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生活——当代中国名媛日常全景

2015-10-22 19:17:04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2008年,《VOGUE》杂志中文版便推出了17位中国当代名媛,当叶明子、何超琼等人在于社会中站稳一定地位后,作为家族中的小女儿们也逐渐在人群里展露头角。更为年轻的她们,上可在镜头前唱歌演戏,下可做助理倒咖啡当护工。本期深水娱小组历时两个月全程跟踪式观察,以赌王的女儿何超盈和叶剑英的小孙女叶晴晴为主线诠释新一代名媛们的日常生活。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在与我们对话过程中,何超盈表示选择网易作为内地媒体首秀,是因为网易的平台更为年轻和理性。

2015年9月23日晚8点,北京国贸大酒店门口早已铺上了长达数十米的红地毯,天花板上一整排水晶吊灯闪闪发光,现场飘荡着若有似无的音乐,早已经有几十名摄像师,架起长枪短炮严阵以待。数百辆豪车聚集在门前,等着轮番进入会场。

“2015 BAZAAR明星慈善夜”将在这里进行。而作为这个十年来一直进行的盛会,已经是各界名流聚集的一个代表性派对。除了一线艺人外,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的一线企业的企业家们的子女也会在这场”慈善”的厮杀里崭露头角,代表企业来获取社会地位的肯定。换句话说,在历史的长河里,这个派对的诞生,终于给了中国的名媛们一个社交舞台。

part1

标签式生活——效率:坐直升机上下班节省时间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8月份的时候,何超盈与我们在澳门自家的酒店中见面,进行整整两天的生活观察。

于北京最高栋的国贸三期楼下,男明星们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女明星们穿着晚礼服缓缓入场,熟练地在布景板前摆出各种造型,务求能吸引现场的摄影师们多拍几张照片。现场的闪光灯依旧闪个不停,然而在这群人中,在鹿晗的粉丝尖叫声中,跟着出现了两个女士。相较于摄影师们的闪光灯方向的不同,场上为数不多的记者认出了两人。

年龄稍大一些那位衣着简单又不失气场,一头短发显得很是干练,仔细一看耳朵上的大型翡翠吊坠悄悄透露了她的非凡身份。她身旁那位长发女士年纪稍小,穿着几乎及地的大衣,虽然没有佩戴耀目的首饰,但衣服上华丽的刺绣已经非常夺目。一旁的摄影师们纷纷议论起来:“这是哪个女明星?怎么这么眼熟,却怎么也记不起名字?”

在红地毯末端的主持人见状连忙介绍:“接下来欢迎赌王何鸿燊的太太梁安琪女士,以及女儿何超盈小姐。”

摄影记者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何家淑女到了。

“何家淑女”作为港澳地区名人圈一个很著名的标签,意为“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们”。赌王一共有17名子女,女儿就有11名。而何超盈则是四太太梁安琪的大女儿,被誉为四房太太的接班人。其实1990年出生的她,现在也只有25岁,但她已同时兼任海威亚洲有限公司项目总监、百基环球有限公司业务拓展总监和澳门回力球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市场业务总监,每天的正常生活就是被各种工作排满,连从香港回澳门工作也要坐直升飞机。旁人听来也许觉得很夸张,但她却说时间更宝贵:“坐直升机是因为可以争取时间,我也试过在船上开会,不浪费一小时。直升机是快点,但也不一定常坐,因为也不一定有航班啊!视乎工作,不是太赶便坐船,我也可以闭目养神一小时,忙里偷闲。”

赌王身家丰厚,控制的资产达5000亿港元之巨,个人财富有700亿港元,连澳门新港澳客运码头以及其中的直升机机场、澳门国际机场都是他的资产。也难怪何超盈会坐直升机上班。不过她却觉得这只是一种交通工具,“我也要自己给钱啊!如果是因公事,便公费,由妈妈出钱,否则便要自己付钱。就算是我去妈妈开的茶餐厅吃饭,也要自己付钱呢!只不过我可以签单,管理上出账还是以一间公司为单位,不代表我可以乱花钱呢!我也很安份守己,跟规矩,没有特权。”

