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扬:艺术片在中国只能用极端方式吸引观众

2016-06-18 06:28:26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总制片人李力、导演张扬。
总制片人李力、导演张扬。

网易娱乐6月18日报道(文/乔克德 视频/韩冲)如果不仔细辨认眉眼,已经很难看出面前这个头戴牛仔帽、长发浓须、身形魁梧的男人就是导演张扬了,这样与过往迥然不同的变化让他看上去完全像个藏族艺术家。

除了外表上的“藏化”,张扬继去年12月《冈仁波齐》之后又推出新的藏区题材长片《皮绳上的魂》。看起来,从里到外,张扬似乎都在执着于开垦“西藏”这座天然艺术富矿。

在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上拍摄,高原反应让剧组人“跑也不敢跑,动也不敢动,所有的事都是要慢慢地缓缓地做”,张扬说。不过,这好像倒是真正呼应了前几天李安对中国电影要“慢一点”的告诫。片子中用的都是藏区非职业演员或半职业演员,拍摄的地方全部是无人区,“所以也没有什么旅馆可以住,很多时候整个剧组就生活在‘天当房地当床’这么一个状态里边吧。”这就是《皮绳上的魂》的拍摄条件,在制片人李力看来,张扬拍出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全新作品”“中国电影从来没有这样表述过、这样去构架的”,该片也是为数不多入围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的华语片。

从西藏回来后,张扬隐隐感到中国电影变了,“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已经都在聊公司、基金、产品”,但他称自己的创作“一直是没有跟着所谓的主流在走,其实我一直在找自己的一种真正的兴趣。”在中国电影急速膨胀的起始阶段,张扬也曾试水商业片,他甚至也曾想“是不是咱也弄个亿元俱乐部,弄个过亿票房的电影。”失手之后,他意识到那并不是他的最终诉求。如今回归艺术片的他,已经根本不想市场回报这种事儿了,但他仍有着自己的观察,比如对于方励为《百鸟朝凤》跪出八千多万票房,张扬说,“我们现在没有一个艺术片真正好的发行的方式和渠道,好像只能用这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去引起观众的兴趣。”

谈《皮绳上的魂》原著:

根据扎西达娃两部小说嫁接改编

网易娱乐:这次带来了您最新的作品叫《皮绳上的魂》,也入围了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怎么理解这个片名《皮绳上的魂》?

张扬:首先这个电影是根据西藏的作家扎西达娃的两个小说改编的,一个小说名字叫《西藏,系在皮影结上的魂》,还有一个叫《去拉萨的路上》。所以当时在做片名的时候我们就把他第一本书的那个压缩了,最后就叫《皮绳上的魂》。本身这个皮绳在西藏是结绳记事,包括记录时间,可能都用绳子来记录。我们电影里也有一个细节就是用皮绳来记时间,当然只是一个意向吧。包括“魂”这个概念更多是在说像西藏这样的一个地方,包括他们的宗教、信仰,我们说有一些灵魂的东西吧。

网易娱乐:李总您这次在这部电影里的身份是制片人?

李力:我也是投资方。

网易娱乐:您当时达成这次合作的时候您是怎么考虑的?因为这是一个文艺片,不是市场商业片。

李力:它首先对于我们和力辰光来讲,张扬导演的东西我认为最主要的是一个成色非常行,而且《皮绳上的魂》,包括另外一部他的影片叫《冈仁波齐》,都是在中国的电影史上我认为是一个全新的两部影片,这一点上是我们达成合作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第二个问题,我是觉得张扬导演的作品它的辨识度非常的高。我认为和力辰光除了商业,像《小时代》也好,《爵迹》也好之外,也需要有一个有情怀的影片。所以说这个影片我觉得非常感谢张扬导演能让我来投资他的这两部电影。

网易娱乐:和力辰光。有像《爵迹》这样的有庞大粉丝、庞大市场这样的商业片,也有张扬导演这样的艺术片,艺术和商业是两手都要硬,两手都要抓吗?

