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吴孟达:我和周星驰,两个老头,再合作会变成怎样?

2019-02-05 16:48:07 来源: 网易娱乐专稿
0
分享到:
T + -


网易娱乐专稿2月5日报道 (文/老张阳汤)和大多数人一样,在最初接到《流浪地球》的演员邀约时,吴孟达的第一反应也是:国产科幻?能行吗?

彼时,还是如今看起来已经有点遥远的2015年,吴孟达拿到剧本,粗粗翻过,心中只觉得,这不过是个“被好莱坞筛选下来的”残次品,“有点轻视,有点看不起”。

直到很久之后,他读过了刘慈欣的原著小说,并且接触到了整个幕后团队,吴孟达才意识到,“他们非常认真,认真到我都不相信”。

乃至到了《流浪地球》的首映礼上,他用力地一字一句地说着,自己“终于演了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不标准的普通话中,满是骄傲的语气。

对于很多观众而言,吴孟达这个名字,从2001年的《少林足球》之后,十几年来似乎就再也没有被反复提及了。他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演艺圈,始终在兢兢业业地拍戏,在各种搞笑和古装的电视剧电影中出演配角。

但也必须承认,离开周星驰,吴孟达的确迅速黯淡了下去,即便在时常关注演艺圈动态的人眼中,他也很快成了路人一样的存在。

可四十多年在片场的摸爬滚打,让吴孟达无论身处巅峰还是归于平淡,都能坦然处之。聊天中,问及最怀念哪一段生涯时光?他想也没想便说着,“1981到1985那个阶段,刚好电视台把我藏起来,我那段时间很彷徨,之前因为太轻浮了犯了很多错误”。

那年,吴孟达从前年《楚留香传奇》中仅次于郑少秋的男二号,沦为“只有三天戏份”的小配角。赌博和酗酒更是让他欠债无数。

好在四年的龙套岁月,他挺了过来。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期,他认识了周星驰。

关于两人相熟的过程,吴孟达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他(周星驰)有一个电视剧出来客串,跟郑裕玲、万梓良,我在戏里面演万梓良的长辈,他是演郑裕玲的一个晚辈。有一场同场戏,聊了聊,原来他就住在我对面,很投缘,刚好他有开车,我没有牌照,顺路送我回去,路上什么都聊,天马行空,这是第一次真正接触。”

而在讲起和星仔一起跑龙套的日子,吴孟达随口的描述中,甚至都隐隐透出几分,两人出演的无厘头电影的味道,“在餐厅,他见我在看剧本,‘达哥你看什么剧本’,我说你看,两句对白而已。你知道星仔很调皮的,‘两句对白’,我说对,两句对白。不讲话了,继续吃饭,过了一下子,‘两句对白,你还要看吗?’我说看。他又不讲了,吃没两口,‘真的要看’?”

如今,坐在记者面前的吴孟达,年近七旬,几年前的突发心脏病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时日无多,但稍有好转,他依然如平常人一般返回片场,拍片不辍——这份平常本身,便透着些许港人“一分钟都不可浪费”的人生哲学。

在随着《流浪地球》全国跑路演的宣传中,他一路感受着年轻人对他的喜爱,这让他感到惊讶,这惊讶更多的不是自己的魅力,而是没想到二三十年前的那些作品,仍然有着如此火热的余温。

吴孟达当然知道观众期待的是什么。

他说周星驰在《美人鱼》时就找过自己,但身体实在不行,便婉言谢绝。再早前的《功夫》,周星驰同样有找他,也因为片约在身未能成行。

未来是否会有机会再次合作呢?吴孟达很清楚,如今的星爷已多年不在演戏,专心导演,而周星驰镜头里的吴孟达一人,在吸引力上,当然远不及镜头里的周星驰与吴孟达。

所以,吴孟达早已看开这一切,“他现在也算老头了,我们一个老老头,一个老头,碰了会变成怎么样?”

那会是怎样一个画面呢?大家尽可以放开想象。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您跟这个电影它的缘分是怎么开始的,这也是您第一次演科幻片?