这次跟妈妈梁安琪一起参加芭莎慈善晚宴,已不是何超盈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工作忙碌的她,早前特意飞往法国著名度假胜地St. Tropez(圣特罗佩斯),出席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名下慈善基金策划的慈善晚宴,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史泰龙、”精灵王子”Orlando Bloom(奥兰多·布鲁姆)同场合照,更豪气捐出15万元美金(约港币120万,人民币99万),成功投得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新戏入面一个小角色。说起这件事她就非常兴奋:“很开心,可以有机会跟他们一起坐在HIGH TABLE(高桌晚宴,编者注:西方宴会上的贵宾席)用餐,看到国际盛事,真是星光熠熠,很多明星、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也有去,那次是为了大自然基金会,我也很欣赏他。我有跟他聊天,他有特意去看企鹅、北极熊、融冰,也有邀请我下次一起参与。我也没去过,想亲身经历一下,下次,可能明年吧,想参加他们那个团去看看。”

何超盈说自己是因为之前参加过不同的慈善活动,去其他的慈善晚宴,因而认识了这基金会的赞助者,“他也是做艺术品的,也捐了两幅艺术品出来,给他们拍卖,于是便也邀请我了。因为他也知道我也很喜欢艺术,也让我有机会体验一下外国的慈善晚宴。”见到巨星的她顿时变小粉丝,“很开心,很紧张,也有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做的事情”。

因为参加了竞投并拍到了角色,何超盈有机会在莱昂纳多的新片中出演,她害羞地说:“我只是演路过、但可以看见样子的小角色。”问她会不会想因此进入娱乐圈,她笑着否认:“都不会啦!我对着镜头看还是很紧张的,我不是个可以拍戏的女艺人,我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合这个。”


part2

红三代寂寞童年:寄人篱下 周末才能见双亲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2014年,叶家两姐妹和父亲叶选廉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携手亮相。

与何超盈不同,身为“红三代”的香港女生叶晴晴则努力地在香港乐坛打出一片天地。29岁的叶晴晴是中国香港创作型女歌手,环球唱片旗下艺人,女子演唱组合Robynn & Kendy成员之一。但是与一般女艺人不同,她的祖父是开国十大元帅之一叶剑英。叶晴晴的父亲叶选廉是叶剑英的第三个儿子,目前担任中国保利集团下属凯利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深圳国叶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顶着如此显赫的家世进入娱乐圈,叶晴晴却非常低调,一心唱歌。

去年,Robynn & Kendy进入选秀比赛第三季《中国好声音》,叶晴晴的父亲叶选廉和姐姐叶明子出现在现场。虽然叶选廉并未出镜,穿着淡紫色衬衫的叶明子虽然被拍到在家属区鼓掌欢呼,最后出现在节目里的镜头只有三处、加在一起不过五六秒钟,但也这足以让外界留意到这个低调的姑娘的背景。

其实在香港出生长大的叶晴晴,已经非常“港化”。1986年8月30日生于中国香港的她,童年有一段时间在监护人的家里住。“10岁前,因父母当时刚来香港,很多事要重新建立,很多事要从零开始,所以有一段短时间暂住在香港监护人家。住在监护人家的那段时间,是我周末会回到父母家住,上学或学课外活动的日子便在监护人家。我的童年是跟别人不同,有点奇怪。”

虽然童年有段时间没有跟家人住,但她却不觉得难过,“我一直处于很开心的状态,当时也太小了,一直不知道我有什么不同,到大了点,跟其他同学交流,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童年是不同的。监护人也一直对我很好。而且监护人也有培养我的音乐兴趣,父母是HOBBY(培养业余爱好),而监护人则让我上学。”

叶晴晴也透露小时候监护人也有让她学跳芭蕾舞,有学钢琴。“但小时候其实是不喜欢,不喜欢classical(古典乐),不喜欢看乐谱,不喜欢练scale(音阶),很懒惰,但是喜欢在钢琴上乱戳,然后在纸上写一些很random(随意)的数字。当时不记得是几岁大,为何我会记得这事,是因为妈妈常说这事,说我几岁大便懂得作曲,但其实我也不知当时我是否真的懂作曲,但妈妈就说是。”

叶晴晴的妈妈苏丹丹原来是总政歌舞团的报幕员,虽然不会乐器,但有时候会在卡拉OK里唱唱歌,还很喜欢台湾年轻歌手卢广仲。“我的音乐细胞大多来自于爸爸,”她说。“大了因为心仪的男孩弹结他而想学结他,当爸爸知道我因为喜欢一个男孩而学结他,爸爸便突然说:‘我也懂吉他,我来教你’,还买了一支结他给我。尤克里里是后期再大点再学,大学时则学了无伴奏合唱,至于其他乐器我觉得是锦上添花。”对于爸爸叶选廉跟自己说懂吉他,叶晴晴也觉得非常惊喜:“爸爸的音乐细胞是挺强的,虽然没做过音乐,而妈妈和家姐也很喜欢唱歌,虽然全是业余性质的,但小时候也有培养我对音乐的兴趣。”

part3

跨阶层人生:收藏千万名画 当助理替人泡咖啡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直到9月份芭莎晚宴,何超盈在北京与我们见面时,一个助理都没带的她和我们坐着车堵在北京的3环中。

