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娱乐 > 正文

康熙正反面:拍娱乐片的读书人与想演戏的谐星

2017-06-01 16:24:41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康熙正反面:拍娱乐片的读书人与想演戏的谐星

网易娱乐专稿6月1日报道 (文/派翠克 图、视频/伟子 责编/孙妮妮)在《康熙来了》停播一年零四个月之后,蔡康永与小S才终于合体,推出了这样一部带着浓厚“康熙”色彩的电影《“吃吃”的爱》。在不同场合,作为导演的蔡康永说,这是送给“康熙”粉丝的礼物,回报他们对自己与小S的厚爱。

一如选择停掉“康熙”,蔡康永看起来都像是这两件事情的主导者。节目关掉,小S选择同进退。而这部电影,也是在“康熙”后台的化妆间,蔡康永问小S,你要不要演我的电影。

毕竟是停播之后的首个大动作,期待值即便放到最低,也总会期许点什么。在电影上映的那天,蔡康永发了一条微博:“这是一封情书,而收到情书的你,像雨中的阳光一般,带着泪水绽放了微笑,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

与其说是给观众的情书,不如说这是他给小S最浓情蜜意的答案。这部电影仿佛是两个人的B面,都在努力推翻所有人在他们身上敲打出的标签。我们看到,读书人想做的只是娱乐大众;而长期搞怪的女谐星,她有多么渴望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

康熙正反面:拍娱乐片的读书人与想演戏的谐星

B面蔡康永:目标是娱乐大众的读书人

蔡康永是读书人。

所有人都觉得,这样一个读书人进入娱乐圈,是一股清流。

可能很少人想过,被一个圈子接纳,最终也要变成这个圈子的模样。

蔡康永读的书是在洛杉矶,视觉艺术的大本营,商业电影绝对的中心。他说,在这样一个地方接受到的训练,和自己惨绿少年时期的追求背道而驰。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电影,接触到的是最通俗娱乐的部分。老师们是都有着好莱坞制作电影的经验,追求的,是90分钟如何讲述一个成功的商业故事。“这样的训练下来让我对娱乐两个字有截然不同的态度。”蔡康永说。曾经他也觉得自己对娱乐没有追求,但从这所学校开始,他才发现,自己不敢对这四个字有轻视的态度,“是要花力气”。

毕业之后的第一个作品,是谢晋导演的《最后的贵族》。片尾能看到他的名字。最早是蔡康永与原著作者白先勇一起写了最初的剧本。这部原名《谪仙记》的小说的女主角是世家女。故事里她的父亲是国民党政府的驻美大使,一切本来照人世的轨道进行,直到战乱来临,驻美大使夫妇两人,“死于太平轮船难”。

这恰恰是他父亲公司的船。

这部电影里,还有惊鸿一瞥的李安,在片场打小工,担任群众演员,闪了半张脸。自然,两人之后走上不一样的道路,是洛杉矶与纽约的区别。

刚从洛杉矶回国的那几年,蔡康永没有像自己说的,把学习了4年如何娱乐大众的本领发挥出来。他还沉浸在一种异色的调调中,使之成为了邱刚健导演的电影《阿婴》。

这部脉络仿照《罗生门》的电影,蔡康永接到时觉得很兴奋。“乐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一边写着剧本,却一边开始自我怀疑,导演邱刚健想要的境界,蔡康永觉得自己做不到:“枯寂的人生境界我都做不到,我不是那个类型的人。”

他后来把《阿婴》重新写成了小说,小说妩媚的文字,的确和电影里王祖贤身着白衣,走在雾中无头的六十一王宾像的画面风格大相径庭。

和这部电影同年上映的,是他作为编剧的另一部作品《功夫皇帝方世玉》。接到这份工作,是因为电影的监制许鞍华导演。

许鞍华把他找来,关在香港一个小房间里,写了一个月的剧本。在采访中,蔡康永说,自己那一个月,仿佛要产生幻觉,像电影《巴顿芬克》一样。

然而交出来的东西,和最后的电影,也很不一样。从此,蔡康永“逃离了电影界”。开始在电视圈里,做出了《真情指数》《今天不读书》等等节目。2004年,他向王伟忠建议,和小S组成搭档,开启了《康熙来了》12年的播出历史。

从此开始,蔡康永很少想过继续做电影,大概因为“电视之神对我的照顾其实比电影之神多很多”。

直到2015年。这一年的10月16日,蔡康永在微博上说:“我说我想做些改变”,宣布退出《康熙来了》。事实上,2014年年底,他编剧执导的这部《“吃吃”的爱》,已经在内地悄悄立项。

