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韬:被骂到今天 我还是没有死(全文)

2015-09-06 07:53:11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在网络上检索“黄子韬”会发现,他在娱乐版新闻中一天一个“花样”……关于他的负面新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波波来势汹涌。“从18岁就被黑,被骂,骂到今天我还是没死,我还是没有怎么样。”刚开始被人骂的黄子韬很不爽,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出道到现在一直被人黑,而且一黑就是多年,因为被黑太久他已经“习惯了”。

[星态度]黄子韬

[星态度]黄子韬

网易娱乐9月6日报道 (采、写/蔡子何、叶子)“说实话真没关系,自己一人也不错……无所谓谁攻击阻碍我不也就那样么,没有一个人比你更了解自己……”这是黄子韬在新专辑当中的《Alone》里唱的,歌词是他自己写的:“想说,却还没说的(情绪)都写进了歌。”

在网络上检索“黄子韬”会发现,他在娱乐版新闻中一天一个“花样”,从“在舞台上推搡队友”“谴责吴亦凡解约是背叛”“对尾随者亮出棍棒”,到最近的“h姓小鲜肉耍大牌”“金星口撕其无才无德”“被王思聪骂丑到处约炮”“被王思聪讽刺‘错位’Rap”,再到上周播出的《真心英雄》中他“嘲笑”杨坤像一颗树的言行,又被批没礼貌……负面新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波波来势汹涌。

黄子韬似乎自带“黑”体质,每出新闻必有骂声一片,每更状态必是一票Anti,网络上还有人成立“反黄子韬”组织,其“专业和敬业”程度不输真爱饭。也就是在上周,黄子韬再北京举行Mini演唱会,开始前场馆内阵阵骚动,大批粉丝冲一位头戴黑帽子的女士情绪激动的破口大骂,事后据了解此人便是黄子韬的“黑粉”,此前还扬言要大闹演唱会,甚至会做出过激行为。不过这一切都得以平息,演唱会如时开场,他回国之后的第一个作品完整的展现在了他的粉丝面前。经历了很多“洗礼”之后,再站上离开很久又心心念念的舞台,他的状态很好,那天他没说太多可能会博到“同情”过分煽情的话,一首接着一首的唱完新专辑所有的歌。在演唱会的前两天,黄子韬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样说:“已经放下所有,准备重新开始”。


与黄子韬的这次对话约在了晚上8点,他录制一档节目之后,接受采访前,黄子韬把采访提纲的所有问题都看了一遍。这一天,他没有再掉眼泪。采访当天黄子韬重感冒,跟“摄像哥哥”回看自己的采访视频时,他说他浓重的鼻音“听得我自己都不舒服”。不知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在面对曾经攻击过他的媒体面前紧张,采访期间黄子韬三次中断喝水。

尽管有工作人员的监场和从中找补,在将近1小时的采访内,这名22岁的年轻人仍然将自己性格的很多面暴露在我们面前。说到激动处,他的嗓门会提高一倍;不知道怎么回答时,陷入几秒钟的沉默,偶尔需要经纪人提醒才能说出自己的经历和观点;被经纪人毙掉的“敏感”问题,他说‘没事你问’;从我们口中得知自己被金星骂“无才无德,只有发型”时,他一脸不知所措;采访结束后工作人员拿手机刷新闻给他看,放在之前,也许会“竖中指”以示自己态度的他现在反而淡淡一笑,并自我调侃:金星老师还没说全,我还丑,还有很多黑(所以有了这期的他【毒舌撞明星】)。

22岁的黄子韬说:骂到今天我还是没死

“从18岁就被黑,被骂,骂到今天我还是没死,我还是没有怎么样。”刚开始被人骂的黄子韬很不爽,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出道到现在一直被人黑,而且一黑就是多年,因为被黑太久他已经“习惯了”。

在采访中,他一面接受了别人“赠予”的“H姓小鲜肉”一词,并拿这个词作为自我介绍。但同时,他又表现出了自己关于这个词的矛盾感受:小鲜肉跟年轻人沾什么边?黄子韬说他从来不拿自己当回事,也没觉得自己是小鲜肉,“我就不知道这词是怎么出来的。”