作为“何家淑女”,何超盈也有从小被培养业余爱好。她一向喜欢艺术,也有画油画的兴趣。近年因为忙,所以都改收藏名家作品为主。她透露自己收藏过最贵的一幅画是最近买的吴冠中的一副作品,“价值一千多万呢!”

“我很爱收藏,有时会去拍卖会、画廊或者艺术展看看,到英国逛市场时也有收藏,到大师级作品也会有一点,因为觉得画不是看价钱或名气, 每一时期的艺术家也会进步、也会成熟。我买画有两个心态,一个是投资,另一个是兴趣,也是考自己眼光。”问她喜欢收藏哪种风格的作品,她说:“跟人会成长一样,收藏艺术的品位也会变。好像前几年我不是特别欣赏水墨画,但是这一两年我也会开始收藏一些水墨,当代水墨。在家里我喜欢放一些较色彩缤纷的画,看着舒服的那种。而书画、较大型的则爱放在酒店、OFFICE。”她坦言最喜欢中国的水墨画家是吴冠中和曾梵志老师,“我也认识曾老师,很欣赏他”。较新派的也有欧阳春等。

她坦言父母在兴趣爱好方面对自己的影响很大。“爸爸也爱收藏古董,而且爸爸画画也很厉害呢!我想我画画的天份是来自爸爸,他画水彩小鸟是最棒的!爸爸还试过即席挥毫小鸟,很生动呢!”四太则曾是广州文工团的芭蕾舞演员,更因为跳舞结识赌王结下一段姻缘。何超盈小时候也耳濡目染,经常跳舞,“小时候有学过社交舞,表演啊这些,现在也会有跳的,像爵士舞这种,不过最近太忙了很少机会练习呢!”在她办公室墙上挂着的画框中,有一幅是她在3年前亲手画来送给赌王的生日礼物。画中是赌王和超盈跳舞的情况。还有一首小诗:“五膝惠父荫,福载普欢盈,贺聚天伦乐,寿与笑并齐”。

这种兴趣发展直接影响到她现在的工作。目前致力于旗下酒店丽晶湾翻新工作的她,每天来回于办公室、酒店、工地和拍卖行。丽晶湾酒店是有三十年历史的葡式酒店,她希望可以带给这个老牌酒店一些年轻的元素。“这里经常不定时会有画展,是一个艺术坊,给本地的艺术青年一个展示和推销自己的机会,这里的画都是可以卖的。1月份我们将会跟保利合作,在酒店做一个拍卖会,同时会进行一场酒店博览会(hotel art fair),这种形式的博览会是从来没有进入过澳门的,但是在日本比较流行。就是邀请一些年青的艺术家,给他们一人一间酒店房间,在房间里面做自己的作品陈设。所有人都可以进去参观,最后会以比赛形式做评选,而且会有一个助学金作奖励。我觉得很多喜欢艺术的年青人比较难有机会去发展,我希望可以让人认识他们,我们也制造一个平台让他们认识更多的收藏家,给他们机会发展。”

因为是一个拍卖会,所以何超盈还专门跑到保利去上班,学习鉴定珠宝和古董。“他们也会一对一地教我,看珠宝,看油画,我真的不介意从低做起,上次有场拍卖,我也有坐在电话旁边当接线生。也有在每一场拍卖前学如何看珠宝,真是拿一个放大镜去学如何看。也会研究一下古董,但主要也是研究油画和水墨画。也要学印图录,如何筹备一个拍卖会。因为真的有很多东西要预备,像会场里的灯光,可能不同的珠宝要调整不同的灯光,不同画要有不同的摆法来吸引更多的人去看。例如把新晋的艺术家作品放在一起,而且画与画不能放得太挤,否则看的人会很有压迫感,如何让一件事舒服,吸引更多人去看,是去学一个筹备的工作这样。”

