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思思做客聊转型:改唱流行给我更大自由

2015-06-09 10:39:28 来源: 网易娱乐
0
分享到:
T + -
6月8日,常思思分享自己正在制作转型后全新专辑的感受,她表示虽然自己从学习民歌到现在也有十三年的时间,但内心一直有这么一个流行的情结。

常思思
常思思。

常思思 (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云音乐官方下载地址

网易娱乐6月9日报道 6月8日,常思思做客网易娱乐分享自己正在制作转型后全新专辑的感受,她表示虽然自己从学习民歌到现在也有十三年的时间,但是在学民歌之前,自己是从小就听流行音乐长大的,所以内心一直有这么一个流行的情结。常思思觉得民歌和流行是两种不同的音乐风格,两者的表现形式是很不一样的。不管是传统的民族的作品,还是现在的一些新民歌作品,一般来讲它们的情绪都是属于比较美好的。但是流行音乐中所传达出的情感会更丰富饱满。

谈到这次的转型,常思思表示自己做出这个要转型的决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这种转型可能是在中国的流行乐坛里都没有出现先例的,所以对整个团队来讲,大家都是在一个摸索过程当中,所以也需要对市场做一个很细致的定位考察。对自己的演唱方面来讲,常思思觉得最难的点还是对于音乐气质的改变,因为自己学习民歌多年,还是民歌气质是融入在内心中的,所以自己这段时间也是每天练歌、上课,大量的听和唱,去学习,让自己从从骨子里由内而外改变,希望在声音、乐感、形象等各个方面有一个全方位的改变。

以下是完整访谈实录:

网易娱乐:欢迎收看今天的网易娱乐嘉宾聊天室,今天很开心的请来了常思思作客,也是好久没有来我们网易了,来跟我们网易的网友打个招呼好不好?

常思思:网易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常思思,很高兴今天能够在这儿聊聊我的最新动态。

网易娱乐:最近就是在筹备自己的新专辑吗?

常思思:对,是。要说这张专辑是要筹备的时间很长,因为它是一张流行专辑,很多熟悉我的朋友们是知道,我是唱民歌的,所以在跨界流行这一块,应该说是跨度非常大。因为我这次真的不想是不疼不痒的打一个这样的标签,不想做以往大家所听说过的,什么什么新民歌呀,新这个呀,新古典呀,我觉得这都不是我要的,我要的就是纯跨。

网易娱乐:一次完整的蜕变可以对你来说。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整个筹备过程对你来说都很辛苦对吗?

常思思:应该是吧,我的音乐制作人跟我说,他说你这几个月过的,应该不是人的日子。

网易娱乐:都在忙些什么?

常思思:首先我每天一定要做的事儿就是练歌、上课,反正就是去老师那也是唱,自己在家也是唱,大量的听和唱,然后去学习,应该说让自己从由内而外,从骨子里,然后再加上声音、乐感、形象,各个方面一个全方位的改变。

网易娱乐:这对一个歌手来说,是一个打破了重新再造的一个过程,其实是很需要勇气的。

常思思:是。

网易娱乐:当时是怎么想到有这样一个动力来做这么大的一个转变呢,对你来讲。

常思思:首先是源于我对流行音乐的热爱,因为其实唱民歌虽然,我从学习民歌到现在,也有十三年的时间了,应该说民歌都已经流入在我的血液里,根深蒂固的,民歌我也是很喜欢很热爱。但是因为在学民歌之前,我是从小就听流行音乐长大的,因为小孩嘛,肯定会喜欢流行更多一些,就是我觉得我的内心都一直有这么一个流行的情结。再加上我觉得这两种音乐风格,它的表现形式,表达的是不一样的。因为比如说民歌它唱的这些,无论是传统的民族的作品,还是说新创作的这些作品,一般来讲它的情绪都是属于比较美好,但是流行的,我觉得它的情绪会更丰富饱满。

就比如说,我非常希望我可以用流行来唱出我想唱的那些情感和那种状态,就是我觉得它会有,唱出人的很多种,各种各样的…

网易娱乐:情绪?