李力:对我们来讲就是希望我们电影公司一定是在不同维度上面都应该有不同的产品来体现的,那么包括刚才我跟导演之间在交流的时候也在说,关于商业片和艺术片之间的关系,和包括无论是它的创作、宣传、发行、营销也好,可能是两条不同的路,但是最终还是一样的,是要留下来让大家去欣赏,让大家去评判,我是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网易娱乐:想问一下张导,因为这部电影是改编于扎西达娃的小说,所以当时您看这部小说的时候,它是哪个地方打动你?让你觉得非常有想改编的冲动。

张扬:因为我是对西藏特别感兴趣的一个人,其实10几年前可能就在想去西藏拍戏,包括我们说的《冈仁波齐》那部电影,是一个关于朝圣的一个故事,实际上那个10几年前就已经在想了。06年有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扎西达娃,说你看看他的书。然后我就去看他的小说,因为他的小说主要都是80年代写的,结果他大概四五篇小说都特别吸引我。因为我觉得首先,扎西达娃小说是中国的叫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代表性的人物,包括他中间有那么两三篇,三四篇也是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非常强烈的作品,其中就有这个《西藏,系在皮绳结上的魂》,实际上这个我觉得从电影的结构,电影的讲述方式上,包括电影探讨的问题上对我来说,我觉得都特别特别有意思。

所以实际上看到那个小说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定要去把它拍成电影,当然可能对那一部小说来说,《皮绳上的魂》又感觉到稍微单薄了点,我就跟他讲,还有另一篇小说《去拉萨的路上》,我觉得里面的那个故事的内核又特别好,我说能不能把这两个小说去嫁接一下,结果我们就达成这种共识一起去改编这个剧本。

网易娱乐:您最近两部作品《冈仁波齐》,《皮绳上的魂》都是藏族题材的,包括您现在的装扮也是特别像一个藏族男人,所以您本身对藏族有什么具体的情结?

谈西藏情结:

从1991年第一次去西藏就爱上那地方

张扬:我本身从91年第一次以背包客的概念去西藏玩,就爱上那个地方了,大学毕业也到很多藏区去拍纪录片。像98年拍《洗澡》那个电影的时候有一小段也是在西藏纳木错湖拍的,后来我07年自己开着车把整个西藏都转了一遍。其实不断地多次去,然后我在西藏有很多朋友,对西藏的文化也好,包括宗教,其实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自然地理的环境,其实都对我充满了吸引力。可能也许九几年去的时候内心里已经奠定了这么一个概念,早晚有一天可能要去拍这样的电影。因为我自己本身是一个爱旅行的人,很多生活方式也都是一个在路上的这么一个生活方式。从我的角度,我一直去拍很多公路片,包括从《落叶归根》开始,就尝试我自己的中国式的中国公路片。实际上这两个电影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也都是一个公路片的形态吧。

网易娱乐:看过粗剪的样片,觉得有公路片、西部片、魔幻的元素,还有点日本剑戟片的感觉,其实藏族背景只是一个壳,您本身在这部作品里注入了哪些尝试?

谈拍摄条件:

海拔4500m、高原反应、非职业演员、住无人区

张扬:对,其实这两个电影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完全全新的尝试,因为像《冈仁波齐》是拍摄长达9个月,采取半纪录式的一个方式去拍摄的,全部非职业演员去拍的一个概念,也没有剧本。实际上在那个过程里面,对我来说就充满了全新的挑战和各种可能性吧,对我来说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确实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让你感觉到电影其实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拍摄,包括对所谓非职业演员的这样的沟通,去指导他们的表演,都给了你了一些全新的感受的东西。同时,比如说像《皮绳上的魂》,它又这么跟以前电影的讲述方式完全不一样。实际上在这个过程里,确实是把电影的两个极端去进行了很多尝试,对于一个导演来说都充满了乐趣,换句话说是很幸运可以去做这样两个电影。

网易娱乐:那李总呢?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您作为投资人和制片人的身份,以您的视角来看,这部片子是什么样的一个样貌?

李力:因为这个电影实际上是张扬导演很多年前就一直想去拍的,甚至一直在构思的这么两个电影,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张扬导演可能一定会去拍这个电影。作为制片这块我是认为除了在资本上的保障以外,还是比较担心他们人身安全问题,因为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地方拍电影可能是我最担心的,也是我跟张扬导演一再要求的就是说,他一定在人身安全上,包括整个剧组的人身安全上要得到保障。

对这两部影片我看过之后我是非常震撼,我是觉得它是一部非常安静的电影,尤其是《冈仁波齐》。那么《皮绳上的魂》我觉得是在中国电影上面从来没有这样表述过、这样去构架的这样一部。像你刚才所说的,有点像美国的西部片,又有一些穿越时空的东西在里面,魔幻的现实主义的这种东西,我还是非常兴奋,我是觉得这两个影片在2016年的动作电影史上是一定能够留下一笔的

网易娱乐:《皮绳上的魂》这部电影里的演员都是非职业演员吗?