问他,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黑的是你?“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自己做错事情,我当时也说过。但是很多人就愿意去揪着那些事不放。”理解本来就是这世上最难遇到的事,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有好的和不好的声音,而他管不了别人,“我不可能每天去盯着看。我每天做的事情有那么多,还要写歌,我还搞这个搞那个,我哪有时间管他们啊?”黄子韬说,最近时常有一种“无力感”,但这感觉来自自己,并非外界所给。“做音乐写词写不出来特别烦;演唱会本来准备的时间就特别短,然后这边要上节目又没有时间练舞。”正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另一个事情可能就找上他。“找你做的事儿你不想做,但你还得去做,放下手中喜欢的东西地去做;可能做完那件事情后,刚想回家休息又可能要去这个地方干什么……”

叛逆期辍学,喝了第一碗“人生鸡汤”

在筹备演唱会的空隙,黄子韬参加了《中国新声代》《歌手是谁》《真心英雄》三档节目的录制。这名刚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的青岛小伙时常被节目中一些选手的故事打动,这些故事都是他之前22年闻所未闻的。“一个人每天走一样的路,去到江边,把船从江的一头拉到另外一头,一天可能要拉几百趟,拉了30年。”黄子韬觉得不可思议,“就是常人可能无法坚持下来的事情,但是他们做到了,又那么默默无闻的为别人付出。”

“但你是明星不能默默无闻不是吗?”

“为什么不能?”黄子韬反问,“别人会知道你这个人,但你背后做的每一件事不需要让别人……”

就像如果他不说起14岁叛逆期时的自己,我们也不会知道他早就悟懂了可能到现在还有人在悟的理儿。

正值叛逆期的黄子韬,高中上了一半便辍学在家。为了锻炼和证明自己,他替一家英语培训学校发传单。那年冬天,青岛的雪下得很大,黄子韬穿着厚棉袄站在路口发传单,“我说‘你好,你喜欢英语吗,喜欢英语的话就去某某学校看看’。”

黄子韬记得,当时那家公司的同事都是30多岁的“哥哥姐姐”,公司里一名领导见他年纪小经常会跟他讲一些东西,当然都是其走过来的“经验”。“有一次领导把我拉到一边告诉了我‘一个简单的东西’”黄子韬比划着自己的左手,做了这样一个动作,五指张开亮出掌心,又狠狠的握紧“这个是‘掌’,对吧?这个是‘握’,那这个里面的东西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这个东西直到现在我还记在这。”随后又指指自己的胸膛。“你怎么去做,你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你的未来由谁决定,都是靠你自己。”外界可以不理解你甚至不期待你,自己不怀疑自己,所有东西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是黄子韬被灌的第一碗“人生鸡汤”。

随着年龄增长,他开始慢慢领悟到,每个人每个阶段的性格、脾气都在变化,你做的事情也会变化,“那个时候你想的是这个,但你现在可能就想的就不一样了。”偶有心平气和的时候,黄子韬躺下来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在现实当中,如果别人跟我说一些东西,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比我大比我小,但只要他跟我说的东西是对的,对我有帮助的,我一定会去听会做,不是听完就过了。可能我走到现在,最重要的一点也应该是这个。”

14岁在饭桌上说总有一天我会当明星

也是14岁的时候,黄子韬开始觉得他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不一样。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会跟同学说,“我跟你说,我一定会当明星,你看着吧,总有一天。”但周围的同学“甚至每一个人”都会骂黄子韬“‘你有病啊,怎么可能’,还有更难听的,在这不好意思说,让你挺无语的。”

那个时候,黄子韬练武术,看着成龙的电影听着周杰伦的歌长大的他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偶像“到现在也是”。从小就拉着小伙伴说“我会当明星,总有一天我会当明星”的他对于明星的理解“就是大家都认识,去唱歌跳舞,可以演戏,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人。

成了明星的黄子韬发现,明星虽然“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但特别累。很少有人能理解你,很多事情别人都不知道,除了我上节目的时候。你身上的那种光环还是别人特别想要的,而且你如果不努力的话,可能有一天那个光环的光就会渐渐消失。”

