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明星家长制:90后明星养成指南

2016-04-14 15:53:13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郑爽小时候被军事化管理;郭麒麟曾在家吃“剩饭”;黄子韬爸爸在片场监工,不允许儿子工作超过合同规定;吴磊妈妈现场指导儿子和女演员拍亲热戏。新一代年轻明星背后总能看到家长的身影,本期《深水娱》,我们采访了新一代年轻明星的家长,以及圈内人士。发现父母对于子女的爱与支持,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这一代年少成名的90后、00后明星们混迹娱乐圈的集体支点。

中国特色明星家长制:90后明星养成指南:
郑爽带爸爸郑成华参加真人秀《旋风孝子》,郑成华凭借帅气的外形俘获众多粉丝心。

吃过午饭后,郑爽的妈妈顶着午后炽热的大太阳穿过马路,打算去片场看女儿郑爽拍戏。而“爽爸”郑成华,则在随后慢悠悠地走出饭店,戴上事先准备好的墨镜,以抵抗日光的刺眼,以及,不断地被陌生人认出的可能性。

《旋风孝子》播出后,郑成华能明显地感觉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在横店街头溜达,“碰上一帮孩子要合照,现在是正常现象。”

一身笔挺西装的郑成华熟悉地穿梭在横店不知名的小街与喧嚣冗乱的菜市场,直到进入到一家新开的酒店。“这家酒店是目前横店最好的,老板跟我是朋友。”因为郑爽每年有将近大半年时间都会泡在横店拍戏,所以爽爸与爽妈也会经常飞来看女儿。时间长了,对这个小镇也变得愈发熟悉,在此结交了不少朋友。2014年郑爽当老板开的小蛋壳炸鸡店也在短短时间内一跃成为“横店一景”,“一提小蛋壳炸鸡,没有不认得的人,外地人一般旅游来,全到那看一遍。”

走出电梯,郑成华向服务生要了最靠近走廊尽头的一间带有茶室的房间,在这里他将接受两家媒体的专访,并与远道赶来的亲戚朋友小聚。自从郑爽与天娱合约到期之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爽爸爽妈的生活也随之变得更加充实而忙碌起来。郑爽小时候,是他们为女儿做安排,学琴、学舞蹈、考电影学院;长大后,变成了女儿安排他们生活,从打理饭店、统筹工作室团队建设,到一次旅行、一次拍戏客串,他们的家庭力量重心在发生变化,但不变的是对女儿的无条件的爱与倾尽全力的支持。

part1

被爱枷锁的童年:郑爽被军事化管理 郭麒麟吃“剩饭”

“全纪实:
郭德纲对于儿子郭麒麟采取“放养”模式,虽然郭麒麟在德云社上班,但平时几乎从不过问儿子的工作。

“说心里话吧,有一点点的影子想过让孩子将来当演员,但也没想她当多好演员,就是有点隐约的目标好像。”边上准备泡茶的开水烧得咕噜作响,也将郑成华的思绪拉回到最初。

为了实现自己当年未实现的演员梦,郑爽的妈妈在女儿5岁的时候就送她去学习钢琴、长笛、舞蹈,并且对她实行“军事化管理”,弹琴的时候稍有指法不对,爽妈就会拿“痒痒挠”去打郑爽的小手。

11岁那年,郑爽被望女成凤的父母送到成都学习舞蹈,此后的两年里,她只能通过日记倾吐自己的忧愁。未来得及纠正的东北口音成了她被同学排挤的理由,辛辣的饭菜、没有暖气的冬夜也常常让她无所适从。但她从来不与自己的父母诉说这些,直到放假回家时才被发现其实过得并没有如她形容一般。“那小手冻得像胡罗卜似的,全是冻疮,耳朵也冻肿了,那手都冻裂了。”爽爸郑成华回忆起女儿当时的惨状仍相当心疼。