这也不是何超盈第一次“跨界”,“我觉得有时候真的不是一来就做老板的,我之前也有各种打工啊,倒咖啡啊什么都做的。16、7岁的时候我有去过高级法院做法官助理,帮法官影印、冲咖啡,什么都做。听审的时候要在外面做记录,之后法官还会问我怎么看。银行也有做过。最好玩是去法院,最有挑战。其实回律师楼也挺辛苦的,因为也挺多事情做,可能有时会整理下文件,上庭有本本子要抄,分左右两边,中间还有一条界,跟速记一样,很考人反应的。”

资料显示她还拥有特许金融策划师(AICFC)执照,甚至有香港地产营业员牌照。问她为什么会去考地产营业员牌照,她说:“一开始做地产要由浅入深,由税到不同的条例都要懂,有很多条例,很多事都要认识。我只是在装备自己。我觉得永远要不断增值自己,不可以靠别人。我可能不一定要很专业,但基本的一定要懂,所以什么也学,去读金融,MBA。以后看看会不会读博士吧!但是也有可能不会了,太忙就不会读了,因为读博需要太多时间了。”

part4

平民窟的大小姐:念书避开亚洲人 住集体宿舍

后现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90年出生的何超盈目前身价为2亿,在接受访问的过程中,除去吃饭拍摄,更多的时候她用一口流利的英文与工作人员进行交流。

对于读书,何超盈说父母一直抱着“因为是自己人生,自己决定如何走”的态度。“他们会给我意见,但又不会一定规定我如何去做。只会给我最好的学习机会,读最好的学校、请补习老师,但不会要求怎样走我的路。好像我喜欢艺术,他们也不会强逼我一定去读金融或商科。我喜欢读油画,现在喜欢学建筑方面,他们就给我很大自由度,喜欢什么就培养什么。”

何超盈13岁就去了英国读书,外国读修女的天主教学校,全女校,要住宿,一周要去三次教堂。“我的学校整个学校10个中国人都没有。那边好学校大部分都是全女校或者全男校。也不能说男女校不好,只是我妈妈希望我能选一间没有中国人的学校,这样能逼我说英语,逼我和外国人玩,其实有很多香港人去外国读书也是希望能融入当地社会,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适应跟外国人玩。但是如果出去还是跟香港人玩,就没那个意思了,还不如回香港读书。所以妈妈就给我选了间很严的学校,可以说一个亚洲人想考进这个学校都挺难的。”

虽然在英国读书很辛苦,但何超盈回想起来却觉得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我的学校是在郊外,周围都是草原,有羊,跟香港的环境相差很远。而且不能轻易出学校,周末除非家人带自己出去。平时是不可能自己出去玩到晚上回来的,因为学校会关门。而且学校在荒山野岭,又没有计程车,想逃学也跑不了。大一点周末会跟同学一起出去,学校也会安排活动,去看看音乐剧这种。有时候也会去伦敦搞活动,但也是跟着学校安排的。学校的校规又很严,裙子要过膝盖,不是穿什么衣服都可以,没有这个自由度。不能擦指甲油,不能留长指甲,头发一定要扎起来,马尾,刘海都不能留。中六中七就可以穿自己衣服,但还是很严格,很保守,要穿夹克。反正那里再热也热不到哪里去,夏天是可以穿背心裙,但是一定要过膝。吃饭一定要用刀叉,如果用手吃薯条一定会被人骂的。用刀叉吃薯条吃披萨,真的好高难度呢!”

但是因为在外国读书参与度很高,所以她也收获了一大群朋友。“在英国读书,跟同学一定要每天相处,几个人一间房一起住,国外又没什么吃的,我们就一起煮东西吃,大家一起坐巴士坐火车出去买菜回来煮饭,因为一定没有司机嘛,整件事会平民化很多。现在我们每年都还会聚会,飞回英国或者在别的地方见面。半年前也有同学来香港找我玩,我让她们住我家里,然后我带她们到处去玩。我跟中学同学感情比大学同学要深的。”

赌王父亲也很紧张女儿的学业,“每年我生日,爸爸都会飞去英国陪我过生日,还会带我到处去玩,真的令我很感动。因为每年都会坐飞机来陪我。”

赌王不仅仅是生日才会去看女儿。“香港的家长日他也会来,有人去找他拍照拿签名。也很难忘,因为爸爸真的很有型啊!别人都会留意他,他也很亲民,别人打招呼,他也会握手。放下赌王的形象,变成大家家长互相交流。”她还透露有老师为了见赌王一面,还跟她说只要叫她爸爸来开家长会,便会向她爸爸表扬她。

part5

真实豪门家庭生活:父慈女孝 兄妹情深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由于香港狗仔文化的盛行,所以何超盈告诉我们说,自己很爱看八卦周刊,每次看到就觉得自己家的故事又被改写了一遍。

