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2018-06-27 21:15:10 来源: 娱乐FOCUS
0
分享到:
T + -

说相声的郭麒麟又拍戏了。

6月25日,我在《给我一个十八岁》制片方的办公室见到郭麒麟。他刚结束一场采访,人们围着他,闹哄哄地笑,兴致颇高,举手投足有几分德云社少班主的劲儿。

他个头不高,清瘦,采访过程中,他不停摆弄腰间两条细长的束带,这一天下午,他要完成九场采访,为新剧《给我一个十八岁》做宣传,剧本改编自冯唐的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他在其中扮演男主角秋水。媒体一波一波,像一场面试。

2011年,还是初三学生的郭麒麟偏科,物理课上的牛一律、摩擦力、小推车令他颇费脑筋,还没学到他喜欢的声光电,就退学说相声了。

从2010年到2014年,郭麒麟每日往返于剧场和家,演出千场。父亲郭德纲力捧爱子,就连微博公开批评郭麒麟,都被视作一次借力打力,透着老父亲的殷殷期盼。郭麒麟当然知道这一切。

最近三年,22岁的郭麒麟甩掉七十斤肉,这场被他称之为“人与人性的斗争”中,最终以他的瘦身成功收尾。

腰身窄了,戏路变宽。他不再局限于穿着旧式长袍,在剧场说相声,逗乐子。他开始接戏,录制综艺节目。在他眼中,四年的剧场经历,和之前告别的学生生涯一样,重复,枯燥。

有人说,这小子口口声声地要献身于相声艺术,为此都退了学,如今也不专心钻研艺术了。郭德纲对此似乎泰然。从郭麒麟的描述中,父亲对他的尝试“不闻不问”,大有“尽人事,听天命”的意思。

《娱乐FOCUS》第20期 采写/张晶 责编/宋Yosen 图/少杰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采访过程中,郭麒麟说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

他说,我并不是完全跟相声划清界限,只是希望能从事一些更有烟火气的事儿。我去做综艺,我去拍戏,其实都是入世的一个经历。你老不经历这些东西,没见过这些事儿,你怎么去表演?你怎么能把观众朋友们说信了?

拍戏:“这部戏终于听我的了”

网易娱乐:大家都知道你十七八岁的时候不在校园了,理解这个故事的时候会有隔阂吗?

郭麒麟:其实倒也没有。十四岁上学跟十八岁上学时没有区别的,而且在现代社会,普遍都早熟,也包括我。我特别不像我的同龄人,我和同龄人之间的话不太多。我小的时候,就我七、八岁的时候,就喜欢跟二十五六岁、二十七八岁的人聊,我就喜欢比我大十五到二十岁左右的人,跟他们在一块聊天、生活。

网易娱乐:为什么?

郭麒麟:我觉得首先咱小啊,有点倚小卖小的意思。就是我如果说有什么不对的举动,会有人告诉我你这个不好,你这个不对。就能吸取前人的经验,能够从他们身上少走弯路,是这么个想法。

网易娱乐:你对经验好像有一种痴迷?

郭麒麟:也不能算痴迷吧,只能说是……

网易娱乐:比较看重这个?

郭麒麟:我觉得省心,这个最重要,我省心。

网易娱乐:从什么时候开始体会到这些的?

郭麒麟:就自然而然的吧。因为小的时候经常爱看相声,也是看老先生的偏多,可能从那个时候,一直到北京来看我爸,包括他对身边师兄弟的教导,像岳云鹏、栾云平,都比我大十岁往上的。对他们的教育,我在旁边也听着,虽然不教育我,但是我能听着,也能从当中学习一些东西。

网易娱乐:你对演戏还挺感兴趣?

郭麒麟:对,确实好玩,有意思。《给我一个十八岁》也是我第一部以自主意愿为主来接拍的戏,之前很多都是帮忙。很多时候我爸给我打一个电话,儿子,有一个什么戏,让你去。我们这个戏,我为什么对它重视?就因为终于是听我的了,给我选择权,所以我就对它更上心一点。

网易娱乐:这部小说里面有非常强烈的自我意识,反叛意识,包括对青春非常强烈的感情。你的十八岁呢?

郭麒麟:我个人的生活,十八岁的时候,其实相对来说比较枯燥。我每天在演出,每天都在重复地往返于家、剧场,就这两个地儿。我日复一日,就这样。我一点儿课余爱好都没有。我没有自己的一个打发时间的有趣的事情。

网易娱乐:相声不就是你的一个爱好吗?

