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岳云鹏:我现在追求一种沉稳

2018-12-26 17:13:16 来源: 娱乐FOCUS
0
分享到:
T + -

对话|岳云鹏:我现在追求一种沉稳

出品|娱乐FOCUS

作者|张晶 摄影|韩冲

责编|金成武

岳云鹏比前两年开心多了。

去年冬天,他还跟以往打工的朋友叙旧,朋友还叫他本名。十七年前,他们都在一家饭馆做服务员。那是一段微末时光,大家都很年轻,总觉得将来的自己必有大用。就在那儿,岳云鹏被狠狠地开除,这段往事在他成名后一段时间,仍然是他不肯解开的心结。

今天,我们再跟他谈那段经历,他已经与自己达成某种和解,“不好的不去想了,你要记住好的。”

跟岳云鹏敞开聊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访问间隙,他掐着烟猛吸几口,低头刷手机,他仍然不善言辞,但表达欲比之前要好,当聊到农村的时候,他和你的谈话距离瞬间被拉近,临了还会客套地说上几句“麻烦啦,姑娘”。

岳云鹏有十分浓厚的乡村情结,即便母亲搬来北京,他依然常常想念家乡,想念大雨过后胡同的泥泞,还有从地上散发的泥土味儿——他有意拍一部农村题材的作品。

2018年,岳云鹏把重心放在创作上,他开了几场巡演,琢磨表演风格,在相声里,他还想添点“让大家点头的东西”。为此,他近来睡得不太好。

《天气预爆》的导演肖央觉得,活得憋屈,才想诉说。这是创作的内生动力。岳云鹏说,创作一直是他的爱好。但是,这种驱动力在减弱,他需要不断地汲取。长篇小说看不下去,岳云鹏买了一些中篇,书是20世纪90年代的,很多都与农村有关。

有时候,岳云鹏回看前年的视频,会觉得有些表演“很过”。他说,33岁的岳云鹏,比32岁的时候沉稳了一些,“我现在在追求一种沉稳。”

以下是网易娱乐《娱乐FOCUS》与岳云鹏的对话:

对话|岳云鹏:我现在追求一种沉稳

“穷,并不值得回味”

《娱乐FOCUS》:《天气预爆》里客串了肖央的助理,里面的发型比较抢眼。

岳云鹏:这次中分是我比较难以接受的。我在十来岁的时候梳过中分,在农村,但是电影里头让我梳那个中分,我特别想骂街,但是他们说是一个不一样的我。好吧,只要大家开心,都可以。

《娱乐FOCUS》:《国家宝藏》第二季刚播出了第二期,你也参与守护国宝。

岳云鹏: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节目,我看网友反馈很好。咱就想缘分这个事,它怎么能想到宋金项饰跟800年以后的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呢?跟朋友吃饭,我都会跟他讲这个故事,而且滔滔不绝,一杯一杯地跟他们讲,很开心,奇妙。

《娱乐FOCUS》:最近经常琢磨的事儿是什么?

岳云鹏:太多了。我最近睡不着觉,因为有几个段子要写,然后在写一个剧本。剧本没有写完,相声段子没写完,躺在床上心里也不干净,总是越想越兴奋,就伴随着那个兴奋睡去,你发现睡不好,但是也没关系,还年轻。创作一直是我的爱好,当这个东西写出来,面对朋友们的时候,朋友们真的笑了,真的给你鼓掌了,就觉得自己好有用。

《娱乐FOCUS》:最近在写什么?

岳云鹏:在写一个词吧,《我想给你十块钱》,写给小时候的自己。先给大家念一段:我想给你十块钱,给父亲买一盒烟,再为他点燃;我想给你十块钱,给妈妈买一把新蒲扇,坐在她旁边,为她扇一扇;我想给你十块钱,去买一个新天线,我在外面转,等待电视有画面。

《娱乐FOCUS》:时不时地看到你说想家,因为妈妈在北京,其实家那边牵挂比较少。

岳云鹏:家乡那个口音,那个味道,下过雨的泥土的芬芳,很吸引人。

《娱乐FOCUS》:有的人觉得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干嘛还要去回忆那些苦日子。

岳云鹏:穷,不是你值得回味的地方,苦,是一方面,是小时候那个环境,有时候会回忆。那个时候父母年轻啊,姐姐们还没有出嫁啊,邻居们还都喊着你的小名啊,那条胡同下过雨非常泥泞啊,就是那种感觉。

《娱乐FOCUS》: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消息,你的老家变成网红打卡点了。

岳云鹏:这个不是我弄的,但我是觉得能影响一个是一个吧,我尽量做到让他们觉得这个人值得我们学习,因为太多人值得我去学习,我尽量做到让别人去学习。我有时候我会跟他们说,有的苦吃得值,有的苦不叫苦。

《娱乐FOCUS》:但可能有的年轻人在某个年龄段不太能理解。

岳云鹏:对,除非你走过来了,你站在一定的地方,你才能说这些话。其实是大话。

对话|岳云鹏:我现在追求一种沉稳

“当初对相声是‘负’知识”

《娱乐FOCUS》:最近你说戒手机和减肥有点困难?

