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爆裂鼓手》导演:写完剧本不敢给任何人看

2015-02-15 08:10:43 来源: Mtime时光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爆裂鼓手》的剪辑师Tom Cross刚刚凭借本片斩获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的最佳剪辑奖,他也到场,与导演、作曲二人一同为大家带来一场欢乐又热闹的讨论。

专访《爆裂鼓手》导演:写完剧本不敢给任何人看
导演现场回答问题

Mtime时光网2月15日报道 距离第87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还有一个礼拜,众位奥斯卡奖项提名候选者停下手中的项目,陆续抵达洛杉矶,参加业界大大小小的聚会、座谈。时光网记者于日前参加了独立电影之“导演特写”系列活动,该活动由曾撰写《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大鱼》等影片的编剧约翰·奥古斯特主持。奥斯卡提名影片《爆裂鼓手》的编剧兼导演达米恩·查泽雷也参与此活动,与大家面对面,详解影片的台前幕后。

影片《爆裂鼓手》聚焦于逐梦的年轻的爵士鼓手安德鲁·奈曼(迈尔斯·特勒饰演)和他的严师特伦斯·弗莱彻(J·K·西蒙斯饰演,本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候选人)之间的关系。影片中迈尔斯与西蒙斯的表演十分具有震撼力,影片的配乐也让人赞口不绝。活动中,30岁的导演达米恩·查泽雷向大家透露,在《爆裂鼓手》之前他就与作曲家Justin Hurwitz在《公园长凳上的盖伊和艾德琳》中有过合作。《公园长凳上的盖伊和艾德琳》是一部黑白音乐电影,是二人在哈佛大学毕业的时候合作的。《爆裂鼓手》的剪辑师Tom Cross刚刚凭借本片斩获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的最佳剪辑奖,他也到场,与导演、作曲二人一同为大家带来一场欢乐又热闹的讨论,并与观众做了Q&A问答。下面是活动现场实录:

问:是什么原因想要拍摄《爆裂鼓手》这样一部影片?

达米恩·查泽雷:我年轻的时候是个鼓手,我的老师有点疯狂,我把那段记忆埋藏起来,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来,也许这段记忆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可挖掘。首先,这个故事里面有很多内景戏,这对拍摄来说比较容易操作;其次,我对这个故事内容相当了解;第三,整个故事非常简洁,只涉及到男主角以及男主角与其老师之间“不太健康”的师徒关系。这看起来是个简单明了的故事,只有两大点,比我以前积累的各种烂想法好多了。

问:经过处女作的拍摄,吸取了什么样的经验可以用到《爆裂鼓手》这部影片中吗?

达米恩·查泽雷:《公园长凳上的盖伊和艾德琳》让我对美国独立电影有了最直观的认识,我们没有钱,真的,只能和朋友们一起做事,我们用16mm拍完之后根本没有钱做后期,所以这些拍摄完成的胶片在我们卧室里堆放了很长时间。《爆裂鼓手》我们筹备了两年,拍摄了4周。在做《爆裂鼓手》的时候,我有了副导演和一个完整剧组,有了严格制定的拍摄时间、各个计划如期进行,我对这些还真有点不习惯,甚至这点还有点让我心烦,感觉好似有人用强抵着你的脑袋守着等着你创作。

问:你对于本片的剪辑师有什么样的要求?如何判定Tom Cross是合适的剪辑人选呢?

达米恩·查泽雷:能请到Tom来做剪辑,这是我最期待的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几乎所有的工种职位都花了我不少精力去挑选人员,但对于剪辑这个问题,我和Tom碰面了,我们聊了聊,就这么一拍即合了,我们希望以后所有的片子都能在一起合作(编者注:现今二人再次联手正在制作一部名叫《爱乐之城》的电影,由爱玛·沃森与迈尔斯·特勒主演)。我知道《爆裂鼓手》的剪辑对精准度节奏感等要求极高,所以我们讨论了很多大师的电影,比如威廉·弗莱德金、马丁·斯科塞斯和大卫·芬奇等,他们的作品中有一种内在的节奏。

