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电影 > 正文

戛纳的文艺片怎么活?虽然不赚钱但也不用跪

2016-05-21 03:30:24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戛纳的文艺片怎么活?虽然不赚钱但也不用跪

网易娱乐5月21日报道(蛋泥/文)制片人为下跪求《百鸟朝凤》排片,跪出的不仅是超过5000万的票房,也跪出了大众对文艺电影生存状况的关注,而正在举行的第69届戛纳电影节上,各路名导带来了最新的艺术作品,相对于这边的跪求,艺术电影在戛纳的光景堪称“从地狱到天堂”,然而能参加戛纳的导演们真的就活得很滋润吗?也不尽然,从找资金、拍摄到发行,艺术电影天然就需要面临种种屏障,在言必称票房的当下,面对市场投资两极化的环境(大制作电影预算越来越高,独立电影越来越没钱),如何坚持作者表达、不刻意迎合市场、最终能够拍出好的电影,即便是戛纳的名导与幸运儿们,也不得不为此纠结一番。而亚马逊、Netflix等网络新贵的资金,是否又会成为拯救独立电影的法宝呢?

多兰,在20岁时以《我杀了我妈妈》惊艳登场,这部由他自导自演的电影成本是45万加元(约合220万人民币),为了拍摄这部电影,他最早时向加拿大政府资金支持的Téléfilm和魁北克的文化事业发展协会(SODEC)申请资金,但一开始都遭到了拒绝。
多兰自编自导的《我杀了我妈妈》申请政府资金支持时一开始都遭到了拒绝。

生存现状1:

资金都是东拼西凑!多靠“固定公司+电影基金”

尽管实际质量层次不齐,但进入戛纳竞赛单元的电影,都称得上是一年中艺术片领域的佼佼者,但其中即便是大师作品,要筹集到足够的拍摄资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英国老将肯·洛奇在2006年凭《风吹麦浪》斩获金棕榈奖时已是70高龄,此后虽然传过好几次退休,但今年他还是携新片《我是布莱克》第13次入围戛纳竞赛单元,顺道破了下自己保持的入围纪录。

肯·洛奇跟长期的合作伙伴、制片人丽贝卡·奥布瑞恩等一起成立了制片公司Sixteen Films,他跟奥布瑞恩从《神秘的备忘录》起合作了20多部作品,新片《我是布莱克》也由该公司出品。不过即便到了肯·洛奇这种地位,光靠自己公司的力量也不够,寻求多国资金支持是欧洲艺术片的常见方式,当年《风吹麦浪》的资金来源就包括英国、爱尔兰、德国、法国、比利时等多个国家,这次《我是布莱克》同样有法国资金参与,除此之外,还申请了英国电影协会(BFI)以及BBC Films的资助。

欧洲各国都有扶持本土电影制作的重要机构,与肯·洛奇类似,比利时的达内兄弟多年以来除了依靠固定合作的制片公司,他们的电影经常也要申请基金资助,在他们1999年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罗塞塔》中,就有来自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法国与比利时电影影像交流中心、法国Canal+电视台的资金支持,2005年再获金棕榈的《孩子》的情况也同样如此。2014年由玛丽昂·歌迪亚主演的《两天一夜》,光赞助基金列出来就多达13家,也是靠着这对导演多年来积累下的来名声所得。

虽然各类电影基金并非名导专享,但年轻导演要想得到资助却相当困难。如今在戛纳已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哈维尔·多兰,在20岁时以《我杀了我妈妈》惊艳登场,这部由他自导自演的电影成本是45万加元(约合220万人民币),为了拍摄这部电影,他最早时向加拿大政府资金支持的Téléfilm和魁北克的文化事业发展协会(SODEC)申请资金,但一开始都遭到了拒绝。多兰在接受意见修改剧本后,最终SODEC向他提供了40万加元资助,其后的《幻想之爱》、《妈咪》等,也都拿到了SODEC资助。

随着多兰在戛纳的走红,他也得到了法国资金的支持,新片《只是世界尽头》集结了加斯帕德·尤利尔、文森·卡索、蕾雅·赛杜和玛丽昂·歌迪亚等多位法国一线明星,除了得到加拿大Téléfilm的资助外,这次还有了法国大厂MK2的加入。