不过何超盈在香港大学读书,让同样是港大毕业的赌王非常开心。去年她毕业典礼那天,赌王坐着轮椅也要到现场,更开心得笑不拢嘴。港大校长徐立之更亲自迎接,并跟赌王握手。“爸爸很开心,平时他很少去毕业礼,但那天他很紧张,很早就起床选衣服。因为我是第一个女儿跟他同校毕业,而且他很少去观礼,那次也专门去。很多兄弟姐妹是外国大学毕业,但他也不会飞去观礼,但因为我在港大,他不但认识校委会,还有校长,始终多了一份感动,也当聚旧,他跟校长很多话聊。”

何超盈指读书时期父亲一直充当她的精神导师,让她顺利度过难关:“爸爸不会只教我做事,他真的有做好爸爸的角色,无论是我不开心,像以前在学校里的事情,他也会跟我聊,会聊心事这种。很多人会觉得我爸爸做生意厉害,只关注在他做生意上面,其实不是的,其实爸爸真的是一个全能的好爸爸,各方面的道理也可以帮到我。爸爸会教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会叫我看开点,要包容,要宽恕别人,很多事情不要太计较。爸爸从小便给我灌输这概念,因为他会觉得我可能将来遇到一些对我可能不是很真诚的人,或者大家不是每个人都会拿心出来,但他教导我一定要记住包容和宽恕别人,因为我的机会可能比别人好,永远帮人比叫别人帮更好,所以做人不要怕吃亏,能帮就帮。”

赌王还跟女儿聊起自己读书时的趣事,“爸爸说以前有很多女孩追求他,明明不是读那一科,也会跑进课室写情信给他”。

对于何超盈来说,赌王父亲是一个很让她骄傲的存在。在采访中她多次提到父亲都用“PROUD OF”来形容。环顾她在澳门的办公室,比想象中简朴很多。一个柜子,一张红木办公桌,桌上一部电脑,仅此而已。只有桌上的两副照片透露出这个办公室的主人身份,一张是和赌王的合照,另一张是超盈两岁时妈妈带她到迪斯尼公园游玩时拍下的。可见父母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父亲在外界眼里是赌场大亨,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传奇形象。但在何超盈的眼里,父亲却是“很搞笑”的人。“他很会开玩笑,喜欢打网球,游泳,跳舞!对我来说很有父爱,没有距离。无论多忙也好,以前他下班回来,都会跟我们一起吃饭、骑自行车、打球,看电视谈天。现在一星期我们也会见几次面,在一起聊天打麻将,锻炼脑部,经常会聊聊以前的趣事。”

身为赌王,想必赌术一定很精湛,何超盈则笑说跟爸爸打麻将“不敢赢”,“因为他是很喜欢赢的人。我们都不敢吃糊呢,其实我们不赌钱,我也不懂百家乐这些。以前去旅行,在飞机上会打扑克打发时间,也就是当作锻炼大脑。我们都不赌钱,也少进赌场。因为小时候不能进啊。长大之后赌钱也不是我的兴趣,我宁愿做些户外活动和看画廊、音乐剧。我可能怕输,就只当是游戏,不是赌。爸爸也不是特别鼓励我们赌钱,我们太多事情做啦。亲子时间也不可能两人约在赌场赌啊!哈哈哈!可能去打球和旅行。爸爸喜欢吃甜品,以前经常到处去吃甜品。他最喜欢吃芝士蛋糕,还会去试每间的CAFE吃下午茶。现在少了,我们就买回去给他吃。打麻将他也是拿筹码出来给我们玩,不会真的拿钱的,只是那一刻,有时也会给LUCKY MONEY(压岁钱)奖励我们去玩。”

9月24日是何超盈生日,虽然今年她在北京庆生,但赌王爸爸也在出发前跟她吃饭庆祝,还笑言以为她16岁,又跟四太送了钻石耳环给她。她说:“爸爸不会送衣服或者鞋子,爱送珠宝。因为他看珠宝方面的眼光也很独到,首饰选得很漂亮。差不多每逢生日、圣诞都会送首饰给我,因为他也存了很多,看到觉得漂亮的就买。”自言爸爸送什么都喜欢的超盈,回忆起最喜欢的礼物,却不是珠宝,而是10岁那年,父亲找人订做了跟她一模一样的芭比娃娃,“是照着我的照片做的,这样有心意的礼物,让我特别珍惜。”

