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专访《寻龙诀》导演乌尔善 (来源:网易视频)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虽然《寻龙诀》已经基本无望成为下一部票房突破20亿元的国产大片,但是其所带给中国电影产业的惊喜与思考恐怕还会持续很久。导演乌尔善在这部电影中为中国电影电影创作以及电影市场遇到的诸多问题提供了一种解决思路,诸如如何处理编剧与IP的关系,如何平衡故事与特效的关系,如何解决创作与资本之间的关系,如何面对审查禁忌的问题等等,都能在乌尔善的解读中找到一种答案。

对电影来说,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给人物找到一个情感动力。我们知道《鬼吹灯》几个主要的人物和关系之后,为什么他们要重新再回到探墓的这个旅程里面去,一定有一个不可以动摇的理由。

对胡八一来说真正的恐惧是什么,绝对不是墓穴机关,也不是那些大粽子,而是他内心里面很难战胜的一个隐痛,是他自己一定要面对才能够战胜,这个就是让这个探险的过程,变成一个心理的过程。


缘起:想要讲述男性成长的故事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之前天下霸唱也说过,《寻龙诀》的故事等于是在八本书之后,第九本的故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切入点?

乌尔善:我是觉得原著里面一直在提到,我们去美国吧,Shirley杨一直在劝他们去美国,开始新的生活,我觉得还挺有想象力的,就是我一直在想,比如像摸金校尉这种在地下世界里英勇无畏、呼风唤雨,艺高人胆大的人,到了美国会混成什么样,结果他们在美国街头就混成了那个样子,就变成了街头小贩,被移民局追得满街跑,我很喜欢这个喜剧效果,它有点英雄末路虎落平阳的感觉,然后他们再考虑一个回到过去、回到他们之前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那个世界里面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电影故事的开始。

所以我们和编剧,和霸唱就一块在讨论,做一个这样的,相当于是第九本的这么一个故事,把原著的八本书当做他们的前史。等于从《黄皮子坟》里面找到了一组人物关系,就是胡八一和王凯旋他们当时在插队时候的一个初恋,他们跟的这个情感关系,然后丁思甜牺牲了,用原著就用到了这一部分,他们的他们的探险故事等于是,相当于是原创的了吧。

网易娱乐:为什么只有《黄皮子坟》这么一点点元素?原著中那么多故事都不能满足你?

乌尔善:不是不能满足我,它其实是因为万达所买的是后四部的小说,如果你是书迷的话,你可能知道,一是《黄皮子坟》这部小说里面是没有Shirley杨的,然后《怒晴湘西》里是这三个人都没有的,他讲的是一个Shirley杨爷爷的故事。在《南海归墟》它所描述的是一个海底的探险,那个在技术难度上是非常大的,涉及到很复杂的特效制作。《巫峡棺山》如果你没有看过《黄皮子坟》和《南海归墟》的时候,《巫峡棺山》并不完整,它是连接着这几个故事的,所以你单独拿哪一本书来改编,都不太容易,它都不完整,它作为一个电影故事来说是不完整的。

对电影来说,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给人物找到一个情感动力。因为我们知道《鬼吹灯》几个主要的人物和关系之后,一定要给他设定一个动力,他既然已经已经金盆洗手,为什么他们要重新再回到探墓的这个旅程里面去呢?一定有一个不可以动摇的理由。我觉得在这里面要找到一个动机,所以我们在《黄皮子坟》里找到这么一个人物关系,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他们是为了他们一段青春的往事,他们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记忆,他们重新回到地下世界。反派是为了盗墓,为了拿到宝物,但对胡八一、王凯旋他们来说,他们其实是要寻找他们年轻时期留下的一个悬而未决的一个承诺。我觉得这个就找到了一个人物行动的动力,也是我自己比较关注的,就是你在一个探险的故事里面,你去表现什么样的人性。

