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2018-09-26 21:16:54 来源: 娱乐FOCUS
0
分享到:
T + -
“好演员的春天”是否到了,任素汐不知道,但她正有意识走出舒适区,未来的路终究得亲自踏上去。

演员任素汐最近又上综艺了,一段毫不掩饰的肺腑之言,打破了“综艺话术”的平衡。

“我为什么来这儿,其实看到很多剧本,但他们不来找我,我想告诉他们,我演得很好,你们可以信任我。”任素汐站在台上,两手胡乱地撞击着,绷不住,要哭了,脸上还摸着灰,难民扮相,显得更苦情。

下了台,她心里又犯嘀咕,我怎么这样,怎么泪窝子这么浅,这还没说什么就这样。

冷静下来想想,说了就说了吧,下回我也不想控制,控制不住我还说,说了再后悔那我也认。那一刻,“我说的话都是真话。”

爽脆。这是任素汐留给人的第一印象。谈话那天,她穿一件条纹衫,大背带裤,扎着半丸子头,站在门口扒着吃猕猴桃,高个儿,清瘦,像个邻家姑娘,身上还没有艺人刻意保持的距离感。

任素汐心里一直有颗胆小的种子。两年前刚拍完《驴得水》,任素汐名声大噪,但她又回到舞台,带着点固执地说,“我不要更多人知道我”。

“走出去”是她最近才想明白了的事。她说,当你恐惧,不敢去做的时候,需要勇气推你一把,让你去做。

正如她的老师周申所说,演员要不停地生活,去丰满自己,把自己放大,这才是一个“体验派”演员的自我修养。

《娱乐FOCUS》第27期 采写/张晶 责编/金成武 图/金成武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你到哪儿去哪儿就高级”

7月,任素汐上了回热搜。在湖南卫视的一档综艺《幻乐之城》中,任素汐完成了一场不到十分钟的音乐剧《时光机》,把王菲唱哭了。

一个女生在饭馆边吃边看,看的热泪盈眶,饭馆老板跑过来关切地问,“今天是不是太辣了?”

节目的口碑立起来了。

任素汐很在意这场演出。她提前6天去彩排,棚还没搭好,节目难度超出预期。“它展现出来的是一个10分钟的东西,但是它要配合的技术非常复杂。”任素汐说,6天里,有效彩排时间只有半天,换做排话剧,是实打实的一天8个小时,使劲儿排。

至少在彩排时间上,任素汐意识到,现在做的事情跟之前做的事情越来越不一样了,“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很不安全。”

《驴得水》上映过后,任素汐又回到了剧场,一场一场地演,2017年演了一轮,她曾对来访的媒体说,我不要更多人知道我了。她要回到舞台,那里才属于她。

但很快,话剧市场的趋于冷淡,令她重新面对现实,“我们演小剧场话剧,一天两三百个观众,演话剧积攒几年的观众都不如一场电影。”

在《我就是演员》的录制中,任素汐讲了文章开头那段话。任素汐现在回忆起来,已经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情境,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了上来。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我这个人吧,有时候一说话就特别容易控制不住,”话又说回来,“如果话语权更多一些,你选择的机会就更多一些,因为演员这个职业就是被动的。”

在北京五环边上,任素汐的工作室里,我们开门见山地聊综艺,任素汐直爽的劲儿上来了,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创作和表达的东西,如果输出上有限的话,这个目的达不到,那就得走出去,不能把自己关到一个小屋里。”

“自我封闭”还是“走出去”,任素汐一度游走其间,难以决断。

在拍电影之前,任素汐一直生活在熟人圈子,一个小剧场,几个人天天排戏,磨戏,摸爬滚打着一路成长,互相磨炼,彼此成就。任素汐早已习惯这种工作氛围,长年累月在一起排练的这一拨人,对她很重要。

“她怕陌生的东西,不愿意突破自己的安全区,”任素汐的大学老师周申说,“这是她的性格问题。”

《驴得水》的导演刘露谈起任素汐的担忧,“现实主义演员要从自我出发,要把自己奉献给角色,你自己的东西是很宝贵的,她不太希望上一些类似真人秀的综艺,她担心过分曝光自己,以后对她的角色带来损害。”