小S回忆,在《康熙来了》没有结束的时候,蔡康永就一遍遍地和自己讲,想拍一部电影,想找自己当女主角。拍电影这么大的工程,小S没有当真。但没想到,真的把“康熙”结束掉了,蔡康永也真的开始筹备起了这部电影,

第一版故事中,小S扮演的上官娣娣还是个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她因特殊情况被迫到餐厅打工,从一开始的敷衍了事到后来决心要考上侍酒师执照,上官娣娣的斗志让餐厅大厨决定要帮她一把。两人对彼此的感觉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加温。

后来,这个故事慢慢变成了姐妹之间的故事。甚至在其中一个版本,他还写到了两姐妹的妈妈,一个已经过气的巨星。“是一个当年很红,可是已经过气,却无法接受自己已经过气的大明星。”蔡康永甚至想过,要找刘晓庆来演这个角色。但最终因为删掉了这个角色,不得而成。

前前后后,为这部电影准备了两年。蔡康永说,甚至有粉丝注册账号,把账号名改成“蔡康永电影剧本写完没”,之后依次改成“蔡康永开拍了没”“蔡康永拍完了没”“蔡康永电影上映了没”。

在所有粉丝的期待之中,这位电影专业出身的主持人的处女作,最后的作品依旧是献给了“电视”。所有观众们熟悉的“康熙”面孔,都出现在了电影之中,“我会把康熙12年的粉丝想成是’秘密会员’,那些笑话他们懂得的时候,他们会会心一笑。”他坦言,自己的确在片子里夹带了不少私货。

但是我们最好奇的一点,是这样一位专业背景的电影人,为什么没有更大的野心?

蔡康永说,自己现在看艺术片真的已经看不动了。

“电影是为观众拍的,我自己的野心并不重要,我自己的野心就是好好回家写就可以了。”

康熙正反面:拍娱乐片的读书人与想演戏的谐星

B面小S:谐星到底可不可以当演员?

《“吃吃”的爱》中,最有指涉意味的,大概是小S的一句话:“我要证明,谐星也是可以成为演员的。”

这句话仿佛是她自己的写照,即便到了今天,这才是她大银幕的第一步。

为了第一步,她也等了很久。剧本写写改改,上官娣娣的身份变来变去,不变的是一直围绕着小S的性格——爱喝酒、鬼马、有趣。

第一个剧本小S看完,觉得自己看不懂:“我就微信给他说,康永哥这个剧本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就是看不懂,好像不会成功。后来我们就来来往往,本来已经要开拍的剧本,是关于一个酒和女生的故事。”

后来小S骑脚踏车摔伤,停工半年,这个红酒的故事没有继续。等到伤渐渐好了,她收到了这个最后变成电影的剧本。

而她的老搭档蔡康永,则聪明地把小S几乎所有的可能性挖掘了出来,仿佛一则广告——你看,这些,这些,还有这些,她都能演。

小S则说,如果不先拍蔡康永的电影,是没有义气。她说,读剧本的时候,一个舞台剧的老师对她说:“蔡康永哥真的很爱你。”

网络上,蔡康永把这部电影描述成一封情书。显而易见,这是写给小S的情书。电影的前20分钟,那些疯狂的试镜片段,是康熙粉丝们都在用的表情包。之后的70分钟,是在告诉所有看到这部电影的导演,小S真的在努力变成一位演员。

其实,所有这些都是在说,谐星之外,小S还有另外的可能。

小S的B面不像蔡康永,有些难以发觉。作为台湾综艺节目鼎盛时代成长起来的女明星。她在娱乐圈里的模样,不是一面浮雕,是周身都被细致刻画出来的雕塑。

她把自己的率性放在了电视节目里,把自己的阴暗放在了歌里——她给范晓萱写《如果我先死了怎么办》,她给自己和大S写《爱不持久》,MV是自己深爱的男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死掉。

蔡康永说,她和大S就是台湾的楚门。

早在华冈艺校时代,她和大S两个人,就以姐妹团体SOS出道,“拼了老命想要在歌坛闯出一片天”。靠《十分钟的恋爱》爆红,95年一年便发了3张专辑。97年发了组合改名前的最后一张专辑《贝壳》,接着,就和姐姐大S转型成主持人,开始了《娱乐百分百》八年的主持。

《“吃吃”的爱》里用了不少情节去讲述小艺人的心酸。小S说,自己是真的有体会。刚出道的时候,她和大S上张菲与费玉清的《龙兄虎弟》节目,每次的压力都非常大。“那个时候菲哥就问我们说,上我们节目什么感觉?我说菲哥,我觉得压力好大,要做好各种才艺的准备,上《超级星期天》只要上去玩游戏就好。后来《龙兄虎弟》的制片人就打电话给我们经纪人大骂,说如果大小S觉得上节目这么痛苦的话就不要上了。”

真实的台湾娱乐圈,真的像电影里那么夸张吗?