就比如说我们喜欢看探险的小说,喜欢看探险的电影,是因为面对危险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人性的真实一面的展现,他到底是勇敢的还是自私的,他到底是有情有义,还是贪财好色,它其实是一个展现人性内心一个非常好的空间。如果我们知道摸金校尉这组人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他们有寻龙分金的本领,他们有过打粽子这种能力,那对他们来说,什么东西是挑战呢?那他一定有一个更难以解决的一个内在的困难,就是进入这个地下世界,等于进入了我们内心的那个恐惧,你一步一步接触到,对胡八一来说真正的恐惧是什么,绝对不是那些墓穴机关,也不是那些大粽子、怪兽、也不是反派,而是他内心里面很难战胜的一个隐痛,是他自己一定要面对才能够战胜,这个就是让这个探险的过程,变成一个心理的过程。无论是从观众的角度,还是胡八一自己,一定要面对那个终极的恐惧,他要战胜他,然后完成这个人物的成长。所以对我来说这个故事是一个男性的成长故事,胡八一、王凯旋,两个天不怕地不怕,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他要战胜他的恐惧的故事。

霸唱是剧本顾问,在每一个创作阶段都请他过来给一些建议,因为他是一个整个的知识结构非常奇特的一个人,总会给你一些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创造性的一些建议。

IP只是之前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它是一个元素,但电影还是靠电影来征服观众的。


剧本:《寻龙诀》是我和张家鲁的原创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这个故事是你、张家鲁和天下霸唱一起想出来的,还是霸唱自己的故事?

乌尔善:应该是我和张家鲁,我们编剧去寻找这个故事架构。因为回到青春的这个往事里面是张家鲁的设定,从美国开始,回到草原,这个等于是家鲁在故事梗概里面提供的一个设计。我们都觉得这个故事特别的有意思,当时还没有完全很明确的一个主题,但是觉得这种追溯过去,非常有电影感,就是追寻一个往事,青春的往事,进入一个人的记忆,跟进入地下世界我觉得有一种互吻的关系,就是进入地下世界越深,好像回到你的过去,回到你的记忆深处,这种感觉特别的好。所以就接着这个东西往下写,逐渐去把这个主题再明确化。

网易娱乐:霸唱还有你和张家鲁,你们三个的合作关系是什么样的?

乌尔善:家鲁是编剧,霸唱是剧本顾问,等于在每一个创作阶段,比如说梗概阶段,故事大纲阶段,分场和最后台词本的阶段,都请他过来给一些建议,有一些不好处理的东西,请他来给一些点子,因为霸唱还是一个整个的知识结构非常奇特的一个人,他总会给你一些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创造性的一些建议。

网易娱乐:有过意见分歧的时候吗?

乌尔善:基本上没有,我们整个的方向一直是比较统一的,只是最后关于彼岸花这个设定做了一些反复。之前在写梗概的时候,想了很多不同的宝物,就是到底什么东西是值得去用生命作为代价,去夺取的。因为我们是个夺宝探险电影,那个宝物到底是什么,当时做了很多不同的设定,最后还是选择了彼岸花。觉得它的象征意义,它自己的形态上面,可能都更适合电影,更电影化。

网易娱乐:其实这种组合很有趣,霸唱代表了《鬼吹灯》这个所谓的大IP,张家鲁其实是一个编剧,而现在行业内对于IP和编剧的争论非常热闹。

乌尔善:我自己其实没有体会到他们有什么可争议的。因为原著本身这么受欢迎,有这么多的粉丝,他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做电影改编的时候,其实要对原著的价值有一个准确的判断,在它的价值基础上做电影化的改编,因为电影本身也有它的特性,它跟文学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你既要懂得原著的价值,尊重它的价值,同时你要懂得电影创作的规律,尊重电影创作应该遵守的法则,我觉得这是个彼此尊重的一个过程。

网易娱乐:他们其实争的可能是一个创作模式的问题,有人提出一种创作模式,说以后就是IP+编剧的模式,就是编剧可能没有所谓的原创这样的东西存在,编剧就是在加工IP。

乌尔善:这个太极端了吧?很多原创的故事也很成功啊,现在我们中国电影票房最高的《捉妖记》就是一个原创的故事,它已经25亿,之前没有人知道谁是胡巴,谁是《捉妖记》这个故事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原创,我觉得事实已经可以反驳这种观点了吧。

网易娱乐:你会觉得现在中国电影被IP绑架了嘛?

