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官司的曹云金:只要命在 没有可怕的

2017-12-12 22:20:43 来源: 娱乐FOCUS
0
分享到:
T + -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从一开始打这个官司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输了。”

历时两年,曹云金诉电影《爱神箭》拍摄方侵犯名誉权案,终于等来了胜诉的一纸判决。11月30日,曹云金在微博上晒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开心表示:“想毁我没那么容易!名誉权打赢了!”

但当我们在曹云金工作室见到他本人,聊起这场漫长的官司时,他却又是一番冷静过后的样子。在他看来,这叫“沉冤已洗”,“既然被黑了,我们就要通过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但同时他也非常明白,胜诉只是法律上的“赢”,在舆论上,自己却早已输得彻底。

“能换回来什么呢?什么都换不回来。大家只是记住了一个事儿,曹云金耍大牌。还会成为你的黑粉、你娱乐圈里的敌人一生的谈资。但你要问我困不困惑,我绝对说我不困惑。有什么好困惑的?你说我了,必须跟你打官司。嘴欠,必须得付出代价。越是我这种性格才会招来人黑你,因为你总是强势的状态,你总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骂,就得骂你这样的。但是我也不想改,因为我觉得目前为止,我还承受得起。”

《娱乐FOCUS》第8期 文采/伏蓉 策划/宋Yosen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双周一期。

曹云金的成名之路上,一直都伴随着争议和话题,不管是离开德云社、与郭德纲反目,还是被曝“耍大牌”、“打人”、各种绯闻,他始终如一的都是强势姿态以对。采访他的过程,也似乎百无禁忌,不管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也都答得干脆。甚至那些我们觉得可能有些刺耳的词,“背叛”、“发票”、“蹭热度”……他也都坦然以对,甚至还主动调侃。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门牙打掉了,我绝对不会吐出来。我一吐出来,你看见我这少颗牙了。我得把这牙咽到肚子里,冲着你微笑。”曹云金总结道。

爱的爱死,恨的恨死。有些人的人生,似乎天生没有折中。

一 、我不是会和解的人,能开炮,不开枪

这场名誉权官司一打就是两年,曹云金透露,期间被告曾想找他和解,但是被他一口拒绝了,“我不和解,我就不是一个会和解的人。能开炮,不开枪。”

为什么曹云金对这个案件这么介意?用他的话说:“你都想把我从这个行业里给开除,你想害我。我说得难听一点,你想断我饭碗。我还怕得罪你?我必须得跟你干到底,这是一场战争了。”

这场“战争”起始于2015年10月。2015年10月,《爱神箭》剧组对外宣称“曹云金在剧组耍大牌导致被剧组开除”。《爱神箭》导演马志全称曹云金是“扎在《爱神箭》上的七根刺”,并透露因角色造型需要,他在开拍曾向曹云金提出“留头发”的要求,但曹云金不顾导演要求剪头发导致无法做造型。除此之外,马志全还强调了曹云金的耍大牌行为包括:指定穿迪奥品牌服装,不满剧组订的酒店当众摔房卡,以及要求换房车等。

马志全还称:“开机当天他迟到两个多小时,剧组将近两百人在现场等,这样戏肯定拍不完。”并表示正是由于这件事情,让他做出决定,开除曹云金。

消息一传出,引发了网友对曹云金人品和职业道德的质疑。曹云金对此回应称,2015年9月12日拍摄方与其签订了《演员聘用合同书》,该合同规定拍摄方分期支付工作报酬。由于一轮公司延迟支付工作报酬,自己才暂停拍片。

随后,曹云金及其工作室起诉拍摄方,认为一轮公司不仅未能按合同支付其报酬,还编造虚假消息,严重侵犯了他的名誉权,要求其支付片酬并予以赔偿;拍摄方则反诉曹云金耍大牌,要求其退还费用并赔偿损失。2016年12月30日,海淀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曹云金胜诉。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但拍摄方北京一轮辉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因为不满一审判决,再次上诉。2016年6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民事判决书,驳回了拍摄方的要求,曹云金再次胜诉。