小S的答案是肯定。因为综艺节目很流行玩各种游戏。其实看过早年《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之类节目的观众都有感受。她说起有档叫做《水上乐园》的节目:“像踩独木桥,然后睫毛都歪了,还要接受惩罚,被棒子打,节目结束之后都非常非常黑了,然后他们说你们到花园空地那里录一首单歌,然后没有唱,就是对嘴,然后跳舞,表情就是这样,所以当时就觉得说又狼狈,大家也不喜欢我们,所以当时就很怀疑干吗要当明星。”

那段时间小S回忆起来,依旧觉得累。同学下课吃饭,她和大S要换上打歌服去跑通告。说起这段的时候,小S眼圈红了,赶紧问了句蔡康永:“我会不会太早哭?”

让她哭的回忆,是在朋友的聚会上,两人的妈妈说,接下来还有通告。小S说了句:“累毙了,要赚钱你去赚钱。”

到了2001年,大S接到了《流星花园》里的杉菜一角,正式向表演之路上迈进。而小S则一直在主持界里摸爬滚打。这无法不让人将电影里小S扮演的上官娣娣与林志玲扮演的上官玲玲之间的关系拿来比照。

小S自说,曾经在妈妈开车赶通告的时候,和姐姐也吵到她这一生不想跟自己有任何的演艺同台。关于她与徐熙媛的关系,小S也曾经在那本“牙套日记”里写过。

大S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问小S,你想不想要当我,因为我比较漂亮。甚至在《流星花园》选角时,小S叶希望自己能够演杉菜那个角色:“我说要是让我演的话,我一定好好诠释。最后没有想到他们选大S,有一点晴天霹雳。后来说大S演总比其他人演好。”

甚至在“康熙”刚开始播的那几年,小S三番五次地把大S请到节目里来,她和范晓萱、范玮琪、吴佩慈、Makiyo等一群人围着大S,半是认真半是演戏地向“大王”请安谢恩。

而在她与大S发行的最后一张唱片《变态少女》里,结尾曲《姐妹们的聚会》开头,你还可以听见小S说:“我姐现在去拍戏,她现在很红的。”

然而蔡康永却把林志玲的角色解读成自己:“当时心里面想的是对别人要求过高,然后不快乐,这些特色都有。后来林志玲出来的时候,我就说,原来我自己就是这个样子。”

《“吃吃”的爱》似乎是在回答两个问题——姐妹之间是敌是友?这个问题基本完成了回答。而更难回答的一个问题则是以及小S除了是小S之外,还可以是谁?

康熙正反面:拍娱乐片的读书人与想演戏的谐星

对话“康熙”:

蔡康永:网易的各位你们好,我是蔡康永。

小S:我是小S。

网易娱乐:之前也看到康永哥给小S姐写的信的里面提到《“吃吃”的爱》是给小S姐拍的,所以小S姐是什么时候知道康永哥要给你拍一部电影呢?

小S:其实他在康熙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就已经跟我讲了很多遍了。他说他想拍一部电影,他要找我当女主角。当时我想说,应该就只是说一说,因为毕竟拍电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那时候“康熙”还没结束。后来真的就把“康熙”结束掉了。

我想说他应该是认真的要走电影这条路吧。结果后来他也就消失,没再跟我聊电影的事,后来休息了好一阵子之后,他才出现,跟我讲真的要拍电影了。他就给我剧本,第一本剧本我看完之后,我就微信给他说,康永哥这个剧本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就是看不懂,好像不会成功。后来我们就来来往往,本来已经要开拍的剧本,是关于一个酒和女生的故事。

结果不幸的就骑脚踏车摔伤,就必须停工半年,听说浪费非常多的钱。可是他说,这个停工半年算是神给他的一个暗示。他就重新开始修改剧本。等我伤渐渐好了,他递了最后一个剧本给我,我一看,像是一个小说一样这么吸引人,如果说是书店排行榜应该可以排到第一名。

我就好喜欢,然后我就说康永哥,这个剧本我好爱。他说就是它了,然后我们就开始进行,我才真正觉得我要拍电影。不然之前我就觉得是一场空,他就在那边嚷嚷而已。

网易娱乐:是什么激发让你讲这个故事呢?

