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电影梦

2014-10-20 00:30:11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从摇滚泰斗崔健到电影导演崔健,经历了至少十年。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没投资、过审难,还不断地修正自己这个电影梦的方向和形态,让它更容易地通过重重关隘。

[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电影梦

[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老炮电影梦。

网易娱乐10月20日报道 没有一个理想的实现不需要历经磨难,从摇滚老炮崔健到电影导演崔健,这个期间经历了至少十年的时间。崔健的电影梦实际上并不是从他开始筹备《蓝色骨头》开始,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也许是从他成为大卫·林奇的影迷开始。

有人介意自己既有的地位,崔健则不。他不断地推翻自己,并且不怕丢脸。摇滚圈已经将他封神,来到电影领域,把他当做高龄新人同其他年轻跨界导演放在一起比较他也毫不在意。他在音乐和语言上有非比寻常的天赋,在电影艺术上拼的只有“努力”。这些年来他都没有坐享名声,不断地尝试向自己的弱项挑战,从最初诞生将歌曲改编为电影的主意到2014年9月在工体举行《蓝色骨头》的电影首映演唱会,崔健面对的不仅仅是没投资、过审难,他不断地修正自己这个电影梦的方向,修正它的长度和形态,让它更容易地通过重重关隘。

[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电影梦

当时的剧本里还是完整地保留了红、蓝、黄三个部分。

梦的雏形:从黄色骨头到蓝色骨头

电影《蓝色骨头》十年怀胎,时间轴差不多是这样的:2001年,老崔创作音乐剧并萌生创作电影的想法;2004年,老崔已经完成了剧本,并为自己的梦想抢先注册立项;2005年,《给你一点颜色》专辑做完,电影剧本初稿也在等候审查,当时的剧本里还是完整地保留了红、蓝、黄三个部分。那时候宁浩还没拍《疯狂的石头》,老崔的剧本从他那里也得到了不少好主意。

在电影里有一首至为重要的音乐《迷失的季节》。这是崔健自己写的一首歌,出现在他2005年的专辑《给你一点颜色》中,也是2001年他为曹诚渊的现代音乐舞剧《给你一点颜色》做的音乐。崔健在当时声称,这张专辑一共有三种颜色:黄色是流行乐,红色是摇滚乐,蓝色是电子乐,这其中蓝色最为重要,象征着智慧。他曾将《迷失的季节》形容为“黄色”歌曲,因为黄色在《给你一点颜色》中代表的是肉体,是情感,是自然。

这首最重要的曲目《迷失的季节》最终并未成为电影的标题,一方面,崔健认为这个名字听上去太像青春校园电影,有点像“十六岁的花季”;另一方面,由于电影中涉及到了特殊的时代背景,“迷失的季节”也会带来不必要的误读,崔健说他不想探讨太多关于时代的东西,他想要表达的只是情感。

从崔健最初对于这三种颜色的解读,到最后诞生这根“蓝色”骨头,这十几年的时间,已经产生了较大的偏差,尽管最初是以一首”黄色“歌曲为底稿,在十年后的成片《蓝色骨头》海报上,却一点黄色都没看到,十年”洗黄“的艰辛也许难与外人道。不过,《给你一点颜色》这一整张专辑却是《蓝色骨头》剧本的雏形无疑,《城市船夫》、《网络处男》、《农村包围城市》、《红先生》等等,以多线并联的方式从舞台剧到音乐最后翻译成了电影语言。等候审核的时间里,老崔带着剧本走向下一个关卡——“扎钱”之路。

[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电影梦

《蓝色骨头》上演“跨界畸恋”

梦的尝试:一次七分钟的热身

两年过去了,剧本还没过审,也还没有人实质性的表达购买老崔电影梦想的意愿。对于一位摇滚教父的电影剧本,多数人还是保持了好奇的观望,跨界导演在那时还不像今天这样人人趋之若鹜。老崔决定退而求其次,展示自己在电影艺术上的说服力,先做出一点样品来给大家看看。这是他务实的体现。

不过,务实的老崔也没办法改变自己的个性,2007年他抛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尝试的电影作品《修复处女膜年代》,听它的标题就不太可能得到“地上”文艺环境的青睐。这是老崔电影梦的第一次热身,时长七分半,同样是取材于《给你一点颜色》这张专辑,在网络上传播,还得了不少的网络短片奖。从这部3G电影中已经看得出《蓝色骨头》的基本架构,它玩的也是时空交错。一个现代的女孩儿和她父母、祖辈的回忆,焦点放在了关于处女的探讨上,格局与《蓝色骨头》无法相提并论,不过主题更集中,态度更锐利。值得一提的是,那个七年前的短片的女主角就已经是黄幻。