常思思:对,情绪,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民歌可能不能带给我的一种满足感。

网易娱乐:我个人还蛮好奇,你说以前一开始听流行歌,都会喜欢听哪些歌手的歌,那时候买的都还是卡带那种的。

常思思:对,我上小学的时候,先听的是林志颖、郭富城,这一听大概就能知道年龄段了。然后后来小学也听范晓萱、张惠妹、张惠妹那时候是酷爱,王菲,王是自始至终都特别爱的。再上初中了的话,那英的《梦一场》好像我记得是我初一的时候出的那张专辑,在没上小学之前,我觉得王菲的,就整个她还在王靖雯的时候那种卡带我就全都是珍藏级。

网易娱乐:学习了十多年的民歌,再转来唱流行歌,你觉得对你来说最难的点在哪里?

常思思:我觉得最难的点还是这种,就是音乐气质的改变。因为这种音乐气质,真的是这么多年,还是说它是融入在你内心的。除此之外,应该说是发声方法也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因为比如说民歌,它真的是用的肌肉跟流行的肌肉,它真的不是一块肌肉。所以,比如说我去老师那上课的时候,因为我原来习惯的是混声,位置可能是偏高,然后这个说专业一点,这个软腭是上抬的,然后在学流行的时候呢,那一定就是把软腭放下来的,我形容唱民歌如果是这样的话。

网易娱乐:就是提起来的。

常思思:对,唱流行,它也不是一点儿都不提,它还是放下来的,但如果是大白嗓的话就是这样的,这是比较容易看到的几种解释方式吧。

网易娱乐:我很好奇,在你的新专辑里面,会以什么样流行的风格为主,目前收到的歌是怎么样的?

常思思:因为我,其实我身上已经有原来唱民族、唱花腔,然后这些东西的标签,所以在我的这个音乐里,应该还是有一些,就是艺术性的,或者是融入一些古典的,就是应该说比一般的流行音乐要更艺术一些。

网易娱乐:会不会更像以前说的,所谓的像新民乐,跟它们的区别在哪里你觉得?

常思思:其实区别非常的大,比如说我也唱过新民歌,我跟费玉清合作的一首歌,就算是新民歌的形式,那首歌叫《最美中国》,它大概是北望长城南望江,你听这样的声音,其实它还不是流行。

网易娱乐:还是民歌的感觉。

常思思:对,它还是民歌的感觉,包括它的作曲、配器、旋律、走向,它都是那种比较好听、比较接流行的民歌,但是它规范还在民歌的范围里。现在要唱的,我不唱我自己的新歌,现在要唱的一定是,比如说,就这样被你征服,你说它的区别是不是很大?

网易娱乐:对,是很大。会不会对于所有喜欢常思思的歌迷来讲,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冲击的感觉?

常思思:应该是。

网易娱乐:为了让他们不要冲击那么大,为什么不在专辑里稍微平缓一点,一半一半,这样先来试试水,反而要那么决绝的,直接一下先抛出来给大家?

常思思:真的是任何这种自然在没有做过的事情,甚至是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在中国的流行乐坛里都没有出现先例的,所以从制作团队,到我们整个的,就是我们这边工作团队来讲,大家都是在一个摸索过程当中,怎么样有一个合适的定位?这个是特别,我觉得是要对市场,对各个方面的一个很细致的定位考察,真的不是很容易的,因为它没有先例可循。

网易娱乐:我注意到思思现在来宣传的服装也跟以前不一样。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现在是更加休闲、时尚一点。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这也是你想做流行音乐,更多的在外形上的一些变化是吗?

常思思:对,因为其实时尚这一块也是我很喜欢的,就像对流行音乐的喜爱一样,这个我觉得都是我内心比较向往的东西,所以就,女孩儿嘛,爱美,原来唱民歌,从来没有人说过我胖,因为唱民歌,大家都会认为好像要有点底气,要有一点这个,看起来比较,比较结实。

网易娱乐:有力。

常思思:感觉有力,感觉气息会很沉,所以原来我比现在要重10斤。

网易娱乐:所以为了唱流行,专门把体重减下来了?