与郑爽一样,吴亦凡从小也从不向独自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诉说内心的烦恼。童年期间,吴亦凡几乎一直在不停地地理移动,从老家甘肃白银,到广州,再到温哥华,每次内心一想要融入扎根,就会突然因为要移动而被扯断联系。导致他童年一直没有玩得特别熟的好朋友,常常陷入自闭,只能靠心灵鸡汤书籍来获得开解。

吴亦凡的妈妈希望儿子将来长大能成为一名医生,“给他取名叫吴亦凡,就是希望他做个平凡的人,平凡地生活,找份平凡的工作,然后成家……”10岁时,吴亦凡被送到温哥华求学,一开始只能寄住在妈妈的朋友家,他感觉异常孤独;15岁那年短暂地在广州体校的经历让吴亦凡爱上了篮球,却也最终被吴妈妈“硬拉走了”。

在很多人看来,天然有着“星二代”光环的郭麒麟从小一定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殊不知在父亲郭德纲的严厉管教下,他经历了比同龄人更加受“压制”的童年,“从小我的徒弟们上家里来,一来来十多个人,我们家吃饭一弄二十几个人吃饭很正常,从小就是有什么好吃的先紧着外人,哪怕家里送家具的来了,都是人家先吃,吃剩下的才是郭麒麟。所以今天郭麒麟无论到哪儿都是,‘这个我可以吃吗?’”郭德纲在一次采访中对记者说道。


part2

自我意识的反抗:吴亦凡赴韩做练习生 郭麒麟退学从艺

“全纪实:
有导演爆料,当吴磊和女生搭戏脸红害羞频频NG时,磊妈就会在旁边喊道:“磊磊,大方点嘛!手放那儿去……”

2011年,郭麒麟正值中考,他为自己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退学回家,专心从艺。那时候父亲郭德纲一心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出国读书,接受更多的教育,但正值叛逆期的郭麒麟却坚决不从。最后的结果是郭麒麟赢了,而他的父亲郭德纲也想明白了:“剃头修脚当总统说相声就是个手艺,你身上有40个文凭坐家里饿得牙都干了,做父母的于心何忍啊……”

和郭麒麟相比,吴亦凡的叛逆源于没有退路。在他高考阶段,因为经济拮据何学习压力,吴亦凡常常感到焦虑。恰在这时,他得知了SM公司来温哥华招练习生的面试的消息,广告中“包吃包住”四个字让他第一次萌生了当明星的想法。一直孝顺的吴亦凡面对母亲的担忧和伤心,内心很过意不去,却还是最终决绝地签下了长达十年的合约,第一次为自己的人生做了一次决定。练习生的训练枯燥而辛苦,但吴亦凡却从未放弃过“出道”的念头,最终成为EXO一员成功出道。

郑爽的经历则要顺遂许多。大二那年,在电影学院的走廊上,被《一起来看流星雨》剧组的副导演一眼相中是女主角楚雨荨的不二人选。拍完这部戏后,有很多公司想要与郑爽签约,但郑成华最终还是拒绝了那些民营的小公司,选择了让女儿与湖南卫视旗下的天娱公司签约。“那是国有企业,正经八百的大公司,那我们肯定是放心。” 当年未满18岁的郑爽还不具备签合同的资格,由其父亲作为监护人代为签下了合约。

娱乐圈的历练让郑爽飞速成长。2016年,与天娱公司合约到期后,郑爽没有继续续约,而是选择自己成立工作室。团队成员都是郑爽认识多年的朋友,而爽爸爽妈则帮着从宏观上管一管团队建设和工作室发展情况。从小为女儿发展倾力铺设道路的郑成华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某种意义上的“落伍”,他现在更愿意听郑爽的,因为在他看来女儿的想法总是更具有创新性。“什么电影好啊,什么剧本好啊,我们都是以观众的形式跟她讨论,你要说真正作品,给她讲什么大道理,人家比我还讲得多。”

