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黄牛进阶手册

2015-12-16 16:48:47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粉丝经济下,原价1880的演唱会门票,经黄牛之手可以卖到7000以上。不仅是倒买倒卖,黄牛还要扮保安装记者,想尽办法把粉丝“运”进现场。本期《深水娱》采访多位混迹娱乐圈的黄牛发现,除了演唱会,明星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电影首映礼、综艺节目、明星生日会等,都是黄牛的“业务”;还有黄牛兜售明星周边产品,通过替粉丝偷运相机进录影棚,帮粉丝追车,给粉丝预订明星下榻酒店来赚钱。

娱乐圈黄牛进阶手册:
11月28日,TFBOYS成员易烊千玺举办了“浪漫玫瑰园”主题生日会。黄牛“小黑哥”成功带了10名买了4000元票价的粉丝进场。

黄牛“小黑哥”把自己的客户——几十个买票参加易烊千玺生日会的粉丝按票价高低排成了三列,买4000元票的排一列,3000元的一列,2000元的又一列。11月28日,北京东南五环外亦庄城乡世纪广场商场内,TFBOYS成员中年龄最小的易烊千玺,在此举办15岁生日会,商场“开业那天也没有这么热闹过”。

“小黑哥”打电话时习惯走来走去,这群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小姑娘迫切的盯着他,他走到哪,两列小女生跟到哪,颇有舞狮队的感觉。“这是来看电影的,还是来拍电影的啊?”一名逛商场的大妈不明所以。

这一天下来,黄牛“小黑哥”做成了大约10名粉丝的生意。和他一起共赴“盛会”的还有另外几十名黄牛。“黄牛党”俗称“票贩子”,通过低买高卖赚取票务差价。倒票属于非法行为,但因着供需原理,“黄牛”便成了一项蓬勃发展的“灰色产业”,而如今这个词一点也不新鲜了。

粉丝经济下,娱乐圈黄牛的业务已不只倒卖演出门票。本期《深水娱》采访多位混迹娱乐圈的黄牛发现,除演唱会外,当下人气明星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电影首映礼、综艺节目、明星生日会、各大颁奖典礼等,都是黄牛的“捞钱耙子”;还有更高级的“黄牛”,兜售明星周边产品、明星照片、合影,通过替粉丝偷运相机进录影棚,帮粉丝追车,给粉丝预订明星下榻酒店来赚钱。

梳理黄牛的生意经,在黄牛圈要做成生意,他们不仅要有经济基础、人脉和门路,更要能扮保安,能演记者,和主办方、现场保安斗智斗勇。关键时刻,黄牛既要有舍得花钱的魄力,又要有勇闯关卡的体格。

part1

黄牛有多赚?易烊千玺生日会门票卖到4500元

“全纪实:
3月22日,00后少年组合tfboys现身湖南卫视录制《快乐大本营》,事先知道消息的粉丝集结在湖南卫视台址,粉丝数量目测近千人,场面颇为壮观。

“叫你不要去前排,你在后面好好呆着怎么会有事?还说你是媒体,你这么小哪里像媒体了?”黄牛李明在教训一名戴着黑框眼镜、鸭舌帽,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开场不到15分钟,这名十四五岁脸有婴儿肥的小女孩被眼尖的保安从媒体席甄别出赶了出来。小女孩哭丧着脸,“把帽子摘下来,重新伪装一下,我待会再试试”。

李明不高兴的是,如果中途粉丝被清场,作为有信誉的黄牛会退回全部“买票”费用,小女孩差不多毁了这一单生意——4000元的入场券。但4000元并不是当天入场券的最高价格,还有黄牛开出了4500元。

那一天,李明和“小黑哥”是合伙人,在业务多的情况下,几个黄牛会合作,一起带粉丝入场。

生日会前,“小黑哥”从几家媒体买到了10个媒体票,以4000元票价卖给了10名粉丝,另外还有3000元的“票价”卖出17名,2300元卖出几十名。一切事先约定,先安排价高者,进不了场或中途清场退回所有钱。

当天生日会结束时,“小黑哥”完全做成的生意就是帮10名买入4000元门票的粉丝入场。其余粉丝都没有能通过“种种”方法被送进场。到最后,没有能进去的粉丝中,有几个女孩子当场默默对着墙掉眼泪。

这场热闹的生日会主题是“浪漫玫瑰园”,生日会上15岁的易烊千玺说,“就像小王子与玫瑰花,玫瑰代表粉丝们,虽然他们生长在同一个玫瑰园,但每一朵都不同,每一个人对于我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是值得好好珍惜的存在。”