问:为了给《爆裂鼓手》找投资,要求你先要拍一个短片的版本,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达米恩·查泽雷:是啊,相比大电影来说,我更加紧张这个短片呢。短片大概是影片中的第一次排练,所以一个15-18分钟的部分内容决定了整个电影的命运。这对我来说还是挺难的,这是我第一次带领一个完整的剧组,这剧组里都是专业人士,不仅仅是我的朋友们。拍摄第一天我几乎要崩溃了,第二天我好了点,第三天我根本不想收工,但我们不得不结束拍摄,因为只给我们三天时间。但电影长片中有些声音我们还偷用了短片中的,还有一些简短的、需要调色的地方也用了,因为有些地方可能拍出来的效果不如我们想的吧。看来,这个短片还是拍的挺值得的。

问:最终版本的《爆裂鼓手》对于最初的剧本来说,剪掉了很多。你在做剪辑的时候,那些取舍是你最难做决定的部分呢?

达米恩·查泽雷:最初有一些镜头是关于安德鲁练鼓练到手出血,平行剪辑弗莱彻在家、下班以及展现他私人生活等情节。最初的想法是想将他的平静惬意与学校中练鼓的“爆裂”做对比——安德鲁不断敲打越练越糟糕,而弗莱彻完全是放松的状态,安德鲁的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我们还是把这段剪掉了。我想我们需要的是更高级层面的展现,说句烂俗点的——将故事情节化处理,剪掉这段是因为我不知道观众能不能关注到这些。当然,剪掉这些戏感觉有点“对不起”J·K·西蒙斯,因为他的表演实在是太棒了,那些画面展现了弗莱彻的另一面。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一个以安德鲁为主的故事。

达米恩·查泽雷:另外我想说,对于影片中安德鲁和家人共进晚餐那场戏我原封没动,这场戏大概在影片的中间位置,里面出现了很多前面从未出现的角色,而这些角色在影片的后半段也不会再出现,从结构上来说,这场戏其实是可以减掉的,对整个影片完全不影响。而且这场戏涉及到一个我从读剧本的时候就开始困扰的问题,关于安德鲁这个角色到底讨不讨喜这个问题。但我还是完整地保留了这段,因为这段戏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安德鲁与弗莱彻相似的地方,他可以短暂的燃烧,也好过长久地平庸,这场戏展现得就是这一点。迈尔斯在这场戏中的表现非常赞,我想我也是认同他的,他演绎出了那种感觉——几个人同在一个饭桌上,大家谈论着各自最自豪最骄傲的事情,而每个人对对方所骄傲之事表现得极其冷漠甚至鄙夷。而且这场戏也是我们第一天开机拍摄的内容,也不想第一天回去没有几个能用的镜头,或者回过头来再筛选,你会希望演员收工之后感觉很有成就感,好像完成了影片很大的一部分,所以这五分钟的戏也很值得保留。

问:挑选演员的时候有困难吗?影片中两位主演非常出色,但你怎么去甄选其他关键角色呢?

达米恩·查泽雷:我很享受试镜这个体验,甚至试镜要结束的时候我还挺难过的。两位主演我早就定了,我们第一个就给J·K·西蒙斯发的剧本,这是我的制片人的功劳。迈尔斯我是我要找的人选,因为我之前看过他演的《兔子洞》,我认为他的表演是近几年来最让人心碎的演出。我在写《爆裂鼓手》这个剧本的时候脑子里面就当这个角色是他了,于是我们给他发了剧本,他也签了合同。至于其他学生,我能确定的是我想要真正的学音乐的学生,这会让电影更具真实性。

问:对于那些正在为他们的处女作或者第二部作品奋斗的电影创作者,你有什么建议吗?

达米恩·查泽雷:我只想说,做得更个人化一些吧。《爆裂鼓手》无论怎么看,也是最不商业的片子。但个人化并不代表你要把这个片子做得像个人传记一样,即便拍一个中世纪的故事也能很个人化。其实最需要的,是你这个故事的核心,要真实,哪怕可能会使你感到尴尬。我写完《爆裂鼓手》之后在抽屉里面放了一年,没有给任何人看,我害怕别人看了会说 “哦,这就是真实的你啊”,然后就不和我做朋友了。这是我在洛杉矶被拒绝了六年,经历了各种失败、挣扎和内疚之后总结出来的。

邋遢大玉 本文来源:Mtime时光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