比较之下,3岁就以童星身份出道的吴磊比他的同龄人们更加早熟。作为1999年出生“老艺人”,吴磊的童年大部分是在片场度过的,小时候因为不识字,都是父母将剧本念给他听,靠着感觉去演。但他从不觉得因此被剥夺了童年的乐趣,在大多数由成年人构成的剧组小社会中长大,让吴磊的叛逆期从未真正地显露过。他早已经将演戏从一种新奇事物转变为了自己的兴趣。吴磊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很多人能在很大的银幕上看到我自编自导自演的戏。”

part3

黄子韬爸爸为儿子打理一切 专家:家长为孩子甘做坏人

“周杰全纪实:
有报道称,黄子韬爸爸为儿子搭理公司一切,甚至还担任粉丝会会长。

因为某杂志的一篇专访,让黄子韬的爸爸持续多日登上了热搜。报道中他显得无所不能,因为儿子想当明星便送他去学音乐,亲自带黄子韬去韩国SM公司考察并在三天时间内决定签约;黄子韬回国后亲自赴北京帮儿子打理公司一切,为儿子写伦敦时装周的文案、担任粉丝会会长……不管这一切是否如报道中所说的一致,但有一点的是肯定的,黄子韬的回国之路离不开父亲黄忠东的帮助。

2015年4月22日晚,黄子韬父亲开通微博,并写下长文,表示黄子韬身体伤病累累,为了孩子健康,自己以父亲的身份“自私”地要求儿子黄子韬与所属韩国经纪公司SM解约,退出EXO团体。一度被传得沸沸扬扬的黄子韬解约事件最终通过家长的一纸声明尘埃落定。此后的回应也一直围绕在黄子韬父亲与SM公司之间,而作为当事人的黄子韬却对外界失语。

家长的力量第一次开始在娱乐圈显现。此前,当艺人与经纪公司产生纠纷时,多半由艺人自行处理,或通过律师和合作伙伴来沟通。但当家长裹挟着感性与理性的双重炮弹参与其中之后,往往就会将一件普通的私人化的纠纷发展成一场鸣冤诉苦的社会公案,也由此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到评判中来。

今年1月29日,又有一位爸爸通过开通微博的形式参与到明星小孩的经纪纠纷中来。微博名为“蒋春来2016”的新用户发表了一篇长文,细数了唐人公司对其儿子蒋劲夫的“六宗罪”,包括克扣片酬155万、压榨艺人、强行命令蒋劲夫只演自制剧、伪造合同、雇营销号抹黑艺人、干预司法等。还称“不想害他人,只求孩子不被强大的唐人毁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孩子作为事件的当事人,都没有开口发表过任何看法,全权由家长代劳。不过,但凡是家长愿意出面的,往往是跟子女关切的大事。

去年通过真人秀《偶像来了》为观众熟知的欧阳娜娜在走红后不久就初尝了“贵圈”滋味,被曝出遭到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开除。其母亲傅娟在其微博等个人社交软件上发文驳斥,并附上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发来的欧阳娜娜获得2015至2016年全额奖学金的通知文件,代欧阳娜娜回应各方。

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心理专家史宇接受采访时认为,家长总是特别甘心于做坏人,“坏事儿都不让我孩子去做,我来替我的孩子承担一切,包括说一些坏的话,都是出于一种保护。”

part4

黄子韬爸爸现场监工 不许超过合同规定工作时间

“全纪实:
欧阳娜娜的妈妈傅娟对人的好客与热情,女儿拍摄电影《破风》期间,傅娟几乎天天都带好吃的去剧组犒劳所有人,深受剧组欢迎。

欧阳娜娜的母亲傅娟是台湾著名演员,为了女儿的成长她倾注了心力。曾放下工作去到美国照顾在那边求学的欧阳娜娜。她还找来自己的好友、从小看着娜娜长大的希艾来作为她的经纪人,帮她安排日常的工作和活动,以避免过度地商业化。对于工作,16岁的娜娜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是也会常常汲取母亲的建议。有时候在杂志拍摄的现场,会见到傅娟帮女儿精心挑选衣服,“女儿你穿这个好看哦!”就像朋友一样亲密默契。