粉丝“苹果”大概就是这名少年口中的一朵“玫瑰花”。生日会前几天,“小黑哥”同意免费带“苹果”进场。在济南念大二的“苹果”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父亲生病住院,自己也马上要动一个眼睛的手术,“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看不到他了,我想在这之前见他最后一面”。跟“小黑哥”说“能不能不收钱带我进去”,“小黑哥”答应了,“我尽力,但是如果进不去,我也没办法。”

TFBOYS两周年粉丝见面会时,“苹果”就从济南跑到北京万事达中心,花了1800块钱从“小黑哥”手里买了进场名额。那一天,她把自己绣了4个月的十字绣送给了三个“美少年”,绣的是三人歌曲《幸运符号》mv的场景。见面会结束,“苹果”追到机场时,三名少年已经离开,没赶上送别,“苹果”难过得“一下瘫坐在地上。”

黄牛做亏本生意,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用“小黑哥”自己的话来说,“人生中还有很多比钱重要的事。”而且他有自己的算盘,“这些孩子也懂事,会帮我在学校宣传,我也从学校招到一些代理帮我买票。”


part2

幕后交易:表面上交给票务网站,但好位置都被锁住

“全纪实:
2012年8月4日,韩国当红组合bigbang从首尔飞北京参加北京演唱会。接到消息后,几百名粉丝直奔首都机场接机造成拥堵。

2011年年底,当时还在深圳工作的“小黑哥”到深圳湾体育中心体育馆看汪峰的演唱会,看到门口有人一边收票又一边卖票,他嗅到了商机。接着他在体育馆门口,碰到了他的贵人——入门黄牛师傅L。

替师傅L打工一个多月后,“小黑哥”开始单干。一个人出来做的第一单生意是五月天在深圳的演唱会,“小黑哥”淘了自己黄牛生涯的第一桶金,三四千块钱。“拜师”期间,“小黑哥”也摸清其中的门道:演唱会的前排票,主办方表面上交给了大麦、永乐等票务网站售卖,但实际上前排票只有少数几张可以让粉丝抢到。

圆圆是韩国组合神话的铁杆粉丝,从2007年开始看神话的演出。圆圆提出,对于粉丝而言,找黄牛买票无非两种想法,一是要保证买到前排的票;二是同等位置的票比官方正规渠道便宜三到五百元。“尤其开场之后,票价就更低了。”作为资深歌迷,圆圆发现好位置的票大都在黄牛手上,“像在大麦、永乐网上抢票、占坐、选坐、抢票,基本上拆票之后,(前排票)基本上没有。”

“我们有时候也会抢前排票,前排票肯定是可以加价的,有时候可以翻三倍。像BIGBANG演唱会,前排票都卖8000、7000,它原价也就1880。”“小黑哥”透露,粉丝在网上抢票抢到的通常是靠边的不好的位置,像这1880的票就是被主办方锁住的。 主办方会把这些票加价拿给黄牛,比如1880的票,加价到2800或者3500给黄牛。“羊毛出在羊身上,3500卖给我们,我们肯定要卖到4500、5000。主办方不能把票以高价出售,只能把这个黑锅让黄牛去背着。”

而在明面上,黄牛会把这些票称之为“人情票”:每场大型演出,主办方都会拿出部分票送礼,合作媒体、广告公司,甚至是明星入住的酒店都有部分赠票,“实际上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

“小黑哥”拿首都体育馆举例,18000人的座位,赠票能占十分之一,有很大一部分就流入了“黄牛市场”。规模为1万人左右的演出场馆,“黄牛”会拿到不低于800张的赠票,其中40%左右是从内部人员那里直接“收票”。“并不是人人都能收票的,只有与演出公司、主办方内部人有固定联系的人才会最先得到工作票或赠票。”另外,一些“关系人士”,如员工家属、朋友等得到赠票的人,会约在演出前3天开始零散地把票卖给倒票者。除了“人情票”,票务中心的业务员也会直接把票卖给黄牛,这样不仅任务量提前完成,还可以从中“返点”,这也是黄牛收票的重要渠道。

“小黑哥”告诉网易娱乐,票务代理网站帮演唱会主办单位卖票来拿提成,主办方若不让卖,票就会锁住。全国各地很多演出商,办演出是为了赚钱,不可能以主办的名义去加价卖,就算打折也不会卖给粉丝。因此,每一个演出商都会养着两三个实力雄厚的黄牛,来给他分析市场,分发尾盘票。

因为远低于市面上定价,黄牛票价格会有很大的弹性。而这种弹性到底多大,由粉丝的需求决定。

part3

新一代黄牛:通过网络打入内部 满足粉丝一切需求

“周杰全纪实:
现在粉丝们已经不单单满足于看偶像演唱会,渴望更多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机会,黄牛们也因此练就了十八般武艺来满足粉丝需求。