常思思:对,我第一步就是先去减肥。

网易娱乐:怎么减的?分享一下?

常思思:分享一下,我第一阶段减肥,先是连续做高温瑜伽,每天都做,然后绝对不吃晚饭,白天的话也,早饭是吃的还是可以的,中午饭呢还是吃的不能太多,因为我也是一点点的积累经验,我发现吃太多了,午饭吃多了也会胖。

网易娱乐:所以基本上就是节食和运动两个结合在一起这条路?

常思思:对,然后再往后的话,我就发现高温瑜伽不管用了,因为你到了一个瓶颈,真的就需要再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力,让你的脂肪能消耗,所以我就到健身房去做力量,狂跑,其实以前我是一个体育极差的人,我跟我爸妈一起散步,我会走两到三公里就不行了,我就走不动了。然后我现在是,昨天我们到公园去走了十公里。

网易娱乐:很厉害。

网易娱乐:我妈都不行了,我说我感觉没有走,还没动,所以就是,我觉得这一步的转变,给我也特别大的一个,就是人生的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让我变成了一个运动达人。

网易娱乐:更健康的一个人。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以前唱民歌不需要那么大的一些体力的支撑吗?我觉得民歌好象也是挺…

常思思:我其实觉得这个东西,跟每个人的机能有关,真的不是说非得一定要胖或者一定要瘦,一个是方法、机能,这个是有关系的。

网易娱乐:现在已经有在录歌曲了,有录了几首了?透露一下。

常思思:录了四首。

网易娱乐:四首歌?

常思思:对,然后其中还有我参与创作的歌。

网易娱乐:对你来说也是第一次吗这次?

常思思:真的是第一次,原来曾经也偶尔动笔写过民歌类的东西,也确实写过,但是我觉得,我个人认为不值一提,但是我在刚刚跨足这个流行,还没有把这张专辑呈现给大家的时候,我就开始创作,我觉得很有意思,原来我也可以的。

网易娱乐:你是在词还是曲方面,还是两样都有?

常思思:目前做的是作词,包括我,以前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有的人可以一个曲填无数版词?我觉得太神奇了,但是这次制作人就说,你再写一版,我就又写一版给他,你再写一版,我这一个曲调写了将近十版词。

网易娱乐:都是先有曲,然后你听它的旋律来填词,是这样子吗?

常思思:对,但是它本身有个词被我PASS掉了,被我PK下去了。

网易娱乐:想自己来试一下。

常思思:被我PK了,对,然后他在将近十版词里,挑了三版,然后变成了我现在这首,因为它有旋律一样的地方,就是三版词做成这一首。

网易娱乐:结合了一下。

常思思:嗯

网易娱乐:所以是感情题材的吗?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就是,很像大家流行的抒情歌这种感觉?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其实我还蛮好奇的。录了四首歌,在录音棚里面有没有比较挫折的时候,对你来讲?

常思思:还好,制作人还是满意的,但是对于我来讲,一定是我认为下一次一定会比这一次好。

网易娱乐:录流行歌对你来讲,速度会更慢一点吗?

常思思:对,就是这个其实好像是流行乐都需要录的比较慢,因为我曾经也是听港台的一些歌手他们说,一录个音要几个小时,我说为什么录音要花几个小时呢?

网易娱乐:你以前录民歌都是一遍过是吗?

常思思:一遍过太不负责任了,咱是三遍过,三遍过就是,真的就留三遍,然后音乐制作人就会挑好的。但是在唱流行,其实这一点跟民歌有极大的区别。民歌为什么可以三遍过,就是因为它的情绪没有那么的细腻和那些小的感觉,你一个小的节奏的变化,一个情感的一个小的细节,可能就注定了这首歌的音乐风格是不一样的,它有没有特点,或者是打不打动人,可能就在那一点点上,所以流行乐它应该是,很多时候说是磨出来的,在棚里磨出来的,但是民歌呢,主要是声音,把声音唱得比较完美,然后情绪到位,因为它的情绪没有那么大的波动。

网易娱乐:那你这次录歌也是经历了被磨的那个过程是吗?