今年11月,随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的下达,明确规定了被告北京一轮辉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需在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在《法制晚报》、网易网等相关版面首页上“连续发布致歉声明七天”,并支付原告曹云金精神损害抚慰金。

在曹云金晒出的判决书里,赔偿金额是被打码的,但是他最开始的意愿,其实是希望对方赔他一块钱。“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治你这路人,板你这张嘴,因为你对我造成的损失太大了,我必须得让你道歉。我要的就是道歉,我说我要一块钱。”但是曹云金的律师朋友跟他说,一块钱没法要,律师费都没法付,最后,权衡了律师费、诉讼费等财力、物力、人力损失,他们拟定了一个最终的索赔金额。

然而截至采访时,判决书已经下达近一个月,曹云金依然没有得到对方的道歉。对此他似乎一早料到,“他是为了在大众媒体上黑我,在娱乐圈毁了我。这个圈里想毁我的人多了,必须要跟你干到底。我不能因为你一句话,让你把我在这个行业里给开除了,我肯定也输了,我现在名誉权这个官司赢了,在新闻上我输了。而且我其实对这件事儿,咱就说媒体的报道上,一旦事情出来了以后,没有人关心你后边胜不胜诉。第一时间报道就是,曹云金现在耍大牌了,被剧组开除。都得这样写,才有人点进来看。其实我打这个官司的目的是以正视听。”

二、污言秽语地骂我家人,我可以保证我还揍你

正如曹云金所言,虽然他是胜利的一方,但是这个事件对他个人在娱乐圈发展的潜在影响其实一直都在。

一起拍戏的同组的艺人都会预先觉得他不好相处,慢慢接触下来,发现他跟新闻里那个“耍大牌”的形象其实不太一样。曹云金就会费尽心力地给人家解释一遍那件事的经过。“这个事件对我造成的损失根本就不是一年到两年的,甚至是十年到十五年的。”曹云金无奈道。

所以他选择了对薄公堂来讨说法,硬碰硬,哪怕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舆论上没有赢面,也要争一口气。“我不以受害者姿态出现。这有可能也是我能在娱乐圈生存到今天的原因。”

天生的性格让他不会服软,虽然他也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卖惨更流行,更容易取得舆论的偏袒,更容易达到目的。“但那不是我,那不是曹云金。卖惨了,那你觉得还是我吗?我觉得一个人就是不卑不亢。你惹我,我跟你干,干到底。”

他甚至主动提起自己之前跟路人打架的事情,因为对方逾越了他心中的“底线”——骂了他的父母家人。

2015年9月23日,曹云金被拍到与路人在街边大打出手,甚至拿起椅子互殴起来。当天晚间,曹云金通过微博晒伤口,透露双方已和解,并致歉。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时隔多年,曹云金主动再说起这件事,不是为了给自己“圆场”,而是再度强调了自己的立场。“我道歉了,我也和解了,当时那件事儿也已经过去了。但我现在告诉你,有人骂我,我还打,我还揍你。”

“可是你没有想过你是明星,会被人拍吗?”

“那不行。我可以说打人是不对的。现在你没骂我,咱俩这事儿能平心静气谈。但是如果无缘无故,你污言秽语地骂我家人、骂我父母,我可以保证我还揍你。我考虑我是明星之前,我首先是一个女人的儿子。”曹云金说道。

而到了虚拟的网络世界,曹云金的“敌人”就更多了。他把那些人称为黑粉,不管他做什么都骂声一片。这种他就选择了无视。

“在黑粉这个圈子里,我是一线。在黑粉上,我还真不输给范爷。我的黑粉活跃度是非常非常高的。黑粉怎么了?黑粉也是粉,谢谢你们对我的关注。我说话就这么气人,你们越关注我,我这个热度还就越高。”曹云金依旧态度强硬,用言语的不屑去回击那些对他的攻击。“法治社会,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呗。我用法律的标准去要求黑粉,他们做的没错。我没法用道德的标准要求他们,因为他们没有道德。”