何超盈说:“爸爸很宠爱我们,连骂都很少。而且他只要一皱眉头,我们便会害怕,已经知道的,我们家从来都没有体罚,大声一些骂也不会,他很宠我们”。不过爸爸做老好人,妈妈梁安琪就比较严格,“会骂,也很直接,不会有顾虑。因为妈妈觉得家人才是最诚实,最真,如果家人也迁就你,你就学不了东西了。可能外面很多人都很疼我,即使做错了也未必会骂我或者给我中肯的意见,但是妈妈是见我一说错话或一做错就即刻提点我了。因为妈妈也很忙,不会特意等到回家才骂我,而是大庭广众就马上开骂的了。”

何超盈回忆刚进公司的时候,有一次迟到,“我进入了办公室后,妈妈却说:‘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不用开会了!’她是很公正的,不会让我有特权,迟到就不要开会了,要尊重其他的同事。”包括在妈妈开设的茶餐厅吃饭,吃完也不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一样要付款。“理财方面妈妈很有心得,如何让你保住现有的财富,不要全败了,反而还要发扬光大,这是很难的。我觉得爸爸给我这个机会,我也会很珍惜,不会乱买东西,会买得很精,而且不会只买贵的东西,吃东西也是如此,街边小吃也会吃,不会一定要住最好,穿最好。以前在英国读书时也会露营,旅行也不一定就要住最贵的酒店,行山扎营也可以,我也曾经睡在草原上,荒山野岭,很让人难忘。”采访当天,她便穿着T恤短裤拖个行李箱,脂粉不施,风风火火地就来了。

2011年9月,何鸿燊“分身家”减股权至零,四太60亿身家成“新赌王”。身为四房长女的何超盈坦言自己的确有压力,“一定的压力当然会有,但这不是外界的压力,而是自己给自己,因为我想做到最好”。慈父严母,她认为妈妈的压力可能会大一点,“因为她的要求也很高,而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挺高的,每样事也尽量做得很完美。”

part6

另一面:身在太耀眼家族里的平民二小姐

进化生活——当代中国名媛日常全景



叶晴晴和她的队友在接受我们访问时正值新专辑的录制过程中,两人至今未有是艺人的感觉,而对于"红三代"这个词,似乎在叶晴晴身边周围没有什么特殊的影响了。

比起何超盈来,有着开国元勋的孙女的身份的叶晴晴,获得的支持和帮助就几乎微乎其微了。

叶晴晴刚进入娱乐圈,就要面对母亲因病去世的打击。她回忆起来仍觉得十分悲痛,“一直以来生活也挺幸福,家人一直也没有什么病痛,直至二十多岁、三十岁,可能很多人也一样,看父母年纪大,开始多病痛,就会有所感受。”母亲患病让她情绪低落,陷入低潮期。还好有搭档Kendy的陪伴和鼓励:“记得Kendy和我的一班朋友拍了一条录像,就是Burno mars的《count on me》,我和家人拿尤克里里弹,大家一起唱,是一首打气、友谊的歌,很感动。还记得Kendy也有来北京探望我妈咪,她人娇滴滴的,却拿着一束超大型的花,那时天寒地冻,她人小小却拿一大束花来探望,很感动。”

因此她也慢慢地走了出来,“是很辛苦的,但我觉得每个家庭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对任何人也一样,现在往回看,爸爸健健康康,妈妈又不需像那时那么辛苦了,是轻松了。”现在的她不仅带着自己的热情唱歌,还背负着母亲的期待。“妈妈离开前的心愿就是希望我可成为一个快乐的歌手。所以一直希望在事业上或喜爱做的事情上努力也是为了妈咪。”

而母亲的离去也让她更珍惜父亲,“人越大便越觉父母的重要。虽然爸爸一直在北京,但我有保持和他有时通电话,发一些生活近照给他看看,还会发短讯沟通。有时也会见面,其实我们刚在红磡体育馆有一个表演,当天刚巧是我正日生日(8月30日),爸爸也有专程由北京飞来看表演。”