常思思:对。这四首之前,其实我之前录过就是周杰伦和方文山一起写的那首《汉赋青史》,那首歌其实就在棚里磨的时间还比较长,所以那一次我已经知道,哦,来流行乐要磨这么长时间。

网易娱乐:有经验了。

常思思:对,有点经验了,但那首歌还是不在我这次要跨的范围内,那首歌还是做了一个结合吧,A段流行,B段是民歌,我觉得还不是我要的东西。

网易娱乐:你一般在录歌的时候,都会做那些准备工作呢?录歌的时候有什么自己的小癖好,小爱好?

常思思:首先在之前我会很少的说话,因为不能把嗓子先给说得疲,要保持一个嗓子的新鲜状态,然后到了棚里呢,还好吧,我觉得唱民歌我要站着唱,因为需要有气,就是需要底气很足,很给劲,但是唱流行的话我都是坐着唱,就觉得使不了什么劲,然后就很轻很轻的在,就是耳语,在话筒边轻轻的去吟唱,说出来,所以我觉得不需要使那么大劲,坐着很舒服。

网易娱乐:以后也可以坐着唱歌给大家听。

常思思:还可以躺着唱,真的,我觉得流行躺着唱也很方便嘛。

网易娱乐:其实这张专辑录了四首,最后也会是一个十首左右的体量是吗,对你来讲,那个专辑的容量?

常思思:对,十首。

网易娱乐:所以现在一半都还没有完成?

常思思:对,不着急,慢工出细活。

网易娱乐:我很好奇,流行歌有很多风格,除了你刚才说的抒情歌以外,这次会不会有一些快歌的一些尝试?

常思思:对,里面也有。

网易娱乐:我就很好奇,你唱快歌是什么样子,也录了吗已经?

常思思:快歌还没录,我觉得其实这些东西,乐感还是相通的,就是比如说我在学流行的时候,老师就说,说亏了你有原来的底子,虽然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在方法上,或者是打架的地方,比如他说如果别的没有学过的学生来的话,可能这个地方他不知道怎么唱,他就是唱歌不了,我告诉他怎么唱他就怎么唱了,但是我不一样,我这个地方如果唱不了的话,我会用我自己的办法去唱,就是我可能习惯性的就用一个什么办法唱,所以老师就需要改变我的一些惯性的一些动作,这是难点,但是这个容易的地方就是,确实我的,已经有的功底和经验,或者是音乐就会很容易带进去。

网易娱乐:快歌会是一个像摇滚或者电子一些这样的感觉吗?

常思思:没有,应该说,这首快歌给我的定位应该还是要都有一点艺术性的。你觉得我这形象唱摇滚是不是有点…

网易娱乐:可以唱轻电子的。

常思思:这个我觉得慢慢来吧,我得让大家心里有一个能接受的过程,对吧,突然间变化太大,我觉得会崩溃的。

网易娱乐:刚刚思思也提到了,在专辑里有作词的创作,会考虑在作曲这块吗?

常思思:作曲也会有,对,我们现在是没有定稿,但是我已经写了。

网易娱乐:你什么时候会有灵感比较多,都什么时候来写东西?

常思思:一般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其实写歌词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是,真的可以发挥你无数的想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设计,自己脑海里设计出各种各样的场景,在每一个场景给自己设计一个故事,然后根据这个故事去发展出一段歌词,就每一个词都是不一样的故事,每一个词都是不同的场景和不同的结局,就把主人公设计成不同的两个人之间,有的是深爱但不在一起,有的是很幸福,然后或者有的是,就是我觉得会有那种很纠结的那种心理的时候,还是很有意思的。

网易娱乐:所以我感觉你写歌词是在编剧,而不是在写自己的故事是吗?

常思思:以后可以跨到编剧试试。

网易娱乐:你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写在歌里面吗?

常思思:我觉得也会有点,但是由于我还是比较幸福的,所以我幸福的歌词真的就是自己的。

网易娱乐:悲伤的的话就是从什么电影里来?