乌尔善:这个属于自寻烦恼吧,中国电影有很多可能性,没有一种结论是我们不可辨驳的,因为大家都是在空谈,你还是看电影的结果吧,我所看到的电影,很多成功的电影,都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我们可以随时举出很多例子来,好电影就是好电影,IP只是它之前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它是一个元素,但电影还是靠电影来征服观众的。

我是喜欢一开始就很有戏剧性的人物关系,然后在这种关系里面推动整个故事,我觉得会比较有趣和电影化。

我并不希望一个电影只是看热闹,但也不希望一个电影仅仅是给你带来思考,但是没有任何娱乐效果。


人物:没有感情的电影是杂耍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我们回到这部电影,谈到人物感情,其实在书里面,胡八一和Shirley杨的感情,停留在亲过。但是电影的话就是睡过。

乌尔善:哈哈哈哈,早晚得睡过,哈哈哈哈。

网易娱乐:这个是为了制造一个他们俩的情感矛盾或者话题吗?

乌尔善:当然,这是一个戏剧的需要吧,因为我们设定这个胡八一他有一个情感的困境,他无法面对现在的生活,因为他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过去。但是什么样的行为能让观众感觉到他这种困境,这不是靠语言能够表达的,他一定是通过人物关系,他跟Shirley其实已经有感情的事实,但只是在心理上,他有一个障碍未曾跨过,所以通过这个冒险,他要去跨越那个障碍,真正的做到放下过去,珍惜他现在的生活。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电影化的处理方式。

但我们电影里并没有表现他们怎么睡的,只是在语言上面谈论,但它是一种人物的关系,我是喜欢那种上来就很有戏剧性的人物关系,然后在这种戏剧性的关系里面推动整个故事,我觉得会比较有趣,也会比较电影化。

网易娱乐:跟原著小说比起来,好像胡八一变得没有那么个性鲜明了,他反而会变得比较内敛,或者比较没有那么个性强硬。

乌尔善:他的个性并不意味着他话多,他的个性意味着他对情感的态度,他跟他的朋友和爱人的人物关系上。因为这个故事触及到一个人内心的隐秘的世界,我是觉得他并不需要,就是个性的展现并不是需要表面的那些东西,我是觉得,本身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和他自己对过去的那种追忆,和对友谊、爱情的态度是展现他个性的方式。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个性是哪一些东西,是他说话的方式、某一种表情?我觉得那个可能都是表面的,是我们触及到这个主题的时候,这个人物的价值观,他对情感的态度,那个是比较深层的部分吧。我比较在意这些方面。

而且你要是以原著来说,那些大金牙、王凯旋,其实都能承担调侃的那些功能,反而胡八一更能够承担主题这部分。

网易娱乐:导演一直在提到说,可能《寻龙诀》你觉得最大的难度是说,人物情感和一些特效画面之间、故事间的平衡,包括你一直在强调人物情感是你最看重的部分。

乌尔善:这不只是我最看重的部分吧,我觉得这也是所有观众最看重的部分吧。没有一个观众进来看电影是说,我要看特技,那可能过于的专业化吧,大家都想看一个好的故事,看到一些他们能够认同的人物,他们演绎了一个情感故事,我觉得这是所有人基本看故事的需求,所有的视觉效果都要依据这个人物的情感去展开,否则这个电影会变成一个杂耍了吧,这个也不是我对一个电影的要求。

在这个故事里面,我希望视觉奇观其实是为了展现人们心理的奇观,我们通过一个探险的故事,进入人的内心世界,去体会他们之间的情感和他自己的价值选择,这个是我自己对一个好看的电影的要求。

网易娱乐:你会觉得像这种情感线,会是长久以来中国大片缺失的一部分吗?

乌尔善:中国大片,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中国大片,我就说这可能是,我认为好看的电影,其实都会触及到的一些主题吧。因为对我来说,我希望我看一部电影,既能得到娱乐,同样也受感动,所以我觉得这两方面都是我们应该去做出一个很好的表达的。我并不希望一个电影只是看热闹,但我也不希望一个电影仅仅是给你带来思考,但是没有任何娱乐效果。我觉得好看的电影它应该是丰富的,是嬉笑怒骂、认真和调侃,喜剧段落和感情段落、动作段落都很丰富的。它是一个两个小时里面非常丰富的情感体验和情绪的体验,我觉得这是我对一个好看的电影的要求。

我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也许每个人想的不一样,所以我试图在这个电影里做到的就是丰富,你可以觉得这个电影是一个热热闹闹、打打闹闹的一个电影,没问题,你也可以认为这部电影其实触及到一种情感的表现,或者说你认为这个电影其实有更丰富的一些文化的意义。就比如说它触及到我们整个这个民族的一些近代史,八十年代、六十年代、四十年代,一千年以前,我们都有展现。这些不同的观众可能能够看到不同的信息,得到他自己不同的体验吧,这个可能是一个我对电影的一个目标,希望它丰富、多层次,你可以各取所需。