姐姐叶明子也给了妹妹不少鼓励。除了跟父亲一起去《中国好声音》录制现场给妹妹打气,现在担任时装设计师的她,还为妹妹做过形象指导,更为妹妹和搭档量身定制衣服参加颁奖典礼。不过叶晴晴笑说姐姐的衣服太华丽,“我们两个也比较喜欢简约风格的,不太合适太GLAM(华丽)或太隆重的,但姐姐的也太GLAM(华丽)了,而近一年,我们也开始找到比较适合自己的风格。”叶晴晴坦言自己与姐姐的性格“极度不同”,“但我也很仰慕家姐,她自己在专长的那样东西就真的很厉害,不像我什么也懂一点,好像读书OK,所有事都OK,反而仰慕姐姐很专长的那范畴真的做非常精致和非常好。”

“两个傻妹的梦想,不是要唱赢其他人,只是想透过音乐散播快乐的种子。无论我们到哪里,我们还只不过是youtube上……怕蚊子、打喷嚏、打杯子、傻笑 的Robynn&Kendy”。尽管7月25日她在微博上写下这样的句子,尽管她赞“中国好声音”是一个不以身份取人的舞台,但从她那天登上那个 舞台开始,突然通过大众传媒闯入公众视野的叶晴晴,被疯狂挖掘的只是叶剑英的第三位孙女这样的身份,而不是来自中国香港的网络歌手Robynn。

其实,参加中国好声音并非叶晴晴第一次出现在大陆传媒面前,只是之前主角一直是她的姐姐叶明子。此次接受我们的访问的她好像对于“名媛”的概念几乎没有任何的想法。在2009年9月9日那场轰动全国的太庙婚礼上,主角是当年30岁的叶明子。她身穿自己设计的白色婚纱,配以价值三千万的卡地亚珠宝,嫁给美国金融人士Jonathan Mork,那时候长期生活在香港的叶晴晴作为伴娘进入大众视线,但姐姐的光芒太过耀眼,所以身披“开国元勋”的孙女这个标签,叶晴晴的一举一动都跟普通的女生一样平静。

part7

后现代式名媛效应 :不再服务于上流社会

当代中国名媛生活实录
2010年轰动全国的太庙婚礼上,叶晴晴首次亮相媒体,之于姐姐叶明子不同的是,自己对于成就没什么要求,当歌手前的她正职则是特殊儿童教育治疗师,

何超盈与兄弟姐妹的关系也很好,最近生日便聚集了三房姐妹帮她庆生。其中有身体不适仍出席派对的二房长女何超琼,和三房妹妹何超莲。最特别是超莲送上一个电动滑板,还亲手在车轮上面贴上闪闪水晶,还有超盈英文名简写“SH”。弟弟猷亨则送上港币一万多的小猪包。何超盈说:“其实我们兄弟姐妹间的关系很亲密,我觉得我最成功的是我真的是一个好的大姐姐,我们很团结,就像大家最好的朋友一般,我们无论是谈心事,上学、功课上、或者不开心时一定会帮对方、在大家身边支持对方,所以我觉得成功不只是做生意,跟家人维持有好的关系,做一个好的姐姐也是很重要。”对于同父异母的姐妹,何超盈坦言最欣赏何超琼:“她很多事情我都会当榜样,各有各的厉害”。问她工作上会不会请教哥哥姐姐,她说:“大家都是负责独立的范畴。因为暂时说真的他们都很厉害,学习上我会以他们为榜样,但是如果说合作,其实我们都负责不同的项目,很少会一起工作,我有自己负责的酒店,他们会来现场支持,像之前保利的工作他们也有来支持我。学习方面其实我妈妈也有很厉害的团队,他们也很忙,运用自己的团队和培养自己的人更重要。也不用请教啦,大家各有各忙,见面时会像家里人一样聊聊近况,谈家事,很少聊公事,始终我们是一家人。”

外界认为何超盈将会是四太的接班人,何超盈却不这么认为:“不可说是完全接班,因为妈妈做很多不同范畴的工作,她是立法会议员,又曾是慈善机构的主席,暂时我只是24、5岁,暂时所接触的都是地产项目、酒店、住宅的工作,设计或参与起楼的过程多一点。妈妈其他的生意我都会和弟弟妹妹一起合作,不会是一个人便可以接班,因为弟弟也大学毕业了,他也会帮家里工作,比较精于金融的工作,大家负责不同的部门,分工合作。”