“害怕那个光环消失吗?”黄子韬说:“不担心,我一直都在努力。”脸上挂着的表情与他偶像周杰伦在说“我的音乐很屌”一模一样。

“其实很多那种人,就在你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很瞧不起你,但当你比他们好或者是成名了以后,就反过来追你屁股后面。以前身边挺多这种人,现在没有了。”问他,现在为什么没有了?黄子韬的回答是:“因为一个人越往高处走的时候,身边的人只会越来越少。”接着他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身边的朋友不多,最好的一个朋友两人认识了9年,“他叫晨晨,是一个聋哑人,是我小时候的小伙伴,他现在跟我住在一起。”黄子韬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和晨晨交流,黄子韬去学了手语,在网上还能够搜到一些两个人手语交流的碎片化视频。

在韩国出道的他接触的国内艺人不多,黄晓明算其中一个,两人合作过一部电影,在黄子韬解约sm公司回内地发展时,还有传言说他会签黄晓明工作室。最近参加综艺节目,黄晓明才开始结识一些圈内艺人,朱亚文是他认为“气场很合”的大哥。“刚开始他是很让人琢磨不透的一个人,挺难接近,好像他也是金牛座的,跟我挺像的。就是你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会很冷漠,但是当你接触完这人就会觉得这人特别好,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坤哥和杰哥也都挺好。”

经纪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事实上,在被黑之后,圈内很多明星给黄子韬发来了安慰和一些引导的信息,“但他不愿意跟媒体讲这些,他觉得这是绑架友谊。”

离团解约,一场真正的“成人礼”

18岁时,存着明星梦的黄子韬在韩国第一大经纪公司SM的安排下出道,在这之前父亲并不赞同黄子韬做艺人,“他比较希望我去当兵”,但最终黄子韬父亲也同意儿子的选择。

今年2月,黄子韬腿受伤决定退出EXO,与经纪公司SM解约。这份离团解约声明是由黄子韬父亲发出,外界一度认为黄子韬这么做是借父亲做挡箭牌。

“没有一个人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腿受伤了,什么都干不了,黄子韬每天过得“特烦”,“要不整天都呆在床上,要不就去医院,要么就是在家里面跟小狗一块。想上舞台又上不了,腿上不了。但还是会有很多工作让我去做,那个时候我就挺受不了,觉得我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万一到时候我的腿真的残了,这是我一辈子的事情。那个时候一个想法都没有,就只想赶紧脚快好回来,不想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关系到我人生的事情,我不说的话,我爸也不会问。”

做出解约的决定之前的一个晚上,黄子韬给父亲打了电话,父子在电话的两头大吵,“两个人都很激动,我跟他说我没事,可以继续上台,但我爸就是让我快回来。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不是很理解我爸。”

不管之前曾如何谴责吴亦凡的解约,黄子韬也走了同样的路。“这其实是我的一个人生选择,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挫折。但是如果没有第一次的选择,不遇到第一次挫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你不知道下一步的挫折会不会比这个更大,你能怎么越过。这个对我来说是一次经历。但我一直想是,我很尊重我自己的选择,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我觉得人生就应该轰轰烈烈。”黄子韬知道有勇气做了选择,就要有双倍的勇气承担得起所有代价。

“腿受伤这件事,它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我的腿不受伤的话,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会坚持自己的选择、离开SM公司。它(脚伤)改变了我人生很大,已经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但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对外讲的时候。”他所说看清的东西,虽然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等是时候。不多现在多多少少能看到些,他能静下来要把自己变成比过去强一点或许得益于其中。

唱着自己一人也不错,过的力不从心

“自己从组合出来单打独斗,有没有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

黄子韬坦承:采访的时候。“我一般采访的时候我不大爱说话的。以前任何采访我话都特别少,你不问到我我不会说。而现在是所有的问题都是针对自己的,是对自己很好奇的一些问题或者是介绍自己的专辑,很多问题都要自己去回答。我其实是一个内心知道很多东西,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的人。可能我说出来一个东西,并不是我要说的那个意思,我自己知道我要说的那个意思,可能别人不知道那个意思是什么,有时候可能就会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我觉得,还是得多提高一下自己的语言能力。”

22岁的男孩怎么眼泪那么多呢?