2009年,崔健参与了一个以致敬成都为主题的电影,即他与陈果、许秦豪三人合作的《成都,我爱你》,每人贡献三十分钟时长的短片。这是个命题作文,崔健写的故事还是脱不开童年的回忆,就像《修复处女膜年代》和《蓝色骨头》一样。《成都,我爱你》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亮相,次年,许秦豪的三十分钟短片被扩充为《好雨时节》在内地上映,崔健的部分被砍掉了,原因不详。又一个值得一提的地方是,《成都,我爱你》的海报也是红色搭蓝色,如同《蓝色骨头》一样。

从这些细枝末节上并不能精确地找到《蓝色骨头》的身世真相,此刻剧本还是没有通过审核,一切都在前景未知的孕育过程里,而且没钱。崔健在电影方面的工作仍被视为玩票,这些年他做的努力也效果不明显。人们还是会打电话问他要不要担任选秀节目的评委,跟他说崔健老师你好,我们昨天刚刚在KTV唱了你的《花房姑娘》。

[电影故事]《蓝色骨头》:披荆斩棘的摇滚电影梦

崔健查阅史料。

梦的实现:离通关还是差一步

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不管以怎样的形式问到过审的过程,崔健都云淡风轻地答道:就是过了呗,也没有那么多麻烦。

当然有那么多麻烦。2010年,就在《成都,我爱你》砍掉了崔健和陈果的部分并改为《好雨时节》进行全国公映的那一年,有人来找崔健。今典集团看上了崔健的电影,希望他能拍个长片。今典投资的为数不多的几部电影都有不错的品味,比如《叶问》和《万箭穿心》,老崔长达十年的电影梦就像按下了快进键。下半年,《蓝色骨头》正式开机。在开拍前几经易稿,原剧本中“黄色”和“红色”的部分被删除,只剩蓝色,象征智慧,丢卒保车。拍摄和剪辑都非常迅疾,崔健还找来了自己的老友杜可风掌镜,以配合自己意识流的叙事风格。

离通关只差一步了,文革背景和同性恋情节是《蓝色骨头》最令电影局举棋不定的地方。在电影里,老崔使用了许多虚与委蛇的镜头来暗示同性恋的问题,他自己也并不逃避对这一设置的疑问。他说这是历史的事实,是生活的事实,就是有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电影也是还原真实。至于文革的背景,老崔毫不掩饰,不避讳承认女主角的故事与林立果有直接的关系,但他不建议人们去为这段历史特地补课,——在这里,他反而说,历史并不是主角,电影所要表达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

崔健在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形态和位置,在适应规则的基础上最大程度地保住梦想。但直到2012年年底,电影还是不能公映。《蓝色骨头》的一位艺术顾问实在有些气愤,公开质疑为何不能以电影分级制度代替审查,他所参与的一部电影送审四个月没得到任何正式答复。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顾问是导演谢飞,尽管他没明确指出他参与的“这部电影”是《蓝色骨头》,不过谢飞同时也是这部投资方影业公司的顾问,这个送审四个月不见回复的电影,应该就是《蓝色骨头》。

此刻崔健已经站在关底,离做一部货真价实的电影并使它公映的梦想只差一步之遥,从2012年年中送审到2013年在罗马电影节展映,这中间的心路大概也只能用一句“就是过了呗”来表达。

结案

十年前,崔健这样形容《迷失的季节》:实际上我们都是春天里的花长在秋天里,我想做一种阳光灿烂的、很包容的、热爱生活的黄色。十年后,崔健站在工体的舞台上发布《蓝色骨头》,面对台下三千人,身后的背景是红色的旗帜蓝色的骨头。

“如果你们把《蓝色骨头》当做电影看,就不要总是想着’崔健’这个名字,请把我忘掉。”崔健在台上说。他喜欢看《我心狂野》,并把看电影视为吃喝拉撒一样必需的日常,他始终在毁坏着既定的自我,向未知的领域奔跑。十年后他的电影终于从歌本儿搬上了银幕,找到了最对的体位来保持理想和社会规则的平衡。无法得知最终电影是如何放过了《蓝色骨头》里的文革和同性恋,究竟是如崔健所说“现在的审查很开明”还是老艺术家们的呼吁发挥了作用。不管怎样,在首映演唱会的尾声,崔健还是为大家演唱了《花房姑娘》。(文/森月 图/张驰)

李琳铠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