蔡康永:我看一个吸血鬼的故事说,那个吸血鬼跟凡人说,我真的好羡慕你们。然后凡人说,我们凡人那么弱,你怎么会羡慕呢?吸血鬼就说,你们凡人会死,所以干什么都会很有激情。如果有一本书,我300年以后看都可以,并不需要很着急。

网易娱乐:上官娣娣跟你本人的相似度有多少?

小S:真的有一点多,因为我以前跟我姐刚出道的时候,就是拼了老命的想要在歌坛闯出一片天,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念书,一下课,同学们就赶紧去吃饭,然后我和我姐姐要赶紧换上打歌服,然后赶各种电视节目。有一次还累到吵架,我会不会太少哭。

蔡康永:因为妈妈在场?

小S:对。因为那个时候非常累,有一次跟朋友聚会,我妈也还在,然后说接下来还有什么通告,我说累毙了,要赚钱你去赚钱。当时很多同学吓到了,因为语气真的很狠。我妈当时流泪,然后说女儿怎么会跟我讲这样的事。

蔡康永:一方面心疼你们,然后又想帮你们完成梦想。

小S:对,现在我充满感激,现在有民众接受我,我也对我妈充满了感激,不再用负面的言语跟她对呛。我以前搞不清楚什么叫长大,我觉得很抽象,其实我现在懂得感恩,知道什么叫长大。

网易娱乐:所以小S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应该也会想到以前的感触?

小S:很多人说演艺圈真的有这么夸张吗?其实是真的,因为以前台湾非常流行玩游戏的综艺节目,尤其是水上乐园,像踩独木桥,然后睫毛都歪了,还要接受惩罚,被棒子打,节目结束之后都非常非常黑了,然后他们说你们到花园空地那里录一首单歌,然后没有唱,就是对嘴,然后跳舞,表情就是这样,所以当时就觉得又狼狈,大家也不喜欢我们,所以当时就很怀疑干吗要当明星。

网易娱乐:邀请林志玲来演小S姐姐,会不会有什么担心?

小S:平淡是她的路线,所以当时我完全不担心这件事情,我只是担心摄影师拍不到,因为她已经高到天花板了,所以我觉得对摄影师很不好意思,因为同时抓我们两个是蛮困难的。然后那个时候到康熙的尾声,我有点放纵,吃的很胖,康永还偷偷询问我的经纪人,怎么会到这样的状态。

网易娱乐:自己有看完整版吗?

小S:当时我说我要看,我要看完觉得好看才有脸推荐给我的朋友。当时还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都又哭又笑,太好看了,怎么那么短。后来最终版我也看了,这是我不想离开,我还想继续看。最感人的是林志玲也看了,然后传了每一个微信,都是最长的时间,传了7条,她说S你太棒了,表演的好纯粹。听完了以后,我说我必须跟菩萨跪着道歉说,我以前造了太多的孽。志玲这么诚心的感谢我,我真的很感动。

网易娱乐:为什么给上官娣娣一个悲剧的结局呢?

蔡康永:你所说的悲剧是每个人都会发生的事情,如果把这个定为悲剧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活了,那个只是人生的常态,而不是悲剧。

小S:而且整部电影是以喜剧结束的。

蔡康永:当时我在说人生经过的事情,一定要用开朗的态度来拍摄。其实这段故事情节当中有四个字,“死而复生”,可是看起来有点像僵尸片,我想讲这个事,可是不想用医生弄错了检验报告或者灵丹妙药这种老梗,可是最后找出来不是这种老梗,拍出来还是挺乐的。

网易娱乐:所以康永哥是怎么定义这个故事的?

