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9月8日18:33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娱乐圈 -> 星光灿烂 文章来源:网易社区 

张国立不想做热点人物

钊钊(9月8日18:33)

  
  
  张国立:天津人,中国铁路文工团演员,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院长,1971年考入铁二局文工团(成都)两年制学员班,毕业后留团工作,1982年调入四川人民艺术剧院,1992年调入中国铁路文工团。从艺20年,跨越话剧、曲艺、电影、电视剧等专业,做过演员,拍过广告、MTV,做过制作人、制片人、导演。主要作品:《顽主》、《混在北京》、《一声叹息》等十七八部电影;《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等电视剧;联合导演电影《你没有十六岁》;独立导演电影《闯入者》、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二、三部、《财神到》、《审死官》。

  得知张国立这两天回到北影拍戏,便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我们的谈话是在化妆间进行的,张国立讲话的语速不快,而且都是一边考虑着、一边调整着语言结构,大有学者的严谨之风。谈到一些轻松的问题时,他也笑着跟你说这说那,但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思绪有时会游离于我的问题之外,看来,张国立真的是太忙了。
  
  -做事:什么事做到固定状态时就想打破它去做新的

  问:你是怎么在北京开始影视工作的呢?
  
  张国立(以下简称“张”):我在四川呆了很多年,可以说当时在四川已经是小有名气了,被人称为“西南第一小生”,那时候我不愁没有戏拍。我还有一大堆头衔,我当时是四川省青联的常委、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状态非常好。后来,因为邓婕拍完《红楼梦》后就喜欢上了北京,非常想来北京,我觉得干脆到北京闯一闯吧。刚开始,确实有一段不太好过的日子。刚来时,八一厂的吴俊泉对我说,北京现在的圈里人没人认识你,但你得做点事吧,你就从配音开始做起吧,所以,我就开始配音。来北京之前,有朋友劝过我:“‘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干吗两眼一摸黑跑到北京去。”那时我和邓婕还没有结婚,她一个人在北京,我觉得我还是得过来,而且人到了一个固定状态的时候也应该改变一下,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也是这样一个性格,当我做什么做到一个固定状态的时候,我就想去打破它,去做新的事情。
  
  问:你做导演、制作人也是觉得做演员做到了一个固定状态了吗?
  
  张:我做演员的时候,就属于那种特别爱张罗的人,同时,我已经做了很多部戏的副导演。那时候,机器往那儿一放,我就知道后面的角度在哪儿,演员应该怎么铺,群众演员应该怎么调动,根本不用导演操心。我一直属于那种做事都要做得非常好,让人觉得你称职的人,我要求自己做事一定要认真,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喜欢表演这行当,我如愿以偿了。我们国家大,影视从业人员多,要做到让人知道你,这不容易,所以每次机会我都会珍惜,努力去做,希望把它做得完美,当然我知道做事情是不可能达到完美的,但争取完美这个过程本身会让你觉得特别充实、愉悦,做什么事情都希望完美,至于做导演是水到渠成的事。
  
  问:你目前比较偏爱古装戏吧?
  
  张:是这样,以往我和别人拍过现代戏,但我拍的现代戏一直没有超过古装戏的那种热度,最重要的是我的现代戏没海外华人市场,这就涉及到中华文化圈的概念。如果把我们的现代戏拿到外边去演的时候,他们总会觉得假、不真实,因为他们与我们所受的教育以及观念不太一样。而在古时候,我们和他们是同一祖先,文化是相同的,拍这种戏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做一种大的文化圈、文化市常我觉得这个时候就需要有古装戏,尤其是一些好的古装戏去占领海外的一些市常我们不要只看到眼前的这一点,或许应该想想,我们的民族文化将来在WTO以后又该怎么保护呢?
  
  问:和港台影视人合作,你有什么感受?
  
  张:每一次我和港台的演员、导演合作都会对我有一种启发,因为我觉得好的东西要去学、利用、吸收它。因为两岸三地在这种制作上都有不同之处,都有各自的特长。其实我们的许多导演应该感到电视剧要拍好是挺不容易的,不要小瞧,现在的观众可不是好“伺候”的,不是说你想完成你的艺术追求和艺术理念你就可以赢得观众,你做的这个工作,还是要拍出一部让观众喜欢的戏,收视率要高,才是根本。
  
  -办学:不是在挣钱,这是真正有成就感的事业

  问:你当初是如何想到在西部办一所电影学院的呢?
  