小剧场“女王”要去上综艺了,这件事听上去多少有点难为情。

周申很不以为然,“不要看平台,平台不分高下,你拿出来的东西分高下,你到哪儿去哪儿就高级。”

周申做了十多年话剧,眼见话剧市场越来越小众。在他看来,演员是服务于观众的,要去接触观众,“你不接触观众,自己演,给你爸妈演,你演得再好,有什么意义呢?没有意义。”

演员不能闭着眼演戏。任素汐重新考量当下的处境,她迈出了这一步,即便“不安全”,也得往前,一点一点地走,“当你恐惧,不敢去做一些事的时候,就需要勇气来推你一把,让你去做。”

任何事情的开始都不完美。“我认为完成不了,‘体验派’创作是费时间的,它不是说马上就能怎么样,但是这个赛制就是这样,也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大家起点都一样,在这个有限的空间,时间里,那就尽量去做。”任素汐给自己鼓劲儿。

尽管说服了自己,现场与技术的结合,还是让任素汐一时难以适应,彩排状态不太理想,“跳进跳出”的表演,对她进入情境有点难。

节目要开始录了,她见谁都喊“加油”,灯光和摄影机就位时,任素汐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

任素汐的表演指导金晔说,演员需要面对不同的创作模式和情境,“她需要突破自己的瓶颈和局限,对她的专业成长是有帮助的。”

「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内心技巧就是相信情境

在《我就是演员》的表演中,任素汐嗓门儿大,动作幅度也大,合作对手戏的左小青评价任素汐,气场很强。

任素汐气场强,反应快,由此还引起一场关于表演是情感还是技术的讨论。坐在导师席上的吴秀波抛出一个问题,“表演究竟是什么?”

徐峥接受节目采访说道,“能够调动你的情感,本身就是最大的技巧。”

和任素汐聊起这个,她直起上身,有些严肃,“我好好回答,这个涉及到我比较在意的东西。”

“我就是演舞台剧的,就在舞台上待着,这个东西也藏不了,对吧?”任素汐两手一摊,“技术得分是什么技术,有一个外部技巧,还有一个内心技巧。”

手抬到哪,在哪里要大声,哪里要小声,这些“外部技巧”并不在任素汐的设想范围内,“纯体验派的表演方式,不倚重外部技巧,而遵循内心技巧,内心的技巧只有一个,就是相信情境。”

在斯坦尼的表演理论中,体验派表演需要相信情境,但相信情境的关键在于身体里有没有和角色共通的地方,这个被称为一个演员的“种子”。

在表演《1942》的片段中,任素汐调动了她的记忆。五六岁的时候,她扔一颗爆米花,仰起头接住吃,一下卡在喉咙里,憋在那儿,妈妈用最大的声音喊,“咳出来,咳出来”,使劲拍她的后背,“把我拍得都蒙了。”任素汐咳出了那颗爆米花,“她又开始打我,说‘你记住了吗,以后还这么吃吗?’”

任素汐说,自己没做过母亲,但她有母亲,“这样的话,我就会有一颗种子,这个是我自己经历的,而不是我想象出来的。”

她把这个生活经验用在这场表演中,“大家想象中是一个温柔的母亲,但是世界上很多母亲是不一样的,恰恰我经历的是这样,所以我调动的也是这样的,而且这个母亲的行为是适合这个情境的,所以我就用了这个。”

任素汐说,她一直在沿着斯坦尼的“体验派”创作。

“演员应该做到没有杂念,”刘露说,他们一直要求任素汐,不需要在舞台上更放,也不用在镜头前更收,“就是很真实自然地流淌自己的情感,然后去生活。”

周申谈起任素汐在电影《驴得水》中的表演,“任素汐是后期剪辑最难剪的,她每遍表演都不一样,因为每一遍感受什么就是什么。她声音大、动作幅度大,生活中就是这样,她不会比生活中更多,或者更收敛,她不会。”