我觉得现在的审查也是越来越包容,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大的约束。

任何的禁忌其实都是要跨越的,而不是因为有了禁忌而无所作为,禁忌是客观存在的,你不能逃避,要不就不要拍电影。


审查: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你刚才提到一种丰富性,包括对中国近代史的展现,包括刘晓庆是一个日本邪教教主的身份,可能这些在普通观众看来都觉得很新鲜,但其实也很敏感,其实真正在它经历审查的过程中,它有敏感过吗?

乌尔善:我们都,我们一审就过了。

网易娱乐:改都没改?

乌尔善:稍微做了一点点的修改,其实那修改是挺微妙的,就是把一些文革时候的语言稍微做了一点点简化,还有王凯旋很多台词里有一些粗口,做了一些删减,就这样,特别简单。

网易娱乐:比想象的顺利?

乌尔善:顺利的很多。我觉得现在的审查也是越来越包容,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大的约束。我觉得还是越来越走向开放,这个电影其实如果能够打开一个新的创作空间,对整个其他的中国电影来说,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其实触及到很多大家以为可能触犯禁忌的年代的表现,但是其实在于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和用什么样的态度去表现它。因为在此之前我们看到的,比如表现文革、表现八十年代的出国潮,可能更多的是以文艺片的形态表现,可能里面带来的情绪、伤感性,比较伤感,比较悲剧。但是我特别有兴趣换一种感觉去表现同样的内容,我会把它表现的很青春,非常的幽默、非常热血,又带点喜剧色彩,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进步,用另外一种基调,用一种类型片的处理方式,重新展现了一些我们真实的历史。这个是我觉得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网易娱乐:可能很多人也问过你这个问题,粽子的问题。

乌尔善:粽子,对,就是关于审查禁忌。其实审查的禁忌,我们当时刚刚写完第一稿梗概的时候,就马上送到电影局去报备,因为当时跟电影局的领导也都做了一个讨论,他给我们一些硬性的规定,就是三方面,第一是电影不许叫《鬼吹灯》,所以我们当时想了好多的名字,什么《摸金校尉归来》什么《八一凯旋》,都没审过,最后我选了一个叫《寻龙诀》,它来自于原著里面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里面的一个段落《寻龙诀》。而且摸金寻龙,本身是有探墓这个意思的。

第二个是不允许我们的主角有违法犯罪的行为,因为概念里面摸金校尉是一些盗墓者,但是他其实对我来说,其实了解原著的人都知道,他们一直不是为了个人发财去探墓的,他每次都是为了救人,帮别人找一个什么丹药啊,都是以救人为目的的,所以对我来说他们其实是侠盗。但是给人一种感觉,他们是违法犯罪分子。但是我们的故事一开始,他们已经是金盆洗手了,再次回到地下世界,他们也是为了完成一个当时的承诺,胡八一是为了救回他的好朋友,所以他们也是带着一个更加情感的目的,去再次进入到墓穴,跟反派做斗争的。当然反派是犯罪分子,他们以矿业公司为名,去探勘古墓,寻找彼岸花,所以第二个问题我们也解决了。

第三个说电影里面所出现的灵异现象,必须要有唯物主义的解释,这个其实也是,了解原著的人就会知道,其实原著里面对一些灵异现象是有解释的,起码有一些近似科学的解释,因为的确有一些现象,是科学无法完全解释的,但其实霸唱都给了一些半科学解释,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在剧本里面也是尽量给出一些解释。比如彼岸花的的原理,他们之前幻觉所产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通过彼岸花发出一些射线,刺激到视神经,影响到大脑,唤起了一些恐怖的情绪记忆,这么一个基本原理,这个基本原理是符合科学的尝试的。所以对这方面也解决了审查对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就一审就过了,并没有什么觉得很大的阻力,或者是很委屈的地方,因为他们开始就告诉你这三方面你要解决,解决不好的话,你就别来给我送审吧。但是我们送审一次就审过了。

网易娱乐:你之前会担心过这个问题吗,在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担心吗?

