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鸿其:或许50年后,我这种演员才是流量

2017-12-28 14:33:53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李鸿其
李鸿其

李鸿其
李鸿其

专访《解忧杂货店》李鸿其 (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娱乐专稿12月28日报道(文/十九万 视频/韩冲) 青年演员李鸿其近年逐渐进入大家视野,受到不少知名导演的青睐。从《缝纫机乐队》里的鼓手炸药,到《解忧杂货店》里的小城音乐人秦朗,接连两部片子,接连两次演的都是音乐人的角色。音乐人的角色只是他作为演员的一面,让他拿下金马奖最佳新人的《醉?生梦死》又展示了李鸿其文艺迷醉的另一面。在大陆影坛的闯荡,又让李鸿其遇到了毕赣,两人合作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业已杀青。毕赣说,李鸿其长了一张属于过去人的脸。

“过去人”李鸿其生于1990年。和现在的很多偶像不同,他在做采访会时常反问,他会时常在意“你”的感受:聊到他在《解忧杂货店》里扮演的93年北漂歌手,他会担心对角色的诠释,“你看起来会觉得怪吗?”聊到他在电影里的镜头的表达,他会问,“你想听我说什么?”聊到角色的发挥空间,他会问,“你对这幕怎么看?”

这,其实很难得。

因此他会用自己专有的方式化解诸多问题里的锋芒。《解忧杂货店》里的秦朗,虽是三段故事主角之一,但却是最短的那段。但对李鸿其来说,那是“好好跟角色共同经历一段时间”。说起这个角色,他也有共鸣,李鸿其告诉我们,“家里没有一个人从事任何艺术的行业,自己回家去,好像能聊的也不太多。”他拿电影里秦朗的经验做类比:“同样,我在电影里面也是,我从事了音乐,我回到家,我会问我家人说,你们懂音乐吗?他们确实就是不懂,可是他们又很想帮助你。

和李鸿其共同出现在这部电影里的,有被称作“顶级流量”的偶像。“流量”这个词,应该也是李鸿其近来才知道的“新鲜”词汇。他把这个解读成时代对不同类型演员的需求。李鸿其开玩笑,浮躁的时代需要的是一众演员,但是有人想要沉闷一点的那种,就找到了他,而他的出现像是想从黑暗中看到一束光。

表演和环境连接难度不大 心态像北漂歌手全因要靠自己

网易娱乐:《解忧杂货店》里有蛮多角色的,当时是自己选中了秦朗这个角色,还是导演觉得这个角色适合你呢?

李鸿其:我在大学就看过这本小说,得知有人要找我出演这部影片,我就跟经纪人说,无论如何我都要参与其中,不论是什么角色。它有很多段故事,每一段都很精彩,有运动员,有歌手……我很希望能参与这部电影。

网易娱乐:导演找来的时候,是明确地跟你说,我们有歌手的角色想让你演吗?

李鸿其:没有。其实一开始也有考虑让我演闯入者。最后导演还是觉得我最适合秦朗这个角色。

网易娱乐:这个角色因为设定在1993年,大陆的1993年其实还蛮不一样的。这个演起来觉得还需要有一点提前的准备吗?

李鸿其:我认为人无论到了哪一个时空,最后都是一样的。他会有情感,他会哭,他会笑,他失去了,他离别了,都会产生情感。所以我认为如果只要场景够扎实,比如说走进某个四合院、或者一个录音棚,自然就会产生情绪,就会跟这个环境链接。所以这对我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

网易娱乐:毕赣导演曾经说你好像长了一张属于过去人的脸。

李鸿其:这就是一个缘分问题啦。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一张“过去的脸”。有时候看到某个人很眼熟,会不断地回想那个人是谁。碰到一个女生,突然有了一个感觉、一个感触,这些可能都是来自回忆。只是刚好对某个人,这种感觉会特别强烈,我就会因此觉得很幸运遇到了他。

网易娱乐:开拍之前有没有做什么准备功课,比如想知道1993年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李鸿其:那个年代艺术家、音乐人,包括电影里出现的诗人,可能大多数都住在一个月几百块月租的地方,并且那个时候普通大众对于音乐的接受程度也比较小。但之所以有这样的环境,才让这个角色显得更生猛,我没有因为外在这些不好的因素就放弃了梦想。如果放到现在,作为歌手,我会没有人气了,没有粉丝了,就会自我怀疑。相反在电影里这个角色没有放弃,他就是纯然为了艺术,纯粹为了音乐。

网易娱乐:而且这次演的是一个北漂的歌手,又是从台湾到大陆来演戏,这个心境会有像的地方吗?

李鸿其:像。首先是因为没有家人的陪伴, 但因为有很多朋友,倒不会觉得孤单,可是有些时候会觉得孤独。因为所有的表演,最后都是你一个人完成,别人没办法帮你。团队可以提供给你很好的衣服、发妆,给你适合的台本,但最后的呈现还是要靠自己。

演出情绪从对手找 真实性表演就是好好经历一段时间

网易娱乐:在《解忧杂货店》中,你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小城音乐人”,你觉得秦朗这个角色和现实中的自己贴近吗?

