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专访任仲伦:王家卫《繁花》剧本写三年了

2016-05-18 07:36:02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娱乐5月18日报道 (文/派翠克 图/叶一阳)大佬来戛纳,往往秘不示人,记者之间,交织出一张天罗地网,试图捕捉这些中国电影圈内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的只言片语。幸运的,发布会、论坛活动结束之后,围堵起来问几个问题;而更多的则是错过。

所以能够采到上影集团的总裁任仲伦先生,是一种幸运。记者与摄影师在位于电影宫西南一家低调的四星酒店内,等待着任总的出现。采访定在晚上8点半,没人知道能聊多久,也没人知道,8点半任总是不是会准时出现。等待的过程中,电梯起起落落的声音让我们紧张了一遍又一遍。

大概快9点的时候,任总现身。和其他来此参加论坛的大佬不同,任仲伦先生的公开露面只有一次——为上影集团投资的《盗墓笔记》发布会站台。而就在采访当日,他也马上要在结束后赶凌晨四点半的飞机飞往纽约。

任仲伦先生和上影集团是戛纳电影节的常客,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每次来的礼遇都很高”。这是自然,作为长期与王家卫、贾樟柯等戛纳最爱的导演合作的国内电影集团,任总和上映早从《2046》时期便带着片子来到戛纳参加主竞赛单元对金棕榈大奖的争夺。而当记者提到当日下午刚采过贾樟柯导演之后,任总笑说,自己还没有见到贾樟柯,倒被我们先捉到了。

原本时间未定的采访最后聊了一个半小时。健谈的任仲伦总裁,从国有电影企业的发展讲到了未来中国资本与世界电影公司的合作。在他看来,上影集团一直走在对外合作的前线,所以虽然在中国媒体之间,《盗墓笔记》做的声势浩大,但电影市场里走一圈,上影出品最醒目的,其实还是丁晟与成龙合作的新片《铁道飞虎》。而与徐克王家卫两位导演分别合作的新片,《法门寺密码》和《繁花》,任总则向我们透露,徐克的项目进行了两年有余,而慢工出细活的王家卫虽然写了三年剧本,但到现在依然没有写完。

网易娱乐:上影作为国有企业的背景,面对现在很多民营资本的电影公司,它的优势或者劣势在哪儿?

任仲伦:国有企业在中国电影发展过程当中,曾经是中国电影发展的,在历史上来讲唯一的主力军,那个时候是在计划经济的背景之下,中国电影主要是靠国有企业在承担电影发展的这样一个责任。到了大概2003年、2004年的时候慢慢就开放了,就从计划经济转入到市场经济。

到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发展当中,国有企业绝大部分都背负了很多历史负担。很民营企业进入的时候,它恰恰没有任何历史负担,它就进来了。国有企业的优势在哪里?有几个优势,第一它的品牌资源,中影、上影,特别是像上影,它已经是进入67年的历史了,它下面的那些品牌,像美影、译制片厂,上影厂,这些品牌,它在行业,在国内外有很多的一些品牌影响力。这个品牌影响不是一般的这些民营企业在十几年能够建设起来的。

第二就是一个很重要,就是现在经常讲IP。知识产权的这种积淀,在国有企业,像中影、上影这种老牌的国有企业是积淀很多的,我的知识产权,现在叫IP的那个开发。像我们美影厂的《大闹天宫》,我们2012年把它拿出来,因为50年版权到了,我们想改造一下,50年版权到了,变成公共版权了,我们想重新改造一下,版权还在我们手里。做了一个,把那个技术清洗、清洗完了之后做了个3D。2012年我们上去就是5500万的票房,除了《喜羊羊》我们排名第二。

这次我们跟江志强合作《葫芦兄弟》,跟其他一些公司合作,包括子怡前两天到上海了,她可能也有一个公司成立,想把《天书奇谭》,就是动画片做成科幻一点的,比较神奇的这样一种东西,真人电影。

