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韩雪:我从来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

2018-12-11 18:19:04 来源: 娱乐FOCUS
0
分享到:
T + -

专访|韩雪:我从来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

出品|娱乐FOCUS

作者|郑丽珠 摄影:卢晨蕾

责编|金成武

“纷纷乱世,直道而行。”

18年前,韩雪的爷爷将这句话送给刚入行的她。18年后,她在演员竞技类节目《我就是演员》中拿下冠军。节目播出当天,上海飘起了今冬第一场大雪,她在结束了音乐剧《白夜行》的表演之后,在微博上回顾比赛至今的点点滴滴。万千感慨之中,除了爷爷赠予的这句话,她还加了一句,“一如既往,不忘初心。”

韩雪出生在苏州的一个军人家庭,苗族后裔,据说因出生时苏州正下雪,故取名为“雪”。2000年,还是高中生的韩雪参加了嘉禾世纪之星推新人大赛获得金奖,同年出演电影《浪漫樱花》而正式出道。站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韩雪回忆起出道比赛,她至今都记得当年评审说过的话,“你不是舞台上长得最好看的,也不是演得最好的,但你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有自信的微笑”。她希望自己在节目中,笑着走下去。不过,七次表演舞台,她都没能逃离哭戏。

站在《我就是演员》舞台上的韩雪,没开演之前,台下的声音是“她为什么要来”?演出之后,评论又变成,“她应该继续来”。与李兰迪合演的《金陵十三钗》,被评价标准极高的章子怡赞为“本季节目开播以来最好的表演”;演完隐忍内敛的《女儿谷》,吴秀波说:“你的表演非常本质,每次发挥都达到稳定的标准,在女演员中不多见。”

不得不说,韩雪在网络上又“爆了”。这是继年初的《声临其境》之后,她一年之内再度通过综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成功刷屏。“新玉女掌门”“神秘的家庭背景”“科技宅”……这些年,韩雪的头上被贴着太多标签,你很难说这些标签通过一两档节目就能被完全撕掉,但总有一些新的公众认知,在不知不觉中产生。

专访|韩雪:我从来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

“演戏本身,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在《我就是演员》录制结束半个月之后,韩雪在上海接受了网易娱乐专访。穿着小黑裙,踩着平底鞋,韩雪早早就等候在采访间,一见到我们就开心地打招呼,仿佛是邻居家来串门的姐姐。

夺冠之后,因为对结果需要保密,韩雪就带着这份喜悦回到音乐剧《白夜行》的剧组,继续紧张的排练。她笑言:“我感觉生活毫无变化。”当她出现在节目的时候,其他参赛演员颇感惊讶,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大魔王”?作为出道且成名已久的演员,韩雪在舞台上每次的表演都细致且稳定。她耿直地说,演戏本身,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最难的反而是上舞台前的那一刻。

每当听到大幕“叮叮叮”地响起时,韩雪的心里都会有一些波动。“这个舞台和我们影视表演略微不同,你不可能像以往拍戏那样,表演是内化的,因为台下还有观众。你需要照顾他们,并适当放大表演的尺度。这是我以往从未做过的事情。”准备时间的不足,则是每一个参赛演员都会面临的挑战。排练时间短,没有太多时间消化台词和舞台调度。参赛期间,韩雪几乎睡一两个小时就会醒过来,然后满脑子飘剧本。“每次去杭州录节目,我都要下定特别大的决心,‘哎呀我又去了’。就是你需要特别强的心理建设,你才能去。毕竟都希望呈现的是零失误的表演。”

要说对冠军没有渴望,那是不可能的,但也并非势在必得。参加节目之后,韩雪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咳嗽不断。她几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哪一轮,身体撑不下去了,她就退赛。毕竟是竞技的场合,这档节目幕前幕后都曾有过一些话题,比如有的演员加词抢戏,或者临时换走位。但韩雪参加的几组表演,却总能呈现和谐舒适的场面。她的不吝赐教,引得网友纷纷发弹幕,“这是被节目组请来的表演老师吧。”

韩雪与李兰迪排练《金陵十三钗》的时候,看到李兰迪来不及起身换场,韩雪主动说,“你如果觉得时间不够,我可以在地上多停留一会。”演《女儿谷》的时候,面对经验不足的刘雅瑟,她又蹲下来耐心地帮忙分析角色。比赛有输赢,但对韩雪而言,更重要的是呈现一出好戏。“只有你这出戏成了,观众才会记得这当中你演得好。如果戏垮了,每一个人都是输家。”

每一次排练,韩雪都花了大量时间去做剧本的梳理,以及帮对手梳理角色,“只有他演得好,才能激发我演得更好。藏着掖着、互挖墙脚,这是个很不好的方式。只有当你是值得信赖的,真诚的时候,对手会感受到你释放的信号,他会以同等的方式来对待你。在合作的基础上再去谈竞争。如果连基础的合作都没有,那就不要演戏了。人家甚至都不看你的眼睛,那你怎么演戏呢?”