「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台上演10分钟,台下排1000分钟

《时光机》表演完,主持人何炅问她,“这里面的故事,哪一部分是你自己的经历?”任素汐笑着笑着用瘦长的手掌挡住了脸,摇着头哽咽了,“几乎全是。”

任素汐和导演辛爽聊天时,想起父亲给她买钢琴的旧事。

任素汐自小学琴,父亲生病后,家里人没有精力关心她弹琴的事,但是躺在医院的父亲跟母亲说,病就这样了,不要花钱了,给她买个琴吧。

她学会一段曲子,手指轻轻地在父亲胳膊上弹了起来。“你要让我想跟我爸特别美好的时刻,就像便利签一样,我永远都能讲出来,因为全是。”

1988年,任素汐出生在山东莱州,个头高挑,性格爽朗,爱吃馒头,典型的山东姑娘。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家里生变故,老师给她申请了400元助学金,但钱没到她手上。有天放学,那个老师掏出四张皱皱巴巴的100塞给她。任素汐把钱拆开,给各个邻居买了些粮食,以至于她在那段时间没有低着头生活。

人在难处时,这点儿温暖令她欣慰。

17岁那年,任素汐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大二时,周申教任素汐剧本片断,不过对她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觉得她比较用功吧,因为她是课代表嘛,大概就是她交的作业会比较多。”

任素汐回忆,在中戏做学生的时候,很多东西听不懂,也找不到方法去实践,只知道喜欢做这个事情。

直到今天,任素汐还经常问自己,对表演的热忱有没有变,“其实每次都没变,为什么,因为想起这个东西我就想去,心里头有这样的冲动,那就证明没变过。”

2009年,周申和刘露的原创话剧《如果,我不是我》在上海演出,原定的演员来不了了,任素汐临时顶上,就去了。“那会儿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演好,就觉得,哎呀,我已经毕业了,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了,特别开心。”任素汐说,那是她第一次参与商演话剧。

那时,周申对任素汐的评价仅是一个“合格的演员”。

谈起话剧排练,任素汐经常用两个字概括,“生排”。有一次无聊,任素汐算了下排练过程,“一般就是1:100的工作,比如要演10分钟的戏,你就得排练1000分钟。”

《驴得水》有场关键的戏,任素汐要扇自己耳光,她便换着法儿扇,看哪种效果好。电影里,她不动声色地连着扇了四五个,脸通红。

即便排练得滚瓜烂熟,她每次上台前还会紧张,有时还干呕,“紧张什么呢,但不行,还是紧张。”

后来她才琢磨明白,“你在意这个事。”

「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飞蛾扑火吧,像不谙世事一样”

一次媒体采访问她,“如果对十年前的自己说句话,你会说什么?”任素汐说了三个字,“坚持住。”

“那个时候,工作分分钟就可以换了,说白了没有那么安全。” 刚开始演戏的任素汐还没有开窍,看不到出路,对未来一无所知。

她的微博还记录着过去晕头转向的忙碌,每天坐669,从通州始发站出发去剧场,偶尔也给自己打气,“吕丹妮,不要妥协,能看到你一身本事的人在家泡脚呢。明天,亦或明天的明天,你们就能在胡同口碰到,飞蛾扑火吧,就像不谙世事一样。”

两年后,在朋友的一场话剧中,周申再次见到了任素汐。任素汐不是主角,但她的表现抢眼。

周申至今也不知道,任素汐在那两年经历了什么,“大家都说体验派,我从来没见过,什么叫生活在角色的情境里?她一上台,我就震惊了。”

那场演出,令他对任素汐刮目相看。周申看完后,专门跑到后台,告诉任素汐,“整个这一台,你演得最好。”

任素汐印象里,周申不轻易夸人。这一夸,把任素汐高兴坏了,“哎哟,天都亮了的感觉。”

任素汐从来都是个稳扎稳打的人,她不喜欢冒险,不做没把握的事。

台湾戏剧泰斗李国修的经典剧目《三人行不行》在国内开演,23岁的任素汐一人分饰多个角色,一秒要说15到20个字,对演员的考验极大。但恰恰是这台话剧,给了任素汐极大的表演自信。“自己挑了大梁之后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一个2小时的演出,”任素汐说,当她知道自己肯定能完成的时候,她才开始慢慢尝试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

