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电视 > 正文

没有起伏跌宕 《欢乐颂》更像都市版《乡爱》

2016-05-03 09:00:03 来源: 北京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没有起伏跌宕 《欢乐颂》更像都市版《乡爱》

北京晚报5月3日报道 都市剧《欢乐颂》播出过半,从慢热到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这部剧不同寻常之处是有五个女主角,她们的故事无分轻重同时展开,这使得每个都市女性都能在其中依稀看到自己,曾经的,现在的,还有努力成为的样子。

《欢乐颂》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编剧袁子弹花了两年时间完成现在观众看到的第一季,按计划,这部剧将用三季的篇幅展开五个都市女孩友谊与成长的故事,同时希望这五个人物能够展现出中国新一代女性群像,既有精英分子,也有努力上进的平凡姑娘。

它更像都市版《乡村爱情》

袁子弹,80后,她过往的十年编剧生涯一直都围绕着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写都市剧还是第一回。也正因为这样的背景,她与《欢乐颂》制片人侯鸿亮一拍即合,做一部输出中国价值观的当代都市剧。袁子弹说:“你看像美剧也好,韩剧、日剧也好,都会输出本国的主流价值观,输出他们漂亮的城市和风景,但在国内,很少有人努力追求这个,主动地去承担这个使命。而《欢乐颂》想做这样的一个戏,推出中国大都市形象,中国的女性形象,我们没有刻意去拔高或贬低,应该说这五个女性涵盖到各种性格的女孩子。我们这一代的父母也会感兴趣:原来我的女儿、儿子在大城市里是这样生活和奋斗的。”

为了这个立意,袁子弹必须保留住原著五个人物并行的结构,这不符合电视剧创作常规,非常困难。通常拿到这类原著,编剧的工作首先是砍掉一两条线索,收拢加强主线故事矛盾,虽然五线并行在美剧里有很成功的尝试,比如《欲望都市》,但中国观众更习惯于观看一对男女主角或者双生双旦引领全剧。袁子弹把顾虑告诉制片人侯鸿亮,侯鸿亮当即表示,如果必须要砍掉一两条线索,还不如不拍,“我们都非常喜欢这五组人物,原著名《欢乐颂》也保留为片名,因为这个故事很像是一曲由高高低低音符组成的女性欢乐颂,一起唱出:我们生活虽然艰难,我们奔向更美好明天的那种感觉,我非常喜欢。”袁子弹说。

于是,《欢乐颂》呈现出现在的面貌,迥异于大多都市剧,如果一定要类比,它更像是都市版的《乡村爱情》,没发生特别大的事,不靠一条有起伏跌宕的故事线引领,每个人物无分轻重,各有精彩之处。对编剧而言,这真的很难,既要掌握好节奏感,又要让每一个角色都有地方可以发挥。更难得的是,编剧没有违逆现实生活,像关雎尔那样的乖乖女,毫无性格缺陷的便利贴女孩,就那样本色的存在于剧中,淡淡的却不失存在感。

放弃人为制造剧情节奏

袁子弹坦言:“你仔细想想你的生活里面每天都能发生大事吗?这不可能,我们放弃了人为制造节奏的方法,更希望夯实人物,使她们身上鲜活的生活气息让每一个观众受到感染。”但最后,导演还是担心观众不适应,于是临近播出前又补了旁白,每个人物出场时以直白的叙述交待他们的性格特征,身份背景。

播出后,旁白却成了《欢乐颂》的最大槽点,观众的反馈是:实在画蛇添足,太没必要了。故事里,同住在一层楼里的五个女孩太典型了,每个都市女性都不由自主地想去对号入座。袁子弹做编剧前在上海当过四年白领,供职于一家广告公司,每天在上海最高级的写字楼恒隆大厦出出进进,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茫然,不知道自我在何处,将去何方。“应该说我既当过邱莹莹,也当过关雎尔,也当过樊胜美。至于曲筱绡和安迪,是很多人的理想吧。这个剧很明显分为两个阵营,我特别喜欢它在现实和带点假象或者带点梦想成分里面的一个平衡”。