  张: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能做到的,首先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我们16岁时就一起在铁路上修桥,后来他进了铁二局文工团乐队,我在那儿的学员班学习做话剧演员,再后来他去了美国,我们有十多年没见过面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再见面,他们公司现在在国内有50多亿的投资,他一直希望能在文化方面投资,我们谈到文化市场的前景,无非是一种有效益的,就是拍片子,做好就能挣到钱,但这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要做一个“长线”,就觉得做学校、做教育是最好的。正好赶上西部大开发,这会给西部经济腾飞带来一些机会,也会有一些文化上的倾斜,而当时选择在重庆,一是因为他的老家是重庆,二是我熟悉四川,还有就是邓婕也是重庆人,这个想法在重庆得到了大力支持,于是就有了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
  
  问:你说的“长线”是指什么?你对演员这个职业怎么看?
  
  张:因为人的业绩不一定在钱上,这个学校投资4000多万,而学生学费每年不到60万,而学校每年的正常支出是280多万,就是说每年我们不是在挣钱,是在负运营,而无形资产是什么呢?是培养出来的学生和将来对社会的贡献,这种事情才是真正有成就感的事业。
  
  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是个陷阱,好演员都有一个非常艰辛的经历,从事这个行当,当你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时候,你心里踏实的时候,你又会被一种不同于你想像的人生价值和人生观念所冲击,那就是这个行当会在一夜之间出个比你还出色的人,你觉得自己真正在踏踏实实、正正经经地做这件事的时候,别人的成名让你产生一种他会轻而易举地超过你的感觉,而且那种感觉会打得你措手不及,所以我觉得这个行当有时候就是个陷阱。在这里你可以一夜成名,许多目光同时会追逐着你,为你推波助澜,所以,这个行当就让很多年轻人产生一些梦想,觉得这是一个既不费力又能讨好的职业,其实绝对不是,因为如果一夜成名的人把控不住自己的话,他付出的代价将更惨重,因为我觉得那对他的心灵是一种破坏,是对他整个健康心态的一种破坏。
  
  演艺圈就是个是非之地,但这个圈子永远都对人们有着特别大的吸引力,我自己一直都认为我的选择没有错,我也觉得我经历的一切都是非常公平的,我是一点一点地在付出,无论扮演一个角色和在得到一个工作时,我都会有一种兴奋感,我不会想以后会是什么样,只要踏实地做了,该有的都会有。我一直都在想,其实每个职业对于每一个人来讲都一样,你没有付出就得到了,你还会轻易地失去,因为做好一件事,没有捷径可走。
  
  问:你今后的打算是什么?
  
  张:目前我希望能踏踏实实做好这个电影学院的工作,因为这是一件很大的事,自从接任院长以来,我一直在考虑学院的未来,教学风格和管理方式,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这件事对我来讲非常重要,我要让这个电影学院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学校、名牌学校,所以,我必须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去身体力行地做。
  
  问:你所说的好学校的标准是什么?
  
  张:演艺界虽是个争名逐利的行当,但我不能告诉孩子们说,你们上了这个学校,将来成不成好演员无所谓,成什么样的人也不用在意。我要用亲身经历和事实告诉他们,要成为一个好演员,要付出、要努力、要刻苦学习,告诉他们摆正一些关系,不仅要成为一名好演员还要保持健康的心态。不管面临成功或失败,我都希望他们是非常正常、健康的人,这点非常重要。我认为教育这个工作,不仅要对学生、家长负责,更是对社会负责,不仅要培养好演员,还要培养一个健康的社会一分子,无论是思想品质,还是职业道德,这是我从艺这么多年来想和年轻演员和孩子们说的。当然,这个电影学院不仅要教人做人,也要教人技能。


北京青年报

下一页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张艺谋一生最大的命运改变
  • 姜文的十个为什么
  • 周迅专访:惟一聪明的是演戏(hot!)
  • 2001年央视春节晚会三位总导演简介
  • 追问罗大佑
  • 陈冲:在好莱坞的奋斗岁月
  • 热力推荐:
  • 深度报道之中国海在哭泣
  • 网易奥运:和你一起冲刺
  • 硬件报价:货比三家
  • 进行一次时间旅行
  • 日军事力量新动态
  • 科幻小说聚集处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 1997-2000