“她问我,‘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东西?’”先前接受采访时流泪的黄子韬正是被这个问题击中,“那句话问得我就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东西。当时我的脑子就懵了,我真的挺委屈的。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出来说的东西我还是要站出来说,还是要出来解释,娱乐圈嘛。”

平日里,黄子韬也会经常哭。“我头上动了43针,也没掉过一滴眼泪。但我每次哭都是因为我的家人,因为感情,因为家庭,身边的朋友,每一次跟别人分开或者是回想起以后再回不到去那些画面,那些才是让我哭的地方。”黄子韬说他眼泪多,“这很正常”,一个男人不可能没有眼泪。

关于未来,从没想过攻击会停止

在叫嚣“唱片已死”的年代,黄子韬仍然期盼自己能做出好的音乐。“不管它是死还是不死,活还是不活,对我来说,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我不管其他的,我喜欢这个我就要去做这个。人生你肯定要坚持一样东西,你连这个信念都没有,我觉得活着很没有意义。”说这句话时,能看到坐在对面的他从小打大一直保留的“任性”。

在黄子韬看来,娱乐圈太大也太复杂,“你想做好自己真的很难。我不想去跟着娱乐圈怎么走我就去怎么走,我只想做我自己,很最简单的一件事情。什么音乐不红我就不做,我自己做人有原则。”

采访中没有太多的提关于他那些“黑”以及“黑”背后的种种,只是在临近结束时问他:在娱乐圈的人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自己犯错肯定要承担。”他知道,也做好为自己的错误买单的觉悟。问他,若干年后再回头看今天的黄子韬所经历的一切,怎么评价?黄子韬用了简单且直白的两个字:“挺牛”。

“牛在我22岁能承担那么多,包括以后要承担的东西。我觉得我是真的是挺能忍这些东西的。以后如果再大一些,我会感谢我现在经历的这些东西,所有的一切,包括现在骂我的人和黑我的人,爱我的人和喜欢我的人,我都会很感谢他们。”黄子韬觉得一些东西越早发生越好,“这样你才会知道下一步怎么做,也许我以后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可以让自己越来越完美。”

“如果我到那个时候再犯错,那个时候你再去受到这些挫折这些攻击,可能会比现在更严重,而且那个时候再犯错真的可能就一下就会跌下来。”黄子韬将28岁定为临界点。“那个时候再有人攻击你呢?面对攻击会不会比现在要好?”“我就从来没有想到攻击会停止。”黄子韬说,“如果是在一个想要那种高度上的话。”然而,那个时候在面对攻击,黄子韬也不知道会不会比现在应对的会更好一些。

“差不多就这些,采访结束。”黄子韬起身长舒了一口气,走出房间等待他的是下一家视频媒体。他“申请”上个厕所,这其中来回他是用小跑的,跟在他身后的工作人员向同行的媒体朋友鞠躬说抱歉“久等了”,此前的事情让他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变得处处谨慎行事。

对话黄子韬实录:

网易娱乐:就现在那个新专辑演唱会作为自己回国后的第一个作品,有准备好接受大家的评价了吗?

黄子韬:接受大家的评价?(对,就是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吗?)做好了。因为你不管做什么东西,都是有那个好的和不好的。我也很期待,因为好久没有站在舞台上了。

网易娱乐:这样你会觉得压力很大吗?

黄子韬:不管期不期待,对我来说就是压力挺大。因为毕竟很久没有站在舞台上了,和大家在一起。刚上舞台的话肯定会紧张,这个我自己知道。但是肯定跳着跳着唱着唱着就OK了。

网易娱乐:上次站在舞台上是什么时候?

黄子韬:《天天向上》,那个也不算是属于我自己的舞台。真正的就是以前在韩国那个时候。

网易娱乐:现在网上有个说法,就是说现在那个演唱会本来是一个售票的形式,现在改成了一个义演,有的说法就是说因为票不好卖,这个你有看到吗?

黄子韬:没怎么看,但是就听工作人员说有人又开始在那,就是有很多这种胡言乱语嘛。(那实际上的情况呢?)其实就是演唱会的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我自己就有想过,但是当时我没有跟团队去商量。过了第二天以后我就把我的想法,我说可不可以把这个做成一个慈善的一个活动,能够去帮助遇到一些困难的人。所以可能就在计划当中最后就实现了。

网易娱乐:现在大家都说“唱片已死”吗,很少有人去耐心的去做音乐了,你为什么还坚持去做这件事情呢?