“亚马逊”成为了电影节上的高频词。没错,这个你印象中的网络零售公司已经进军电影界,并在戛纳带来了多达五部电影,包括由伍迪·艾伦导演的开幕片《咖啡公社》
“亚马逊”在戛纳带来了多达五部电影,包括由伍迪·艾伦导演的开幕片《咖啡公社》。

生存现状2:

到哪里找金主?快抱紧网络新贵的大腿

尽管赞助基金的确促成了很多高质量作品的诞生,但放到大环境来看,旧的电影资助机制所产生的效果非常有限的,能得到资金的始终是少部分的幸运儿。投靠大公司、向商业妥协?如果你希望跳过种种陈规来制作电影,可以试着去抱紧网络新贵大腿,除了有钱之外,还可能有与传统公司合作更多的自由。

在今年的戛纳,“亚马逊”成为了电影节上的高频词。没错,这个你印象中的网络零售公司已经进军电影界,并在戛纳带来了多达五部电影,包括由伍迪·艾伦导演的开幕片《咖啡公社》、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霓虹恶魔》、吉姆·贾木许的《帕特森》和纪录片《给我危险》以及朴赞郁的《小姐》。

过去7年,伍迪·艾伦都是由索尼经典影业发行的,谁也没想到他的名字会跟亚马逊联系在一起。对于跟亚马逊的合作,伍迪倒是很淡然解释,“我把电影拍完,他们买下发行权,我甚至几乎没有遇过亚马逊的人”。他接下来还将为亚马逊拍摄一部电视剧,演员名单中包括麦莉·塞勒斯。对此,他说是挣扎了很久才答应,因为亚马逊方面表示一切可以全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时间、地点甚至黑白或彩色都可以不限,反正拍完后通知就可以了。

亚马逊给予导演的资金支持和自由度都受到了赞誉。《霓虹恶魔》的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表示,这是他拍片至今获得的最好的待遇。吉姆·贾木许的《帕特森》资金来源包括亚马逊、德国的K5以及法国的LE PACTE,他表示:“为我们的电影寻找资金是相当困难和复杂的一件事,但最终,我们可以按照自己设想的进行拍摄。”《帕特森》在场刊上的评分高达3.5分,不少媒体认为是他近年来的最佳作品。

在不少人印象中,互联网与影视的组合往往是五毛制造的代名词,但在国外,互联网资金进军进军艺术电影节已非新鲜事,去年入围威尼斯的《无境之兽》的出品方就是近年来风生水起的Netflix。这股网络力量,一度还被质疑将“摧毁欧洲的电影生态”,不过,在今年戛纳,亚马逊似乎受到一致称赞,人们开始讨论网络新贵会否成为独立电影的救星。

这其中很大原因是,不同于Netflix,亚马逊同意先让电影进院线放映,3个月之后才上网播出,这对电影作者来说显得非常重要。亚马逊借此在发出一个信号:他们确实在认真对待电影。亚马逊视频负责人杰森·洛贝尔表示:“争议有时被夸大了,我们并不会影院生态系统造成破坏,我们相信电影院体验是电影的一个基本要素,我们的顾客也是这样认为。”

一切的关键还是在于钱!而亚马逊有钱。他们瞄准的对象是非大制作的作者电影,计划一年中推出12到15部,已达成合作的包括著名黑人导演斯派克·李、托德·索伦兹、惠特·斯蒂尔曼等。在圣丹斯电影节上他们砸下1000万美金买下肯尼斯·罗纳根的新片《曼切斯特在海边》,预计将在秋季档上映,并被看好在颁奖季有所表现。在戛纳,亚马逊下手的项目包括杰昆·菲尼克斯主演、琳恩·拉姆塞执导的惊悚新作《你从未真正停驻》,英国名导迈克·李的《彼得卢》等。

除了来自美国的互联网金主,中国资本也开始在戛纳被重视。有着中美合作背景的STX娱乐公司也在戛纳市场非常活跃。STX最大的动作,莫过于豪掷约5000万美元买下马丁·斯科塞斯的新片《爱尔兰人》的海外发行权,影片制作费高达1亿美金,已属于大片范畴。STX还花900万美元买下了《茉莉的私局》的美国和中国发行权,这是《社交网络》编剧艾伦·索金的导演处女作,由杰西卡·查斯坦和伊德瑞斯·艾尔巴主演。

物吉姆·贾木许今年第7次入围戛纳竞赛,2005年获得评审团大奖的《破碎之花》北美票房1370万美元,是他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2013年入围戛纳的《唯爱永生》集结汤姆·希德勒斯顿、蒂尔达·斯文顿等明星,北美票房也不过180万美元而已。
贾木许的《唯爱永生》集结希德勒斯顿、蒂尔达等明星,北美票房不过180万美元而已。

生存现状3:

接受观众检验,艺术片一定要寄望票房吗?