吴孟达:我相信所有演员都是第一次演科幻片,这是中国第一个科幻片,而且非常认真,非常到位的一个科幻片,工作人员,我相信也是第一次,所以我绝对是第一次演科幻片。我跟这个科幻片的缘分,可能很早,我记得好几年前,中影找过我,说有一个剧本,里面有一个角色找我演,但是当时完全不知道什么戏,他们也保密。直到一年多之后,今年公司找到我,说有这个剧本,问我有没有意愿去演。我当时让他把剧本传给我,当时我看了这个剧本,确实有点懵了,这个剧本应该是好莱坞那些低产片,人家不要的,我们买回来想试试拍吧。而且当时我也不知道编剧,大刘老师写的《流浪地球》这个剧本,所以当时有点轻视,有点看不起,要来随便乱搞一下,当是中国人自己的创意这样。我跟我的经纪公司说,看看吧,好像时间非常长,好几个月,还要早一个月去对稿,有那么认真吗,我已经拍了几十年了,那个时候确实有一点看不起。

但是我们的经纪公司有远见,或者他比我更了解吧,因为他一直在北京,跟编剧、导演联系、碰面的,我之前一个都没见过。他说,大哥,这个值得拍,你不妨再重新考虑。其实我当时有推辞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太长时间。

当时我的身体状态还不是太好,我就有点不想拍那种感觉。他们距离拍摄时间有很长的时间,他们在筹备,他们非常认真,这是事后我才知道的,认真的我都不相信。

网易娱乐:是在2016年还是哪年?

吴孟达:2016年,现在都2019年了,他们找我,我说那家公司,2015年底已经找过我了,2015年初找过,2015年底我们公司接,相差有七八个月,我不晓得是同一个事情,开始不晓得。

网易娱乐:这个片子,大家对国产科幻电影,其实会特别期待,因为好像觉得这是第一个。就不知道当时在拍的时候,在剧组现场,大家是不是也是非常有压力,觉得背负着特别重大责任的感觉?

吴孟达:绝对是期待,因为大家也真的不知道,大家都是在猜,今时今日,中国年轻的导演,中国的技术能到哪里,拍的时候,开始大家心里完全没谱,没拍过。导演没拍过,编剧的故事也没拍过,所有演员也没拍过,工作人员也没拍过,大家都在摸索。所以我们一个月之前,就要进组,开始对台词,我已经好久没有要进组对台词,因为我拍戏拍了46年了,现场对台词就可以了。

但是我进组之后,觉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记得我第一天到的时候,导演、编剧一大堆来找我,在我房间谈了两个小时,我觉得好像有点事,很重要的样子,我在心里面开始比较认真一点,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大概休息了几天开始对台词,其他演员也来了,我们在一个写字间里面,每天对一点点,不停地摸索。

网易娱乐:是会有大家集体感觉到很焦虑,或者是整体停滞不前。

吴孟达:当时还没开始有这种焦虑,就是不停的探索,大家不停的给意见,我们这样好不好,在这个戏里有什么帮助之类的。如果说有压力,要很勇气,从第一天开工,第一天真正开工的时候,整个懵了,吓一跳,现场有几百号人,布景、灯光、摄影眠不休的,完全没有碰过的东西,对的是一个空的景,告诉你,我们将来这个,你看的前面是什么,左边是什么,右边是什么,速度是多少,也不知道。导演仔细画了图,每一个镜头分镜图,让大家都能明白。一天下来,几个图,不多,因为他也刚开始摸索,大家也刚开始摸索,也不知道困难度高不高。

第一天觉得难度很高,除了大家没有试过之外,另外就是一些装备,装备是其中一样非常困扰大家的,每个人随时都五六十公斤背在背后,他们年轻人还好,那个时候我身体还不是特别好,恢复了60%左右,我就负担很重,背上那五六十公斤的装备,戴了口罩,几乎每一条,我都需要吸氧气,而且时间不能长。

网易娱乐:这很辛苦的。

吴孟达:在我来说,这个戏我是生平第一次,也是非常庆幸,在我这把年龄还有机会参与这个戏。在中国来说,我觉得在中国电影史里面,不管怎么样,有他的空间存在。

网易娱乐: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您的角色呢?是不是那种很催泪,会让大家哭很惨的角色?

