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卡少女樱 20 周年,我们来聊聊它背后的创造者和商业魔法

2016-03-05 00:16:25 来源: 好奇心日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好。”夕阳下,王小明对小樱说。

这个场景在我的童年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一直到几年后看了日语版《魔卡少女樱》,才知道那不是王小明而是李小狼,他说的那句话也没那么别扭而是直接的“我喜欢你”。加上最初引进国内在电视上播放删减掉的那 8 集里的感情戏,终于明白当初地方电视为了播出这部动画的各种良苦用心。

如今,CLAMP 为了庆祝《魔卡少女樱》漫画开始连载 20 周年,开启了新的一话连载并发行了插画集。不久之前,他们也宣布从 4 月 1 日,木之本樱生日开始,在日本各地将会接连开设限定时期的主题咖啡店以示庆祝,届时店内将会各种《魔卡少女樱》主题的食品、甜点和装饰,并贩卖限定周边商品。

作为 CLAMP 的粉丝,第一反应肯定是有生之年活久见,各种喜大普奔流泪庆祝。然后转念一想,就是“啊这四个大婶又开始敛财了”。3600 日元一本插画集,恩,买买买。

《魔卡少女樱》 20 周年。

这个在世界范围内漫画售出超过 1 亿册的日本女性漫画团体,今年已经是出道第 27 年了。四个快要 50 岁的大妈依旧显示着她们的生命活力,并把手里有限的漫画角色玩出无限的花样。她们可能不是对日本漫画发展贡献最大的那一批漫画家,但绝对靠着自己独特的风格、众多的作品和成熟的商业运作,影响了好几代人。

从同人志走出来的 CLAMP

如今的 CLAMP 只有四人:大川七濑,五十岚寒月,猫井椿和摩可拿(Mokona)。不过在最开始的时候,CLAMP 是一个最多人数达到过 11 人的同人志女子漫画团体。

这种同人志的团体算是时代的产物:在上个世纪 70 年代,借助影印技术的发展,日本同人作品作为一种文化开始逐渐流行起来,日后最著名的活动 Comiket 即诞生于此时。漫画业余爱好者们纷纷拿起笔借助已有的设定创作漫画,继而出版赚钱。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女性漫画家开始逐渐进入漫画家,其中的代表同样是一个女子漫画团体:花之 24 年组,其代表是池田代理子和她那部著名的《凡尔赛玫瑰》。

年轻的女孩子们当然会受到这股同人和女性漫画家风潮的影响。五十岚寒月、猫井椿和摩可拿曾就读于同一所高中,她们从青年时代起就开始自己画漫画。大川七濑因为买了她们的作品而和她们成为好朋友。在 1985 年一次同人贩卖会上,为了让自己的组合能排在当时有名的同人作家高河弓 CLUB/Y 之前而确保场地,她们从字典里翻出了个名字,从“Z Project”改成了“CLAMP”。

CLAMP 当时有很多人,比如秋山玉代和圣理沙等,根据大川七濑的回忆,她们人数最多的时候达到过 11 人。1987 年,她们出版了发售自己的第一本同人志《新宿纯爱物语》。这本改编自菊地秀行小说《魔王传》,堪称传说级别的同人志至今在日亚上一本难求。当然,CLAMP 也画了许多当时最流行的同人题材:《圣斗士星矢》、《足球小将》以及《银河英雄传说》。这些作品共同的特性是主角都是男性——方便作为女性向同人题材进行创作。

CLAMP 的第一本同人志《新宿纯爱物语》,据说销量不错,否则就不会有接下来的 CLAMP 了。

1988 年她们有了自己的第一本原创设定的同人志《圣伝~DISCOVERSION~》,这成为日后她们第一部商业出道的漫画《圣传》的最早雏形,并在次年出版了《圣传杰作集》。

1987 到 1990 年,是 CLAMP 在同人志出版最活跃的时期。她们出版了 21 本同人志——其中包括 6 部她们的固定出版的原创同人志《笑点》(Shoten)。在《笑点》的连载中,诞生了 CLAMP 许多日后的设定,包括《CLAMP 学园》系列、《东京巴比伦》、《刑警双星》以及更多关于《圣传》的设定。