乌尔善:有担心,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挑战的部分。之前你采访我《画皮2》的时候,我不是也说吗,就是任何的禁忌其实都是你要跨越的,而不是你因为有了禁忌而无所作为,禁忌放在那个地方是客观存在的,你不能逃避,要不就不要拍电影,你要拍电影,就要用你的创造力去跨越那个禁忌,要推动这个事情走向更加开放和更大空间,我是觉得我们要做电影的人,要努力去自我突破,而不是等待别人去同情你。所以这一次其实我们也做了同样的努力,我觉得也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他进入了墓穴去探墓,同样里面的灵异现象得到了解释,然后这个电影也有了一个它自己独立的名字,叫《寻龙诀》,也得到了龙标,我觉得这就是在推动整个中国电影的创作空间的拓展。它如果顺利的上映,得到观众的认可,它给中国其他的电影创作者还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让他们更勇敢的去继续做一些更精彩的电影,整个在这个奇幻冒险这个类型上面,迈出了第一步吧,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它就是一个新的空间了。

对我来说,电影导演不是纯粹的艺术家,他也不是一个商人,他一定是一个跨界者。

中国电影整个的市场太饥渴了,任何的电影形态都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中国每年的电影市场的变化,可能是超过我们每个人经验之外,超过我们想象之外很多的。


市场:成熟市场不靠意外成功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从影片的体量来说,《寻龙诀》是一部大体量的电影。好像这些年,中国电影的热点开始向那些小成本的,黑马相的电影,好像就是这种以小博大的变成市场的宠儿,反而这种传统的商业类型的大体量电影,好像没有前几年那么多了。

乌尔善:没有吧,我还是拿《捉妖记》说,《捉妖记》3.5亿的成本,它就是一个大片,它得到的票房回报25亿,我觉得这就是很正常的一个投资回报的一个例证。因为黑马意味着意外,但是真正一个成熟的电影产业并不是依靠意外成功的,它一定要有一些产业的创作、生产、最后取得票房回报的一个规律,它一定不是大家撞运气,通过偶然来成功。一个电影可以因为偶然失败,但是不能因为偶然而成功。产业追寻的是可以复制的经验,和一个可以不断地去创作、生产的一个稳定模式,其实我们也在摸索这个模式。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前面精准的准备,丰富的市场调研,认真的创作,最后完整的营销,最后希望从观众那得到一个正面的回馈,逐渐走向一个产业化、可持续生产这么一个目标。

网易娱乐:在这样一个产业化生产的过程当中,导演会不会被约束了呢,就是没有那么能够发挥自己?

乌尔善:这就在于导演对自己,对电影的认识,和对自己职业的一个自我判断。因为对我来说,电影导演不是纯粹的艺术家,他也不是一个商人,他一定是一个跨界者,他要了解很多,无论是从电影创作本身,还是了解他的观众,接受心理学,了解市场运营的规律,他要知道跟资本合作,同时要跟观众最直接的交流,他要懂得电影整个的技术于创作上面的发展,他应该是一个各个方面都兼备的一个人,他能够跨越很多界限,能够完成他的创作,最终把电影呈现在观众的面前,我觉得这是一个,对我来说这是导演这个职业的魅力,或者是到演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它并不是一个个人工作,在工作室里面搞个人创作,孤独的带着悲剧色彩的一个艺术家,这是不一样的。

网易娱乐:导演要面对资本,也要面对市场、面对观众,会向市场和观众妥协吗?

乌尔善:我觉得用妥协这个词可能是过于的负面了,其实电影本身是一个交流,它并不是一个单向的表达,不存在一个我的表达,然后你认同或者说不认同,你是否是跟我产生了一种对抗性的选择。电影本身的呈现方式就是在电影院,并不是电影拍完了电影结束了,而是说它真正在电影院、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电影的创作,它的表达才结束。你一定要照顾到观众的接受心理。而且电影是买票的对吧,它是一种消费行为,并不是一个单向的欣赏,它一定是一个观众带着他的需求进入电影院,观众对电影本身是有一定的需求的。你能不能在满足他的需求之上,加入你自己对电影的个人的理想,和个人的情感表达,把它变成一种附加价值传递给观众,我觉得那个就是电影创作应该遵守的一个规则。

另外电影制作的成本又不是你自己掏的钱,它是有投资方给你投入的这些资本,投资方的钱又不是抢来的,也不是白给的,他一定有他自己投资回报的需求,你应该尊重他们的需求,他们的钱,你要通过市场的票房回收还给投资方,这样你才有下一部电影的投资,我觉得本身就是一个三者共谋的关系:资本、创作和观众,他们是一体的。你不能因为个人的表达而去伤害观众,也不能去伤害你的投资方,因为任何一个链条断裂的时候,电影的表达式不存在的。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电影的特性,它真实的一个关系,这个是所有做电影创作的人应该遵守的一个规则。

网易娱乐:所以很难吗?