吴孟达:催不催泪不知道,反正我自己哭了好几次,一拍完回去就觉得。

网易娱乐:挺入戏的。

吴孟达:我想,我都60多岁了,拍戏也拍了几十年了,那么苦,要熬,要吊钢丝,每天辛苦一大堆,汗水一大堆,还缺氧,我自己先哭了好几遍了。这个戏里面的人物叫韩子昂,是吴京,吴京是科学家,当时面临地球要毁灭,人类已经死了一半了,每一个国家派出他们当地最优秀的科学家,离开地球,去外太空一个宇航船里面,想办法把木星摧毁,把地球救回来,是这样一个故事。但是吴京演的是我的女婿,他去到那边以后,留下一个儿子很小很小,必须有人照顾,因为他们是宇航员,孩子有优待,可以不用做更冒险的事,比如说上去执行一些护卫,那是很危险的。因为当时地球地面上零下40度,不可能生存的了,做了一个地下城,每个国家都有,一般人都住在地下层。我是负责在地面上驾驶很特别的运输车,逐渐的开始。

网易娱乐:导演应该没给您安排什么动作戏吧,有没有特别激烈的戏?

吴孟达:有,我还要吊钢丝,说实话了,当年是65岁,那个年龄,还有身体这种情况,吊钢丝很痛苦。吊钢丝看起来很简单,当年动作导演,每一条都会找一些兄弟,武行先吊给我看,看跟自己吊上去是两种感觉,上去了,完全没有重心了,那条钢丝,你说不动是不可能的,他就摇来摇去,摇来摇去,血压马上就会高,像我这种心脏有问题的,很怕,还要调角度、时间,那时候真的有一点死了算了的感觉。

网易娱乐:挺过来了。

吴孟达:因为我当时65岁,20年以上没有吊过钢丝,现在年轻人能做到的,后来做不到,很痛苦。

网易娱乐:这个前后拍了几个月?

吴孟达:大概3个多月,一百天,前一个多月是做一些准备的工作,对台词,在中间的过程里面,我不是天天拍,我已经是受到非常优待的一位了,他们每天让着我,我最迟一个到现场,最早一个离开现场,十来个小时吧,但是已经受不了了。我走了之后,他们还要拍十个小时,我非常敬佩他们的那种精神。

网易娱乐:这个片子拍的时候,在绿幕前面比较多,现在您看到最终的电影之后,有没有感觉到很震撼?

吴孟达:有很震撼的地方,说真话,我们当时是什么都没有,以前我们也很少抠绿的,抠蓝的有,最原始的所谓特技,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可以抠绿,甚至抠绿里面还有一些点能贴上去。比如说四个演员所有焦点要在这个点上面,从这个点移到这个点,怎么移,后来做了一个动画,

怎么配合那个节奏,这是很大的困难。还有很多地方的车,是真的会摇的,并不是随便做,真正摇起来,整个人,连坐都坐不住那种,绑安全带,头盔又重,呼吸又困难,你想转个头做什么,都来不及这样子。

网易娱乐:同时还要想表演的事情。

吴孟达:跟我们之前的表演完全不同,以前表演没有这些负担,很容易,很简单,自然反应,后面有人叫我,马上就可以转头,这个有人叫,也不可能马上转头,还有走路也是。一上来,你根本走不动,你想很自然的走路或者怎么样,没有,都要慢慢慢慢这样子。但是我们又不能装着,在戏里面不是这种状态,戏里面,我们已经是很自如的走动。

网易娱乐:这个辛苦除了拍摄上辛苦,最近一段时间参与大规模的宣传,对于您来说,也是挺辛苦的。这一路,可能跟观众直接的交流,您有什么新的感受吗?

吴孟达:这样一种宣传的方式,我们以前都没有,以前香港很小,我从这里到这里,一下子就能到了,哪有今天在南京,下午可能要坐高铁跑去武汉,武汉待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坐动车去上海,上海之后又去苏州,来来回回的,好多回了,加起来时间够拍两个戏了。