黄牛小风的微信头像是他本人和潘玮柏的合影,微信背景图则是和杨洋的合影,“这也是招揽顾客的方法。”在“小黑哥”看来,像他和小风一样的年轻黄牛,头脑活络,懂得怎么寻找客户,懂得通过微博,贴吧,粉丝后援会和专门为粉丝量身订做的追星公众号获知明星行程,也懂得分析行情,定位精准。

而少数卖假票的人都是年纪大的“害群之马”,四五十岁,没头脑,不懂网络,不懂淘宝,又不会分析市场,为了生活只能骗人。

精明如“小黑哥”甚至把自己手头上的粉丝客户分了类:经常买票买贵的,“小黑哥”会给这个粉丝备注“土豪粉”;经常买便宜票的,就备注一个“酱油粉”。TFBOYS两周年粉丝见面会时,“小黑哥”把一个见面会名额最高卖到了1.7万。

作为黄牛最怕碰到的不是演唱会、见面会临时取消,“这种情况顶多搭上路费”,让他们最担忧的是“赌错”——本来以为卖得好,结果卖得差。也是TFBOYS两周年见面会,因为前期票价炒的很高,“小黑哥”认识的一名黄牛前期本来280元的票可以卖800元,“让他出580,他不出,到后来还剩一百七八十张票没卖出去,亏几万块钱。”

“演唱会中,BIGBANG、王菲、周杰伦、陈奕迅是卖得好的,但不同的城市购买力不同,也有差异。”在一些年轻黄牛看来,一般演唱会不怎么赚钱,“一张票赚个一两百的,没意思。”

2014年5月3日,TFBOYS在北京举行签售会,“小黑哥”光是倒卖专辑就赚了几千块钱。就在这场签售会上,“小黑哥”见识到了粉丝的购买力,和其他黄牛一起,他们开始把目光锁定在了人气偶像和粉丝之间。

实际上在此之前,这场最先由韩国造星机制引领,在中国掀起的互联网造星模式便开始冲击中国娱乐经济。围绕着“小鲜肉”、“老干部”的话题不断,诸如TFBOYS、吴亦凡、鹿晗、杨洋、霍建华、钟汉良等明星的见面会、发布会、生日会、综艺节目、颁奖典礼等成为新一批黄牛活跃的舞台。在粉丝期盼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愿望下,黄牛们开始修炼“十八般武艺”。

除了演唱会、跨年晚会有公开售票外,见面会、发布会、综艺节目、颁奖典礼和明星生日会都没有公开售票。知情人士透露,一般经纪公司会以从粉丝俱乐部抽取幸运粉丝的形式让一小部分粉丝参与明星的活动中来。问“小黑哥”,你们业务有多少?他说,“只要粉丝提出需要,我们都尽量满足。”

易烊千玺生日会当天,便有部分“幸运粉丝”被抽中。“这些名额实际上也有被相关的人拿出来卖给我们。”“小黑哥”说道。

part4

相机分拆偷运进棚,提供全套追星服务

“全纪实:
11月3日凌晨,韩国人气男团EXO成员灿烈发微博,称自己抵达上海后遭到粉丝在高速公路上追车,20余辆车多次变道阻拦自己的车,险些造成事故。

粉丝有需求,黄牛就要想办法。在韩饭圈颇负盛名的黄牛“上海阿加西”盘子似乎铺得更大:从机场接机,告知粉丝明星会走VIP通道还是普通通道,前期踩点找到最好的拍照位置,带着粉丝进入拍照位置,开车载粉丝追明星接送车到酒店,酒店预订,载粉丝追车明星到彩排现场,观看彩排又另收费用,“是一条龙服务了。”

这位“上海阿加西”婉拒了网易娱乐的采访,“我们就是公司正常运作,这个有点涉及行业机密,无法说。”

王俊凯的粉丝“天线宝宝”告诉网易娱乐,很多节目录制或活动不允许带相机入场。在一次《开讲啦》和一次《快乐大本营》的录制前,她亲眼看到黄牛将粉丝的相机一个一个分拆偷运进录影棚,“《快本》带一个镜头1500,机身1500,总共带进去3000块,央视便宜一些,1000加1000,两千块。”

“天线宝宝”认识的黄牛中还有在卖明星合影,“TFBOYS的一个合影卖到2万,特别特别贵,没人去买。”更有疯狂的粉丝从明星落地后接机再跟车,“TFBOYS秘密飞赴韩国录节目,听说黄牛一天跟车就收1000块钱。”

“还有粉丝愿意为了跟偶像住一家酒店花大价钱。”BIGBANG在澳门演出时,“小黑哥”的师傅L认识主办方,“搞到房间,1.2万一晚上”。买了一个房间后,粉丝五六个人挤在一个床上,“没事就去来来回回坐电梯,就想能够碰到偶像看一眼。”