四太梁安琪去年荣升保良局董事会主席,也感染儿女从事慈善工作。何超盈便经常参与慈善工作,包括这次去芭莎慈善夜,便带着帮助自闭症儿童的目的。她与设计师张帅合作“joinus为爱发声”特别版卫衣,作为2015 BAZAAR明星慈善夜特别版单品进行义卖,其中20%销售额,本月底将全部捐赠出,用于“为爱加速”思源·芭莎贫困县救护车项目,改善贫困百姓就医和急救条件。何超盈说:“妈妈之前做保良局主席,我也有帮她筹了差不多一千万,筹到的钱我们拿来设计很多衣服,跟北京芭莎合作,那个是我跟北京的一个设计师叫张帅,他是我好朋友,还有芭莎总编辑苏芒,我们一起去做这个事情。我们上网一周拍卖衣服,那些是兴趣而且能筹到不少钱。那件衣服是我画的,是捐给保良局里自闭症儿童的,所以就弄了一个积木的图案,因为自闭症儿童就好像关闭了自己的世界一样。”

为了宣传自己的慈善计划,何超盈亲自去找了很多明星,让对方穿上衣服拍照。“台湾、内地、香港、韩国、泰国我都有找,那次真的是亲力亲为,不是说你打个电话过去人家就肯穿的。说真的你让助手去办人家是不会理你的,人家也不了解整件事。我真的是拿着一堆衣服跑到人家后台,韩国那些明星来开演唱会,我认识他们的老板,都是进去之后马上换上我们的衣服马上拍照的。其他人就是要一个个打电话,像张家辉我们之前不认识,也是厚着脸皮打电话过去问能不能帮个忙,他们说可以但是我们也要拿着衣服坐车到屯门,坐了好远拿过去给他拍。因为你也要展现出你的诚意给他们看的。我们做这件事有什么意义,背后是能帮到什么人,什么机构,全部都要跟他们谈。当然也有明星会说我不拍,我可以告诉你我平时真的很少求人,但是这次真的是为了慈善,妈妈真的一辈子做一次主席,也做了很多事情,真的是放下身段去亲力亲为的。我爸爸也身体力行地穿上这件衣服,真的很给面子啊!

叶晴晴也是因为妈妈的关系做慈善。2004年至2005年她在塔夫茨大学主修心理学专业,2005年至2008年则在美国西北大学主攻人的发展与心理服务专业。毕业回港后便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在香港一家私立自闭症儿童训练中心工作,任职行为治疗师。中心有100多个自闭症小孩,她常常给他们进行一对一的行为治疗。

“我越长大就觉得原来我的性格很像妈妈,不太懂照顾自己,照顾身边的人更多于照顾自己,对自己很苛刻,同时很单纯的看待一些事或对待人”,她说。现在她也一直有继续关注自闭症儿童的情况,“我和Kendy也有做有关自闭症儿童的慈善活动。之前做过一个试验音乐会,拿一些回收瓶子,放进咖啡豆做乐器,然后跟小朋友一起玩音乐和游戏,那月份就是自闭症儿童的关注月份,也可以让大众更了解自闭症儿童的事。”

叶晴晴的姐姐叶明子曾经很直接地谈论家庭背景带给她生活和事业方面的好处:“我不否认我的出身确有好处,在国内要做什么,我都不用花时间解释,因为大家都知道的背景,不会怀疑我有什么企图,的确省事省心。”但叶晴晴却几乎从不向外界提起自己的家庭,当被问到常被人提是叶剑英孙女和家庭背景,会不会不开心,叶晴晴说:“我想我已经接受了。而且这是我改变不了的。我不会主动说,但我觉得我不应该觉是惭愧的事。我也曾经因此有过很大压力,但回头看那段历史,我的压力真的很微不足道。爷爷真的很伟大,可能香港人不太了解爷爷的那段历史,但我心里清楚自己的压力是微不足道,也会为爷爷而骄傲。”

而对于“何家淑女”这个标签,何超盈则说:“我出生在一个较为知名的家庭,从小到大一举一动都容易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观察和审视,对于外界对我的各种态度和评价,我都会理性地去分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等于是无形中多了很多朋友,帮我从各个角度剖析自己,令我更容易发现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也就有更多、更大的进步空间。‘何家淑女’也是好的形容词,所以,这个名称对我来讲没有什么特别压力。”

本文版权归网易娱乐所有,文中所述均得受访人授权所采,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媒体和公众号转载授权需发邮件至yuanye@corp.netease.com或ryzhouke@corp.netease.com申请授权。


鹿爽朗大人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上清华放弃1亿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