张扬:没有,《皮绳上的魂》基本上有三四个吧,就是主演里有2个算是演过戏的,有点表演经验的。但是另外两个主演呢,属于完全没有表演经验,也是第一次演。实际上我们是相对专业的和半专业的演员搭配在一起吧,因为在西藏可选择的演员相对比较少,我们实际上副导演差不多也花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在各个上去寻找演员最后我们所有的演员东南西北,从四川的藏区,香格里拉的藏区,阿里的藏区,林芝的藏区,拉萨的藏区,青海的藏区,基本上全部囊括了,各个地方的都有。

网易娱乐:在片场的时候,刚刚李总也说是在海拔4000多的高原上去拍,跟这种跟平地上拍的话有什么不一样?

张扬:差别还是非常大的,当然最大的就是高原反应,这个是每一个人都回避不了的问题,身体再健康都会有高原反应,而且每上升大概一个高度,都会有不同的反应。比如说在平地里面一天工作量,我们说可以拍十个镜头,可能在高原上一天只能拍3个到5个镜头。为什么?就是因为所有人都得慢好几拍,跑也不敢跑,动也不敢动,所有的事都是要慢慢地缓缓地做。只有当地的,比如说藏族的场务他们拎着机器有时候还能跑起来,但是像汉族的基本上你都跑不动,所以这个还是带来非常多的制作上的困境。当然包括我们基本上拍摄的地方都是无人区,全部是无人区,所以也没有什么旅馆可以住,我们基本上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大篷车队,把账篷扎在野外,基本上就是自己在餐车里做饭。所以很多时候整个剧组就生活在,天当房地当床这么一个状态里边吧。

谈市场回报:

根本没考虑这事,做好电影是最终诉求

网易娱乐:因为它是在高原上拍摄,这个艰苦条件其实是可以预测到的,这些困难对您来说不构成现实阻力吗?

张扬:其实我也说了,这可能也许10几年前、20年前可能心里就有这样的东西了。只不过因为你拍摄藏族题材的作品本身还是有它的难度。难度就是说,主观、客观的各种难度,像我07年那时候去,跑到阿里的那个地方的时候,根本没有路,全是土路。从拉萨转场一次到阿里再回来可能就要半个月时间,对于一个剧组来说,如果要在那样的地方拍摄是挺费劲的。比如说像我们现在再去,基本上都是柏油路,对你整个电影的制作计划,转场这些,我们说可操作性就比较有了。实际上包括电影投资吧,可能早年你跟投资人聊所谓西藏的题材,对他们来说感觉就是很遥远,不知道你在想干嘛。但是在今天你也看到了,其实这两年关于西藏的电影,其实出来了相对比较多的题材的东西。包括藏族万玛才旦、等藏族的导演,包括也有汉族的很多导演去西藏去取景,去拍摄。我觉得相对可能是跟大的环境越来越成熟有关系吧。

网易娱乐:拍摄这种藏族题材的,因为它也是文艺片。你有没有考虑它的市场回报?

张扬:从我的角度,我是根本没考虑这个事,其实对我来说是做两个真正好的电影,这是我的最终的诉求。这次尤其这个创作方式本身你要在那待一年,然后没有剧本,《冈仁波齐》没剧本,它是一个很随性的,很任性的一种创作方式。包括我们的演员,都是非职业演员,或者是半专业的演员。所以实际上我肯定也不会去考虑将来发行这些事,但是对我来说是做了两个好电影,剩下的事实际上要交给像李总,包括乐视他们去考虑、去做的事。

网易娱乐:那李总你作为投资人不想有真金白银的回报吗?

李力:这个方面我觉得它是两个维度的事情,刚才导演讲了,他这个维度我是非常认可的。作为导演来讲,他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如何拍好他的电影,至于怎么样发行?怎么样营销?怎么样宣传?那是我们的责任。那应该是我们投资方,我们制片方,我们的发行方,我们的营销方,现在已经分的很细了,对于这个影片我们应该能做到什么?这块上面也是一样,就像他创作上面是全新的,我们这次发行营销,包括我们和乐视也一定是一个全新的模式去做这样一个影片的发行。可能是会用长达6个月以上的发行时间。

网易娱乐:长线放映。

李力:长线放映,而且可能是逐个城市,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去做这个发行的工作。再一个我们很有可能是两部电影,它的两部电影同时上映、同时联映的方式来去放。这些都是我们目前的电影发行市场上没有做过的动作,但是实际上一句话就能说明白,我们要找到对这类影片非常喜爱的精准的观众,这个可能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影片,我们希望能够做到,而且能够到达的,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

谈方励下跪:

艺术片只能用这种极端方式引起观众兴趣

网易娱乐:其实关于文艺片在中国市场上的境遇问题,一直也是争论不休,包括前一段时间像方励老师为了《百鸟朝凤》可以下跪,结果它现在票房已经到8000多万,这在文艺片里面已经算是非常高的一个票房了,两位对这个事怎么看?