第三个就是历史留存的一些资源,除了这些版权资源以外,我们的一些留存的资源,也是民营这些企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它很难积累到这些资源的。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第四点上的优势,就是它跟政府这种天然的关系,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这种支持和关心,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个关心的力度和支持力度会大。你像我们那个时候配置一个电影频道,你上影集团改制以后,给你配一个东方电影频道。我们从建立到现在为止,大概有将近,至少30多个亿的这样一个收入,今天还在不断创造它的社会影响力。还有就是它的收入和利润,这你就很难,一般的,就是在目前的政策之下,它有它的一些优势。

弱点和弱势也是很明显的,我们前面讲的都是好的地方。弱点弱势在哪里?实际上就是,最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人和企业的利益怎么分配的问题。过在这种情况下,对很多的电影人来讲,他就依附于你,他没有这个生产资料所有,你没法儿生产电影,所以劳动者的价值往往被低估。

网易娱乐: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有坊间传言说2017年开始分账片不限额了。不仅是分账片,包括整个引进片体系,可能因为美国跟中国签署的备忘录。

任仲伦:我估计不会那么快,但是总体上方向是对的。你看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讲了一段。他讲了一个基本观点,他认为电影开放以后,对中国电影也是好事,他基本观点就是,你看你们去查查讲话里面有一段。他现在公开发表的那段做了一些还比较规整的一些,当时就觉得,当时大家就担心,你从十七部到了三十几部,大家都有担心。但实践证明中国电影不但没有被压垮,还在蓬勃发展。所以从领导,中央高层领导认为,开放是一个大的趋势。

至于是不是会是一步开放,我个人的感觉不会,2017年不会全部放开,我估计也是最多做些调整,就是数量上做一些调整,不会全面放开。中国因为你看中央领导讲话是两个方面,第一开放,第二还是个文化安全,产业有一点,还是有一点保护。开放肯定是个大的趋势,但是阶梯性的开放,逐步的开放,我认为可能是中国在电影这个行业里面一个基本的态度。

网易娱乐:这次来戛纳有很多片子,其实都有中国买家,所以是不是这个对将来艺术电影在中国院线,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任仲伦:我觉得首先是整个一个美国的电影界,包括欧洲的电影界,这十几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经常讲一个例子,我2003年刚上任的时候到美国,他们只问我一个问题,他们从来不关心你中国电影企业怎么样,中国的电影市场怎么样。他们只关心一个问题,就是盗版。他们只关心我美国电影被盗版的,损害我企业的这样一种现象,从来不问你中国电影、中国企业的一些问题。

现在我感觉到,中国市场的崛起促使了美国的,以美国为代表的这些海外制片公司,海外发行公司对中国的一种高度的关注。因为它会出现你刚才讲的一种现象,出现我增加我的中国元素,让你们中国观众觉得不陌生,拼命在增加,哪怕过去一些美国的品牌,一些大的续集,拍续集的时候,经常会利用一些中国元素,增加一些中国的演员,他想扩大在中国的影响力。

网易娱乐:现在中国票房那么好,其实是有赖于银幕数的增长,终端的不断扩张。这个银幕数增长和终端不断扩张的局面,如果一旦放缓,中国的票房会发生一些什么改变?

任仲伦:我们经常讲,我估计中国的高速发展,肯定是一个阶段的,五年左右,就是中国电影会处在一个比较稳定的常态发展的时期,不会永远这么高速发展。现在你看,主要这几年的增长来自三线四线城市,这个增长很快。我一直讲就是你5亿以上的票房,它可能主要的支撑者是三线四线的年轻人。

很多人看不懂的,就说你看,一部影片有30个亿,20个亿,他只看到一将功成,他没看到万骨枯。他只看到一部极端的影片,他想想,那看来我去赚这个钱吧,很容易吗,找几个演员,这个我买过来,你出三千万,我出五千万买过来,买过来就给我拍电影。他不知道这个电影行业实际上是风险巨大的。

昨天我在教他们算一个账,我说我们都没有人去算过这个账,有的数字我们是知道的,比方讲440亿票房是知道的,如果去掉票房,我们去掉跟影院的分成50%,那就是220亿,220亿去掉40%几的进口影片,那么整个国产片制片方的收入是多少?不会到200亿,就100多亿。我们去年的产品是多少?686部,686部你去乘一下,上次他们给我乘了一下,我觉得他们估计还稍微高了一点,就两千万以下的,每部影片的收益在两千万以下。

