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面对面]华晨宇:娱乐圈里苍老的小孩

2014-09-18 01:02:29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华晨宇出道不足一年,“富二代”“姐弟恋”话题不断人气居高不下,真算得上是个“奇迹”。《超级面对面》第70期对话华晨宇,网易云音乐全平台播出。

网易音乐独家报道 很少有歌手能在未发片前,就举行大型歌唱并成绩斐然;也很少有歌手,能以相对“闭世”的姿态却常居娱乐头条。但他却做到了——2013年《快乐男声》的总冠军,别人眼里集呆萌暗黑于一身的“火星弟弟”,陶醉在自我世界里爱唱“无字歌”的90后。他就是华晨宇,出道不足一年,“富二代”“姐弟恋”话题不断人气居高不下,真算得上是个“奇迹”。《超级面对面》第70期对话华晨宇,网易云音乐全平台播出。

谈首张专辑:最初叫《40码》

“卡西莫多”,《巴黎圣母院》里“钟楼怪人”的经典形象,成为了华晨宇首张专辑《卡西莫多的礼物》的主旋律。据悉,华晨宇从头到尾全程参与制作,除三首原创外,其他歌曲是他在近2万首DEMO小样中仔细筛选出来的。

网易音乐:首张专辑《卡西莫的礼物》怎么想到用这个名字?

华晨宇:最早之前想的是另一个题目,我一开始想的是叫《40码》叫专辑的名字,这个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讲的就是40码其实是我自己的鞋码,我的意思就是说每一个人其实他不需要拥有太广的天地,因为你只有两只40码的脚,只需要站在这么一个位置就够了。其实你不需要拥有特别强烈的要达到什么目的,或者怎么怎么样,只要顺其自然活着是很好的,怎样都可以很开心。因为你只要站在这里,你就是存在的,你就是有价值的。

网易音乐:怎么想到卡西莫多这个形象?

华晨宇:首先我很喜欢,因为这个词不是我写的,但是这个词我拿到的时候,看到题目的时候,我是很喜欢的,因为它跟我当时想要的感觉是一样的,跟我的那幅画也很贴近,我的旋律的线条也很贴近,其实我这个旋律是带点古典色彩,我当时跟郑楠老师说编曲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跟他说,我想把它编的带点古典的感觉。所以,我要用的音色会偏古典,比如他弄了一把尼龙的吉他,是古典吉他和一个古典钢琴配在一起。我也跟郑老师说,我想走一个双生部的前奏,所以听起来特别带点古典乐的感觉。

(《卡西莫多的礼物》这首歌)我自己写完之后,我就想要一个这样的词,有一种卡西莫多,他就是一个怪人,你听到卡西莫多,知道这个人,但凡看过《巴黎圣母院》的应该都知道,也是第一反应想到就是教堂,钟声,敲钟人,欧洲,然后文艺,然后就是古典。这些画面都会印在你的脑海里面。再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在我眼里虽然他的外表不被外界所接受,但是他的内心是一个很纯洁,很善良,非常美的一个型。我觉得就跟很多的小孩子是一样的,很多小孩子为什么能够那么天真无邪地去笑,开开心心地玩,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太多负担。他们所认为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我放肆地玩,放肆地笑,放肆地开心,放肆地哭,就是一种很纯净的心灵。反而越长大之后,越被外界传递给你的知识给了太多之后,你却会有很多的不可以,有很多不能做的东西。好比我不能够随随便便大笑,在特定场合不能随随便便哭或者怎么样,觉得这样不雅观或者怎么样,觉得有点没有面子也好,或者不够酷、不够帅。我就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活着的意义。

网易音乐:希望通过这张唱片传递出这样的想法?

华晨宇:对,我就希望大家能够知道,我专辑名字用的是这个名字,因为我喜欢这么一个人物。大家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让大家学会接受那些所谓表面不好的东西,在大家眼里,所谓的不好看的东西,可能也会有它的美的点在里面。任何的事物都是有两面性嘛,所以学会看到它好的一面,我就是想把它的这一面告诉大家。

谈自我:不太喜欢见光

“夜晚传来钟声,风熄灭了蜡烛,钟楼外他的歌声,回荡夜空 ,镜子里的怪物,穿着同样衣服,在无助眼神之中,是无边的孤独”这首《卡西莫多的礼物》以唯美简单,带有故事画面的歌词深深打动华晨宇,而且唱的也特别贴合,特别贴切华晨宇的个人特点,传达内心善良孤独,却拥有强烈真挚的爱而无法表达的痛。

网易音乐:这张专辑风格多元,也有比较暗黑的内心的想法呈现?

华晨宇:对,因为我这个人我的性格是这样,我很开朗,我很乐观,我是很乐观的一个人,但是我一个人长期在一个不见光的地方长大,就像我自己不太喜欢见光,我在家里的时候,工作人员每次来我家里的时候,我家窗帘永远都是拉上的,永远没有拉开过那个窗帘。白天在家有时候会开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待久了,可能我自己喜欢这样的环境,所以我会写出来的音乐会有这种感觉。

网易音乐:你之前有过轻度抑郁的状况吗?