黄子韬:我是这样子,不管它是死还是不死,活还是不活,对我来说,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我不管其他的,我喜欢这个我就要去做这个。

网易娱乐:你这么坚持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是自己喜欢的?

黄子韬:人生你肯定要坚持一样东西,你连这个信念都没有,我觉得活着很没有意义。

网易娱乐:很多人可能觉得去做综艺真人秀,性价比会更高,就是你看现在很多不管是小鲜肉老腊肉也好,大家都去真人秀了,就没有想过去做这件事情吗?

黄子韬:有上啊。有上《中国新声代》《歌手是谁》还有《真心英雄》。(感受是什么样的?)能学到很多。我去可能不像是那种纯经济的那种真人秀。像《真心英雄》那样的,每一期都会告诉一个,在普通老百姓那种很牛的那种事情,可能一个人拉船拉别人可能要拉30年,就是一个常人可能无法坚持下来的事情,但是他们能做的到。能学到这些东西。然后上《中国新声代》那种音乐节目,就对我自己而言,我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喜欢去做这种真人秀。(一个拉船拉30年这种故事是你以前没有听到的吗? )我没有见过每天一个人走一样的路,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到这个江,拉了30年,一天可能要拉好几百趟。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网易娱乐:你听到这个故事,当下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呢?

黄子韬:还有很多,那个我上了四期嘛,每一期都是不同的那种,老百姓当成了英雄。感受就是可以向他们学到很多东西。(网易娱乐:比如说,什么呢?)特别的坚持,特别的默默无闻的为人们的付出,都是需要去学习的。(但是默默无闻这件事情跟明星好像是矛盾的,明星不能够默默无闻。)为什么不能?别人会知道你,但是你做的每一件事不需要让别人知道啊。

网易娱乐:听说你从小有一个明星梦,就你小时候理解的明星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黄子韬:就是大家都认识,去唱歌跳舞,可以演戏,就出现在大家面前,就这样。(那你现在理解的明星是什么样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然后又特别的累,很少有人能理解你,但是你身上的那种光环还是别人特别想要的。但是如果你不去努力的话,可能有一天那个光环的光就会渐渐消失。(你担心这个光消失吗?)我不担心,我一直在努力。

网易娱乐:你小时候肯定会有偶像,你希望成为什么样的偶像呢?

黄子韬:我那时候其实只知道自己喜欢练武术喜欢唱歌喜欢听歌,但是偶像其实……小时候听的音乐就是周杰伦前辈的,电影就是成龙大哥。应该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就是听他们的歌长大的,我相信不光是我一个人,有很多跟我年龄差不多,包括比我小比我大的,应该都知道他们。

网易娱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说我跟其他的小朋友不一样,觉得自己有明星的感觉了,是什么时候?

黄子韬:14岁吧。(那是一个什么场景下有这种感觉?)就每次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说,我一定会当明星,你看着吧总有一天。”就每个人都会骂我。(每个人都会骂你?)就说“你有病啊,怎么可能”,还有更难听的。(你说的每个人是周围的,是吧?)周围的学校同学什么的。然后就挺无语的其实。也说完了以后没想到我会成为一个明星,我会有今天这样的一个成果。其实很多那种人,就在你一无所有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很瞧不起你,但当你比他们好或者是成名了以后,就反过来追你屁股后面。挺多这种人。

网易娱乐:就之前你经历了一些可能非议的时候,这些事情有跟爸爸妈妈去聊吗?就是你退出SM是你爸爸发出的微博,会跟他们聊这些事情吗?

黄子韬:对,有聊过。(爸爸妈妈会担心吗?)他是担心我的是,他那时候只是想让我快点回去,但他没有问过我的想法,没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说了很多,还挺激动的那时候。我说“你为什么?我说了我没事,我可以继续站在舞台上,我可以唱歌”,我爸就是让我快回来。因为每一个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受到委屈,特别是当我在国外的时候。我也挺理解他的现在,他真的是为我好。

网易娱乐:之前宣布离开组合的时候遭到了一些非议,你爸是站出来说话的,这个过程中就是说你从小到大你爸都是很关心你各个方面的事情吗?

