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易睹为快首映会 导演:只要欣赏就好

2016-07-15 07:23:45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路边野餐》终极预告片 (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娱乐7月14日报道 (文/老张阳汤)10日下午,网易·易睹为快首映会再次举行。这次的电影是备受关注的金马奖最佳新人奖得主毕赣的处女长片作品《路边野餐》,将于15日登陆全国各大院线的本片吸引了众多文艺范儿影迷前来围观,影厅坐得满满当当,连过道上都坐满了。而在映后,导演毕赣,主演陈永忠、余世学和郭月也来到现场与观众进行了互动交流,大家踊跃提问,或向毕赣讨教拍片经验,或请教片中没看明白的细节,带有“天然萌”特质的毕赣也认真地回答了观众的提问,并在随后与众多影迷们合影签名留念。

在那个被他回答了太多次的长镜头上,他说,“时间像一只隐形的鸟,我怎么让观众持续地去注意到它,我需要一个笼子把它关进去,这个笼子就是持续的完整的段落镜头。至于这个笼子有42分钟还是56,我都不关心。另外我也需要给这只鸟涂上颜色,这个颜色就是电影里梦幻的文本,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到这只鸟的样子了。”也有观众问到,毕赣是否有在大陆出诗集的计划,毕赣说在谈,但应该还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前配合台湾的发行方,谈了很久,印了几千册卖完了。大陆正在谈,我希望能做成那种买来放在冰箱里半小时才能拿出来读的形态,但我不想随随便便放几十首诗上去,所以还要等。”

而作为片中的演员兼副导演,余世学则发表了自己对那段长镜头的看法“我看了很多次放映,Q&A和影评,大家其实有点过于执迷于长镜头了,它其实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家多看几遍会忽略掉,这个算是华彩段落,但不是全部。”他也说,这场长镜头戏被特意放到了最后拍,“是最后的一场戏,经过两周的走位、排练,组合起来再实拍的过程,确实很辛苦。刚才说我也不会骑摩托车,这些都是困难的一部分。”

即将于15日上映的《路边野餐》,尽管经历了几次改档,但在这个档期依然还要面对诸多明星号召力十足的国产大片,喜欢文艺小片个性表达的观众,不妨前去影院支持毕赣这部颇受好评的《路边野餐》。

毕赣导演:观众不需要看懂欣赏就好

大概从拿到去年金马奖的最佳新人导演奖开始,毕赣这个名字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随着《路边野餐》开始被越来越多人看到,关于毕赣的讨论也变得多起来。

说到拍片的艰难,毕赣坦诚确实很困难,“写剧本的每一刻都想放弃,拍戏的每一刻也都想放弃 ,所以确实是很困难。”

在被问到自己的电影是否不需要去看懂,只需要欣赏就好,毕赣回答,“在大陆谈电影其实还不用去谈懂不懂,就去谈接不接受。”而在那个被他回答了太多次的长镜头上,他说,“时间像一只隐形的鸟,我怎么让观众持续地去注意到它,我需要一个笼子把它关进去,这个笼子就是持续的完整的段落镜头。至于这个笼子有42分钟还是56,我都不关心。另外我也需要给这只鸟涂上颜色,这个颜色就是电影里梦幻的文本,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到这只鸟的样子了。”

在指导片中的那些非专业演员上,毕赣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对我个人来说,演员已经不分专业或者非专业了。大家都看过电视电影,知道表演是假的,知道大概怎么去演。比如那个小孩,演小卫卫那个,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他那个角色是一个正在等待的孩子,但是我不能跟他讲‘你帮我演一个正在等待的孩子’,他可能听不懂。所以我就给了他一个假的剧本,他的角色就是演一个在等超人来救他的小孩,他马上就懂了。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沟通非常愉快,拍完电影还送了一套蜘蛛侠的衣服给他。然后那个演花和尚的是我外公,他演技特别糟糕,也不听我的话。我不可能告诉他,你是陈升的黑道大哥,他不可能理解。然后我就告诉他,他的剧本是,‘你是陈升,你是主角以前开拖拉机的师傅’,他马上就理解了。包括刚刚去世的阿巴斯导演,也是会用不同方法去调教演员。”

而也有观众问到,毕赣是否有在大陆出诗集的计划,毕赣说在谈,但应该还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前配合台湾的发行方,谈了很久,印了几千册卖完了。大陆正在谈,我希望能做成那种买来放在冰箱里半小时才能拿出来读的形态,但我不想随随便便放几十首诗上去,所以还要等。”

主演郭月:42分钟长镜头拍的有一点苦

比起两位年轻的专业演员,陈永忠在见面会上显得很沉默。除了《路边野餐》的男主角,他的身份还包括,他是毕赣的姑父,当时会拍电影也是完全被毕赣连哄带骗才成行的,在被问到那段长镜头拍得是否辛苦时,他也只是简单的说,“我也不是专业人士,对长镜也不太懂。我就是听导演。”也许陈永忠并不懂什么是表演,但在毕赣的镜头下,他这个“凯里陈升”就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未来,相信我们还会在毕赣的电影中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余世学很年轻,90后,但他除了是《路边野餐》的演员,也是副导演。说到那段长镜头,他有自己的看法,“我看了很多次放映,Q&A和影评,大家其实有点过于执迷于长镜头了,它其实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家多看几遍会忽略掉,这个算是华彩段落,但不是全部。”他也说,这场长镜头戏被特意放到了最后拍,“是最后的一场戏,经过两周的走位、排练,组合起来再实拍的过程,确实很辛苦。刚才说我也不会骑摩托车,这些都是困难的一部分。”

作为见面会上的颜值担当,女主角郭月在聊起那段长镜头的拍摄时笑称,“有一点苦,蚊子有点多,走路有点累,然后他(余世学)也不会骑摩托,我是拍的时候才知道他才学会。拍摄其实挺流畅的,很舒服。导演其实不会讲的太清楚,但在那个拍摄过程中很快就找到感觉了。”随后还有观众问到作为唐山人的郭月,这次在片中说贵州话有没有学得很吃力,她说自己“有用心在学,但是学的是四川话,到了之后毕赣说必须说凯里话,我才发现在掌握了某一种西南语系后再去修改局部就很困难,现在这样当地人肯定能听出来不地道吧。但我的确尽力了。”

高佳亮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高佳亮_NK173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女留学生在俄被男同胞杀害全身赤裸 嫌犯被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