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故事]奥斯卡参赛片《夜莺》诞生记

2014-10-30 22:47:0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细数《夜莺》的履历,就会发现它其实并非是毫无背景、没有话题的普通文艺片,从2011年中法签订合拍协议后的第二部中法合拍片,到2014年中法建交50周年的献礼片,再到2014年度的内地申奥片,对于普通观众稍嫌陌生的《夜莺》,却早已被上层关注许久了。

[电影故事]奥斯卡参赛片《夜莺》诞生记

网易娱乐10月31日报道(文/企小鹅)10月8日,代表中国内地申报第87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影片出炉,此前几乎是籍籍无名的文艺片《夜莺》击败此前曾被看好的《白日焰火》《归来》等片,成为本年度内地电影中的申奥片。细数《夜莺》的履历,就会发现它其实并非是毫无背景、没有话题的普通文艺片,从2011年中法签订合拍协议后的第二部中法合拍片,到2014年中法建交50周年的献礼片,再到2014年度的内地申奥片,对于普通观众稍嫌陌生的《夜莺》,却早已被上层关注许久了。

[电影故事]奥斯卡参赛片《夜莺》诞生记

合拍片:中法合拍协议的幸运儿 欲为后来者树榜样

2012年戛纳电影节,《夜莺》举行了项目签约仪式,这是《夜莺》第一次正式在媒体前亮相。参加当天签约仪式的,除了有影片导演、曾指导《蝴蝶》的法国人菲利普 穆勒以及中方制片人宁宁之外,还有时任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总经理、现任中影股份董事长的喇培康,以及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的相关负责人。从商业角度上来说,没有明星大腕的《夜莺》并非是当年戛纳电影节上最有分量的华语影片,但是从政治角度上来说,它却绝对是规格最高的一部。

《夜莺》之所以会如此受到中法两国相关部门的重视,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法合拍协定的签订。2010年4月,时任中宣部副部长、广电总局局长王太华会见了来访的法国文化部长弗莱德瑞克·密特朗,并签署中法电影合拍协议。相比较对中国电影产业化影响深远的apec等协议,中法电影合拍协议签订之后并没有直接对国产电影市场产生太大的影响,直到2011年《夜莺》正式通过审批立项,也不过是该协议签订后的第二部正式立项的中法合拍影片。

其实早在中法合拍协议签订之前的2009年,制片人宁宁就已经开始筹备《夜莺》这个项目了。作为导演菲利普穆勒的粉丝,宁宁在从事中法文化交流的丈夫的引荐下结识了菲利普导演,随后萌生了与之合作拍片的想法。菲利普导演的亲情文艺片《蝴蝶》在中国影迷中间颇有知名度,宁宁也想着与菲利普合作一部在中国拍摄的亲情片,“我当时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我发现国产片里父母能陪着孩子一起看的片子几乎没有,所以我就想为家庭为孩子拍部电影,别太复杂的,能全家人一起看的。”

除了情感因素,宁宁也分析了《蝴蝶》的商业成绩。2002年上映的蝴蝶在法国的观影人数达到了1300万人,也就是五个法国人里就有一个走进影院去看了这部电影,最终票房合计成人民币达到一亿元左右,这也让宁宁看到了这个亲情片与菲利普导演的市场潜力。

在项目筹备的过程中,中法合拍协议签订,《夜莺》“顺着协议”开始申报中法合拍片,但是这个过程却远比宁宁们预想的要复杂的多。“中法合拍片的立项条件比较严格。普通国产片只要有了故事大纲,基本主创和投资就可以立项了,但是我们要准备完整剧本,分场景剧本,先要交到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通过了再交到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再由合拍片公司交到广电总局。”这边走着中国的立项程序,那边还要走着法国的立项程序,“法国国家电影中心的立项程序和中国的完全不一样,虽然签订了合拍协议,但经常是协议签完了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具体流程怎么走,资料要怎么添,手续要怎么办,还是要一步一步摸索实践,边走边完善。”