李力:我是觉得首先应该要尊重像《百鸟朝凤》这样的影片,作为我们这个影片呢,可能我们更希望的是在数据上,在精准人群上,和从角度上可能有一些不同。我们希望的是我们这部影片去寻找观众,而不是让观众来寻找我们,这一点上面可能有不同的地方。

网易娱乐:张导,这种下跪的方式……

张扬:首先我是觉得,第一这一下跪呢,起码让我们看到了一件事,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虽然有些观众是带着好奇或者是新闻事件的一个概念去看电影的,但是8000多万票房和一个500万可能就下线的一个电影的差距还是有那么大的。那么我从里面能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说,至少有四五千万票房的观众是存在着的,这四五千万票房的观众恰恰就是一个艺术片、文艺片需要的这个观众群。其实一个正常的文艺片能够做到一个4000万、5000万的一个票房,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成绩了。

它也会对一个艺术电影是一个良性的一个循环的概念,但是反过来如果500万就下线了,那实际上我觉得是有很大问题的,当然可能跟院线的排片,跟所有所有这些都是有关系的。实际上我们现在没有一个艺术片真正好的发行的方式和渠道,好像只能用这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去引起观众的兴趣吧,或者说让院线经理们觉得我要多排片。我觉得其实还要通过不同的努力,其实要真正建立起一个合理的,比较理智的这么一个艺术院线的发行渠道,发行的概念。其实像这两个电影,李总也说了,包括乐视,他们也是希望通过这次的发行去寻找一些方法,和一种可能性,包括其他的艺术片,可能慢慢的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边,实际上已经市场那么大了,但是始终没有建立这么一个渠道,对一个小片子,一个1000万投资的电影来说,怎么能回收到四五千万,其实就是一个课题,现在这个课题好像似乎是完成不了的。为什么?我们这些片子都必须得扔到市场里,跟商业大片去用同样的方法去做,它就非常难。然后院线经理们搁在一块确实是这样的,不能给你排。那么实际上就是需要有另外的可能性和另外的渠道,比如我们说的是否分城市发行?或者说长线发行?当然这些东西都需要有具体院线的支持,有所谓的艺术影厅的这种可能性,你才能做到。否则的话人家怎么给你长线发行?怎么来用多少厅给你排多少场来发行?这都是具体的学问的事,这个事我们也希望通过发行去做这种探讨,当然我们也希望比如说国家能够去用专项基金,真的要去做这方面的努力,就是去帮助尽快建立中国的艺术院线,起码好的电影院里拿出一个厅里,专门去播放这样的艺术影片。让真正有需求的观众,在他熟悉的最近的电影院,我就随时可以看到我想看的这种艺术片,这个是要建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

谈大环境:

从西藏回来发现大家都在聊公司、产品、基金

网易娱乐:两位对中国现在电影市场怎么看?前天李安在上海电影节的论坛上,还在说中国整个电影形态是跟风,抢钱,抢明星,说中国的这些导演也是太急于求成了,成长太快了,等于是拔苗助长,所以两位对整个中国电影的产业有什么样的观察?

张扬:确实是非常热,我这次来上海电影节也感觉其实非常热闹,非常的繁荣,我从西藏回来其实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已经都在聊公司、基金、产品,确实非常多这样的东西在聊。但是从我自己,就是个人来说,可能我是正好往反着走吧,可能就是慢慢花了一年去拍这个电影,但是前后其实这个电影已经差不多将近4年了,从13年初,等发行完差不多4年去做这样一个东西,实际上也是希望不要太快,慢慢做,做一个真正自己喜欢的东西。