常思思:对,悲伤的就是内心,我觉得幸福的人,内心都会埋着一个很纠结的小点,就可能对这个悲伤的东西就会有一个向往,因为我从小就特别爱听很伤感的歌,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我的生活不伤感,所以我需要用那些东西来填充我的内心,比较,写完还是挺过瘾的。

网易娱乐:写的词里面,这种伤感的歌曲占的比重大吗?

常思思:因为整个这个专辑还是由整个的团队来制作,我可能参与的应该就有两首吧。

网易娱乐:思思也是学习音乐很长时间,也在民歌界也是打拼了很长时间,你觉得音乐在你的生命里面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常思思:音乐在我生命里应该是极重要,完全不可或缺的,这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觉得我生应该就是为唱歌而生的,因为如果不唱歌,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做什么。

网易娱乐:能干吗是吗?

常思思:对,我不知道。

网易娱乐: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常思思:想过,我觉得我干别的都不是那块料,真的。

网易娱乐:没有想过有一天不唱歌了,还能做点什么?

常思思:我觉得我不唱歌,如果不唱歌的话,我也得靠这个去,无论是体现自我价值也好,还是说,我会教学生我觉得。我觉得可能再过十年,我会在家教学生,因为我也很爱教,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帮我老师带很多的学生。

网易娱乐:是助教。

常思思:对,就是,还挺爱教,也挺会教的,只不过现在是作为演员,没有那么大量的时间能够保证学生的这种课时,而且我觉得做老师,真的需要特别的沉静,也得是很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做老师。

网易娱乐:不知道思思你个人内心里面比较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做流行会给你更多的自由,或是你更想朝那边发展,唱民歌比较约束太大还是怎么样?

常思思:对,唱流行,我还是一个很向往自由的人,应该说是不太受管,不太受约束的,比较随心所欲,但是我认准要做这个事儿的话,我也会非常的努力,而且我让我自己努力的办法特别搞笑,就是,比如说流行这件事,我就会先放出话来,我要转流行,然后我让自己没有退路,这事儿必须要干,不会说这事别人不知道,算了,我就不干了,现在没有退路。

网易娱乐:很好奇,你家里人对你要转唱流行有什么看法?

常思思:挺支持的,我跟我爸说我想唱很走心的音乐,他特别赞成。然后我现在无论给他听我唱的哪一首歌,半成品、小样,他都说,嗯,走心走心、走心就行。

网易娱乐:所以你一旦有新的作品,都会给自己的家人听?

常思思:家人、朋友,对,都会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然后我爸还很搞笑,就是他觉得我原来唱的《春天的芭蕾》、《玛依拉变奏曲》、《炫境》他都觉得太高了,他老怕我把嗓子唱坏了,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但是他就是非常的,就是这女儿就有点太宝贝了,他就会觉得,油烟也会把嗓子熏坏,喊一声也会把嗓子喊快,凉水也会喝坏,就是,所以他总说,你唱这么高,你别哪天突然间唱坏了,然后唱流行没有那么多高音,他说这个很好,这个很保护嗓子。

网易娱乐:所以父亲是,不是从事文艺工作的。

常思思:不是,但是他是由于我对这个,我在这个行当里,然后他最初陪我上课、学习,一点一点接触到这个行当,他现在很专业,对。

网易娱乐:以前在唱民歌的时候,可能大家有所谓的民歌的圈子,现在转唱流行以后,又有另外的像大家可能娱乐圈这样,你在心情上有开始调试这样的进入新圈子的变化了吗?

常思思:应该说,哎呀,我觉得这都不用调,因为本身我觉得现在的空间会更大,然后就像你说的,更自由。所以这个我觉得是顺其自然,我就已经很适应的。反倒我是不太适应有很多条条框框的。

网易娱乐:相当于转型对你来说可能也是如鱼得水,就更大的一个发展的空间。

常思思:对,确实发展空间会很大,但是有没有如鱼得水,我真的觉得…

网易娱乐:去试一下。

常思思:这个不能自己说,这个还是得等作品出来了,由大家来评判吧。

网易娱乐:这次转型流行也是一个新的尝试,未来对常思思来讲,会不会有一些更多的尝试?比如说去尝试一些演戏或者其他的方面?