哭戏是韩雪在这个舞台上最令人信服的武器之一。章子怡曾赞叹,“她的哭戏太好了,我很好奇她是怎样做到眼泪永远像葡萄珠一样动人地落下。”韩雪自认不是技巧型的演员,甚至也不会去借助“道具”,“你真的不要觉得你平常演戏只能靠剪辑、滴眼药水,观众就能感动了。我只能靠调动自己所有的情感去打动你,演哭戏的时候,可能你压根不去做预设,当你的情绪到了的时候,泪水就会涌现出来。哭戏本身并不是一个选项,它只是你的情感到达极致的时候,自然释放的东西。”

当然,哭戏演多了,不止网友们会有所争议,韩雪自己也会抵触。“不是生病了,就是跳楼了,人间各种悲惨的事情都在台上演过了”,她无奈地笑笑,“我是可以理解节目组的安排,因为逗观众笑的剧本很难短时间内做扎实,但是悲剧的情感大家更容易共情。”既然改不了设定,韩雪除了演出七种风味的哭戏之外,还在即兴表演阶段,自己设计了搞笑的剧情。“这种跳脱很好玩,因为我不希望大家固化在特别角色里,让观众看到你真实的另一面。”

专访|韩雪:我从来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

“我一直在想怎么能让自己变得更好”

网友们早已见识到她拆手机、修灯泡之类的动手能力,所以,当她看到我们相机临时出了故障,立刻拿出自己的镜头作为替换,甚至还亲自上阵调试参数的时候,我们反倒松了一口气——她还是那个没什么包袱,又喜欢亲力亲为的摩羯座女生。

前几年,韩雪曾经在她办公室里被我们跟拍过整整一天。那间办公室位于上海最繁华的淮海路地段,但却闹中取静,颇有大隐隐于世的意味。这和韩雪的性格也极为相似,即便身处灯红酒绿的娱乐圈,她依然在工作之外保持着低调的生活。彼时的她,早上七点起床,十点准时到达办公室,提前研磨好咖啡招待大家。等候采访的间隙,她就开始学英语做作业。听到工作人员说打印机坏了,她就立刻卷起袖子去维修。

她还是那个她。今年在网络上爆红的种种缘由,自律、爱学习、科技宅,只不过是她这些年真实的日常。也许是太过日常了,乃至年初《声临其境》中“海绵宝宝”那段配音刷屏的时候,她好奇地询问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大家会喜欢这个?”包括在《我就是演员》里被吹爆的演技,韩雪都自认入行以来,自己对待表演的态度其实未曾改变。但当周围的人不断评价她演戏有如“开挂”的时候,她也开始思考,是什么让自己有了变化。

女演员们所谓的“中年危机”,大多在讨论接不到合适的角色,甚至无戏可拍。韩雪也有焦虑,但她焦虑的并不是角色,而是生活的积累。“30岁之后我突然感觉我的生活积累不够,于是我花了大量时间在学习别的东西。不止是大家所说的英语,那是一个引子,让我养成了很良好的时间管理的习惯。一旦你能静下心,你就发现每天可以空出很多时间来学别的东西。”

韩雪的自律是出了名的。主持人何炅曾在节目中透露,录完《快乐大本营》,大家都相约去聚餐,只有韩雪提前告辞,“因为她要回去写英语作业。”不管是天文地理,还是心理学还是经济学,韩雪忽然发现,这些学习中的收获,可以反哺到自己的表演之中。“当你再去看剧本的时候,你跟大家看的角度和高度是不一样的。以往就是给我什么演什么,现在我会懂得分辨,带着思考去演戏。”

“很多人喜欢找客观原因,因为市场如何如何,因为年龄如何如何,但很少有人会去思考内在的原因。”聊起这个话题,原本一直浅笑盈盈的韩雪忽然严肃起来。她算是年少成名的那批演员,《错爱一生》《福星高照猪八戒》《天外飞仙》……早年拍的戏几乎部部大热,但近些年却鲜少出“爆款”。没有太多的抱怨或者不满,她将这段蛰伏期用来给自己增值。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我怎么能让自己变得更好,能够在同龄的女演员中间,你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一旦比可以做到比同龄的女演员更优秀,导演是可以看得到你的。而且,演戏也不是说一生的创作永远都停留在青春漂亮的阶段,每个年龄段都会有大放光彩的角色。”自己也曾做过制片人的韩雪,对市场的变化十分敏锐,“市场慢慢成熟了,现在很多作品都是垂直化,需要特定的演员去演。小众即大众,你哪怕拥有再少的人群,我做得精、做得好,它一定会被市场认知。所以我觉得年龄反倒不是问题,是你自己够不够好才是一个问题。”

这种转型,或者说撕掉人设,韩雪并不是今时今日才开始考虑。17岁,她就签约索尼唱片出道,发行的第一张专辑《飘雪》,腰封上就写着“新玉女掌门人”。从唱片公司的角度,贴标签可以快速令一个歌手占据某部分市场,从海量信息中,让一个陌生人迅速认识自己。但对一个演员而言,那就意味着戏路被限制住了。韩雪说:“我在索尼待了七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我不希望自己某一天被市场无情地淘汰,那就应该先发制人,我自己要有所变化。”