最终,日本的一家名为新书馆的出版社找到了 CLAMP,让她们旗下少女漫画杂志《Wings》上进行《圣传》的漫画连载。这个成立了 4 年的漫画团体算是正式商业出道,随着连载的进行,CLAMP 也终于固定为如今的四人团体。

风格独特的女子 CLAMP

即便是现在,当我们重新观看 CLAMP 出道的作品《圣传》的时候,也会被其独特的风格所吸引:印度传说和佛教题材至今在少女漫画界也十分少见,大气的背景设定让其更像一部架空的幻想小说;在《圣传》之前,从来没有一部少女漫画会有如此之多的角色,还在最后一本集体领了便当。宿命论、暴力唯美和同性爱在今天肯定过不了广电总局的审核,但是在当初却成为了 CLAMP 身上最醒目的标签。

阿修罗和夜叉王,这对苦命鸳鸯好歹在《翼·年代记》的动画里有了一个 Happy Ending。

这或许是新书馆看中她们的原因。在花之 24 组的作品逐渐过时的时候,他们需要全新风格的少女漫画作品。不过,新书馆对 CLAMP 不甚信任——最开始《圣传》只是作为《Wings》增刊上的一个短篇。即使在收到读者强烈反响,移居主刊开始成为连载作品之后,《圣传》所获得的宣传和资源,远远小于当时的主力《皇龙骑士团》。同时,新书馆威胁说如果漫画人气下降,将会暂停漫画的连载。

同样是在 1989 年,CLAMP 在角川书店下的 《月刊 NewType》的增刊《Comic 元气》上,开始了《怪盗千面人》的连载。这部以温情风趣和少年正太为主打的漫画,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和悲情《圣传》完全不一样的 CLAMP,并也开启了 CLAMP 同时连载多部漫画的惯例。自此,CLAMP 侦探学园成为其漫画中一个重要的地标性场所,并以其为主舞台创作了《学院特警》和《CLAMP 侦探学园侦探团》。

《东京巴比伦》动画 OVA。当时他们还是三个人,想想就心酸。

1990 年,在 《Wings》编辑的建议下,《东京巴比伦》开始连载。这部见证了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的漫画,为少女漫画带来了一种全新的风格:它将当下的社会现实融入进漫画之中并将其批判。自杀、贪污腐败、暴力等诸多的社会问题,和漫画中三位主人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阴阳师的双胞胎兄妹和表面兽医、实际身份是杀手的爱恨纠葛(当然主要存在于同性之间)可以分析个好几篇文章,最终还是以一人死于另一人之手收场。“樱花之所以是粉红色是因为吸收了埋在它下面的尸体的血”这个梗便出自这里,“我……你”那句让无数读者叹息质问的暧昧告白也出自这里。

CLAMP 同样的黑暗风格一直延续到了 1992 年的《X 战记》。这部充斥着末世论、宿命论和相爱相杀的作品是 CLAMP 早期的巅峰之作,光是书中的核心人物就有 14 个之多。CLAMP 最常见的元素也这部漫画里定型:樱花、东京塔、月亮、羽毛、锁链、魔法阵和结界……众多衣服架子一般的美型角色在这部漫画里一一登场,然后在 CLAMP这群后妈手中一一死去。漫画画到一半女主就惨死于亲兄的手上,让人一边感慨这死亡画面也能画得这么唯美,一边咒骂 CLAMP 怎么能如此狠心。

七位地龙和七位天龙,一者要毁灭世界一者要保护世界。(现在想想这是多么中二的设定。)

即便是后来创造出了《魔卡少女樱》这种全篇温柔纯情,结局圆满的全年龄向漫画(好吧也许其中不同形式的爱情让其不能真正称为全年龄向),但总体上来说,提到 CLAMP 给人的感觉依旧是一种阴郁而华丽风格。