当一部艺术电影凑钱拍完、找到买家,导演完全就已经达成了目标。那么接下来,戛纳电影节上参赛的这些电影,票房的成绩如何呢?来看看今年几位重要导演们的票房成绩,似乎能够更直观的感受下外国文艺片的境况。

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是他第三度担任揭幕戛纳的重任,前两次分别是2002年的《好莱坞式结局》和2011年的《午夜巴黎》。《好莱坞式结局》的成绩非常一般,北美票房只有480万美元,而明星众多、观赏性更佳的《午夜巴黎》北美票房成绩是5600万美元,法国票房1450万美元,全球票房1.5亿美元,成绩相当可喜。

让凯特·布兰切特获得奥斯卡影后的《蓝色茉莉》票房也不错,北美收3300万美元,全球共收9700万美元。而由艾玛·斯通主演的《无理之人》去年7月在美国上映,收入仅400万美元,靠着伍迪的全球知名度,全球票房加起来也不过2700万美元,落差还是很大。

与伍迪·艾伦这样级别的导演相比,竞赛片《爱恋》的导演杰夫·尼科尔斯则更小众,2011年的《寻求庇护》在戛纳堪称惊艳之作,北美票房也不过170万美元。2012年的电影《污泥》曾入围戛纳竞赛,这部电影由马修·麦康纳、瑞茜·威瑟斯彭参演,靠着明星效应,在北美票房收入2100万美元,不过相比伍迪,在国际市场上尼科尔斯就明显缺乏号召力。

美国独立电影代表人物吉姆·贾木许今年第7次入围戛纳竞赛,2005年获得评审团大奖的《破碎之花》北美票房1370万美元,是他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2013年入围戛纳的《唯爱永生》集结汤姆·希德勒斯顿、蒂尔达·斯文顿等明星,北美票房也不过180万美元而已,约翰尼·德普主演的《离魂异客》北美票房更只有103万美元。

欧洲片导演方面,佩德罗·阿莫多瓦算是票房表现很好的文艺导演,2006年的《回归》获得戛纳最佳编剧奖,佩内洛普·克鲁兹、卡门·毛拉等女星集体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部电影在西班牙本国收获了1200万美元的票房,全球票房高达8500万美元。2011年的《吾栖之肤》具有明显的商业风格,西班牙票房也不过600万美元,全球累计3000万美元。

老将如达内兄弟入围金棕榈的上一部电影《两天一夜》由奥斯卡影后玛丽昂·歌迪亚主演,法国票房350万美元,全球票房680万美元,应该已是他们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肯·洛奇获得金棕榈奖的影片《风吹麦浪》,在法国收入620万美元,英国750万美元,全球突破2200万美元,也应是其票房最高的电影。2014年入围金棕榈的《吉米的舞厅》就很惨淡,法国票房150万美元,英国票房80万美元。

至于戛纳甜心泽维尔·多兰,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在法国也不过40万美元票房,直到在2014年凭借影片《妈咪》获得了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奖,该片在法国票房达到870万美元,新片《只是世界尽头》集结了一众一线法国演员的阵容,相信能够成为他票房最好的一部电影。值得注意的是,多兰的首部英语片即将开拍,《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的阵容包括了“囧诺”基特·哈灵顿、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娜塔莉·波特曼等,票房前景光明。

但即便是以上这些“最好成绩”,以当下国内市场以“破亿起跳”的眼光来看,大多数都可以归入“不忍直视”的行列的,那些“冷门导演”的作品就更加不用说了。其实无论何时,艺术片在哪里都活得不容易,导演没钱拍片计划难产、历史上制片人被逼到绝路的案例也是可以写出一本血泪史,不过,正因为如此,那些艺术电影所承载的精神价值,才值得影迷们加倍珍惜吧。

吴沁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吴沁_NK312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