曹云金曾经晒出一张喂流浪猫的照片,他买了一栋小房子给三只小猫住,结果网友的评论让他印象深刻。“‘你TM是人吗?你买这么小的房子,那三只猫能呆得下吗?’你说这种人,你怎么理他?我如果理你了,我不成傻子了吗?‘我还没吃这么好呢’,你没吃这么好,你努力,你跟流浪猫争什么呀?有时候看完了,会气乐了。我是喂那猫吃虾仁了,那是因为家里来客人饭菜做多了,剩下了。他非说你买这个是进口虾仁,那虾仁是写着“进口”俩字,你看见了啊?”

曹云金承认自己是招黑体质的艺人,但他也表示这种事情没法排解。“你再怎么躲着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一直把你踩到这个圈里消失了,让你开除了以后,他们会再去踩下一个人。”

三、谈师徒之争:父不义子奔他乡
谈质疑“发票”真伪之人:没学过财务知识

与郭德纲的师徒之争是曹云金身上永远无法摆脱的争议之源。这件事不仅是他人生的分水岭,也是他性格的塑造源。

关于曾经的师徒到底因何反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谜。坊间流传了各种版本的故事,都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回应。直到去年8月31日,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称决心清理门户,要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家谱中提到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被网友认为暗指曹云金与何云伟 。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随后9月4日曹云金微博回击:“你可真有意思,从来不敢指名道姓,一贯含沙射影,就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你逼走了我们,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网友们于是纷纷站队,一场事隔多年后的恩怨似乎一触即发。

紧接着9月5日中午,曹云金再发六千余字长文,表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首次正面历数了从2002年以来,自己与师父郭德纲的14年恩怨,并在长文中曝光当年央视相声大赛退赛风波、郭德纲骂尽李金斗、姜昆等相声界名家的等往事内幕。直言“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对于这些指控,郭德纲一直没有回应,只是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接下来会有热闹看”。又隔了半个月之后,郭德纲也拿出一篇长文《天涯犹在,不诉薄凉》来一一回应,表示自己没有在家办学、偏袒徒弟、克扣曹云金工资,并直指曹云金耍大牌、接私活、背叛德云社。而这篇文章发出没多久,曹云金又再次发长文回应,并晒出当年交学费的发票和张先生赐他的印章。

但之后这张发票的真伪也遭到了网友的质疑,包括郭德纲也曾发微博嘲讽。郭德纲后来转发了弟子张鹤伦的微博,张鹤伦写道“拿学费这个事来说,我就是那个穷孩子之一,我没交过一分钱的学费,真说要是一年8000的高额学费,我哪还能考三回德云社,一次淘汰我就早跑了。”郭德纲转发写道“你可以找张发票啊,刻章盖上就说我收费了,但要注意各个时间都要对得上。”

这对昔日师徒的隔空斗成为了那段时间的娱乐头条,曾经有过交集的人纷纷站队,网友们也是泾渭分明的两派。这场看似没有成败、势均力敌的交锋,在世俗眼光看来,还是曹云金的“输”。毕竟,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崇尚的是尊师重道,曹云金对于曾经的师傅口诛笔伐,不仅不体面,还不“仁义”。很多人甚至会将“叛徒”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斥他“忘恩负义”。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对于这些指责和成见,采访中曹云金没有再回应,而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义子奔他乡。你爱怎么想怎么想,事件我已经都说完了,就这么回事儿。”

在那次两人长文互呛之后,曹云金去很多节目时,都会被调侃“发票”,他也不恼怒,嘻嘻笑着或者随声附和,然后就会被当成热点剪辑出来,当作当事人回应再发出相关新闻,然后引发新一轮的谩骂,一些他口中的“黑粉”会因此骂他“蹭热度”,这让他最为介意。“我是热度,我有什么可蹭的?这事儿是我身上的,我蹭谁热度了?”曹云金忿忿说着。

但他不后悔自己把发票贴出来这件事,“那有什么可后悔的?就是这么回事儿。你没有证据的时候,他们说你‘看见了吧,自觉理亏了吧’。你有证据的时候,‘这是假的吧’。好多人都说那个发票是不是假的,都不对。我估计,第一,他没学过相关财务知识,他不知道发票那个码该怎么看,哪个是代表年月日,哪个东西是上哪去查询的。第二,他不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他就没有一个财务人员可以帮他看。第三,他身边连财务人员的朋友都没有。所以这种人,你跟他着什么急呢?”

