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我的滑板鞋》作者庞麦郎:我不是精神病人(全文)

2015-01-21 10:50:00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2014年,一首《我的滑板鞋》让作者庞麦郎火爆异常。而一篇《惊惶庞麦郎》人物稿的推出,使得人们开始纷纷质疑庞麦郎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网易娱乐特别对话庞麦郎本人,让他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自己。

网易娱乐1月21日报道 (文/小鳗鱼)2014年7月开始,一首《我的滑板鞋》在网上突然火爆,让人脑洞大开的歌词、混合摇滚、R&B、电子音乐风格的配乐,加上主唱带感走调而乡土味浓厚的声音,让关键词“摩擦摩擦”火了,作者兼原唱者约瑟翰·庞麦郎(原名庞明涛,以下简称庞麦郎)也火了。去年11月颇具魔幻风格的MV正式出炉,庞麦郎真容以及奇特的造型再次引发网友强烈关注。迄今为止,与《我的滑板鞋》相关的信息网络提及量已近4000万次,《我的滑板鞋》与《小苹果》一同被网友推举为2014年度“神曲”。

而走红后的庞麦郎,却突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直到一篇《惊惶庞麦郎》人物稿的推出。文章中描述庞麦郎的现状让人震惊又疑惑,甚至带点猎奇色彩,一时间就在微博和朋友圈被热转。报道由《人物》杂志记者采写,围绕着文章本身还是庞麦郎本人都面临着巨大的争议。庞麦郎爆红后疯了吗?他是不是真的很“奇葩”?他目前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到底如何?

自称对自己的音乐“一直有信心”

采访当日,是那篇人物稿被广泛转发的第二天。庞麦郎要求先看采访提纲。十五分钟后,庞麦郎答应了采访,没有索要“采访费”,没有问小易样貌婚史,也没有要求先“陪聊天”,为了避免手机通话信号不好,庞麦郎还主动表示可以用座机回拨我们。对话就这么顺利地、“让人意外地”开始了。

谈到那篇广受争议的报道,庞麦郎坦言看了十分气愤,“当时他们记者来找我,说只是想聊聊天,并没表明身份说是正式采访。聊了一半,他们说要看我的照片和歌稿,我觉得随便聊聊不能给他们看这个,接着就拒绝了。”他表示,报道很多地方都是造谣,“并不是真的”,而且坚称“最多聊了一个小时,说700分钟太夸张” 。

为了缓解他的情绪,我们的对话先从《我的滑板鞋》开始。谈到这首成名作,电话那头庞麦郎声音中藏不住自豪。“我对自己的音乐一直有信心,但还是没预料到这么火。那段日子好多网友歌迷来我的音乐平台找我,我在网上一搜,真火了,确实激动。”可是就在歌曲“火了”的同时,庞麦郎却“消失”了。

控诉遭威胁签合约:公司是“大骗子”

对于《我的滑板鞋》爆红,华数文化传媒对外透露是公司花费百万炒作的结果。不过谈到这家公司,庞麦郎却激动表示:“我没有签任何公司,也没有经纪人。这公司是大骗子!”

庞麦郎透露,自己是在2013年找到华数文化传媒的,当时给了6000元委托华数文化传媒作为《我的滑板鞋》做录音、编曲的制作费用,并签署了《音乐制作经纪协议》,可是歌曲直到2014年协议快到期了,录音工作都没有完成。“一直录不出东西来,每次去他们录音室都让我练,每次都说唱得不行,一拖再拖,眼看一年合约到期,我就走了。”

2014年初,庞麦郎带着《我的滑板鞋》的编曲赴昆明录音并完成合成工作,并在某网站个人音乐平台发布。“华数这时又找来了,说让我把首歌给他们平台做推广,又把歌要过去了。”对于华数对外透露为了炒作《我的滑板鞋》花费百万推广费,庞麦郎认为不是真的,并坚持认为歌是从自己的平台“意外火出去的”,没有任何炒作成分:“歌给了他们平台三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没有给我打造任何形象,海报都没给我拍一张,是这样炒作的吗?说投了百万我不相信,一点效果没看到,都是忽悠。”不过,庞麦郎还是把自己另外两首歌《西班牙的牛》、《摩的大飙客》授权给华数做推广。

2014年7月,《我的滑板鞋》在业内开始出现不少反响,庞麦郎回忆,当时在华数安排下参加一个媒体采访,“到了现场,华数拿出一份合同要我签,合同内容一眼不让我看。” 庞麦郎更认为,当时公司的态度让他感到人身威逼,“公司的人说‘如果现在不签永远没有红的机会了!’我就签了。”

庞麦郎表示,签完后细看合同,当即就认为自己遇到“骗子公司”:“28分成的比例没有和我聊过,授权推广从三首歌变成八首,当时说这个歌一共有5000块的版权收益,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收到。除了委托音乐平台给我拍了个MV,没有给我做任何宣传。”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庞麦郎给公司负责人打了一通电话协商无果,当即决定出走:“当时我就决定绝对不会回去了,不能被这个公司利用,毁了我的歌手前途。” 

对于庞麦郎的打造,华数曾对《人物》表示,已经为庞麦郎接下20场商演价值数百万,庞麦郎否认:“签约后就没安排我干过正事,要是有钱拿我会跑吗?”