现在看,两千万以下的投资电影有几部?很少。如果一个行业持续的利润不高,持续的风险巨大,那么这些资本的敏感性,它不会持续的在你这边陪着你玩儿,它不会,它慢慢会退出。退出以后就整个一个资本的聚集度,热钱的聚集度都会发生变化。

可能我讲这个话目前是不合时宜,大家都是讲中国电影好,就是好就是好。实际上它有好的,因为这个好的势头是明摆着的,但最本质的,就是这个行业能不能给资本带来比较高的丰厚的回报,这是决定这个行业能不能持续高涨,持续高速前进的,持续澎湃的一个最最核心的点,如果没有这个东西,资本突然会觉悟过来。现在他们觉得这儿热闹,钱也没地方去,就看看。

网易娱乐:今年在戛纳,上影集团版权买卖的情况如何?

任仲伦:现在我们这几天在跟他们交流,像一些版权交流。我们这次来有几个,一个是《盗墓笔记》我们想做一些宣传,这个宣传,走不走红地毯,我觉得我自己感觉好像没有什么,因为我们每次来礼遇都很高,这次稍微有点误会,我觉得他们有点误会。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在戛纳主要还是,就是它是一个市场,它倒不是说走红地毯什么的,我们国内经常觉得这种表面的光环,觉得很看重。但是我们看这个东西,我们觉得更实力的是发行,有没有这部电影能不能在国际上做一些发行。

但是这个发行也不要期待太高,中国电影实际上是要让世界接受,它有个过程的。因为有过程,我们说我们不走了,谁都不走了,那么这个过程永远在,但是你一步步走,可能就会接近它。中国现在整个的电影进出口来讲逆差很大。别人的可能进来一部影片就20几个亿,30个亿,我们可能所有的电影出去也就十七八个亿,这就是一个逆差,它来一部电影票房就超过,我们所有的电影出去,也不是在美国,在全球市场上也就十七八个亿。

但是这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就是从中国电影相对在封闭的环境种自我循环,但是想到要出去,取得了这十七八一,你不要小看这个成绩,它也是第一步,以后可能变成一百七十八亿,一百八十八亿,都有可能。但你要有人去做。实际上我们现在做《盗墓笔记》,主要是让这个市场知道有这样一个电影,让更多的买家去沟通,有没有可能变成一种,完成一个国际买卖。主要是这个意思。

网易娱乐:您怎么看待现在戛纳整个版权的交易市场?因为我们都知道事实上电影宫里面的电影市场,很多片子已经是没人要的片子了。

任仲伦:是,你看了那个市场怎么样?我今天没去。戛纳我总得感觉不如前几年,我不知道你们来了有没有这个感觉。过去像现在这个时候马路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哎呀不得了,各种公司在那边搞party,现在我觉得好像这两年有点退潮的感觉。

网易娱乐:最近上影发布的一些片单当中,我们关注点最多的还是放在王家卫的《繁花》和徐克的《法门寺密码》这样的一些片子。您可以具体跟我们透露一些这些片子的一些合作的进展嘛?

任仲伦:现在实际上王家卫自己跟我讲,就是他《摆渡人》完了之后,他就会上《繁花》。但《繁花》确实也是一个比较有高难度的一部电影。它主要是写上海市民生活的,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当中的一群人,没有他们太多情节推动的,就是只是他们的命运和遭遇,甚至大的命运都谈不上,从文学这个角度上,大的命运都谈不上,可能他们的一些遭遇吧,就是一些遭遇。从文学表达上来讲,它很有特点,区域的特点、语言的特点,很有特点。在电影上怎么把这些特点,这样好的小说是很难改电影的,好的小说是语言的魅力,电影是一个形象的魅力,是很难改的。所以导演一直跟我在探讨怎么改。

杜嘉悦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杜嘉悦_NK602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那些从来不加班的人,这项技能都满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