漫画中美男子之间各种暧昧不清的感情足以让最严格的颜控和最资深的腐女得到满足;细节之多、场景之宏大让人看漫画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啊脑子好累”的感觉。总是在某个节点发生巨大转折、有时候甚至觉得有些坑爹的超虐剧情,显示着粉丝们对 CLAMP 的爱似乎来源一种抖 M 的情怀。CLAMP 的作品对于读者来说,就像是他们的一部作品名:《合法禁药》,让人欲罢不能。

游走于各个出版社的 CLAMP

从同人志诞生的团体出道这一特点,让 CLAMP 和日本一般的漫画家有很大的不一样。

经过很多年的发展,日本漫画行业有了自己基本的规矩:要成为一名漫画家,一般的路线就是先给知名的漫画家做助手,搬搬砖,然后慢慢升格,参与企划、开始原创作品并最后在漫画杂志上出道。他们一般依附于某个知名出版社而且从一而终,知名的作品一般也就几部而已。

CLAMP 则不然。首先在形式上,CLAMP 是一个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漫画团体:她们不请助手,漫画生产中的各个环节全部分工给四名成员进行操作。大川七濑负责企划、导演、脚本和对外商务联络(是的她不怎么会画画);摩可拿主要负责人物角色设计和分镜设计,猫井椿和五十岚寒月负责背景、网点等一些气氛作画,当然,后三者的工作经常有轮换和交织。

CLAMP 的四位大婶,从左至右分别为:五十岚寒月、大川七濑、猫井椿和摩可拿。

很难想象如果当时她们不是选择自己分工合作出道,而是走上做助手那种老路之后会怎么样。实际上,这种分工一开始只是一种为了节约成本而不得已为之的事情。最开始的四个人在东京一座两居室的公寓里,不需要会议室和电话,四个人吃住工作都在一起。在 1989 年出道之后,她们最高同时开过五部漫画的连载,还不包括其他短篇和单行本。比起创下休刊记录的富坚老贼不知道勤奋到哪里去了。对赚钱的渴望让她们成为最高产的漫画家之一,并和各大出版社都展开过合作。

从新书馆到角川再到讲谈社,她们从来不愿意从一而终。一方面这是由于 CLAMP 的风格多变,她们可以适应不同漫画杂志的不同读者群。对于低龄向的少女纯情,她们有《魔卡少女樱》和《魔法骑士》;对于黑暗系悲情风格,他们有《圣传》和《X 战记》;搞笑温情向的有《Clamp 学院》系列;灵异批判向的则有《XXXHolic》;清新文艺向的有《Wish》;少年向有《天使领域》,连成年男性向都有《人型电脑天使心》。你很难将她们的作品定义为个传统少女漫画,因为里面所包含的内容实在过于丰富——基本上除了 18 禁题材 ,CLAMP 都有涉及。

想找一张有集齐 CLAMP 角色的图太难了,因为他们实在太多。

另一方面,在大川七濑的带领下,CLAMP 对商业运作有着自己的判断。大川七濑没有愧对她的大阪出身有着典型大阪商人的精明头脑,几乎主导了 CLAMP 每一个重要的商业决定。

在新书馆未受到理想待遇的情况下,CLAMP 选择投靠了角川,这家规模更大、涉及面更广的巨型集团。她们为其精心打造了《X 战记》,以至于同时连载的另一部作品《圣传》在结尾部分显得有些仓促。和新书馆签订了 10 本《圣传》单行本合同的 CLAMP 其实有余力再多花一本把结局交代得更好一点——但显然,她们决定把精力放在《X 战记》并有意亲近角川。

角川没有辜负她们。1996 年 8 月,《X 战记》被改编成剧场版上映。6 亿日元的票房成为了当年原创非 TV 动画剧场版的第一名。这不仅要归功于原作,要有靠着角川不惜血本请来了 日本天团 X-Japan 配乐并请来大牌声优绪方惠美配音。次年 DVD 上市的时候,提前两个月就被预定光了。