谁都明白,写作当中,尤其戏剧写作,大戏容易,小戏难写。可以这么比喻,在平淡的生活中发现感受丝丝趣味需要一种能力,比去KTV唱歌、吃饭、看电影的直接娱乐要难为得多。放在电视剧里,袁子弹解释说:“几个女孩联手‘撕’白渣男这很容易,因为它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高潮,冲过去,扇一巴掌,都会有戏剧效果,但什么戏很难写?我们三个人坐在这里说说话,聊天想聊出点啥来太困难了。必须尽可能地利用、发掘这五个女孩的性格差异,来使她们的对话充分的吸引人。把细腻的情感糅进生活细节里之后,吸引观众的是生活气息、质感,是这些人的本身的魅力。”

的确,近几年的现代生活剧稍有生活质感一定走红,比如几年前的《大丈夫》,最后观众喜欢看的是韩童生和王志文之间的翁婿戏,女主角扮时尚、扮性感、扮犀利,花样百出也没讨到什么彩头。而更多的,沉默于芸芸众生的都市生活剧,貌似冲突性、戏剧性都很强,但在观众看来A剧与B剧何其相似,重复而乏味。本报记者 金力维 J187

王凯:太忙了想充电

去年在《琅琊榜》、《伪装者》中走红的“禁欲系”偶像王凯到《欢乐颂》里画风突变。终于千呼万唤地在第10集中亮相的这位赵启平医生,一出场便带动网络热度上涨,“赵医生我脚崴了”当晚迅速成为热门话题。这位赵医生在工作时冷静严肃,谈起恋爱来激烈火爆。王凯透露说,赵启平生活中的状态和他很像,讲究生活情趣,玩起来有点疯,演起来很过瘾。

《欢乐颂》中,王凯与王子文饰演一对欢喜冤家。演过那么多角色,王凯说,赵启平是比较特别的一个:“他的两面性特别明显,他是属于比较极致的人,在工作中是很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很有原则的一个人,脱下白大褂以后,回归到生活中的他是一个很率性、直接,生活很有情趣的人。”

更令他感到开心的是,通过赵启平这个角色,可以把自己丰富的个性带到观众面前,“我之前拍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为主的戏比较多一些,这次爱得很痛快。以前会比较严肃一点,在这个戏里大家会看到我耍宝的样子,比较活泼、欢快的一面。”对于王凯来说,因为忙碌少享受一些生活乐趣不算什么大事,压力变大也有心理准备,他唯一担心的是这种现状会影响到自己的创作状态,“我是深深地感觉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太疲劳了,太疲劳对于创作来说不是个好事情,所以忙过这一阵儿之后我可能会慢慢地让自己脚步放慢,想让自己慢下来,然后既得有工作又得有生活,其实生活也是充电的一部分,充好电才能有更好的状态迎接工作。”    本报记者 金力维 J187

王子文:也想像曲筱绡那么活

《欢乐颂》播到现在,五个女孩中最招人喜欢的是曲筱绡,争议最大的还是曲筱绡。甚至给人感觉,编剧特别偏爱这个角色,年轻貌美的富二代,过着有钱、任性、快意洒脱的生活,其余几个女孩各自陷入生计、工作、爱情和自我缺陷的窘迫中……编剧袁子弹解释,绝对无意理想化有钱女,为此略略剧透了一点,“曲筱绡马上就要栽一个大跟头,辛苦追来的赵医生因为她‘没文化’跟她分手了……”

《欢乐颂》里的曲筱绡人称“妖精”。搁十几二十年前,用妖精形容女人是不怀好意,而如今,这个词渐趋褒义,意指妩媚妖娆加精灵可爱。王子文说,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曲筱绡,“希望能像她那样生活,无忧无虑,洒脱,率真,可能对于旁人来说,偶尔带刺,但对她自己来说,活得这么自我一定是快乐的。”

王子文非表演科班出身,中学时曾被选中培训成中韩女子组合,以练习生身份到韩国培训。2004年,独闯北京涉足表演,开始演员生涯。精灵古怪是王子文的风格,《欢乐颂》里亦如是。很多演员怕被定型,特意接演反差大的角色,但王子文认为保持一种风格没什么不好。她选戏的标准感性而直接,“你看曲筱绡最吸引人的时候,上一分钟还觉得她真讨厌,下一分钟觉得她真可爱,除了妖精,我也想不出再合适的词来形容她。我相信作者很爱这个人物,所以才把很多好事都给了她。”  本报记者 金力维

珞小嬜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骆雅心_NK337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