乌尔善:我觉得不难吧,你认识到这层关系的话,你就会尊重这个游戏规则,这跟难不难没有关系,可能难的是你去认识到这个关系,可能难的是你过于封闭在自己个人的视角,不去考虑到整个电影的投入、创作和上映,它是一个完整的链条,你愿意面对这个的时候,可能接知道导演是在做什么了。

网易娱乐:会不会现在这个电影走上了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大家太过于想要讨好观众,太过于想要回收资本,忽视了它的艺术价值,或者导演的表达?

乌尔善:这个就是每个人自己的平衡能力的问题,刚才我说,这是电影的这个链条、这个食物链、生物链,它是电影存在的基础。你运用这个基础,导演会把你自己的创作调配到哪一种分寸上,我觉得那是每个导演的个人能力和个人的选择。对我来说,我认为比较理想的一种电影的形态,就是我现在一直试图去达到的一个形态,是娱乐价值、电影美学和人性探讨彼此平衡的。这个电影一定要非常有娱乐效果,观众有愿望进电影院来看这部电影,同样从我的角度,我希望有一些属于我自己的电影美学的诉求,它触及到一些人性层面的探讨,能够跟观众产生心灵层面的共鸣,这是我自己对我自己电影的一个要求,我在尽量努力达到这个标准。

可能不同的导演他们有不同的需求,也许他认为娱乐性很不重要,我可以做一些纯粹以个人美学为目标的电影,这是他的选择,这个是每个人不同的选择,每个人对电影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但恰恰我的认识是三位一体,我要对资本负责,我要为观众负责,我同样也要为自己负责。因为我每个项目花两年、三年、四年的时间,我一定要自己得到我的乐趣,所以我试图在平衡这几方面。

网易娱乐:所以当你看到这个市场上可能充斥着大量PPT电影,这些可能在电影美学或者在制作上没有那么精良,但是却有很强的投机取巧的功利性的电影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吗?

乌尔善:没有,我觉得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因为中国电影整个的市场太饥渴了,任何的电影形态都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中国每年的电影市场的变化,可能是超过我们每个人经验之外,超过我们想象之外很多的。这个阶段其实就是探索的阶段,哪一种电影最终赢得观众,赢得市场,现在说了谁都不算,真的放在电影院里你才知道,这种电影是否能够赢得观众,而且这种经验可不可以被复制。也许去年成功的类型,今年再去上映它就失败了,这都有可能。但是我觉得中国这高速发展的这是十年,可能都是一个试错的阶段,你可能犯大量的错误,但也有可能成功,在这整个的过程里面,我们去找到中国电影的创作规律、市场的规律,整个产业慢慢变得成熟和稳定,我这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也不可能避免。

即使是像美国好莱坞那么成熟的电影产业,他们也不断的面对新的问题,他们是一百年的产业,形成了这样一个稳定、庞大的一个电影的创作、生产、发行的一个体系,但仍然要面对全新的问题,而且他们的经验直接挪到中国来,我认为也是失效的,因为中国是完全不同于任何一个国家和这个时代的全新的市场,我们面对的事情每天都是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在尝试找到那个规律,通过作品得到答案。

对我来说,商业片就是卖票的电影,一般说的所谓的文艺片,我认为是类型电影的一个类型。

中国现在在类型片上是处于一个初级阶段,有很多空白等待中国现在的电影人去填补。


创作:不把文艺和商业看成对立

乌尔善:拍电影就是用创造力跨越禁忌

网易娱乐:在几年前我们在聊《画皮2》的时候,那个时候7亿的票房就已经是一个创纪录的。但是好像现在大家动辄就10亿以上。

乌尔善:多好。

网易娱乐:这会对你的心态有影响吗?

