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孝顺”女儿曲婉婷和消失的3.5亿

2019-01-31 17:00:30 来源: 稿事编辑部
0
分享到:
T + -

(文/李礼)

提到曲婉婷,人们第一反应是那首传遍了大街小巷的《我的歌声里》。

当年正大红大紫的她,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很久了。

1月28日下午,曲婉婷发布一条微博,写道:“妈妈被羁押四年多,还没有结果,但相信法院一定会给出公正公平的结果。”

然而,此微博一出,立刻遭到了网友的谩骂,曲婉婷不得不关闭了评论。转身到ins上诉苦。

看起来是一个孝顺女儿思母的可怜故事,为什么网友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呢?

一切还要追溯到4年前。

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是原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2014年9月,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以张明杰涉嫌滥用职权罪对其逮捕。根据指控,张明杰被控的犯罪事实与其担任道里区副区长期间的一宗国企改制的资产处置密切相关。

因涉嫌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罪三项罪名,涉案金额超过3.5亿元,检方建议判决死刑。

《人民的名义》里高小琴的原型就是张明杰。电视剧中,高小琴和副市长丁义珍勾结,用几千万收购大风厂,目的是得到它价值10亿的地皮。

戏外,2009年,张明杰盯上了一个负债累累的哈尔滨原种繁殖场,她和一家叫做东江的公司勾结,用标价6160万元将原种繁殖场收购(不包含国有土地使用权)。

随后,张明杰暗箱操作,在《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中偷偷加入有关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土地使用权的估值超过23亿。

紧接着,哈尔滨原种繁殖场迅速“改制”,解散了大批员工。

东江公司将土地使用权转手给了一家叫先发置业的房地产公司,巧合的是,两家公司的老板是同一个人。正好,当时的哈尔滨正在进行征地公司,张明杰隐瞒了土地使用权已经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人民币。而另一方面,得到了土地使用权的先发置业盖起了楼盘,却因为资金链断层,盖到一半便烂尾了,现在老板已经跑到了美国。

不止贪污了征地款,张明杰连原种繁殖场的下岗员工的安置费也不放过。566名员工,1100多万的安置费,全部进了张明杰的口袋里。

而这些下岗员工,没有收入、没有保险、没有医疗保障,什么都没有,相当于直接掐断了他们的生活源头。

下岗时,正值冬季,原种繁殖场本来有自己的锅炉房给职工宿舍区供暖,2009年改制之后,锅炉房废弃。

职工们买不起蜂窝煤,在每年1月平均最低气温零下24摄氏度的哈尔滨,只得以烧碎煤度日。自来水管在低温下纷纷冻裂。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只好投亲靠友。

生活中如果遇到如此无耻狠毒的人,想必人人会退避三舍。然而作为贪污款的直接受益者,曲婉婷却将母亲视为英雄。

曲婉婷在16岁时便被母亲送去加拿大读书,昂贵的学费和生活费的来源可想而知。

2014年曲婉婷演唱会首发哈尔滨站,票房惨不忍睹。张明杰便请某开发商包下了一部分票房。

在接受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采访时,被记者问到,“谁是你的童年英雄”时,曲婉婷主动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随后补充道,“不管她是如何得到的。”

正是这句话成为触怒了网友的导火索。

对经历过东北下岗潮的人来说,那是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伤痛。那个年代的人,将工厂视作他们的命根子,但也是工厂带给他们的伤害最深。

电影《钢的琴》就曾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展现了90年代初期工厂下岗工人的穷苦。

时任新华社记者的吴晓波在调研国企下岗员工时,曾得知两个真实案例。

一个是为了生活,丈夫把妻子送去澡堂子做皮肉生意,这些人被戏称为“忍者神龟”;

一个是一对夫妻,因为孩子要开运动会,买不起鞋子,妻子一直埋怨丈夫没本事,丈夫选择了跳楼。

类似这样“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例子不胜枚举。

“有个人拿出最后的一百块钱,买猪肉和毒鼠强,炖了一锅,给全家大小吃。”

抢劫的与被抢的,互相磕头,一个求对方给点吃饭钱,另一个则干脆求死。穷苦的日子里不断折腾的结果只有两条,一条是凑合勉强活着,一条是自我了断。

曲婉婷一定没想到,自己的一条微博居然引发了网友回忆东北下岗潮的痛苦。

她的本意大概只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孝顺,寻求心理安慰。然而,人们逐渐发现,曲婉婷的孝顺似乎徒有其表,网友给她这种行为取了个新名字——“云孝顺”。在母亲张明杰入狱后,曲婉婷频频更博表达对母亲的思念,但是坚决不回国。

她所能做的,只是在得知母亲生病的时候,通过大使馆写了两封信。

一种猜测是,曲婉婷不敢回国,因为一旦回国,她在加拿大所过的奢侈生活,资金的来源,将会受到检察机关的调查,很可能将自己也卷入案子中。

除了发微博,曲婉婷另一种孝顺方式就是——发歌。隔一段时间一首,歌词情真意切。

甚至唱道“愿意承受所有的绝望与苦难”。

歌里始终将母亲遭受的一切归咎于“流言蜚语”。

记者问到张明杰被羁押两年,她的感受时,曲婉婷都不忘打歌,“这是我最新的一首中文歌,感受全都写在这首歌里了。”

但是,与对母亲的思念、对网友评论的愤恨穿插的,却是她富足悠闲的生活。

张明杰刚被抓获的时候,曲婉婷表示自己天天以泪洗面,但随后却高调和温哥华市长罗品信谈起了恋爱。

这段恋爱还是疑似曲婉婷插足罗品信的家庭,导致他离婚后,俩人才在一起的。

曲婉婷和罗品信在社交媒体上高调秀恩爱,阳光海滩,吃喝玩乐,一个都不少。

在外网晒还不够,罗品信开通了微博,并借助曲婉婷来给自己增加粉丝数。

曲婉婷则继续追求音乐梦,开演唱会、出席各种商业活动。闲暇时间便是旅游,和朋友听演唱会……

偶尔露出来的家居背景,也能看出现在生活相当滋润。

律师、法律相关人士、网友都劝她拿出钱“退赃”,才是减免刑法的最佳方式。相信四年多来,曲婉婷早已心里有数,这方法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可能不愿意去做。

别人都是用钱保命,曲婉婷则是拿命保钱了。

曾经有记者问她,你认为母亲会贪污那么多钱吗?曲婉婷的回答是,“我相信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这句话,同样送还给她自己。

诚然,作为一个女儿,母亲给羁押四年不得见,思念的心情可以理解。

但网友对曲婉婷的厌恶在于她是非不分,在于她作秀式的孝顺,在于她明知道有方法可以救母的情况下选择了保全自己。

正是这种厌恶才引发一系列对“东北悲惨故事”的回忆,与其说愤怒曲婉婷和她母亲,更像是对社会不公的控诉。

想到贪官和他们的子女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逍遥快活,吃香喝辣,谈恋爱、追逐梦想,世界各地环游;而那些下岗百姓如同蝼蚁卑微生活,为一次打车钱心疼,为吃点好的拼命攒钱,甚至不敢生病……

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的伤痛无法抹平,《重头再来》的旋律是如此讽刺;痛骂曲婉婷和她的母亲,不能阻止悲剧的重演,但人们也不知道,除了这个办法,还有什么能让心里好受一些。


【版权归作者所有 稿事编辑部整理发布】

投稿请联系邮箱:major_ent@163.com

欢迎关注微博@稿事君

孙艺琳 本文来源:稿事编辑部 责任编辑:孙艺琳_NK526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经常失眠睡不好真会死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