已找到新东家 经济状况没问题

从公司出走后,庞麦郎回到昆明。在网易娱乐的追问下,他承认目前已经签约了一家新的公司,并且也有新的经纪人为他安排工作,他认为新的公司就是自己一开始要找的那种“专业唱片公司”,双方目前合作也愉快。对于与华数文化传媒的合约纠纷,庞麦郎不以为然:“欺诈合约是不能算数的!”

根据《人物》报道的描述,庞麦郎离开华数文化传媒后经济状况糟糕,栖身小宾馆内,环境卫生都堪忧。对此庞麦郎连番否认,表示离开公司后经济情况反而更好了。“之前的公司一分钱没给过,出来后委托一家市场公司帮我接演出,目前已经演过三场了。中间又接了手游《恶魔不要啊》的主题曲,收入还是可观的,所以经济上绝对没有问题。”不过被问到目前商演的价位,庞麦郎随即警惕地以“商业秘密”为由避谈。

至于报道中详细描述的个人卫生问题,庞麦郎不好意思笑言:“当时正在写一个音乐电影的剧本,比较忙没时间收拾,有些邋遢。其实我还是个爱干净的人,报道写得太夸张。”


从爆红到突然消失,庞麦郎的“庞氏神话”多少带着那么点神奇色彩。对于自己的走红,庞麦郎欲言又止,语气中似乎故意想掩饰却又藏不住的享受,仿佛一名普通人忽然中了百万彩票后扬眉吐气的傲气:“精神状态跟以前不一样,消费环境啦物质上啦精神上啦都有。大街上有人认识了,说看了的MV,还要签名拍照什么的。家人身边人也很意外,会打电话来追问。08年到现在一直在做音乐创作,钱花了不少,现在看到好看衣服的也有能力买了。”

相关阅读《恶魔不要啊》:我为何要签庞麦郎

否认有精神病 仍坚称是“90后台湾人” 

对比起“生活潦倒”的传闻,庞麦郎更让歌迷担忧的是他的思想状态。“惊惶庞麦郎”后,网友对庞麦郎给出的评价多是“性格自大”、“喜怒无常”,还常常出现崩溃的一面,更有网友猜测:庞麦郎是否收到刺激“疯了”?对此庞麦郎也一一予以反驳。他生气地表示:“文章说的那些行为都是编的,我没砸电脑,也没崩溃,我只是太忙于创作音乐了,但是我可以肯定自己没有精神病,也没疯。”

谈到是否很孤独没有朋友,庞麦郎思索了一会,表示:“不是这样的,我有朋友,也经常跟家人打电话沟通。”庞麦郎表示,平日里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写歌以及编舞蹈,为自己以后出的专辑配上舞蹈。此外,也会去购物买衣服,偶尔玩玩电子游戏。至于谈恋爱,庞麦郎羞涩表示:“有想过,但太忙没有时间。以前我也谈过恋爱,我喜欢善良和蔼的女生。”

关于庞麦郎的出生地之谜,早在我们第一次沟通采访时,庞麦郎曾表示不愿提及。不过随着话题深入,网易娱乐尝试提出了这一疑问。庞麦郎并没有避开,毫不思索便表示:“我是1990年出生的,出生地是台湾,我确定。”

自评当歌手能拿85分 要把音乐推广到国外去

无论庞麦郎的音乐是否能被国人接受,目前他的名气比国内许多新人歌手还要大,是不争的事实。对于他的外形条件,负责人李希曾形容为“草根气息浓郁,唱歌音准极差,出道年龄太大”,问题很大。

不过显然庞麦郎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并称以自己的条件当歌手的话能够达到85分:“我不认为自己条件不好,我的优势是写东西创作能力强,舞台表演我也很有特点。我会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我不是徒有虚名。” 对于“音准极差”的批评,庞麦郎将其归结为“演唱风格还没确定好”。对于现在外界认为他的作品是通过炒作走红,他显得有些反感:“不用靠炒作,好歌传出去自然会有市场影响力,歌迷内心有共鸣就会火。《滑板鞋》是我前期积累的结果,不是炒作。”

对于自己在娱乐圈的未来,庞麦郎表示视迈克尔杰克逊为偶像,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要把汉语文化流行音乐推广到国外去”,为此他给自己取的洋名“约瑟翰·庞麦郎”也是基于这个考虑。他透露目前正在筹划出新歌,正在规划时间,希望尽快发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就算道路很艰难,我不打算放弃歌手身份,每个人成功都不容易,不会没头没尾。”

小虎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多久没睡好觉了?80%国人睡眠不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