华晨宇:不能说是抑郁,应该说是我自己很享受,我喜欢一个人,不是说抑郁吧。我出道之前不太喜欢交朋友,我觉得很麻烦,我是一个很懒的人,我觉得交朋友好麻烦。因为我要去交朋友,我还得去认识你,还得了解你,可是我又对你没兴趣,所以我就觉得好麻烦。所以我喜欢一个人在家里面,而且我很享受,我觉得这个时候的我是很放松,很自然,很自由的,没有太多复杂的事情围着我。

网易音乐:你喜欢独处的状态?

华晨宇:对啊,就是我很开心,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特别开心,我可以想干嘛就干嘛,我不一定非要去做音乐。我起来就可以坐在沙发上坐着,可以坐着坐一天,我也可以不听音乐,我可以不弹琴,我可以去做别的,我可以打打电动,看看电影或者放空。就是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不一定非要出门这些,所以我觉得很享受。

网易音乐:出道到现在还是不爱社交吗?

华晨宇:对,我到现在还是喜欢一个人在家,这是我最开心的。所以我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我一般能不工作就一定不会工作,我不会要求经纪人给我找事情做,我不是那种闲不下来的人,我是能闲一定闲着的,能让我睡觉我一定会睡觉。反而天天给我事情做,有时候我还会去拒绝。

网易音乐:面对密集的工作,会不会觉得应接不暇?

华晨宇:也不会,当我决定要进这个圈子开始,我就已经调整好所有的心态,就是我会在这个行业里面找一个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去生存,去生活,并且能够让自己活得开心,这是我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会让自己哪怕我很累,但是我会让自己用一个好的心态面对它,并且在做的过程是很开心地做。我不会让自己带着情绪或者很不开心地做一件事情。

网易音乐:已做好在娱乐圈生存的准备吗?

华晨宇:我不知道生存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出道到现在虽然不到一年,这将近一年里面,我每天过得都挺开心的。做的很多事情是我喜欢的事情啊,比如出这张专辑,这张专辑里面有我写的歌,有我挑的歌。那段时间我每天在家里听,因为我刚刚说这张专辑里面,剩下的除了我写的三首以外,剩下的七首歌是从两万首Demo里面挑出来的。那个时候我每天在家听歌,一起来就听歌。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没有觉得这是任务,这是我享受地在听这些东西。

谈走红:我不会变

“火星弟弟”是华晨宇最鲜明的标签,让人觉得很炫酷。但他自己却从没认可过这个称谓,因为他多元且单纯,一个标签并不能说明他的全部。他不是简单的小清新,也并不清新,还常常暗黑;他不是笨拙的小弟弟,他一点也不笨,不过是自愿活得像一个孩子。所有正常人觉得重要的事,他都觉得不重要,懒得学会而已,这是近乎强势的自我选择,就这么活,即使跟全世界不一样。

网易音乐: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你了,你有走红的烦恼吗?

华晨宇:我第一次我在比赛的时候海选播出的第一天,相当于我第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亮相,第一是有烦恼的。因为我一夜之间被很多人认识,又有很多人爱我的也有,讨厌我的也有,就是被很多人认知了,那一天我是有烦恼的。因为我不太喜欢被那么多人爱,我觉得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我不爱交朋友。我当时有一天接受不了大家都去喜欢我,因为我看了一些留言之后,太让人感动了,太温暖了,那些爱你的人给你的留言都是特别温暖的留言,让我看了之后就特别感动,而且他们送的东西,他们为我做的事情都是很感动的事情。我就会很压抑,压抑就是我觉得不知道怎么回报他们,我不可能在网上每个人回复、留言,这样不太可能,因为几万的评论不知道怎么回。那我每天都不用工作,不用唱歌,我只回评论就行。我又做不到,所以后来我就找到一个最舒适的方法,就是我想通了,他们在做他们力所能及爱的方式来爱我,他们做他们能做到的,我就用我能做到的事情回报他们,那就最简单,就是上台展现出一个最自由的我,并不是站在台上让自己困住,而是一个最自由的状态,我只要开心,他们就开心,他们无非要的就是这样。他们不希望我难过。所以我上台的话,我唱自己喜欢的歌,我会很兴奋,我会很开心,如果唱自己不喜欢的歌,我就会去敷衍,敷衍地去唱,但是我不会不开心,我不会抱着情绪唱这首歌。就是带着不开心的那种,觉得我就是不想唱这首歌,你还非得让我唱,我还是不想唱。我不会抱着这种心态,要唱,好吧,我就唱,我就站在台上唱,唱完之后OK走了,但是我心情还好很好的。所以,这样我的歌迷也会对我很放心,他们放心,我也就心情很好。