本着“为今后想要走中法合拍的电影人从业人员做出一个案例”的想法,《夜莺》反反复复经历了漫长的立项过程,总结成功经验,宁宁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沟通的比较好”。“因为是第一次走流程,我们一直很谦虚的听取大家的意见,每次修改都给出最完整的剧本,提到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们也都会很注意。同时总局的相关部门,还有法国文化处、大使馆的相关部门一直在积极帮我们协调,很积极的帮助我们促成立项。”

而直到2011年戛纳电影节前夕,《夜莺》才算是真正立项成功,而宁宁也决定自费到戛纳,“办一个比较有意义的签约仪式”,于是就有了喇培康和cnc负责人作为签约见证人的那一幕,而中法两国相关高层的出面站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夜莺》早在进入拍摄阶段之前,“就在相关领导那里认知度很高。”

[电影故事]奥斯卡参赛片《夜莺》诞生记

献礼片:导演不适应中国办事风格 后期曾面临资金问题

2014年4月10日,法国中国电影节组委会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第四届法国中国电影节将于5月12日在巴黎开幕,12部中国最新电影将与法国观众见面,其中包括为庆祝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中法合拍的影片《夜莺》。这不仅是《夜莺》首次在法国上映,也正式确立了其中法建交50周年献礼片的定位。

而此时距离《夜莺》在戛纳电影节举行签约仪式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对于一部亲情文艺片而言,这样的过程确实有些漫长,也令人不免猜测,之前已经搭上中法合拍协议这股东风的《夜莺》,是否也在等待着中法建交50周年这下一班快车。

但宁宁否认了这样的说法。“《夜莺》是在12年下半年开的机,12年9月份到11月份拍摄,拍完在法国做后期。因为12月份是法国的圣诞节假期他们要放假,就等于我们的后期拖到了13年1月份开始做,做后期的时候一直有资金问题,断断续续六个月,直到13年八九月份,我们才看到粗剪,之后又来回传递一些修改调整的意见,9月份成片做完。当时已经到了2013年的下半年,在国内上映的话至少要一到两个月宣传的期,但这就到了贺岁档,所以我们才决定等到14年再上映。”

虽然这一等,就等到了中法建交50周年,结果虽然机缘巧合,但期间过程却并不轻松,因为资金而耽误了实践的后期部分,被宁宁形容为《夜莺》最艰难的时刻。

作为中法合拍片,《夜莺》原计划由中法两国共同投资拍摄。中方部分的资金由制片人宁宁来筹集,法方资金则计划凭借导演菲利普的影响力去筹集,并申请法国世界电影基金补助。而当影片进入后期制作阶段,需要法国电影基金的资助时才知道,法国电影基金资助的影片需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外语片,二是由非法国导演拍摄,《夜莺》只满足了其中外语片这一项条件,失去了申请世界电影基金的资格,而当时出于对中国市场的观望态度,也没有法国资金愿意冒险来投资《夜莺》,最终片方还是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一家法国电影公司愿意投资帮影片完成后期,也让《夜莺》因祸得福赶上了中法建交50周年的快车。

[电影故事]奥斯卡参赛片《夜莺》诞生记

申奥片:曾参赛三十余个国际电影节 申奥未必能够影响票房

2014年10月8日,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正式公布了本年度申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全部影片,而这份片单证实了此前《好莱坞报道者》的消息,《夜莺》战胜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获奖影片《白日焰火》以及张艺谋复出影坛的大片《归来》,成为本年度代表中国内地申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影片。

此消息一出,《夜莺》顿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事实上,奥斯卡只是《夜莺》电影节之路上的最后一站,在此之前,《夜莺》已经参加过了三十多个国际电影节,而广泛参加国际电影节,也是《夜莺》的法国国际版权交易公司为其制定的计划。在宁宁看来,这家之前代理吕克贝松电影的版权交易公司拥有非常广泛的资源,能够很专业的为影片的海外版权铺路,而在《夜莺》参加的三十多个国际电影节里,却没有像戛纳、威尼斯之类的国际a类电影,这也是国际版权公司的给出的建议。

