解蛊却大都遵循的是中医经络的原理。苗族医学认为毒、亏、伤、积、菌、虫是导致人体生病的六种因素,其中的“虫”便是蛊术的核心。苗医又将病症归结为:症、疾、风、痧、惊、翻、仆、经等。认为疾病的病候共有:积毒病候、雄毒病候、恶毒病候、疼痛病候、急 热病候、急冷病候、内冷病候、火毒病候、泻肚病候、胃弱病候、交环不和病候、亏损病候、风冷气水毒病候、气壅病候、外漏病候、危急病候、混杂病候共17 种,我们可以从中看出苗疆巫医与当代中医所推崇的理论几乎无异。

苗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巫医一家,神药两解”,“巫”在苗疆指的就是会使用蛊术,甚至可以通过“虫”通灵的巫医。这是苗疆很有地域性的民间医药特点,特别 是苗族地区不管过去还是现在都普遍运用,受到社会的认同,并出现了不少巫、医结合的高手。因此,在《狄仁杰神都龙王》中,下蛊的是东岛巫师,解蛊的却是宫廷太医。

廖婕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