临近续约的时候,韩雪问唱片公司对自己的未来是如何规划的,听到的回答是,“延续以往的风格。”她并不知道未来自己身上会有标签,但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要的,于是选择离开和自立门户。“我觉得每个人势必会被贴上一些标签,这不可怕,只要标签是匹配你那时候的真实状况的。但活生生地为了要做一个‘人设’而贴上标签,那就很有问题了。”

离开唱片公司的韩雪,试着演了谍战戏,还上春晚演了小品。她自己也很难界定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但那些摸索,则让她打破了自己的舒适区。她坦言,年纪小的时候自己很有偶像包袱,会看重所谓的“偶像光环”,而改变是要下很大的决心。当《声临其境》令她再度重回大众视野的时候,她已经日复一日累积了很多年。回想往日种种,韩雪依然感谢那个年代的标签成就了那个年代的自己,“只是说当你成长了以后,你需要适当地放手,一切归零,你才能重新开始。有的东西放下了,你才能开始建立新的属于你这个年龄的标签和痕迹。我觉得这一点上,我可能心态比较好。”

如今的一切,或许都能归于她的那句话,“今日努力,来日可期。”

专访|韩雪:我从来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

“站在舞台上依靠的是自己的能力”

众所周知,韩雪身上一直有个“背景深厚”的标签,即便她曾多次辟谣。此番在《我就是演员》夺冠,视频网站的弹幕里都会飘过些许猜测,“是不是内定的?”只是这一次,有了更多的网友反击,“承认别人优秀,那么难吗?”

对于这样的状况,韩雪倒是颇为释然。问及是否觉得自己是被“家庭背景”的标签耽误的好演员,她笑言:“我觉得其实现在大家也不太在意你的家庭跟你的工作之间,究竟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当你证明,你站在这个舞台上依靠的是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其实我觉得无关你背后有一个良好的家庭或没有,其实它不重要,本来是两件事情。”

纵然外界将自己的家世背景渲染得神乎其神,韩雪依然自认不是一个资源好的演员。北京是娱乐圈重地,但不喜交际应酬的韩雪一直生活在上海。既能很好地照顾家庭,也可以拥有独立的生活。作为一个标准的摩羯座女生,韩雪日复一日地选择同样的餐厅,坐在同样的位置,点同样的食物。对待演戏也是如此,她喜欢与相熟的公司、相熟的团队长期合作。被动、随遇而安,是韩雪一直以来的个性。“我是那种在有限的资源里面挑选的人,不会专门为了拿到某个角色而要去努力一下。”她还顺便揶揄了一下自己的经纪人,“她应该是圈里唯一一个不需要外出应酬的经纪人了。”

只是,这也令她丧失了一些被人看见的机会。她回忆起录《声临其境》的时候,陈凯歌导演还不认识自己,甚至问工作人员,“这个演员是哪里蹦出来的?”仿佛是看见了石头缝里蹦出了孙悟空。“我以前拍的比较多的还是电视剧,如果你说特别大的爆款剧、IP剧,也不至于。但这个节目,让更多的导演看到了我演戏的能力,现在已经有一些还不错的剧本找过来。”

韩雪的爷爷曾评价她“脑有反骨”,从小就很有主见。学习成绩很好的她,高考的时候只填写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有且只有这一个志愿,不服从分配。当她以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考入上戏后,又因为学业与拍戏无法兼顾,毅然决然提交了退学申请。在家长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退学了。“我的家人都习惯了我的做事方法。自己做选择,自己承担后果,这是每个成年人就该上的一课。即便有的选择日后看未必那么如意,这也是你要交的学费。”

在《声临其境》爆红网络之后,韩雪选择的第一个作品却是一部音乐剧《白夜行》。“其实也做了一些思想斗争。说实话,你演音乐剧,你就拍不了戏了。这下半年除了能上综艺节目以外,你什么事儿都干不了。当初录完《声临其境》之后,也有很多好的戏来找,但我还是做了一个这样的取舍。”事实证明,韩雪并没有选错。这部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音乐剧,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演出,场场爆满,连加座都收售一空。

“对自己的选择后悔过吗?”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韩雪微微侧头,她分享了叔本华的一句话,“做积极的悲观主义者”。“我有我的矛盾,但我的生活几乎从未失控过。我做事情上来不会想最好的结果,恰恰会把最差的先想一遍。那个后果,一定是你想过的。就像我来《我就是演员》这个舞台,如果被PK掉了怎么办,如果身体不适去不了了怎么办,你觉得你能够承担,你再去这个舞台。而不是说像愣头青一样往前冲,只想着我要比赛、我要赢、我要到最后,我不会是这样。”

站在出道18年的关口,韩雪承认自己是那种幸运的艺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特别觉得哪儿不如意,没有担心过生计,也不需要特别违心地做什么事情。只是以往可能只给了我一部分展示的空间,但我还有更多的能量来展现。”虽说好演员不挑舞台,但韩雪的目标不止于综艺的表现,“从演员的本心来说,我希望能演一些留得下来的经典作品。对未来的期待,就是演一些好戏吧。”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