乌尔善:我觉得很好啊,这个等于你能看到整个的电影的茁壮成长,这个市场太活跃了,每年都是30%的增长率,我觉得这是全世界最有生命力的市场,我们在这个阶段的电影创作者,我觉得是特别幸福的。完全面对着一个大于你创作能力的一个饥渴的市场,但凡有一些优点的电影,都会得到观众的认可。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网易娱乐:要大干快上抓住它吗?

乌尔善:你这是文革思维,呵呵呵。每个人有自己面对这个机会的方式,我自己可能比较难以大干快上,我还反思了一下,我为什么这三年才出了一部电影,都三年多了。反思了一下,后来发现我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会做得更好一点。因为我所面对的电影的形态,就是这种技术难度比较大,体量比较大的电影,还真的需要挺多的时间的,短时间还真是拍不出来。我以为我每天都很忙碌,一抬头看三年已经过去了。我一回头看,第一次跟霸唱见面,那是2011年的12月,谈这部电影的拍摄,结果真正上映是四年以后。但对我来说,其实给我再多一点时间,我可能会做得更好一点。但是已经,我们宣布档期也不能改了。

但是,它就是这样,你要想做这样一个体量的电影,像《阿凡达》,什么《指环王》,它就是八年、十年的工作量。即使在美国这种成熟的电影工业里面,也一样要花这么多时间,何况在我们一个未成熟的工业里面,我们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试错,你要做错很多事情,你才找到正确的方法。可能我花一个三年四年做一部电影,其实已经挺快了。所以我现在这么想问题。

网易娱乐:下面会花三四年再去拍它的续集吗?

乌尔善:我下面的项目其实已经启动,不是这种,不是《鬼吹灯》这个系列的。

网易娱乐:也是商业片吗?

乌尔善:那当然,所有的电影,卖票的我都叫商业片。

网易娱乐:其实你最早也拍过文艺片,只是大家都没看过。

乌尔善:拍过,十几年以前了。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还是准备继续在商业片领域上?

乌尔善:主要这个有一个大家概念上的不同,我从来不把文艺和商业这两个作为对立的两个词,我一般用类型电影这个词来去归纳这些不同的电影形态,对我来说,商业片就是卖票的电影,不卖票的电影,我觉得那叫非商业片,那是纯粹的纯艺术的这种方式。所有卖票的电影都属于商业片,我们一般说的所谓的文艺片,我认为是类型电影的一个类型。它不是我们一般常规的比较大众化,比如说动作片、科幻片还是武侠片,它叫文艺片,是类型之一,所以我从来不对立的看待这两件事情。我只是原来从文艺片类型,转向奇幻动作和史诗类型,我觉得是一个类型选择上的变化。

因为我自己喜欢那种更有电影表现空间的类型,可能我能表达的更充分一点,就比如这种奇幻冒险,触及到死亡世界,一面对真爱于初恋的抉择,人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我认为这个同样也可以用文艺片的方式去表现,但是我也可以用奇幻冒险这个类型去表现,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电影语言上面的选择而已。

网易娱乐:你觉得中国现在存在类型片吗?

乌尔善:中国现在在类型片上是处于一个初级阶段,我在2012年的时候就已经说过,我说后面我预见是一个类型片全面发展的一个阶段。我是觉得其实已经有很多类型电影已经开始初具规模,比如说这种癫狂喜剧,都非常成功的,有很多部了。还有浪漫爱情,产量比较高的,每个档期都有不少浪漫爱情电影。还有武侠片是我们一直比较成熟的类型,中国电影比较成熟的一个类型。技术的类型都在慢慢的启动,比如像《鬼吹灯》、《寻龙诀》,相当于是一个对奇幻冒险类型的尝试,如果它能够取得市场的成功,它可能又打开一个全新的局面。之前拍的《画皮2》是魔幻爱情电影,我觉得也是《画皮2》之后,也都看到不少魔幻爱情电影的创作。有很多空白等待中国现在的电影人去填补,我们正好处于一个填空的时代,这个时代可能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方向,它不一定作品是真正完美的,但是我觉得它带来的那个空间,是对未来的中国电影有巨大的帮助的。

网易娱乐:所以下面一部还要去填别的空?

乌尔善:对,我还要准备去填空,我也是属于堵枪眼的那种。下面我会尝试一下魔幻战争史诗,这也是在中国之前的电影里面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封神演义》,对,我还会去做一个更有挑战的事情。

编辑:杨光 时间:2016-01-06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