郭麒麟:但它成为了我的工作。一定不要让爱好成为你的工作,这东西会让你失去对它的热情,这是百分之一万六的。

网易娱乐:减肥是为了要改变自己的风格,还是自己对自己形象不满意了?

郭麒麟:减肥是对自己。我觉得减肥这个事儿是我生长到现在,做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因为减肥完全没有办法依托于外力,谁也帮不了你,只能用你自己的意志来战胜你自己。所以说减肥这个事儿,是人和人性在做斗争。

网易娱乐:这么深刻?

郭麒麟:确实是啊。人的本性是什么?就是欲望。然后我克制住了这种欲望,还要每天去忍受健身房那些个,反正现在坚持下来是挺不容易的。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父亲郭德纲:谁在台上演,他也不爱看

网易娱乐:剧中人物秋水的父亲总是能够站在儿子的立场,帮助他,所以说两个人亦父亦友。现实中,你跟父亲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方式?

郭麒麟:我们爷们儿斗智斗勇。倒不是说别的,我们首先就这个性格,都好逗贫,尤其是在跟自己亲近的人,我们都说相声演员爱逗,嘴贱什么的,我们不是逮谁跟谁欠,有时候在节目里那是迫不得已,我拿人钱了,人家让我跟那嘴欠的。

生活当中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很克制,你看咱俩说这么半天我也没跟你嘴欠,因为咱俩不熟。咱俩要真熟了,我们相声演员能开的玩笑很大很大。当然我跟我爸肯定还是有尺度的。君臣父子这个观念还是很严重的。只不过就是我们这个行业可能把开玩笑,游离在六界之外,就是这个不算做礼仪。

网易娱乐:不算冒犯的一种?

郭麒麟:对,不算这当中的一种。所以开玩笑也无所谓。有时候我们俩也是一块合起伙儿来说别人。小岳岳上家来,我爸一挤兑他,我就在旁边帮腔。我挤兑张云雷,我爸在旁边就帮腔,就这样。我们就以此为乐,没有他们俩的时候,我爸就挤兑我,有时候我跟我妈还挤兑我爸。

网易娱乐:他对你拍戏这个发展方向的选择有没有过建议?

郭麒麟:不闻不问。

网易娱乐:是因为觉得你长大了吗?

郭麒麟:可能也是一方面吧,他觉得儿子的未来,可能自己可以把握。我已经有明辨是非善恶的能力了,会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我说要拍什么戏,他一开始也会给我一些意见。但是后来发现我比较坚定,他就说爸爸也没有办法给你一个非常准确的评价和回答,因为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能够完全被任何一个人所掌控的。他说我也不敢确定说,爸爸给你一个项目,你拍完这个就能火,或者说你自己出去应一个什么,你拍完就能火,这个都是不可定的。只能说人只能努力,能不能有收获,有回报,那完全看老天。他说这个东西吧,需要我慢慢地去成长,去接收这些经验。

网易娱乐:他让你自己去判断。

郭麒麟:对。我觉得现在是对我越来越放心了,这一点是。之前还是觉得我太小,太幼稚,什么事儿还是得需要他来帮忙,需要他出谋划策,甚至需要他去管理,去规划。现在完全不需要了。

网易娱乐:我看你有时候演出的时候,你父亲会比较紧张,比较严肃,你能理解他的这种心情吗?

郭麒麟:紧张,比如说我在台上唱的时候,他有时候会紧张,我说的时候他会很严肃。而且我除了在《喜剧人》上演十二个节目,他坐在旁边完完整整的看了,他从来没看过我演出。我在台上演,比如他在后台,除非进屋的时候,“台上谁呀?”瞅一眼,超不过10秒钟他就走了,他不看。谁在台上演,他都不爱看。

不只是我,所有人,包括岳云鹏,时至今日,岳云鹏在台上,我爸也不爱看。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退学:做完第八题,我就把笔撂了

网易娱乐:退学,当时有没有仔细考虑过?

郭麒麟:其实这种行为,尤其在小孩的时候,不可能深思熟虑。明确的说,当时其实也就是头脑一热。后来想来想去,确实我那会儿心思可能也不在这儿。人最怕什么,最怕有后路。有退路你就会变得不那么,怎么说呢?

