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健玩转80后脱口秀:相声圈太陈旧

2014-05-04 15:38:00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广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 王自健玩转80后脱口秀:相声圈太陈旧

《今晚,80后脱口秀》受年轻人欢迎

王自健

羊城晚报记者 孙毅蕾

[王自健段子精选]

把《西游记》倒过来看,其实更精彩:如来派师徒四人带上八部天书去东土大唐传教,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打来打去发现人家都是有后台的,八戒和沙僧觉得太黑暗了,一个躲进了高老庄,一个钻进了流沙河,只有悟空坚持正义一路斩妖除魔护送师傅东去传教……最终在花果山的山顶化作了一块石头……

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和一个不成熟的女人,注定是一场闹剧;一个不成熟的女人和一个成熟的男人,也许是一场正剧;一个成熟的女人和一个成熟的男人,是一场喜剧;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和一个成熟的女人……那就是傍富婆!

相声分碟版的和枪版的,我们这就是枪版的,因为我们这有笑声。

我一直说,笑话是loser的游戏。有美女看,谁还听笑话啊!有美女看,谁还讲笑话啊!

王自健,东方卫视《今晚,80后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这档每周日深夜播出的脱口秀,冠名广告价格堪比黄金档节目。而在以80后白领为主的收视人群中,王自健的粉丝并不局限于上海和北京,每一个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都能在他的段子中获得共鸣和欢笑。

王自健的人生,并不像同龄人一样简单平顺:1984年出生于北京,从小被父母送到中央电视台蒲公英艺术团相声班“托管”;从小“厌恶老师”,讨厌别人“居高临下对你说话”,揶揄权威、调侃生活慢慢成为他的本能;从小理想是考上清华,但高二就辍学回家;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力,虽然考上大学,却只能学文科;当了白领有房有车后,想重拾理科工程师梦想,却又不知不觉迷恋上舞台……

日前,王自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他说,脱口秀在中国并不是个短期内可以蓬勃向上的行业,但观众笑声累积的成就感,让他想成为“中国的大卫·莱特曼”。

A 当白领的经历,让我知道面对的观众是谁

羊城晚报:你大学毕业后,当过电视编导、广告公司文案,后来为什么决定辞职,全职做相声?

王自健:因为生活的压力需要排解。北上广白领的压力都很大,而我作为一个北京土著,不用买房子,当工作无聊、没太多压力时就想去干点儿别的。我2005年9月辞职,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温习,申请国外大学。复习空闲时,我会跟朋友们一起说说相声当调节。后来去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准备相声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舞台给人的那种迷恋感特别强,一不留神就以说段子为生,然后就走不了了。

羊城晚报:当过白领,对当脱口秀主持人有什么帮助?

王自健:有过做白领的经历,就可以把那些东西融入到段子里,如果没有那些经历,我不会知道面对的观众是谁。

羊城晚报:《今晚80后》受众的构成是怎样的?

王自健:25岁至45岁。一些90后、95后接收和吸收信息的能力比80后还要快,所以他们也逐渐成为我们的主要收视人群之一。

羊城晚报:节目“话题+情景喜剧+嘉宾”的模式,如何确定的?

王自健:国外一些有名的脱口秀都以嘉宾采访为主,但在国内很难做到。所以我们跟嘉宾的互动更像小品,双方都说好互相的诉求,我们写脚本。参加节目的嘉宾中,国外的大牌特别愿意配合,比如莱昂·里奇、亚当·兰伯特;港台艺人配合度也比较高,比如台湾的主持人阿KEN、方大同、卢广仲;内地的艺人配合度相对差一点,但尚雯婕就挺不错。

羊城晚报:你在脱口秀中经常提到的小伙伴蛋蛋、赖宝、建国,真实存在么?

王自健:都是真实存在的人,是我们的编剧,但事情都是虚构的。这样做有两种考虑:一来希望大家能够记住背后的编剧;二来需要人物配置,将情景喜剧化。将这些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故事用喜剧的形式表现出来,非常贴近观众。

羊城晚报:你经常说自己是“妻管严”,是虚构的么?