黄子韬:除了大事以为,就关系到我人生的事情,其他事情我不说的话,他不会问。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烦,每天我过的特别……我什么都干不了。就是每天都呆在床上要不就去医院,要么就是在家里面跟小狗一块。然后想上舞台又上不了,因为腿上不了。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工作让我去做,那个时候我就挺受不了,觉得我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万一到时候我的腿真的残了,这是我一辈子的事情。那个时候一个想法都没有,就只想赶紧脚快好回来,不想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我那时候心里就是想,因为这件事其实是我人生的一个选择,也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挫折。但是如果你没有第一次的选择,不遇到第一次挫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你不知道下一步的挫折会不会比这个更大,你能怎么越过。这个对我来说是一次经历。但我一直想就是,我很尊重我自己的选择,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我觉得人生就应该轰轰烈烈。我从来不拿我自己说事儿,向别人说我是小鲜肉,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是小鲜肉,这是真的。

网易娱乐:像你说的遭受了挫折,脚伤是一个,这算是最大的一个吗?在之后的可能包括很多次别人的非议,这个你觉得算是挫折吗?你听到别人说难听的话的时候心里面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黄子韬:刚开始挺不爽的,就刚出道。但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从出道到现在被人黑了那么多年了,也习惯了。你想想,从18岁就被黑被骂,骂到今天我还是没死,我还是没有怎么样,所以不需要在乎别人说什么。其实脚伤真的改变了我人生很大,已经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 (就包括哪些呢?)很多东西。这个以后自然而然会知道,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对外讲的时候。

网易娱乐:有没有因为别人的一些不好的评价去质疑过自己呢?

黄子韬:因为我在现实当中也是这样一个人。如果别人跟我说一些东西,我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比我大比我小,但是只要是跟我说的东西是对的,对我有帮助的,我一定会去听会做。可能我走到现在,最重要的一点也应该是这个。因为每一次听完别人跟我说的东西,我不是听完就过去了,我真的会把它记在心里面,我会一直在做这些东西。就每一个人跟我说我就会记得。我甚至每一天……以前就是上学上一半我不是不上了么?当时去打工嘛,锻炼一下自己,当时就发传单,你知道吗?就是站在那个路上我说“你好,你喜欢英语吗,喜欢英语的话就怎么怎么样”就这种东西。当时我爸也看见了,他就特别心疼但是他没有来管我,因为离我家特别近,没管我。但是,因为那天下着雪,冬天特别冷。我爸就跟我说他哭了。当时在那个公司我特别小,那些哥哥姐姐他们都三十多嘛,给我讲很多东西。有一个就是,他当时就告诉我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啊,就这个是“掌”,对吧?这个是“握” ,那这个里面的东西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就这个东西给我很大的一个……就直到现在我还记在这。就所有东西都是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你怎么去做,你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你的未来由谁决定,都是靠你自己。

网易娱乐:出道这么多年有交到比较交心的朋友吗?因为大家都会觉得娱乐圈是名利场,要交交心朋友挺难的……

黄子韬:有一个,就是朱亚文哥,而且他性格特别好,就是我不知道怎么说那种感觉,就是我觉得他跟我的那种气场特别的和,特别像一个大哥哥的感觉。就看那个《真心英雄》,好像明天就要(02:39),在当时录那个节目的时候真的特别的搞笑。刚开始他是一个很让人琢磨不透的一个人,就可能挺难接近,好像他也是金牛座的。跟我挺像的,就是你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会很冷漠,但是当你接触完这人就会觉得这人特别好,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那你跟他认识多久了?)几个月吧(几个月就是一个交心的朋友啦?)我是说感觉上,因为我接触的艺人本来就特别少。因为刚回来吗,就录制那个节目的时候,特别录到最后两期的时候,朱亚文哥人真的 特别好。但坤哥和杰哥都挺好。

网易娱乐:你有交友原则吗?就是给自己制定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我会比较更愿意跟他做朋友。