“其实我们也有想过要不要去戛纳、威尼斯参展参赛,但是法国代理公司有他们的基本判断。比如戛纳是一个比较偏向社会性的电影节,它青睐的片子都是比较深刻比较残酷的,首先我们这个片子就不具备戛纳的气质,也就不要妄想去参赛拿奖了。至于威尼斯是因为它刚刚换了主席,之前的主席是比较亲华的,但换了主席之后风向就不太好把握了。另一方面,现在这些电影节也有财政问题,他们也需要经济支持,需要国际大腕站台,整体上比较功利,像我们这种没有大腕去站台的影片,胜算也不是太高,所以也没有什么必要去凑那个热闹。”

虽然在国际电影节上斩获不多,但是《夜莺》还是保持着和相关部门的密切联系,去年的釜山电影节是《夜莺》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影节,影片方特地向中法两国的电影相关领导汇报了在釜山的放映情况,分享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影节的喜悦,而这种作法也被她们保留了下来,三十几个国际电影节走下来,每到一处都会给相关的政府工作人员发短信,沟通交流,用宁宁的话来说,“中法两国政府的电影相关工作人员一路看着《夜莺》走到今天,就像我们团队的亲人一样。”

所以《夜莺》最后能够进入内地申奥片的候选名单,与这样密切的与政府相关部门保持联系沟通或许也有着一定的关系。宁宁还记得,“当时总局通知我们说,现在有几部影片都符合申奥的资格,其中就有我们,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同时准备一下相关材料,递交到局里他们开评审会用,材料也就是影片的海报啊,英文字幕版本啊等等,我们都是现成的,就直接递上去了。”直到是国庆节前,总局通知《夜莺》的片方,填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报名表,寄到洛杉矶,这个时候宁宁和同事们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夜莺》就这样成为了中国内地本年度的申奥片,“我们在填表的时候都还觉得不可思议,我们的法国制片也一直在问,为什么会选我们代表中国内地去参加奥斯卡?直到快递发出去他都不能相信。”

至于《夜莺》为何会成为本年度中国内地的申奥片,就如同以往每年的申奥片一样,很难会有一个官方正式的说法出来。但在宁宁看来,《夜莺》的优势可能在于题材,这是一部讲述家庭亲情的电影,这种题材对于外国观众和评委理解起来没有障碍,“我们具有普世的世界观,全世界大城市里都会出现的问题,我们浓缩在北京的一个家庭里面了。这里面还有中国传统的家庭伦理,还有秀美的中国风光。现在我们的版权已经卖到了十一个国家和地区,其实电影到了这个时候,就像是代表一个国家文化的大使一样。”

离最终宣布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入围名单还有一段时间,而《夜莺》的国内上映已经是近在咫尺,宁宁和同事正忙于《夜莺》上映前最后的路演宣传,她也坦言,成为申奥片能对《夜莺》的票房也许并不会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毕竟电影奖项有自己的体系,这个体系和观众的审美还不一样,不能说获奖影片观众就一定爱看,毕竟电影奖项和普通观众的距离还是比较大。”不过让宁宁欣慰的是,全国路演跑下来,各地观众的热情反应还是让她对《夜莺》的票房充满希望。

而在《夜莺》为上映展开路演的同时,片方也已经在美国聘请了专业的公关公司,开始为《夜莺》冲击奥斯卡铺路,“今年有83部电影申报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据说是历年来最多的一部,我们也不希望《夜莺》输在起跑线上,我们也会在美国的主流媒体上做一些宣传,安排一些展映,希望能有一些观众的声音出来,也希望评委们能对《夜莺》的认知度高一点,不要因为人家连知道都不知道这部片子就出局了。”宁宁如是说。

城南草木生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