第二个就是说,我的创作一直是没有跟着所谓的主流在走,其实我一直在找自己的一种真正的兴趣,反过来最重要的我就是原创。其实拍到这个,现在第九个电影,其实每个电影可能都没有重复自己,也没有去模仿别人,可能都是自己在从内心里去想一些东西,然后迸发出来。对我来说这个就变得非常重要的,换句话说,也是我做电影的真正的乐趣和目的,希望传达自己对生活的一些认识。不是说非得每年拍一个电影,或者是两年拍一个电影,其实对我们来说这个不重要。比如我从西藏回来去年一年,我差不多推掉了大概8到9个电影吧,就是人家都把演员给你选好了,钱到位了,怎么样了,就缺导演了你就来吧,但是对我来说这个都没有兴趣。换句话说,我就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网易娱乐:那李总呢,现在都说中国的导演都变成了产品经理,中国遍地IP,遍地热钱,中国的电影市场在不断地膨胀。

李力: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是觉得现在目前本身从大一点的方向来讲,还是一个文化的转型期,现在存在的,或者我们大家看到的这些问题,实际上我觉得都是很客观的一件事情,自然它就是存在的,也不要过于的恐慌。但是我们要有非常清醒的认识,李安导演说的话,我觉得他最重要的一句话我感受的到是说希望慢一点,我理解的可能就是我们的心首先安静下来。那么从商业的角度上面来讲,应该是我们有个古话叫居安思危,可能是所有的演员,无论是从演员的角度,从导演的角度,从编剧的角度,从投资方的角度从发行方的角度,从营销方的角度,我认为他们是应该首先要静下来的,静下来之后看到的这些泡沫它是早晚会破灭的。对于我们这些投资方的人来讲,要看到你首先是不是要做主流的电影?第二个问题,对于专业人士的爱护和对于主流电影的拥护,对于我们所谓的商业片和艺术片的辨识,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关键的事情。所以说我认为也没有那么的恐慌,但是我们要居安思危,同时我们要知道,现在的泡沫如何用一个什么样的手段,能够把它去掉?尽量的走到我们的主流的电影的轨道上去,这是非常关键的。

网易娱乐:在你们看来,中国所谓的电影工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李力:我是觉得现在由于资本的进入,让中国电影往工业化上靠近变得可行,因为资本来讲它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模式,它已经是这么多年了,那么如何打造好一个影视的金融产品?倒逼这个行业的工业化?或者说是标准化?实际上是我们这些投资方,或者说是我们这儿制片方要去认真考虑,并且要去实施的,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我们和力辰光现在非常认真而且努力的在去做的事情,就是我们所说到的完片担保的这个模式。如何让它往工业化上靠近?如何建立一个标准?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谈个人追求:

也曾想跻身亿元俱乐部但还是想尊重电影

网易娱乐:想问一下张导,因为您之前也是尝试过拍商业类型片,您现在又拍了《冈仁波齐》,现在《皮绳上的魂》,等于是回归了艺术片?

张扬:对,对。实际上一个导演在创作的时候当然也离不开大环境,比如说十年前中国票房开始飞涨的时候,可能内心还是会有点波动吧,也想了是不是咱也弄个亿元俱乐部,弄个过亿票房的电影什么的也都会想,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都是在这个大环境里边,别的导演也在不同的起步。但是反过来通过那么一两个电影,其实还是发现这个事跟你最初想做的很多东西是不一样的,你要想奔着几亿几亿的票房去,你就要符合所谓商业电影的运作规律,你就踏踏实实做商业电影去吧,不要两头都想得到。

实际上对我来说诉求还真是不在于拍那样的电影,可能更多还是在于自己对于内心电影的尊重吧,或者说真正想做自己喜欢的这种电影,所以反过来把这个想通了就简单化了,我也根本不考虑任何票房的这些东西,这些票房呢,其实都是他们,投资方后面的人他们去推动你往前走的事,他们去负责这方面的东西,我们作为导演来说,就是趴下来,你能不能把你真正在艺术上的东西给挖掘出来?或者说把你的传达和表达做到更好?这是我觉得作为导演现在最需要考虑的,而不是要考虑更多的投资、融资、发行、放映的事。

网易娱乐:《皮绳上的魂》也入围了金爵奖主竞赛的单元,两位对这次入围有什么期待吗?

张扬:其实这个电影节,我觉得入围就是最好的参与吧,包括上海电影节我也当过评委,其实一般的在电影节期间,其实就是那七八个评委,坐在那儿一起大家讨论,最后得出结论。其实每个评委对电影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所以看片子那个千差万别,然后这个喜好完全不一样,我们那时候当评委就这么一个感觉。所以这个东西你完全没有办法去估计,我们也不去预测,不去估计这个概念,可能也就是看它的缘分吧。

李琳铠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李琳铠_NK469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