王自健:老婆真实存在,事情是虚构的,我觉得这是现代男人的特点,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愿意说自己是“妻管严”,比如把“老婆”说成“我家领导”。这大概是80后的一个符号,可能是怕麻烦,吵架特别累。

羊城晚报:生活中你是什么样的老公?

王自健:我是为数不多的、台上台下一个样、最幽默睿智英俊的老公。我老婆很爱看我的节目,但不算粉丝吧。(笑)

羊城晚报:觉得自己是个读书人么?

王自健:是吧,但不纯粹,还是有现实人的痕迹。我没有读书人不满的情绪,也没有现实人那么不憧憬。

B 相声圈太陈旧,我是唯一活在当下的相声演员

羊城晚报:你28岁时才拜侯耀华为师,其实你小时候就学相声,为什么没早进入这个圈子?

王自健:我三年级就上过电视台表演相声,但是感觉相声圈太陈旧了,一起学的人,就算是80后,平时也跟老一辈一样玩些手把件儿。我兴趣不同,特别难以融入。后来再回去说相声时,我发现,我是唯一一个活在当下的相声演员。

羊城晚报:侯耀华曾说不看好你的脱口秀,为什么?

王自健:他不想给我树敌,也不希望我膨胀。我师父会把很多方面都帮你考虑好,你听的话和不听的话用两种说法说给你听,他的那个评论就是对我的一种保护。

羊城晚报:相声圈特别复杂吗?

王自健:并不是,相声这个圈子里的人普遍受教育程度低,所以大家都比较单纯。而且大多数从业者活在体制内,衣食无忧。

羊城晚报:你觉得现在相声圈创新程度高么?

王自健:不高。一方面是因为相声作品的作者断代了。曾经写过很多好相声的人,现在有吃低保的,有三餐不济的。演员可以拿着作者的段子出去走穴,但是不给作者钱,于是作者挣的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作者写的新段子不好笑,演员就还是说以前的段子,于是产生一种恶性循环。

C 段子需要思考,而不是靠本能就能说出来

羊城晚报:脱口秀中的段子,从何而来?

王自健:看到好的段子就买,这是最初期的方法,是当年台湾李立群先生给我的建议,他在台湾做脱口秀的时候,借鉴的是美国脱口秀明星罗宾·威廉姆斯的做法。威廉姆斯在全国有两三千个写手,平均一个州有三四十个,写手想到好玩的点,就写下来寄给威廉姆斯,威廉姆斯看了后觉得能用,就给写手寄钱。之后美国的脱口秀界也没有逃出过这样的架构。

我们也是差不多的模式,大家都不是全职做,每集把主题和可发散的点发给写手。写手们联系身边发生的事儿,写出各地笑点不同的段子。他们写出来的东西通常是不能直接用的,我们有一个核心团队——蛋蛋、建国、赖宝、我,还有导演——我们会对这些段子进行汇总筛选和加工。

羊城晚报:脱口秀主持有哪些技巧?

王自健:我是一个脱口秀艺人加主持人。喜剧幽默是精确的,慢一个字,多说0.5秒,都不会有人笑。段子是需要思考的,而不是靠本能说出来。这一套是可训练的,平时说话就要变得好玩。

羊城晚报:如何保持创新动力?

王自健:观众的笑声累积成就感,成就感推动创新力,这种感觉让我停不下来。我去了美国见到大卫·莱特曼制作团队的一位成员。他说大卫·莱特曼就是这样,用这种成就感推动自己的兴趣继续下去。名气越来越大,能把人逗笑的压力就越来越大。莱特曼脱口秀至今一共做了40多年,我希望自己也能够做很久。

羊城晚报:相声和做脱口秀,你更喜欢哪个?

王自健:二者的根本区别是一个人说还是两个人说,还有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区别。相声要两个人,更难练,但更容易出效果。相声和脱口秀我都喜欢,没有区别。我已经到可以自然切换的阶段。

羊城晚报:你觉得中国脱口秀将来前景怎样?

王自健:脱口秀要做好,得把成本更多消耗在编剧身上。年轻人如果在大一时就确定想做脱口秀,大学四年里可以多看书作储备,有意识锻炼自己,等到工作几年以后,也许就作好准备了。但电视节目的版面非常有限,大多数电视台的这类节目是靠低成本在做,所以这不是一个短期内就能蓬勃向上的行业。

netease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