2012年,周申和刘露推出了话剧《驴得水》。周申很有信心地跟刘露说,“张一曼这个角色可以找任素汐来演。”

“来了以后觉得人选对了,”刘露说,张一曼的很多魅力是任素汐带来的,“不是我们设计出来的,都是任素汐的。她是给予,我们是挑选。”

颇为称赞的是《驴得水》中一个片段,任素汐坐在板凳上剥蒜,她唱着歌,抬手一撒,蒜皮洋洋洒洒地,“下雪啦”。任素汐的即兴发挥时常给创作带来惊喜。

《驴得水》使任素汐萌生了创作的自觉性,“让自己舒服,松弛,他(周申)又教给我很多创作方法,主要是这些方法支撑了我的松弛也好,对情境的信任也好。”

周申说,任素汐的运气好。

纵然,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天赋,运气,但是于旁人看来,任素汐的幸运还在于她有个陪她成长的朋友圈。团队里的几个老师聊起来,夸任素汐是大熊猫,“我们负责保护她,负责把她养好。”

「体验派」任素汐: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别丢失,别傲慢”

任素汐一直是个有棱角的人。有时候,在旁人看来很小的事,任素汐“就着急了”,周申觉得,这个年纪的人,太圆滑也不正常。

在刘露的观察里,任素汐比同龄人晚熟,有点青春期叛逆,想法有点直接,幼稚,“生活中不太愿意打开自己的社交圈子。”

今年6月1日,任素汐度过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在微博提醒自己,“别丢失,别傲慢”,这是她面对当下自己的两个关键词。

很多时候,人很难察觉时间带给自身的改变。任素汐说,过了三十岁,唯一的变化就是“熬不了夜了。”

但是,团队里的人都在看着任素汐成长。金晔平时在学校教学,并不常见到任素汐,隔了大半年再见到她,“我这次发现她还愿意换位思考了,真的不容易,”金晔说,一般比较有个性的人,都比较执着于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但是这一次,任素汐“生活状态进步很明显。”

2017年,任素汐回到舞台,演了一轮《驴得水》,每次演完,人在沉浸在戏中,有点“失态”,她说,“我很想正常地出来,但很难做到。”

周申说,好的体验派演员,要有天赋,还得有个人魅力,任素汐兼而有之。

任素汐自称一直是走在“体验派”路上的一名小学生,演了十年话剧,仍旧为表演犯难,“难的地方太多了,核心是我无法相信这个情境。”

任素汐说,难在自己没有那么多“种子”,“比如说我自己有没有角色的这一面,如果有,我就会演得舒服;如果这颗种子小或者是几乎没有,演起来就很费劲,因为我体验不到。”

金晔有时半开玩笑得说,“朝向她这个方向汹涌澎湃的年轻人过来了,有点危机感。”

在刘露看来,所谓的“挑剧本”,更多的是难以找到和自己的契合点,“我自己身上有跟这个角色共通的地方,角色能打动我,我才能演好。”刘露说,作为演员,生活阅历越广,她接受的信息和性格中的改变会越来越多,塑造角色的范围才会越来越广。

一直从事话剧创作的周申认为,现实主义演员的自我修养,就是要把自己的范围放大,把角色“能包进去”,所以最高级的表演是不演,因为,那个角色原本就存在于演员的血液里。

所以,一个体验派演员,唯一能做的就是走进生活,张开每个毛孔去吸收。

好在,任素汐恰如其分地领悟了它,开始放下对舞台剧的执念。最近,任素汐拍了部电影《无名之辈》,这部电影也是从话剧生发出来的,用任素汐的话说,“是经得起推敲的东西。”

“好演员的春天”是否到了,任素汐不知道,但她正有意识地走出舒适区。未来的路终究得自己亲自踏上去,踩一踩,才知道结不结实。她说,人总要慢慢成长,要往前走。

蒋培融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