岳云鹏:戒手机和减肥是人生两大难题,我减肥虽然目前减了十几斤,但是完全达不到心里的目标;但戒手机是因为手机真的严重影响到我的休息时间。早晚有一天我会戒了它,不接受外界任何信息,改成自己的一个空间,长篇小说看不下来,我就看中篇小说,买一些90年代的书。

《娱乐FOCUS》:为什么是90年代的书?

岳云鹏:因为它没有这么多的高科技。我出生在80年代,生长在90年代,那会刚十来岁,所以不太能记得那会儿的人文,包括我们那只是一个小村庄,我不知道90年代的城市是什么样,90年代人们怎么表达感情,我想仔细揣摩一下。

《娱乐FOCUS》:具体是哪一类?

岳云鹏:我看了很多农村的,为什么写《我想给你十块钱》这样的东西?因为对农村感情太深了。我就觉得有一天,我要拍一个农村题材的(作品),得不得奖不知道,就是被很多朋友认可,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娱乐FOCUS》:看书的目的是什么?

岳云鹏:主要是想给自己脑子里填补一些东西,因为还年轻嘛,你跟比自己长一辈的人,或是比自己资历深一点的人,面对面聊天,永远都觉得自己不够。你多接受一些信息,拼命往脑子里灌输一些东西的时候,我觉得不一样。今年我什么都没有拍,就拍了两个综艺,电影一个都没拍,我是想让自己沉淀一下。沉淀不光是坐下来沉淀,你不拍了,你不往前走就是退步,对吧?那怎么办?吸收呗。

《娱乐FOCUS》:就是你觉得自己需要这些东西了。

岳云鹏:需要这些东西。就跟我当时学相声一样。我对相声是负知识,零知识我都达不到。怎么办?我师父就说你先去听,哪怕你听不进去,也在你耳边放着,我们管那个东西叫“熏”,时间长了之后,你就爱上这个了,你就听曲艺、京韵大鼓,后来听到一响我就知道是谁唱的,是哪派,好,慢慢就觉得有意思了。现在网上看电影都开倍速,我也开倍速看,但你到需要正经看的时候,我会把那个速度放慢,去领略表演,我是觉得人一定要不断地去学习。

对话|岳云鹏:我现在追求一种沉稳

“我现在在追求一种沉稳”

《娱乐FOCUS》:今年下半年有几场巡演,有没有一些新的收获?

岳云鹏:当然有收获,每一场巡演都不一样,每个城市的人都不一样,这个城市的文化、背景,都要了解。33岁了,我是觉得比32岁的时候要沉稳了一些,我现在再看前年的视频,就觉得这段表演没必要那样演,很过。

《娱乐FOCUS》:现在对自己的相声表演有没有新的要求?

岳云鹏:我现在在追求一种沉稳。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有可能几年之后,我还追求前两年的表演,而且极有可能,但是现在33岁的我认为,应该偏沉稳一些。朋友们不想让我减肥,不想让我改风格好,我尽量做到表演风格不大改,但就是把之前那种表演慢慢消减一些,想添一点让大家点头的东西,并不只是哈哈大笑。

《娱乐FOCUS》:你自己感觉,这几年有哪些地方变了?

岳云鹏:没什么变化,就是皮肤松弛了,头发越来越稀,特别少,头发白了,头发白是因为遗传,头两年接受不了,这两年已经习惯了。

《娱乐FOCUS》:还像以前那么开心?

岳云鹏:比以前开心了,非常开心。去年和前年的我甚至很不开心。孩子也大了,能跟她沟通了。

《娱乐FOCUS》:你怎么教自己的孩子?

岳云鹏:我对她的教育方式是让她开心。因为我陪她们时间短。虽然这两天辅导她作业会让我有些生气,还是要有耐心,我对她是有耐心的,希望她快乐,哪怕成绩不好,没关系,你后天再努力嘛,对吧?但是我爱人会比较严。

《娱乐FOCUS》:希望她长大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岳云鹏:平凡的人。我们两口子经常聊这个问题,你是想让孩子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我说轰轰烈烈不好吗?勇敢地爱,勇敢地恨,人生跌宕起伏,多棒。我媳妇说算了,希望他们平平安安,平平淡淡,做一个公交车或地铁上的人。

《娱乐FOCUS》:2019年有没有什么新的目标?

岳云鹏:2019年的目标就是希望家人平平安安,不需要大富大贵,我的孩子茁壮成长,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写好,能给大家交一个答卷,大家能够在右上角用红笔写一个60以上,就够了。

金舒 本文来源:娱乐FOCUS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单一收入模式拖垮你的财富积累速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