常思思:应该不会,应该是不会。

网易娱乐:是对自己的演技没有信心吗?

常思思:没有,因为,我是觉得如果能做好唱歌这一件事,能够把我现在的这个目前的近期目标能达成,我就觉得很好了,因为我觉得我是为唱歌而生的。所以这个就是给自己的一个定位了,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为音乐而生的歌者,音乐人,还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

网易娱乐:多栖发展?

常思思:就是做什么都行,只要可以红就行,我觉得是怎么一个定位。我给我自己的定位是前者,我希望我一直坚持这件事情,我觉得在我坚持的过程当中,哪怕是说不一定是大众所接受的,但是一定也是,只要你在努力,只要你的东西是好的,一定会有很多非常喜欢你和追随你的人群。

网易娱乐:所以说这次转型,你没有抱着说,希望这次能快速被大众所接受、所喜欢的这样一个想法?

常思思:我其实这一次还是更多的希望大家能够知道,我这一步迈成了,这个标签是贴在我身上了,就像之前的标签,现在又转换了一个,我觉得这就成功了。

网易娱乐:在转到流行以后,你自己内心里有设置什么,达到,比如说自己之前喜欢的那些歌手,想向她学习,定目标,像她那样的一个设定吗?

常思思:这个还真没办法设定,就像刚才跟你讲的,因为像我这样的一个情况、案例,应该说是在中国没有潜力可循,其实欧美是很多的。对,所以不太有一个目标。

网易娱乐:欧美转型的很多吗?从美声唱到流行?

常思思:很多,非常多,多到根本就不稀罕。

网易娱乐:主要还是从美声到流行?

常思思:对。

网易娱乐:自己私底下会听什么样的音乐比较多一点?

常思思:应该以流行比较普遍,但是确实,欧美的音乐应该说是,毕竟人家跟我们的这个,首先发展历史不同,他们的流行音乐已经都非常的纯熟,我们的流行音乐可能才几十年,声带的结构,人体的结构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的嗓音和我们是,我觉得是亚洲人非常难达到,确实听他们的音乐,听完了之后就觉得,真的很棒。他只是听,因为毕竟你不是那个人种,对。

网易娱乐:很多人提到民歌,可能会有一个固有的想法,对流行音乐的话,更像一个万花筒一样,这次进行流行的尝试以后,你会在视觉上的东西也会去做一些新的尝试吗对你来讲?

常思思:都会的,对,但是这个是要根据我的音乐来配合音乐的。等所有的音乐出来了,我才能知道我形象的定位应该是在什么方向。

网易娱乐:现在好像电视上很流行什么所谓的真人秀,和一些音乐节目,你有关注过吗?

常思思:对,我都看,而且我很,非常爱看,就是我在看大家在舞台上的那种,因为他们现场的音响都非常的棒,其实有的时候可能电视机前的观众会觉得现场的人很夸张的表情,但是真正在现场,我觉得一定会被现场的那种氛围打动。我觉得歌手能够有那样的平台去尽情的发挥自己,我觉得是这个时代娱乐发展到了这一步,给所有爱音乐的人的一个特别好的一个平台。因为像以前,好像我感觉没有这么能给人,就是多栖发展,特别丰富立体的展现自己的一个平台,我觉得挺好的。

网易娱乐:你自己会想去接受这样一个竞争的过程吗,一个舞台?

常思思:我还是先把眼前的专辑录好,对。

网易娱乐:今天和思思聊了很多她即将完成的新专辑,我们也知道这次她会做一个很大的转变,从民歌转到做流行,也希望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把剩下的作品全都完成,然后带着全新的作品,再来我们的网易,送给大家一个整个…

常思思:再来向网友朋友们来汇报我这个新专辑,因为现在口说无凭。

网易娱乐:好,今天谢谢常思思,欢迎下次来作客。

常思思:好,谢谢。

网易娱乐:谢谢。

李杰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