“天线宝宝”还了解到,《全员加速中》一名黄牛跟节目组招群演的工作人员对接上后,开始售卖群演名额,一个800块。“天线宝宝”的朋友小k也是TFBOYS的粉丝,为了“能近距离看一眼爱的三小只”,小k交了800块钱到《全员》中做群演。录制从早上六点多开始,每天录到凌晨三四点,连续录制了4天,最后小k的眼睛都是红血丝,连隐性眼睛都戴不上去了,她还要去录。

但到最后,小k不仅花了800块钱,连做群演的大约800块工资也全被黄牛拿走。虽说自己也是TFBOYS的粉丝,但“天线宝宝”仍然搞不懂像小k这一类粉丝的行为,“要是我,我肯定不会愿意这样子。”

part5

黄牛扮保安装记者有竞争 感叹“看一眼有什么用呢?”

“全纪实:
如今,黄牛的活已经不单单是倒买倒卖了,必要时候要扮保安装记者。

“冯总”是“天线宝宝”认识的黄牛中的口碑最好的。也是在一次《全员加速中》的发布会上,“天线宝宝”眼看着身穿黑西服,耳朵上挂着一个麦的“冯总”一副保安模样,在入口处把粉丝一个一个“往里运”。

“其实在易烊千玺生日会前一天,我们就去踩了点。”李明事先就把举办易烊千玺生日会的博纳星辉剧院侦查了一遍,连办公室后门也没放过。生日会当天,网易娱乐记者看到,李明和“小黑哥”带着一群粉丝从剧院的各个入口,意图突破,但都被主办方逐个击破。最终来到剧院办公室后门时,也被保安组领导发现,临时给门口加派了四名保安拦截。

为了入场,“天线宝宝”不止一次在活动现场看到黄牛打架。在TFBOYS的一次见面会上,一名黄牛将另一黄牛的生意抢走,两人当场扭打起来,“抡拳头,拽头发都用上了”,周围的黄牛拉架,活动现场的保安也过来拉架。而在另一场TFBOYS的发布会上,活动进行到一半,黄牛硬闯带粉丝入场被保安拦下,于是双方打成一堆,直到活动结束才散开。

“小黑哥”很明白一件事,在黄牛圈里,人情味比较淡,“他不会带你赚钱,能互利互惠那才可以。这个年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小黑哥”有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

易烊千玺生日会门口,网易娱乐记者看到“小黑哥”和李明打算现场买通一名要价1000元保安,一时拿不出1000元现金的“小黑哥”,从一名多次跟他买票的“土豪粉”手中轻松借到了1000元钱。小黑哥对于这个交付轻描淡写,“我们很熟,他们都很信任我,平时都是微信或支付宝直接把钱转给我的。”

“正规方法解决不了,里面的保安可以买通嘛,工作人员可以买通,媒体记者也可以带。”“小黑哥”还试过买了媒体证后自己冒充记者带粉丝入场,“形象弄好一点,衣服穿好一点,人家也不会问你。”

跑得多了久了,“小黑哥”认识了很多记者,“一个记者可以带一个人进去,我们就安排一个粉丝。粉丝愿意出1000,我就跟记者说,‘一人500块,反正你把他带进去看完了,我给你钱,你不用管就行了。’”

“小黑哥”是一名退伍军人,转行做黄牛一方面是生活所迫,一方面因为“喜欢自由”。黄牛之前,他的身份是一个广告人,在深圳月入5000多元。做黄牛以后,他每个月要跑20多个城市,一个月只有十天时间能待在武汉老家。除了每月1万多元的交通费用,他每月净收入两到三万。2010年,他的师傅L通过上海世博会进账一两百万,生意越做越大,在深圳买了房,买了两辆车。“他本来就有钱,又有魄力,有头脑,一般的人还是玩不过他的。”按照“小黑哥”的说法,他的师傅L如今身家一两千万,开了票务公司,有十几个人上班,已经不出来跑动。

虽然觉得外界认为黄牛是“坑蒙拐骗的勾当,” 但小黑哥认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能赚钱、顺势而为,被人说三道四也没什么。

如今,“小黑哥”已经算不清自己朋友圈里有多少粉丝,其中很多粉丝给他的感觉都是“不差钱”,“没事儿还跟机,明星坐哪个航班,他就跟着坐同一趟。”虽不理解追星的小孩,但是他觉得家里父母有钱给孩子花,“如果他要去的话,我能要他不去吗?”

“小黑哥”还没有结婚,他不知道今后自己的孩子会不会追星。但如果自己的小孩喜欢明星,会带着去演唱会,“对他的爱好适当支持一下,但是没有必要跟着明星追飞机到处跑,住同一家酒店。为什么要去追那些明星,看一眼有什么用呢?”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昔日香港“风月片”男星沉浮录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

黄丹露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黄丹露_NK608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核潜艇之父遭"律师"侮辱?官方:律师资格早已注销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