蔡康永:我觉得是动人的喜剧,我很希望它带有鼓励大家的,因为她的故事鼓励着我自己,如果能够豁达而更积极的看待人生的话,这就是一个快乐的故事。

网易娱乐:小S姐在戏里面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我记得有一个为了拍哭戏,在面里加芥末。

小S:那个是在进剧组第二天拍的,医生判定我得了脑瘤,导演都希望我能够落泪,可是我第一次当电影演员,那些摄影师都是资深的摄影师,然后我在想在他们眼里我是什么样的演员,他们是不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因为吃面要一边吃一边演,然后需要眼泪流下来。然后我试读剧本的时候就幻想我爸当时死的情况,结果没有想到那个氛围让我全身紧绷,我根本哭不出来。然后跟助理说快点买芥末,然后就吃,说有点冲味。后来那个摄影师说,S姐这个面太稠了,不能用这个。我说好,她拿走的时候我想说完蛋了,怎么办。然后面拿回来的时候,我就赶紧使眼色,然后助理就猛放芥末,说好,我可以了。然后面就交到金世佳的手中,他必须帮我开盖子,然后说吃面吧。一开,他就(吓一跳)。然后吃第一口,我就说,怎么会有妈妈的味道。他们就说CUT,那个摄影师就咳嗽,你里面放芥末还是什么。然后说完蛋了,被发现了。然后金世佳说,面盖子一打开以后就在想,这个剧组怎么会在整小S。后来蔡康永进来说,你怎么了,我说在面里放了芥末。然后他说,哦,但是还要再走一次。

蔡康永:拍了很多次,我后来发现怎么面是绿的,觉得很奇怪。

小S:拍了很多次,后来都觉得麻痹了。可是没有达成一边怎么有妈妈的味道,一边有泪珠流下来。

蔡康永:那场戏是我最喜欢的几场戏之一,以前剪电影的时候剪八九十遍的时候就会盲目了。然后这次我怎么剪都没有麻木,吃面那场我看起来还是很感动。

小S:所以观众可以注意一下那个面的颜色。

网易娱乐:小S的姐妹们大S、范晓萱都拍过电影,有没有跟他们请教过经验?

小S:有,当时说怎么哭不出来。然后到姐妹群组,有什么哭的妙招吗?刘若英说,不见得落泪才叫做感动、才叫做悲伤,只要情绪到了就可以了。我说问题是导演要让我落泪,然后刘若英就飞掉。然后大S就说你试试涂薄荷到眼角那里。最后周迅说,你就喝一点,但是千万别醉。然后我眼睛一亮说,这就是我需要的。刚好金世佳在喝咖啡,要在里面加威士忌,导致最后我喝醉了,也被剪掉了。

网易娱乐:你们两个人现在的状态有没有什么变化?

蔡康永:我们工作前完全不沟通,第二天要拍什么,第一天有没有空互相沟通,我都在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准备。我希望我喊开始的时候,就希望她能够进入角色。我们采访过费翔,他当时演转身书里面的大魔王,每次调动了全身的肌肉跟脑力演出之后,就听到有一个人很冷漠的说“CUT”,没有人说我爱你,费翔太棒了,就是歌星可能会没有办法适应这个。所以我担心小S也会有这种感觉,她一演完我就说好棒好棒,然后再来。

小S:我们在拍跑步机的戏,我说我会怎么演。他说你就来演,演完之后就说这是你喜欢的吗?然后在语言中修改。

网易娱乐:未来还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吗?

小S:我最近一直在说,我很想跟周迅演女同志,可是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吓坏了。周迅是我非常喜欢的演员,我非常喜欢那个女生,就会跟她有互动,所以周迅在我心里地位很高,如果跟她演女同志,我会很高兴。

网易娱乐:因为在片中跟林志玲姐妹交心,有没有想把她纳入到姐妹淘呢?

小S:因为发现她是很有灵魂的人,她有被人家伤害过,背叛过,可是她觉得我很坦诚,所以她很感动。然后她说我们两个人可以是朋友,我就说,好,志玲我们两个以后就是姐妹,可是拍完戏之后,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她很多坏话。

网易娱乐:《“吃吃”的爱》马上就要上映了,你们两个有什么期待呢?

小S:我希望至少是破亿,我希望标题是小S首部电影,让她成为亿万票房女星,如果是这个就好了。各个网络、平台、报纸都有这个标题。

蔡康永:我跟S是用心用力拍了一部跟康熙不同,让任何一个观众看了都会觉得很过瘾,我们很难忍受冷淡、拖沓的东西,所以这点我也很有把握,就是又哭又笑的看完这部电影,得到一点安慰和启发,那样就是完美的。票房我觉得每部电影有每部电影的命运,既然是自己努力做的东西,希望被更多人看见。

孙睿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孙睿_NK635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杨晓渡答“为什么高官落马前仍能升迁”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