而吴磊的妈妈也对自己宝贝儿子的成长不敢疏忽。据知情人透露,曾有包括华谊在内的多家大公司想要高价签下吴磊,但吴磊的妈妈担心大公司商业性太强、接的活动不加筛选,同时又担心吴磊的价值不被体现,所以并没有接受对方的橄榄枝。目前,吴磊的经纪事务由吴妈妈全权负责,接下的项目虽然没有大牌巨制,却也都是良心精品,足见其对儿子的规划相当用心。有粉丝透露,吴磊妈妈对儿子的“早恋”问题也管得甚严,在成年以前坚决杜绝。

平时拍戏在片场,吴磊妈妈还是儿子的“副导演”,曾经合作过《仙剑客栈》的导演探花接受采访时曾爆料,当吴磊和女生搭戏脸红害羞频频NG时,磊妈就会在旁边喊道:“磊磊,大方点嘛!手放那儿去……”

而最近黄子韬的一部新片拍摄期间,其父亲黄忠东也是全程监场,据一位工作人员透露,黄爸爸常常会严格监督工作时长,不允许儿子工作超过合同规定。

在史宇看来,这些明星家长之所以愿意抛下自己的事业来全心全意陪伴子女,除了他们的小孩成名比较早以外,还因为缺乏安全感,担心雇佣来的人不受掌控,无法像自己一样全心全意地为孩子着想。此外,这种付出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投入。“我好几份工作,但是我发现这个前景特别好,那你当然就会加大投入,而且这个产出也多,也没白投入。就算是没有任何的好的收益,至少我陪伴了我的孩子,这本身也是一种收益。”

对比起来,郭德纲对于儿子郭麒麟简直就是“放养”,虽然在他的德云社里面上班,但是平时几乎从不过问儿子的工作,“有时候偶尔会问一句,有时候偶尔我也会回答一句,像这个事是去还是不去,这个事给个建议什么的,但是大了自己看着办吧。”现在郭麒麟也有了自己的经纪人,对于儿子的规划,郭德纲如此表示:“随运而然。不是随遇,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part5

郭麒麟成当红小鲜肉 郭德纲对记者说:“你们受累了。”

“全纪实:
吴亦凡的妈妈希望儿子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给他取名叫吴亦凡,就是希望他做个平凡的人,平凡地生活,找份平凡的工作,然后成家……”

吴亦凡的妈妈在帮助儿子的工作室步入正轨后,选择了退居二线,担任起了“粉头”的角色,为吴亦凡的粉丝们争取利益,包括演唱会要票、票价如何订才合理……吴妈妈总是站在粉丝的角度考虑,从心里珍视粉丝们对自己儿子这份纯洁的爱。某种程度上,吴亦凡沿袭了自己母亲的这份纯粹,成为了一个不忘初心的人。刚回国时候接触过他的记者L表示,吴亦凡身上没有任何富家小孩的纨绔感,反而十分有礼貌,见到每个人都认真打招呼,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即使前一天才睡了两个小时。

现在的爽爸郑成华会被郑爽工作室的人亲切地唤“一哥”,被当做签约艺人对待,有自己的专属宣传人员。遇到反光物,他会下意识地整理一下仪容。即使是客串的小角色,他也认真对待,去看电影和书,反复揣摩别的演员是怎样演的,“表演这行业还得学,不学习我觉得也不行,对观众不负责。”爽爸说,他们一家三口都是认真的性格,郑爽平时在剧组即使一天不拿剧本,说起台词也能张口即来。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郑爽养成了安静的生活习惯,平时很少见她出门应酬或者跟朋友聚会,不拍戏的时候大部分都宅在家里。“往小屋一呆就学习看书啊,呆几天她也不腻歪,看各种的获奖大片。”爽爸说。