网易娱乐:跟观众的交流呢。

吴孟达:我也没想到,我们路演的地方大概都是大学的地方,都是年轻的一代,20岁到25岁左右的学生,我也没想到他们对我那种亲切的感觉,我跟他们距离一大节,我的戏应该是他们父亲那一代,甚至他爷爷那一代,我是这样讲,我20出头就拍戏,拍了40多年,跟我同期成长的,最早也60多岁,爷爷辈,公公辈。他们的父亲,爷爷的儿子也是40多,看着我的戏成长,到他们这一代。这个我也不晓得,没想到,他们对我们以前的戏这么认同,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网易娱乐:我看到在武汉的大学,还剪了您过去的视频,也算是当时给您的一个礼物。

吴孟达:这个要给同学们鼓掌,他们剪的非常好,内容都是我以前拍过的一些点点滴滴,非常感动。我本人看了,眼泪都下来了。

网易娱乐:他们应该都是00后。

吴孟达:对,十八九,二十岁左右。

网易娱乐:会感觉挺惊讶的,他也是您过去作品的那些粉丝。

吴孟达:而且我是觉得,他们对我们戏的认同跟热爱,印象非常深,要不然剪不出这种让人家很感动的,几乎是我一生的写照。

网易娱乐:也可以看得出来,香港电影影响力一直有延续,您80年代、90年代拍戏的年代,您当时会觉得,我们处于特别辉煌的年代,特别特别会在未来,一直会被大家想念的那么一个年代?

吴孟达:那时候从事影视圈的朋友,不会这样子想,没有可能会想到,我将来会被未来的一辈后代当成敬仰的对象,经典的电影,没有,我们把电影当成很简单的工作,我们拍什么电影,都是要对准老板,要向老板交代,这是其一。要不然你没有第一步,第二步,这是很重要的。下来就是怎么样观众喜欢,从来没想到,有什么艺术成分在里面,教育成分在里面。当然在这个过程里面,没想到有神来之笔,里面还有一些教育的成分,或者是反面教育素材也有,并不是说我们在戏里面,我跟星仔的无厘头,好像都很烂,其实里面有寓意在里面,你们看深一层,这也是观众喜欢的地方。

网易娱乐:您特别怀念自己做演员的哪一个阶段呢?

吴孟达:我最怀念是1981年到1985年的阶段,刚好电视台把我藏起来,我那段时间很彷徨,之前因为太轻浮了犯了很多错误,包括赌、喝酒之类的。

网易娱乐:其实也是那时候在楚留香火了之后。

吴孟达:对,一下子塌下来,塌到谷底,还要面对很多继续下去的问题,我凭什么继续下去,我还是以前这样子肯定不行。那段时间,有大概四年左右。

网易娱乐:四年没有戏拍?

吴孟达:有,跑龙套,电视台也没有把我炒鱿鱼,我在戏里面演小配角,之前楚留香是第二号了,回来要演小配角,三天的戏分。但是我也庆贺,我也记忆犹新,我最爱的是这段时间,我整个电影生涯,是我最大的转折点,我在这四年里面沉淀下来,在心里面会想到之前的种种种种,什么对,什么不对,不对的太多了,对的太少了,然后我要面对下来,如果我还有机会,我要怎么样。当前的事情是怎样把债先一点点还清,结果用了四年。这四年里面,有很多不能为人说的艰苦,说了是多余的,肯定有的,但是我也因为这四年,我得到了后面很多东西。四年里面,真的有用心去研究一下,学习一下,关于表演方面,这四年。

网易娱乐:当时有遇到什么贵人没有?

吴孟达:不敢说是贵人,只能说是我一位前辈,我非常欣赏他,我一直默默的跟他学表演。当时他确实,因为我常常跟着他在摄影棚里面看着他表演,他跟我也聊得来,借了一大堆关于表演的书给我,我就是在那四年参考一些书,看不懂的问他。后来我叫他做师父,这位老人家已经去世了,在我们演艺圈也是非常有名的,关海山,应该大家都知道,是非常棒的老前辈。

网易娱乐:您现在还记得跟周星弛第一次见面时是什么样的情景吗?

吴孟达:说真话,跟周星弛第一次见面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因为我们大家都在同一个电视台,他做他的小孩子的那些节目,我是做欢乐今宵,或者是做话剧的,见到很多小孩子,或者见到比我晚辈的,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可能就是大家打个招呼。他们有可能认识我,我开始有一点点名气,包括楚留香之后,可能那个时候,周星弛是刚刚进去读训练班。

网易娱乐:刚刚开始熟悉对方的时候呢?