不过,随着角川对《X 战记》中过于黑暗和批判现实表现出不满,并数次停刊之后,有个性的 CLAMP 也希望找到新的东家。

《魔法骑士》,少女+机器人+魔法是本作看点。

大川七濑在此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93 年,在 CLAMP 身担各种长篇连载众人的时候,低龄向少女漫画向的讲谈社找到了已是小有名气的 CLAMP 约稿。大川七濑一口答应下来并和成员们拼死拼活赶出《魔法骑士》,这成为 CLAMP 和讲谈社建立良好关系的敲门砖,也成为了 CLAMP 的第一部大规模商业化的作品。

在其完结后的 1996 年,《魔卡少女樱》作为接替者横空出世,并成为奠定 CLAMP 商业地位的作品:主角木之本樱被称为“最会赚钱的小学生”,衍生的周边、玩具、服饰、动画、音乐、电影和游戏无一不大卖。除了本身故事讨喜和角色可爱,CLAMP 给予主角“换装少女”的设定也给周边设计留下了极大空间。

最终,《人形电脑天使心》在讲谈社的推动下大卖,让 CLAMP 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角川,并以“不适合当下社会发展”为由,中断了《X 战记》的连载(什么时候这部开始重新连载这才叫有生之年。)苦了追了那么久的读者,最终也不知道神威和封真是个怎么样的结局。不过,2006 年《小鸠》漫画在《NewType》的连载,标志着 CLAMP 和角川的关系解冻——CLAMP 永远不会只委身于一家出版社,她们精明的行事风格,才不会计较过往那点恩怨。

CLAMP 和她们的漫画宇宙

就像漫威一样,当手下具有多部作品和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之后,CLAMP 也让各部作品的角色去别的作品里客串,甚至由此做出一部新的作品。

客串这种形式早在她们还未正式出道的《笑点》年代就有了。当时,《圣传》里的人物客串到了《CLAMP 学院》系列里。后来,《东京巴比伦》的皇昴流和星史郎也在《X 战记》迎来了他们最终的结局。1994 年,CLAMP 制作了一部名为《CLAMP in Wonderland》的 5 分钟动画短片,日本五个城市的电影院作为特点放映。这部动画 MV 汇集了当时 CLAMP 作品里所有的人气角色,并受到众粉丝的欢迎。很多日本人特地跑到放映的城市,就是为了看这短短的 5 分钟短片。

真正展现她们的想象力是在 2003 年。出道已经快 15 年的 CLAMP 做了一个大胆而极具野心的实验:她们决定用自己作品已有的角色,运用新的世界观创造一个全新的故事,是为《翼》。

这个企划是由她们中最具商业头脑的大川七濑提出,并最终选定了《魔卡少女樱》中的角色,小樱和小狼作为主角。根据大川七濑的解释,一方面这是她最喜欢的 CLAMP 作品,另一方面她们需要选一个又要有名气,又要结局圆满、主人公得以善终的作品——《魔卡少女樱》成了为数不多的选择。

多少人冲着小樱和小狼去看了《翼·年代记》,结果发现被骗了——又入了新的大坑。

于是,当时谣言四起,说《魔卡少女樱》有了第二部。但真正看了漫画以后,才发现这就是 CLAMP 挖下的一个无比巨大的坑:虽然有着和《魔卡少女樱》中一样的角色名,但是人物设定完全不同。为了找回小樱失去的记忆,故事主角一行人在无数个次元,也就是平行宇宙之间穿梭——这给予了 CLAMP 众多经典人物不同的舞台,让人《翼·年代记》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就去补之前 CLAMP 的所有作品;同时,这部作品和早几个月开始连载的诡异向漫画《XXXHolic》共用一个世界观,并在两部作品之间发生频繁地互动,甚至包括一些重要的人物设定和剧情走向。最后,这部作品终于和《魔卡少女樱》发生联动,以一种还算是皆大欢喜的状态结了局。