四、红与不红和你会不会说相声是两回事儿

他仿佛一颗杂草,不管被焚烧还是被割除,风一吹又刺穿泥土继续野蛮生长。

曹云金毫不讳言自己曾经被“封杀”过,“新闻啊,活动啊,只要他们在这,曹云金就不能来这家电视台,就不能上这档节目,就在这家媒体上三年一条新闻都不能有。这就是娱乐圈的黑暗。我都走过来了,我还怕什么?”

现在的曹云金自如地游走在各家平台的节目中,坐拥着自己的相声团体“听云轩”,旗下有20多个演员,两家听云轩剧场,虽不说场场火爆,但也略有盈利。

不过相比起他平时涉猎的拍戏和综艺,相声的收益又显得微不足道。“全年下来,有可能我还得给他们搭点。因为除了演员以外,还有很多别的,比如宣传、销售、财务,虽然说他们就挣那一点点的利润,但这些职员还得给他们配备。”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胜诉后的曹云金: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在曹云金心中,“听云轩”跟自己一样,在相声圈里是个“另类”。“没有勾心斗角那套,也平常不怎么来往。你有事儿了,我就帮你一把。我们也求不着你。我不喜欢每天酒肉,咱俩吃吃喝喝地在一块,到时候还不办事。我是咱俩有可能一年不用见面,你求到我了,我就给你办。”

当被问到,徒弟要想红是不是需要讨得他的欢心时,曹云金摇头:“我都不让他们看见我,你不用讨我的欢心,逢年过节不用给我送礼,别弄那套资产阶级糜烂腐朽的东西。我跟他们就说了,如果这家剧场贴上你的名字就能卖满,这家剧场就由你来打理。我只做一个背后的经营者。”

曹云金经常跟徒弟们说,喜欢相声,就得自己努力,先从作品上出发,这是第一硬道理。“红与不红和你会不会说相声是两回事儿。你会说相声,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红。但是你红了也不代表你说的是相声。”

出发时是通过相声,而现在却又似乎离这个圈子越来越远。对于自己的相声事业,曹云金没有规划太多,想的是“一切都顺其自然”。但是对于“听云轩”,他却很坚定地表示会一直会经营下去,“到真的不能再去经营了。”

“因为我曹云金是通过相声,让大家记住我的。我要为这个行业做点什么,我要给喜欢相声的、愿意说相声的、年轻的孩子们创造一个平台。我要告诉他们,不是所有的圈子都非得要勾心斗角。在我这,演好出,就可以。”曹云金说道。

“听云轩”地人员变动不大,近五年来都没人离开过。早前有成员因为工作太忙而选择离开,曹云金觉得“走就走呗”。“到现在还是朋友,比如我如果缺一场的时候,我给他打一个电话,他肯定来。比如演员有两个去澳洲探亲的,还有俩生病的,现在演员倒不开了,我给他打电话,他肯定来。干嘛非得把事儿做绝了?人各有志呗。”

回看曹云金这一路,似乎都是抱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种硬姿态去闯的。哪怕现在他穿上鞋了,还是会在遇到障碍时不吝上脚踢踹。

“大不了就一无所有呗。你只要不宰了我,只要生命在,没有可怕的。”这便是曹云金总结的半生经验。

谁说吃一堑长一智,总有人吃百堑不回头。

宋玉鑫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宋玉鑫_NK66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记忆女神自爆记忆力训练过程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