网易娱乐:慎重。

郭麒麟:也不能说慎重,就是有退路,你就不会在另一件事下特别大的功夫。我心里想着我有退路,学也学不踏实,不如直接把这条路放弃了,当时是这么想的。就一个晚上。

网易娱乐:就一个晚上?

郭麒麟:我想退学,都不用说一个晚上,就一刹那。那天是我们期中考试,发下语文卷子来,我做了八道题,第九题我就不想写了,我“啪”把笔就扔那了,趴着就睡觉,谁也不管。最后交卷的时候,我还拿着跟身边的同学炫耀,给大伙儿看我的作文纸,一字未动。就是那一刹那,做完第八题,写第九题的时候,退学。我就把笔撂了。

网易娱乐:还记得第八题是什么吗?

郭麒麟:你这个,难为人。

网易娱乐:毕竟是你学生生涯的一个终止符嘛。

郭麒麟:对,终止符。反正第九题,我们那会儿第九题,第八题写完了,第九题都是一个开放式的一个题。我当时就生气了,当时想写这玩意儿有什么用?我一想走了走了,不干了,再见吧,朋友们,我就走了。

网易娱乐:就那样,走了?

郭麒麟:就愣走了。

网易娱乐:从此再没踏进过校园?

郭麒麟:对,就这么简单。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相声:每天去剧场,和上学有什么分别

网易娱乐:脱离了学校的环境之后,你怎么去积累你的认知,怎么去成长?

郭麒麟:我的成长不是传统意义上,我应该怎么怎么样。我甚至怀疑,就是上完大学之后,再接着往后去读,我认为这是他们对自己未来生活的一种不确定。我支持大家多读书,多去接受一些高等教育,这很好,我也很羡慕,甚至我也很期望,也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可是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机会了。但是我并不羡慕那些,因为我不知道未来该干什么,而在学校里就这么过日子的人。

网易娱乐: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你有过困惑吗?

郭麒麟:有,这我百分之一万的承认,确实。就出现在2015年,在频繁的长时间的两点一线说相声的环境中,我渐渐就开始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能不能干好我的本职工作?因为演员这个东西,它要求你去入世,你去感悟生活,你要有经历。过去老话怎么讲,那句老话叫“老阴阳、少戏子”。

少戏子指的是什么?是过去的戏曲演员他在年轻的时候,当然以武生居多,唱念做打,一招一式,漂亮。你真上了岁数,八九十岁,你唱得再好,再有味儿,你的嗓音,你的身体条件都不允许你把你最好的那一面展现给大家了。所以当时让我感到很困惑,就是我觉得我脱离社会了,我觉得我现在两点一线,好像我和同龄人不一样,我步入了社会,我退了学了,他们还在学校里,还如何如何,我走入了社会,其实不然。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剧场说相声,跟上学又有什么分别呢?

网易娱乐:是。

郭麒麟:所以我决定。

网易娱乐:我要跳出来?

郭麒麟:对,我并不是说完全跟那些东西划清界限,撇清关系,我是希望能够从事一些更有烟火气的,更生活的。我去做综艺,我去拍戏,其实都是入世的一个经历,就是这样的。你老不经历这些东西,没见过这些事儿,你怎么去表演?你怎么能把观众朋友们说信了?

网易娱乐:到后来说相声对你没有挑战了吗?

郭麒麟:到那个时候,因为相声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多创新的作品,都是传统相声居多。你现在看,甭管哪个相声演员,除了我们那的相声演员,人家一年可能就演一场,那他可是每年就一个新作品,甚至说三年一个新作品、五年一个新作品,那我们每天都在演,我们可不就上班嘛,对不对。你天天上班哪还有激情、热情啊。所以说来演戏也是我觉得是对自己生活的一个改变。

网易娱乐:说相声和拍戏的区别在哪儿?

郭麒麟:目前拍的基本上都是电视剧。电视剧就是台词繁复,拍摄进度比较快。更多的可能这个和舞台表演还有些相近,但其实和相声表演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形式。相声更偏向一个旁观者,以一个第三人称的叙述的口吻,来展现一个故事。影视演员是演,你说的这个人物,所以还是区别很大。

(注:杨雯婕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网易娱乐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宋玉鑫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宋玉鑫_NK66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卢菲菲公开记忆训练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