这样惊人的设定使得《XXXholic》和《翼·年代记》成为日本漫画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两部作品。虽然从某些层面上,我们可以看出 CLAMP 本身对如此宏大的计划有点掌握不足,各种神转折缺乏铺垫,让人目瞪口呆无法接受(什么,这个小狼是假的?!什么,小樱也是假的?!)。但其本身的创意还是令人惊叹 CLAMP 强大的世界观构造能力。同样值得称赞的是他们商业头脑,单《翼·年代记》漫画就在日本卖出了 2000 万册:读者不仅在为小樱和小狼买单,他们是在为所有 CLAMP 的角色买单。

2006 年,CLAMP 像 12 年一样制作了《CLAMP in Wonderland》的第二部动画 MV,将后来的新角色融入其中。我们不知道未来她们是否有更多类似的计划,但我们不妨怀揣点恶意来猜测他们:当她们想要赚更多的钱的时候,她们一定会做出点什么新的东西来的——就像这次的《魔卡少女樱》开新连载一样。

她们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漫画家团体了

当然,CLAMP 的手段不仅仅是排布自己的经典角色那么简单,她们懂得利用一切形式最大化自己作品的商业价值。当我们现在天天在说什么“泛娱乐生态”的时候, CLAMP 已然成为熟知游戏规则和操作的佼佼者。她们几乎精通各种娱乐形式,漫画、动画、游戏、小说、广播剧和周边,不一而足。

从最开始的《圣传》开始,CLAMP 所有的作品都不止于漫画连载这么简单。改编成 TV 动画和剧场版动画自然不必多说,插画集和游戏也是她们经常涉足的领域。在 1995 年《魔法骑士》开始连载后,她们就和日本游戏公司世嘉达成合作,把这部历史上第一部以少女为主角的大型机甲战斗类漫画改编成了同名游戏,并成为世嘉土星游戏机上最后一部远销美国的作品。

1996 年,大川七濑发布了自己的小说《梦狩ら》,并有摩可拿搭档插画。次年,《Wish》开始连载,大川七濑一边企划着贩卖单曲 CD 和广播剧 CD,又参与了同名广播节目。随后,《Wish》的动画片段又在各大电影院作为正片前预告上映,进一步推动了这部作品的人气。

《CLAMP 的轨迹》全十二本,记录了 CLAMP 的发展历程和优秀作品(买买买)。

更大的改变发生在 2004 年。在出道十五周年后,四名成员纷纷改掉了自己以前的艺名。大川绯芭、五十岚皋、猫井三宫和摩可拿阿巴巴都成为了过去,她们的身份也不再局限于漫画作者。她们发售了《CLAMP 的轨迹》这本全年每月一本的刊物,并捆绑手办玩偶。她们开始设计扭蛋,设计饰品,出版有关和服艺术的书,设计自家的卡牌对战游戏,她们连载的广播节目被收集结成书和 CD 出版。

她们还化身为乙方——即便是和自己作品不相关的地方,也能处处找到她们的身影:她们为著名动画《反叛的鲁鲁修》和《魍魉之匣》做了人设,她们给格斗游戏《铁拳 6》设计服装,她们为小说《魔女馆》撰写剧本。

在 CLAMP 的官网上,你可以找到她们的手机粉丝俱乐部,可以找到她们的官方网店,可以看到她们设计的手机游戏和换装界面。在她们的行程表上,你可以知道她们现在每周都会固定主持一档 KBS 的广播节目。当然,《XXXholic·戻》的漫画依旧在连载,《翼·年代记》2009 年完结之后的新连载将在本月结束。

CLAMP 官网上,大妈们贴出来的小玩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今的 CLAMP 四位大妈成了艺人——说真的要是哪天她们决定像《网球王子》漫画作者许斐刚一样歌手出道,我也不会惊讶的。?

我真的很期待,这个有着特殊时代印记,之前未曾有之后估计也不会有的女性漫画团体,到底还能给我们描绘一个怎样神奇的世界。一直到现在,在故意装逼的时候,我还会酸酸地引用一句:“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或者想起小樱那句无敌咒语:“没关系,一定没问题的!”


就像我对这四位大婶的信心那样。

题图来自:www.zerochan.net

实习记者邵泓惠对此文亦有贡献

netease 本文来源:好奇心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