网易音乐:出道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发唱片和开演唱会,对于很多成名的歌手而言,可能是一辈子的梦?你会不会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华晨宇:(发片连开两场个唱)不可思议,我没有想那么多,我也不知道其他艺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不关注这些事情。其实很早的时候就说过可能会出专辑,但是先收歌,具体没说要出专辑还是出EP。刚过年期间我就开始听Demo了,但是不知道是出专辑还是出什么。但是快男全国巡回演唱会结束之后,公司有找过我说要不要开演唱会,我说要开演唱会,我说这次我要开。第一次找我开演唱会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我没有作品。第二次再找我的时候,我就说我要开这个演唱会,是因为我在巡演的时候最后一场我跟歌迷之间有一个约定,他们在等我个唱,我说这个日子不会让他们等太久。所以等我再回公司的时候,公司说可能考虑给我开个唱,我就同意了。我说但是我在开这个个唱之前我要出一张唱片,因为我必须得有作品,必须得有足够的作品来撑起一场演唱会,我不可能一场演唱会全部都是翻唱。所以我就决定要做演唱会,也决定要做专辑。

网易音乐:当“火星弟弟”、小鲜肉等这些标签贴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觉得是负担吗?

华晨宇:不会,我还是从海选的时候,就是湖南卫视给我贴了一个标签,就是“火星弟弟”,这也是我最红的一个标签,一直到今天。因为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我是“火星弟弟”,没有说我是火星来的。但是这些标签其实只是为了方便大众记住我,我觉得有没有标签对我来说都行,因为外界给我贴标签,比如呆萌也好,什么暗黑也好,什么黑暗大boss也好,什么主唱大人也好。其实这些东西对于我的歌迷来说,其实我所表现的当时那样一个状态呈现给他们的一个直观感受,所以他们当时觉得我就是这样一面,觉得花花这个时候好可爱,花花这个时候好腹黑,花花这个时候好贱,花花这个时候好像一个神经病。这是我当时的一个状态给他们呈现出来的,但是每个人都会有很多面,就是我在当下什么样的心情我就会用什么样的状态呈现,这是我当时想做的东西。因为我不需要时刻去耍酷,我不需要时刻让自己很端庄,觉得就是一个很爷们或者怎么样的样子。我不需要注重自己的形象,我想穿拖鞋的时候就穿拖鞋,我经常穿拖鞋在歌迷面前走动,他们甚至说我天天万年不变的一双拖鞋。但是我无所谓,因为这就是我,我活得很随意,我不在意外界对我的评论,所以我才敢这样去做。比如我在跟你开玩笑,我跟你关系好,我跟你开玩笑,我有时候在你面前撒撒娇什么的,这是因为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聊天聊得挺好的,撒撒娇的时候这个谁都会有这样的一面吧,但是只是很多人觉得在镜头面前或者是在公开场合觉得不应该这样,觉得我就是应该树立一个我酷炫的样子,其实我也可以这样做,我可以时时刻刻在人面前,在镜头面前就是很帅的样子,不是帅吧,就是装酷的样子,这个很简单,这个对我来说,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情。装酷无非就是你很冷静,让自己头脑很清晰,就像我现在坐在这跟你聊天,你觉得现在的我呆萌吗?所以啊,所以我只是很随意而已,我不在意外部给我的标签,因为他们只是想记住我。

网易音乐:你一直在提自由,随性,这是你的的生活准则吗?

华晨宇:对,我不会变的。因为从我高中的时候,当我自己开窍的那一天,我就觉得我不会再变了,我也不准备变,不管是外界也好,或者环境变化也好,永远都是环境在变,但是我一定不会变。

网易音乐:你会觉得自己特别早熟吗?

华晨宇:早熟啊,这个倒不算,我也没觉得自己很成熟,我只是觉得我找到了一个让人自己活着很舒服的方式。但是这个方式在我眼里,不一定是成熟的。也许我在很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很幼稚的人,觉得你连个目标没有,那你是不是很幼稚,那活得跟三岁小孩一样,根本不知道目标是什么。其实是一样的。我只是觉得我这种方式对我自己很实用,但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不一定很实用。我按照这个方式来生活,我很开心,这就够了,我不关心外界。

谈择偶:看对眼而已

华晨宇与许晴因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相识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这对灵魂小伙伴也被广大网友冠以“火星姐弟”的名号。对于是否会以许晴当作找女朋友的标准,华晨宇则予以否认。

网易音乐:自认是很麻烦的人,你会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华晨宇:这个我没想过以后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因为女朋友无非就是看对眼而已。其实像晴姐那样,我跟她之间不是像外界想的那样。本来我觉得挺简单的一份情意,非要最后被外界媒体写成一个什么姐弟恋的,其实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只是我跟她简简单单地聊天,聊天聊得很愉快,只是这样而已。关系挺好而已,不知道外界为什么那么复杂地想这个问题,但是还好,也无所谓。至于我之后找女朋友的话,我只要看对眼了就会找,即使她的性格跟我不是特别搭也无所谓。

网易音乐: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标准?

华晨宇:没有太多的标准,我记得有很多人跟我聊过天说,我找了一个女朋友,可是这个女朋友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可是我就是很喜欢,很多这样的例子,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很多人谈恋爱的时候,都是找了另一半之后,跟自己当初想的不一样。后来我觉得他们说的应该挺有道理的,那就不需要去考虑,为什么要提前幻想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呢,遇到了就遇到了。

李丹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拍出刷爆朋友圈美照 一部手机就够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