吴孟达:那就是我们中间后来,他开始有一个电视剧出来客串,跟郑裕玲,万梓良,我在戏里面演万梓良他们的长辈,他是演郑裕玲的一个晚辈,有一场同场戏,聊了聊,原来他就住在我对面,聊了聊,很投缘,刚好收工的时候,他有开车,我没有牌照,顺路送我回去,路上什么都聊,天马行空,这是第一次真正接触。

到后面,我在新的录影棚,在清水湾的时候,他看到我,有一天拿着一个剧本,不停看,不停看,我刚才跟你说那位老前辈关海山,在一起吃饭,我拿着剧本不停的看,他也无聊,就过来,他叫关老师吧,叫我是达哥,达哥达哥,我可以坐吗?我说坐啊,无所谓,餐厅又不是我们的,就一起开始吃饭,看我在看剧本。达哥你看什么剧本,我说你看,两句对白,看了老半天,还是两句对白,怎么看也是两句对白。你知道星仔很调皮的,两句对白,我说对,两句对白,不讲话了,继续吃饭,一下子,两句对白,你还要看吗?我说看,看。他又不讲了,吃,吃没两口,真的要看,他就比较好奇了,看什么。我说两句对白,就是因为没有什么,我要把它看到有东西。当时他似懂非懂吧,啊?有点调侃,啊?真的?我说是的,真的是这样子,然后我就要把我的两句对白,不同角度,不同语气,不同表演讲好多次给他听,有一些可能很荒谬,很好笑,根本格格不入的。

网易娱乐:就这样慢慢慢慢就熟起来了。

吴孟达:对,有些根本就是开玩笑的,这样子,可能这个也是他对我比较深刻的印象。

网易娱乐:那时候大概是八几年?

吴孟达:八九年,应该是八八年,八九年的时候。

网易娱乐:现在您的日常生活里面,不拍戏的时候,您平常大概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吴孟达:很正常,跟朋友聊天喝茶,因为我读的书少,也是没什么学问,现在有时候喜欢看看书之类的,什么书我都看,看得懂,看不懂无所谓。

网易娱乐:是会和过去的老朋友们经常聚吗?

吴孟达:偶尔会打打麻将,这样子有。

网易娱乐:现在会跟谁聚得比较多?

吴孟达:不是演艺圈,基本都不是演艺圈的,有好几位志同道合的,讲话大家都能凑得来的。

网易娱乐:等于不拍戏的时候,跟这个圈子的交集很少?

吴孟达:很少,除非有工作上的需要,基本上很少很少。

网易娱乐:会不会想念过去的老朋友?

吴孟达:会啊,偶尔我们在一些场合碰到了,之前也碰到了梁小龙跟陈惠敏,就会互相说说最近的状况,现在我们这个年龄只是互相你身体怎么样,有吃药吗,有问题吗,要注意,要锻炼,大部分都是这些。

网易娱乐:可能就是聊聊过去的那些?

吴孟达:很少聊过去的琐事,没有,主要是身体问题。

网易娱乐:最后想跟您聊一下,这一次大年初一,您的作品跟周星弛的作品都会上,您会不会有一个期待呢?

吴孟达:真话了,我知道每年星仔基本上都有贺岁片,有喜剧,大家过年都是喜气洋洋的,都很喜欢,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也跟宝强,他那个戏里面的男一号互相有鼓励过,我也祝他们的票房大卖,他也祝福我们的票房大卖,当然我们希望是双赢、三赢、四赢,目前来说,大年初一有四部大片,我希望大家都赢,大家都赢,那就我输吧,如果没人输。

网易娱乐:其实代表观众还是期望您未来能跟周星弛继续有合作?

吴孟达:对,这个我非常了解,很凑巧,他找我那个时候,我身体实在不行,这阵子,他几乎自己也不演了,我觉得我去演,观众期盼的,期待的,还是我跟他有碰撞,有对手。

网易娱乐:最好一起。

吴孟达:他现在也算老头了,两个老头,一个老老头,一个老头,碰了会变成怎么样,是这个意思。

金舒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责任编辑:金舒_NBJ43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医学博士:经常失眠睡不好真会死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娱乐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