李鸿其:贴近。在我家里,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从事艺术的行业,所以有时候,即使在家也没办法和家人聊太多。只能用一种消费者的心态告诉家人,我参演了一部电影,你有时间可以去看。同样电影中的秦朗也是如此,他从事音乐行业,虽然家人很想帮助秦朗,但家人不懂音乐。

网易娱乐:说到音乐这个部分,片中有在录音室里面弹琴,到最后唱《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你是如何让自己“入戏”的?

李鸿其:当时入戏很快。我觉得这主要归功于对手演员。如果对手演员给我一个很“清淡”的感觉,我就没有办法很好的进入情绪。但是如果对手是给我很真实的感受,让我确实的感觉到了受到羞辱吧,之后就会很自然的表演出来。那条拍摄速度很快,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网易娱乐:在《缝纫机乐队》乐队里,你以短发造型出现,但在《解忧杂货店里》又变成了一个长发的造型。据我所知,你之前一直是长发,你有考虑换回长发造型吗?

李鸿其:其实我对自己现在的外型很满意。我相信,导演希望我是长发造型,那么一定有他的理由。导演告诉我是长发造型,我就去试图理解导演选这个造型的原因:长发可以符号性比较强烈,而且在大多数人看来,玩音乐就是要长发。去顺应影片,去顺应场景,按着我是一个音乐人的思维,去演这部戏。

网易娱乐:《解忧杂货店》其实它是一个群戏,每一段有一段故事的主人公。秦朗这个角色结局悲惨,对你来说,发挥的空间大吗?

李鸿其:我就觉得演戏就是好好经历一段时间。说实话,我个人很喜欢饰演的人物充满悲剧色彩。有时候,当我看了喜剧或者很搞笑的片子时,我反而会很失落。因为我知道,生活不可能像电影那么圆满。当我演的角色身上悲剧色彩时,我会重新检视我的人生,也许会发生悲伤的事情,但是我反而在这个悲伤之中看见很多的美好。

流量是时代上的差异 最想演小清新爱情片

网易娱乐:这次虽然没有直接跟董子健、王俊凯、迪丽热巴有一个直接的合作。想请你谈谈你对现在大陆“流量”这些名词的看法。

李鸿其:我觉得其实是这样的,每个人的个性不同,有的人需要的是像小凯、董子健、热巴这种类型,让人觉得舒服、轻松。那可能有些人就需要我这一种的,需要把你搞沉闷一点的,让他从黑暗之中看到光明。我希望把我真实的一面带给大家,把最感动的东西带给大家。这是我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也许在五十年后,或许我就是一个流量,我这种才是流量,流量只是时代上的差异。

网易娱乐:听说你接下来要拍《地球最后的夜晚》?

李鸿其:每次拍戏,我都能用最舒服的方式呈现角色。就我个人的演戏经验来说,遇到一个新角色的时候,我是去代入他相信他的。因为如果我自己都不相信、不感动,那别人就不会相信,也不会感动。那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向观众传达爱,传达感动。

网易娱乐:为了方便,观众可能仍会把电影非常简单地分成商业片和文艺片,你两个大的片种都参演过之后,自己有什么样的感受吗?

李鸿其:对于我来说,电影没有商业或艺术的区分。每一部电影都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给观众,让观众看到,原来这个人可以暴力得合理又真实的,原来人的极限可以压抑到这个程度。这样经过时间的积累,电影会让人对于世界有新的看法。

网易娱乐:当时拍完《醉·生梦死》之后,你好像又回到学校读书去了。这个选择其实蛮大胆的。因为好多人会趁着当时拿完金马最佳新人,可能会再去接很多片子。当时为什么会做这个选择?

李鸿其:我觉得每一个人对于电影的需求不一样,我认为我想要达到的是某一种气质。但是我看了自己的影片之后,我发现自己失去了我认为好的演员该有的东西。那能怎么做呢?最重要的就是不断地训练自己,训练自己的思维逻辑或者是其他东西。

所以我做了这一个决定,我不会怕。因为你怕了,就代表你在跟大家妥协了,你就会随波逐流。我不怕的原因是我站定了这一个位置,我不会改变,我只会成长。我希望大家是喜欢我这个人,而不是喜欢这个明星身份。

网易娱乐:因为拍《醉·生梦死》之前,我记得好像当时说你只是一个想做幕后工作的人。但是现在走到台前,成为演员。你现在开始热爱这个职业了吗?

李鸿其:热爱啊。我常说,如果《醉·生梦死》是一个剧团、舞团,我今天跟你坐下来,就是我在跟你聊舞蹈、聊戏剧、聊绘画。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我热爱艺术,而电影也是艺术的表现形式。

杜嘉悦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杜嘉悦_NK602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