最近正在内地拍自己第一部电视剧的欧阳娜娜,背井离乡没有丝毫的不适应,她迅速地与剧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打成一片,探班采访的时候几乎可以与每个人适时地开玩笑。“嘴很甜,情商特别高。”一个曾经近距离接触过娜娜的人给出这样的评价。这与其母亲傅娟的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不无关系。傅娟对人的好客与热情常常让人倍感亲切,欧阳娜娜在台湾拍摄电影《破风》期间,傅娟几乎天天都带很多好吃的去剧组犒劳所有人,深受剧组每个人欢迎。

很多接触过吴磊妈妈的记者都会有一个印象——很高冷,但做事很靠谱。当网易娱乐打通吴磊妈妈的电话希望对她做采访时,她正在飞机上,即将陪伴儿子去往下一个目的地。听到我们的意图,吴妈妈礼貌而客气地回绝了:“我们家磊磊也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偶像,就是小朋友而已。作为妈妈就更没什么理由接受采访了。”吴磊妈妈的平常心也体现在了吴磊的身上,每次接受采访,他都会一再强调,自己并不在乎颜值,反倒希望大家关注他的演技。每一次工作,不管是拍戏还是节目,他也都会认真对待,全然没有所谓的偶像包袱。在某一期《王牌对王牌》节目的录制现场,记者看到了头戴假发、身着一身卡通连衣裙的吴磊,当天他卖力表演了阿雅的歌舞《壁花小姐》,两遍录制下来气喘吁吁。与吴磊一组pk的张柏芝开玩笑对吴磊说,如果他输了,希望他能在微博上夸自己。最终的结果,吴磊输了。不久后,就看见他的微博发出了一张张柏芝与两个儿子的合照,并配文:“大家猴啊!我是张柏芝……”

谈起儿子“星二代”的身份,郭德纲觉得就是“说一乐儿的事儿”,他为郭麒麟营造了一个“传统的读书人家庭”氛围,除了说相声外,就是看书。在他的影响下,郭麒麟极其热爱历史和文学,好多次溜到北大蹭课听。而不少年轻人追捧的《芈月传》和《太子妃升职记》他都没有看过。父子俩平时在家交流并不多,有时候吃完饭的六个小时可以一句话都不讲。但在说相声上,郭德纲对郭麒麟的要求总是比对别的师兄弟严格,要骂人也会第一个骂他。这让郭麒麟总是不敢“膨胀”,在他看来,有“光环”照着总好过没有,但这种“万众瞩目”也鞭策着他不敢懈怠。在成功减肥登上《喜剧人》舞台后,郭麒麟也收获了自己的粉丝和外界更多的关注。当我们对他的父亲郭德纲提到,儿子郭麒麟现在已经是“当红小鲜肉”了,郭德纲没有表现得多得意,只是对记者说:“你们受累了。”

提到德云社徒弟时,郭德纲说:“我想让谁红就让谁红”,并表示岳云鹏的走红是一手策划的。对于儿子郭麒麟什么时候能红,郭德纲说:“郭麒麟要红,怎么也得是18年6月往后,记得我今天这个话。”

演艺圈的环境虽然鱼龙混杂,但在父母的保护下,这群年少成名的明星们却大多保持着单纯的性格。无论是接受采访时总是毫无保留的郑爽、毫不犹豫剃光头只为演好角色的吴亦凡、被嘲笑却还是我行我素念着rap的黄子韬、还是永远衣着朴素自拍永远不会修片的郭麒麟,“五好少年”吴磊、“天才少女”欧阳娜娜……当你问到他们的粉丝为什么喜欢他们的时候,五花八门的答案中一定会有一条——因为ta很努力。

或许对这些新一代的年轻艺人来说,唯有努力,方不辜负爱。

注:部分内容参考网络公开报道。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栏目《深水娱》出品,双周一期,隔周四推出。


昔日香港“风月片”男星沉浮录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

黄丹露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黄丹露_NK608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越忙碌越没钱?你可能只缺少富人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