黄子韬:没有。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朋友就特别少,而且我身边最好的一个朋友就是跟我在一起到现在应该9年了吧。他叫晨晨,他是一个聋哑人,他现在也跟我住在一起。

网易娱乐:自己从组合出来就是像单打独斗,有没有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

黄子韬:有,采访的时候。我一般采访的时候我不大爱说话的,就以前上任何采访我都是话特别少的,你不问到我我不会说。那现在就是所有问题都是针对自己的,是对自己很好奇的一些问题或者是介绍自己的专辑啊,很多的问题都要自己去回答。因为其实我是一个,我内心知道很多东西,但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的一个人。可能我说出来一个东西,并不是我要说的那个意思,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要说那个意思,可能别人不知道那个意思是什么。有时候可能就会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我觉得,还是得多提高一下自己的语言能力。

网易娱乐:新专辑文案又被大家吐槽了,最近有没有一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感觉?

黄子韬:有啊,这两天天天这样。我不是说这些网络上的事儿,我是说我自己,比如做音乐写词写不出来,特别烦,然后这边要上节目又没有时间练舞,演唱会本来准备的时间就特别短嘛。当你正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另一个事情可能就找过来了。还有你想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来找你做一个事儿,那事儿你不想做,但你还得去做,就是放下手中喜欢的东西就得去做。可能做完那件事情后刚想回家休息又可能说,你要来这个地方,你要干件什么。然后又想到可能跳舞动作还没记住啊,还得再去跳舞。我特别累的时候,真的就是因为可能演唱会没有时间准备,我有时候特别困特别累但就是动作记不住,我还是会跑去练习室。

网易娱乐:我们不说10年之后吧,你觉得5年之后再回看你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切,你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黄子韬:我觉得挺牛的。(牛在哪里?)牛在我能承担那么多在22岁,从18岁到现在,包括以后要承担的东西。我觉得我是真的是挺能忍这些东西的。那如果以后老了,不是说老了,就以后如果再大一些的话,我现在经历的这些东西我会感谢所有的一切,包括现在骂我的人和黑我的人爱我的人喜欢我的人,我都会很感谢他们。为什么?因为我现在经历这些东西比以后经历这些东西要好,因为我现在经历这些东西也许我以后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可以让自己越来越完美。但是当我到那个时候的时候,如果我再犯错,那个时候就真的不行了。而且那个时候再犯错真的可能就一下就会跌下来。(你的意思就是年轻的人是容易被原谅的? )不是,就是你现在经历这些东西跟你以后再经历这些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你现在经历这些东西当你老了以后你会觉得这些东西发生的其实越早是越好的。因为当你发生的越早,你才会知道你的下一步更应该怎么做,你更应该怎么样做好自己。但是你没有经历这些东西,你到了25岁28岁,而且那个时候已经不小的年龄段,你再去受到这些挫折受到这些攻击的时候,可能会比现在更严重。

网易娱乐:那如果到了28岁的时候还会有人攻击你呢?

黄子韬:我就从来没有想到攻击会停止。如果想法是在一个想要那种高度上的话。

网易娱乐:那个时候你觉得你会应对的比现在好吗?

黄子韬:那我不知道。

网易娱乐:就是之前的采访,我不知道是问了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在里面哭了,为什么会哭呢?一个22岁的男孩子。

黄子韬:我经常哭,这是实话。但是我每次哭从来没有因为过我受伤我头破我动手术。我头上动了43针,我小时候也没掉过一滴眼泪。但我每次哭都是因为我的家人,我因为感情,我因为家庭跟我身边的朋友的友谊,跟每一次跟别人分开或者是回想起以后再回不到去那些画面,那些才是让我哭的地方。一个男人不可能没有眼泪,这很正常,我承认我眼泪多,但是我的眼泪都是为我爱的人流的,所以很正常我觉得。他问的那句话就是,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承受那么多东西?那句话问的我就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东西那个时候,我当时脑子就懵了,我真的挺委屈的。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出来说的东西我还是要站出来说,还是要出来解释。

网易娱乐:那个采访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有想出来就是为什么自己要出来承受这些吗?

黄子韬:放下所有的包袱,重新一个新的开始。

史晓叶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作者:王梅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人没格局比没钱更可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